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1-27)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1-27)      第三章少女喪尸(01-27)     

末世橫行597 教訓教訓那個長舌婦

蕭嵐出了地下室之后,很快又得到了空中間諜的報告,她本來還是覺得很急,但是一聽對方居然沒來控制性母體,這讓她喜出望外。她也馬上意識到這是敵人的先鋒,敵人如果一來就進攻,她不好招架,這一來不進攻,她卻不害怕。
  要知道敵人停在那里就是好的靶子,你不進攻,那就換我進攻,這是蕭嵐當時的想法。
  她不可能讓敵人會齊一起來攻打她的,必須先下手為強,就跟毛.主席說得一樣,要個個擊破。
  說起毛.主席,讓蕭嵐最佩服的一點就是他總是用小部隊拖住敵人的大部隊,而用自己的大部隊去打敵人的小部隊。
  要知道這是一個相當技術性的工作,沒有一定承受能力跟相當縝密的思維是干不成的。
  蕭嵐不知道毛.主席怎么能無師自通,那個僅當過半年兵的師范生居然能指揮著千軍萬馬跟敵人干,這一點本身就是一個奇跡。
  天才,絕對是天才,因為除此之外根本就無法解釋,所以只能說毛.主席是一個軍事天才。
  蕭嵐一開始認為龍醒兒有些夸大其次,說藏鋒帶著百萬部隊,十數員生化將軍,還有十多萬人類部隊,這顯然不能讓蕭嵐信服。
  你這么厲害怎么會從廣東廣西被人家趕出來哪?實力那么強,怎么就收不住?于是她覺得龍醒兒在騙她。
  她的疑心一直就很重,她很多時候誰都不想信,也沒有人讓她相信,她只相信她自己,所以她一直很孤獨,而且越長大越孤獨。
  她不知道別的女孩兒是否是這樣,但是她這樣一個遭受了巫師詛咒的女孩兒,難免心理會有陰影,她的母親還她的外祖母也一直就是這樣的人。
  她恨自己是那個族的族人,當然這種怨恨經常會無緣無故的發泄到她身邊人的身上,這讓她的同學跟朋友都理她越來越遠,久而久之,她就如她的族人一樣,成為孤身一人。
  不知道是因為意外,還是因為她是她們那個族的原因,生化實驗以后,她發現她別的控制性母體的控制力要強,并不是說的她也像最頂級的控制性戰斗母體一樣,即能控制大量的部隊又具有超強的攻擊力,而是她可以控制超過兩個控制性母體所具備的大軍。
  也就是說單她一個母體就可以控制二百到三百萬喪尸,這一點跟頂級控制性戰斗母體是一樣的,所以藏鋒的部隊被蕭嵐的強大的控制力搞得除了本隊幾乎全部叛變。
  當蕭嵐親眼看到藏鋒形成圓形陣型的時候,她就知道對方的死期到了,這個圓形陣防御是相當的好,但是如果外圍一叛變,這立馬就成了非常完美的包圍圈啊!
  無論你從那個方向突圍都一樣,你會被分布均勻的強大敵人壓制,慢慢的壓死在縮小的圈內。
  “作繭自縛!”蕭嵐冷笑了一聲就開始作弄起了藏鋒,先是攪亂了他的后陣,在他忙于平亂的時候,四面皆叛變。
  蕭嵐知道敵人的部隊很多,他們也很快就會到來,這也就是說她所在的這個龍巖市已經呆不下去了。
  她必須要走,要轉移,但是她又不甘心,她想繼續的捉弄一下她的對手。
  要知道捉弄平月山那樣精神陽光的小伙子也是不錯,即便被他捉住,她肯定也不會被殺。
  蕭嵐對于這些對手那是相當的了解,因為她在米國時隱隱約約的聽那些女孩兒議論過孫鳳迎平月山等帥哥。
  正如男人沒事聚在一起談女人,女人聚在一起也會談男人,而且女人談得往往比男人談得更直接、更露骨,這一點是男人們所不具備的。
  而蕭嵐自然也是從時候知道那些帥哥中有三個濫好人,一個是大帥哥孫鳳迎,另一個是濫好人峰皇,最后一個就是運動型帥哥平月山。
  如果對面的統帥是獵鷹章邯誰的,蕭嵐根本就不會跟他們對陣,因為其失敗的后果是不可預測的,而平月山她卻不怕,那個被她敲了腦袋都對她說對不起的大男孩兒,她會怕嗎?于是蕭嵐決定戲弄一下平月山。
  當然像龍醒兒于娜丁菱誰的她都不喜歡,龍醒兒不說于娜,她還不生氣,那個人前裝好人,背后說自己壞話的肥豬婆,此刻居然也在這里,這就更有必要教訓教訓那個長舌婦了。
  她一開始以為來的是于娜,但之后很失望,空中間諜告訴她對方是戰斗性母體,而于娜是控制性母體,便宜那個長舌婦了,這是蕭嵐心中想法之一。
  要知道于娜跟劉詩音一樣的讓她深惡痛絕,盡管一個丑一個美,一個肥胖一個窈窕,但她們倆都有一個共同點就是喜歡說自己壞話。
  她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她們倆個了,這倆個來自不同地方的女孩兒居然一起攻擊她,她也就是在那個時候心中記下了那倆個女孩兒的名字。
  她發誓有生之年一定要教訓一下她們倆,讓她們知道隨便嘲笑別人的代價,現在正好碰到其中之一了,蕭嵐便更加的不肯走了。
  打了再跑,這是蕭嵐的念頭,她想狠狠的給于娜一耳光,然后幸災樂禍的到處逍遙,所以她就必須等待平月山的大部隊到來,然后尋找機會羞辱一下于娜。
  而藏鋒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又一次為了他心中的“女神”(盡管加了雙引號,他仍舊抗議了無數次,但筆者依然這樣寫了。)背了黑鍋,不知道藏鋒知道了蕭嵐的想法會不會背過氣去,但是至少在這一刻,藏鋒還不知道。
  藏鋒望著步步緊逼得敵軍,跟幾個生化侍者帶著自己僅剩的部隊往小圈里面退卻。
  藏鋒一只手握著滴著鮮血的長劍,一只手當胸而護,矮著身子往后倒退。
  現在他不倒退不行,因為敵人數量實在太多了,如果硬拼他肯定完,而這樣一個勁退,也肯定完,所以他必需要找機會突圍,但是從哪里突圍哪?這就成了藏鋒考慮一個難題,四周的敵人數目基本一致,往那里突圍都一樣。
  如果他們突不破一個點,那么四周的敵人就會一擁而上把他們扯爛。藏鋒很明白現在處境的危險,他希望外圍平月山等人快點來,不然他實在想不出沖出去的辦法。
  就在這時,蕭嵐將手一揮,那不斷縮小的圓陣居然一下子停了下來,這讓里圈的藏鋒一陣松氣,但之后他就明白敵人為什么這么干了,只見天邊密密麻麻的飛來一些喪尸鳥,就跟大型蝗蟲群一樣,在天邊跟些小黑點一樣,這跟垂暮的夕陽形成了格外的反差。
  完蛋了!
  這是藏鋒跟自己說得一句話,他很清楚喪尸鳥襲來的后果,這樣他們本來有限的部隊將變得更加的混亂不堪,其結果是一個喪尸也逃不出去,被全殲!
  這個敵人真是既歹毒又陰險,如此強大的人到底是誰哪?藏鋒在絕望之余不由得在腦海中形成了一個大大的問號。
  說是遲,那是快!那些喪尸鳥轉瞬即到,這一來立馬對內圈的喪尸群發動了空襲,空襲啊!
  尼瑪,了得阿!當年倫敦多么美好的城市,讓希特勒直接空襲成了廢墟。
  現在同樣,這喪尸鳥一空襲,下面內圈里的喪尸就開始炸群,那個小圓立刻出現了無數的裂紋。
  就是現在!蕭嵐眼中寒意一閃,只見外圍的喪尸紛紛朝里面的混亂不堪喪尸群發動了沖鋒!
  這一下,可苦了藏鋒,那是什么樣的兵力啊,藏鋒的部隊一下子就亂了套,只剩下敵人圍著藏鋒的部隊亂啃,只見藏鋒內圈的部隊就跟那蛋糕似的,這邊少一塊,那邊少一塊的,不一會兒就沒了四分之三。
  藏鋒就是僅存的四分之一之一,他現在要多狼狽就有多狼狽,不但渾身是傷,打得整個人就跟個血葫蘆似的,要是你從遠處看,根本就看不出他是一個將軍,只能從他手中的長劍分辨出此人才是“葫蘆頭”。
  因為另外還有四個血葫蘆也沒死,帶著它們僅存的葫蘆們,背靠背的在作戰。
  藏鋒沒想到自己落到今天這不田地,陣亡是一定的了,援軍已經不可能了,他曾經算過,平月山的大部隊來最快也要三個小時。
  而再三個小時,他早就躺在那些橫七豎八的死了一地的喪尸里面了。
  藏鋒用劍才戳穿了一個敏捷性喪尸的眼睛就被另一只敏捷性喪尸一口咬中了手腕,那手一抖,長劍隨著那只死去的敏捷性喪尸倒在了地上。
  而傍邊的小桂子見狀用盾牌擋開了一只普通喪尸的攻擊,一劍就削去咬中藏鋒手腕喪尸的半邊腦袋,只剩下另半邊腦袋流著惡心人的黃白腦漿,依舊緊緊咬著藏鋒的手腕不放。
  藏鋒一轉身一個回旋踢把另一只襲來的喪尸踢了出去,卻是趁機用另一只手將那喪尸的嘴掰開,真的很硬,是藏鋒第一感受。
  藏鋒在周圍己方喪尸的掩護下,在踢飛六七個惡狠狠撲上來的喪尸之后,順利的拔出了自己的長劍,他一下將長劍舞了起來,那劍在他手里就像一條銀蛇一樣,又舞動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