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8-11)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8-11)      第三章少女喪尸(08-11)     

末世橫行599 人他娘的發起瘋來比野狗還恐怖

蕭嵐這個工于心計的女孩兒怎么也沒想到,自己部署在東面的間諜全都被李治的部隊干掉了,皇甫緒娟跟血刃第一時間先干得蕭嵐的間諜。
  再失去了“眼睛”之后,后面的防守的部隊被皇甫緒娟大面積招降,他們趁著蕭嵐在戲弄藏鋒的時候從東面向龍巖市發起了猛攻。
  喪尸對喪尸基本上是不需要炮火的,而且蕭嵐一個心思的防備西面的敵人,大部隊都被她調往了南北三個方向,龍巖市區及西面只有一只生化侍者帶著數萬部隊在防守。
  有個詞叫趁虛而入,而李治的喪尸部隊就是趁虛而入,這一仗除了血刃斬了蕭嵐的那只生化侍者跟部分守衛部隊外,剩下的基本都被皇甫緒娟招降了。
  蕭嵐做夢也沒想到東面居然出現了大股敵人,而且更加神奇的是他的間諜一個都沒有過來報告的。
  在遭到炮擊之后她就知道壞了,盡管她不明白敵人是怎么迂回過來的,但事實是敵人已經在她的后方了。
  蕭嵐見自己的空軍也被敵人控制之后,立馬知道對方的注意力已經集中到空軍身上了,敵人有控制性母體,敵人有人類裝甲炮兵,敵人的喪尸部隊跟人類部隊馬上就要沖鋒了。
  這一系列的念頭電石火光般的閃過了蕭嵐的腦海,蕭嵐在等,等敵人的沖鋒,因為她的伏兵就在周圍的遠處那些村落之內,她也不是吃素的,跟她打是要付出代價的。
  在血刃皇甫緒娟的喪尸步兵發動沖鋒的那一刻,蕭嵐所在的建筑上看到了雄偉壯觀的一幕,從龍巖市區方向沖出數不清的黑點,密密麻麻的如同潮水一般,這讓她意識到敵人直接發動了總攻。
  蕭嵐的部隊在接到蕭嵐的命令后從四周的村莊中冒了出來,于是不斷從村莊中冒出的黑點成一窩蜂似的涌向城市出來的洪流,而城市中出來的洪流迅速成半圓弧狀的向兩翼襲來的螞蟻群包去,一時間開始潮水之間的撞擊!
  蕭嵐看那邊潮水相撞的感覺,就像一不小心將水加入滾熱的煎油一樣的感覺,不時的激出那些含著油的水,或者說是含著水的油,那些不停被巨型喪尸扔出來的普通喪尸就跟那海邊巖石上濺起的水花一樣。
  除了一支部隊向蕭嵐所在的位置襲來以外,其它所有的部隊都在鏖戰,盡管蕭嵐看不出倒下的到底是誰的喪尸,但是遠處還是不停的有黑點消失。
  這是誰的部隊,怎么這么厲害?現在蕭嵐也顧不得自己那些炸飛自己喪尸的裝甲部隊了,她必須先要保住自己不被敵人這支部隊打掉才行。
  蕭嵐雙目一赤,那些圍困藏鋒跟三個太監的喪尸部隊掉轉矛頭對準了襲來的敵軍襲去,這讓仍然坐在小安子頭頂上打坐的藏鋒喜出望外。
  他娘的老子終于,終于可以下來了,要知道他在小安子頭上躲炮彈躲出了癮,站在小安子頭頂之上讓他有了一種人生豪邁的感覺!
  凌駕于他人之上的那種大老爺感覺他娘的就是爽啊,他也終于明白了什么叫做高高在上,也知道了為什么每年那么考生都擠破頭似的要考公務員了,就是為了這一個爽字。
  沒有監督的權力就像可以強奸不犯法的國度一樣,能讓人爽死,在路邊上見個妞拉過來先爽了再說是吧?
  這他娘的時候是不是遠房親戚再說,但這份即能當婊子還能立牌坊的豪情是任何國度不能比擬的。
  其實藏鋒一直覺得古代那潘金蓮西門慶誰的生早了,這要是生在末世之前他娘的就是風云人物啊!
  沒看見陳冠希什么露露嘛!
  人只要不要臉了,就可以即能跟婊子一樣隨時爽,又能跟貞節人士一樣遭受不明不白的嘉獎,這他娘的就是財色兼收啊!
  西門慶放在現在也就跟那什么瑞似的典型一個無辜的富二代,盡管玩的女人還沒貪官大大們一般多,也盡管其父母努力拼搏了一輩子還沒末世貪官一根小拇指粗,但是西門慶就跟那什么瑞似的,尼瑪,太不低調了!
  能不能跟人家變成了太監的小陳子的低調哥學學,沒看到冠希哥又復出了嗎?這他娘的就跟末世犯了錯誤的貪官一樣,只要低調,過段時間一換馬甲,又一個王八一身腦袋出來了。
  盡管那幫人對自己也開了炮,當了一回婊子,但是人家畢竟是來救自己的,這他娘的還得給人家立牌坊啊!
  再說不管敵人是不是打得是不是自己的友軍,他娘的狗日的就是要去KTV嗨皮,自己也不能讓他得逞啊!
  狗日的打得老子差點就要當內褲,現在尼瑪,你們說走就走啊?
  你先等等吧,于是藏鋒擦了擦臉上蘸滿黑灰的干涸血跡,將手中的長劍向前一揮。
  一個“弟兄們,給老子砍了這幫狗.娘養的婊子!”那是脫口而出阿!
  于是后面僅剩幾千喪尸部隊跟著藏鋒野狗一般地向對方后軍襲去,只剩下被炮火熏得跟非洲人似的小安子依然直挺挺的立在那里,從遠處看他是那樣風騷,不知道還以為他來自那美克星的赤道地區哪!
  蕭嵐不喜歡被夾擊的感覺,但是她此刻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野狗似的藏鋒在她部隊后面咬過來咬過去的,要知道狗發起瘋很恐怖,人他娘的發起瘋來比野狗還恐怖!
  相對于像野狗一樣瘋狂“咬人”的藏鋒不同,從正面襲來的這支部隊明顯的要聰明,他們的目的很明確,就是要干掉自己,蕭嵐看到這里就吸了一陣冷氣。
  這支部隊在遠程炮火的掩護下,頻頻的殺散阻攔他們的部隊,就像一支射過來的利箭一樣,直奔蕭嵐而來,而此時天已經黑了下來,蕭嵐知道在這樣亂打,對自己很不利。
  她本人有些夜視癥,也就是所謂的雞視眼,跟別人的雞視眼不一樣,她這個是天生的,這樣一到晚上她就看不清事物。
  盡管她已經是母體了,原來以為她成了母體就跟喪尸一樣看的清楚,誰成想,喪尸的眼神并不好使,相對人類來說要差很多。
  喪尸的聽力跟嗅覺變得敏銳了,但是它們的視力卻是下降了,當然一些特殊性喪尸,例如敏捷性喪尸跟生化侍者除外,敏捷性喪尸的目力得到了加強。
  就在這時,西面那邊又開始炮聲隆隆,蕭嵐心中一涼,平月山的部隊怎么從西面又出現了?
  他哪里來的這么多的部隊,一時間蕭嵐搞不清到底是東面的部隊是平月山的還是西面的部隊是平月山的。
  但是有一點可以肯定,她被敵人包圍了,而她又是一個夜晚看不清一切的女孩兒,在西面炮聲越來越響的那一刻,蕭嵐那種女孩兒的弱者心態被激發出來,她一下子委頓在地上居然哭了起來……
  在血刃揮著長刀攻上那座建筑之上的時候,發現了在地上哭泣的蕭嵐,她不再那樣的令人討厭,也不再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而是跟普通的女孩兒沒什么兩樣,被打哭了。
  血刃把野太刀往地上一插,直接過去一把就把蕭嵐扛在了肩上,對方在掙扎幾下之后就放棄了,因為單獨面對戰斗性母體,她們控制性母體獲勝的機會幾乎是零。
  在月亮運行到天空中際的時候,這場激烈的戰斗完全的結束了,失去了控制性母體的喪尸群只有讓對方宰殺的份兒,這就跟失去了指揮變得六神無主的部隊一樣,就是一群豬。
  龍醒兒也是被血刃救了的,當血刃一腳踹開那扇地下室的鐵門后,守候在里面的生化侍者舞著短劍直奔血刃而來,血刃直接一個側踢,那生化侍者就飛出去了,再之后幾個照面之后,血刃手中便拎了一個血淋淋的人頭。
  龍醒兒在被血刃救了之后,就發現血刃居然是島國人,這一下龍醒兒不干了,她是一個強烈的民族主義者,也就是常說的憤青,于是這兩人居然又在那個一百多平的地下室里面打了起來。
  結果很明顯,血刃完勝,于是血刃扛著一個被自己打暈的短發美女拎著一個血淋淋的人頭向李治他們慶功,當血刃一腳邁進李治的司令部時,李治跟平月山等在那里說說笑笑的軍官將軍們齊聲聲的閉了嘴。
  血刃就跟那摩天利支似的,把龍醒兒往地下一扔,毫無半絲憐香惜玉之感,拿著低著血的人頭向李治交差。
  而龍醒兒自從知道了內幕之后,就開始一直糾纏血刃,搞得這個島國大老爺們告了饒。
  有道是一物降一物,目空一切,誰都不吊的血刃居然后來讓龍醒兒搞得放棄了羽見時光,因為血刃覺得喜歡你的永遠比你喜歡的女孩兒給你的多的多,再說龍醒兒的確比羽見討人喜歡,她那些討男人喜歡的方法很多,這也促使血刃轉而跟平月山搶起了妹子。
  不過這事兒搞得平月山很郁悶,尼瑪,你喜歡的女孩兒,他娘的老子就要喜歡啊,老子怎么那么不值錢來著,每次看到血刃見了自己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的,他就意識到尼瑪,又一個槐小楓出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