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8-12)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8-12)      第三章少女喪尸(08-12)     

末世橫行600 這廝被打擊的居然癲癇了

平月山在到達龍巖市郊區的時候在遭遇到了在這里等候他的蕭嵐部隊的伏擊,這讓平月山他們一度比較被動,但在穩住陣腳之后,平月山的將軍們發威了!
  打伏擊,對敵人能產生一定的殺傷力,但要是敵人的指揮官相當優秀,部隊數量巨大的話,這個伏擊只能起到一部分作用。
  古往今來,用伏擊致勝的不在少數,但這不表明伏擊就一定能打贏,歷史上還有很多伏擊別人反被別人殺敗的德戰例。
  很不幸,蕭嵐的部隊也屬于這一種,在蕭嵐盡情招降藏鋒前部之后,平月山軍團中的控制性母體也開始了以牙還牙,蕭嵐伏擊部隊的生化侍者很快就成了光桿司令,
  在大牛等人類裝甲部隊一頓炮擊之后,蕭嵐的生化侍者大敗,這一仗蕭嵐戰死了兩只生化侍者,其叛變得部隊是戰死部隊十幾倍。蕭嵐招降了對方三十多萬部隊,這次平月山的控制性母體卻招降了她七十多萬部隊,正所謂一報還一報,因果循環。
  而蕭嵐在戰敗被擒之后終于見到了她的“老相好”于娜,于娜現在打扮得更加洋氣了,大冬天的還戴著一盞太陽帽,也不知道從哪里搞了個黑色的大墨鏡,那臃腫的身體往那一戳,活像母豬戴了墨鏡一般。
  于娜就是豬八戒的親妹子,這是蕭嵐曾經一個惡毒的想法,但是當一身黑風衣,黑墨鏡的于娜出現在蕭嵐面前時,蕭嵐覺得自己錯了,這妞應該說更像混黑社會的大姐大。
  那身段,那表情,那手中的小鞭子讓人怎么看怎么別扭,她不知道平月山等人是怎么熬靠過來的,但是在藏鋒跟平月山一陣討價還價似的互罵之后,她才明白原來自己傷害了一個跟自己統一戰線的人。
  要是早知道藏鋒寧可跳懸崖都愿意看于娜一眼,這蕭嵐死活也不對他下狠手阿!
  要知道從于娜魔爪里面經過的人,無論男女,那都是不易啊!
  沒見當年光緒皇帝見了慈禧都要學著太監來上句,皇阿瑪吉祥!
  這女人都能讓人叫成皇阿瑪,這都囂張倒什么地步了。
  據說當年同樣為了上位殺死自己親生骨肉的武則天才學男人當皇帝,可見慈禧跟武則天這兩塊貨真是極品啊!
  同樣這里自稱太后的于娜,于大娘,一樣的風騷極品,盡管于大媽才十八歲,但是從心里上講,不!
  應該從心理跟生理上講,她已經超前加入了大媽的隊伍,由此可見大媽有時可以不分年齡的。
  蕭嵐最討厭的就是居委會大媽了,以前沒少說過她要儀態大方,舉止優雅,如果全世界得女孩兒都這樣,那么跟那文.革時期不愛紅妝愛武裝又有什么區別?
  盡管蕭嵐也不像其它的“潮”女打扮得那么妖艷,那么風騷的,但她同樣也不會古板的照前人那些樣板來打造。
  個性,這是蕭嵐經常對自己說得一句話,盡管她受過詛咒但這不能妨礙她跟別的女孩兒一樣追求潮流,盡管她有些怪異,但是蕭嵐自我感覺良好。
  她的祖母經常夸她,因為她們那一族幾千年來都是這樣打扮得,她們苗族女孩兒都有自己的服飾,真打扮起來,她覺得并不比其它的女孩兒差多少。(如果她不畫臉上的花紋的話,這跟獨龍族面臉刺紋有些相像。)
  “尼瑪,平月山,你個狗日的要謀害我啊!”這是藏鋒見了平月山的第一句話。
  “兄弟,你受苦了!”平月山第一眼看到藏鋒的時候差點沒噴了,這他娘的是從哪里來的野猴子,如果不聽聲音他還以為眼前這個又黑又紅的人是那個馬戲團出來玩的小丑哪!
  “誰他娘的是你兄弟,你說,你是不是跟哪幾個小妞商量好了謀害我啊!”藏鋒今天真的廝殺了一天,他從沒有這樣累過,為了生存,他甚至像野狗一樣的躥過來躥過去的,要知道天上那些炮彈那可是不長眼睛的,這要炸上了,他他娘的連當旺才的資格都沒有了。
  藏鋒自信自己他媽穿越之后絕對當不了皇帝,也不可能成為太子的,要是一不小心穿越到元謀人時代,尼瑪,他也得天天圍著樹葉拿著長矛天天去打野豬去!
  要知道打野豬那可是技術活,野豬啊!尼瑪,這跟家豬可不一樣,家豬盡管生了氣亂拱人,但是沒什么生命危險啊!
  野豬可就不一樣了,這玩意兒只要帶個野字,那戰斗力就不一般哎!
  你聽聽,野豬,野狗,野狼,野人!
  是不是?哪一個是善茬?
  又有哪一個是好對付的?
  沒看到金剛抱著美女妹子在山林中拉著一根不知名繩子那是蕩過來蕩過去,你他媽見了之后也只能干瞪眼。
  藏鋒他娘的要是穿越到遠古時代,他覺得自己他娘的也就是戰斗力只有五的渣而已。
  也許有人質疑這個戰斗力只有五是怎么算出來的,這一點不要問他藏鋒,如果說五太精確了點的話,那他自信自己的戰斗力也只能在個位數。
  一個戰斗力不過十的騷年圍著個刻著一個“勇”字的屁簾在滿是豺狼虎豹的草原上舉著根可以稱為長矛的木棍子跑來跑去的他容易嗎?
  而他媽眼前這個滿口仁義的平月山就是這么干得,有這樣做兄弟的嗎?太他媽不是人了。
  “兄弟,我不是那意思,你看當時不是失誤了嘛,失誤沒辦法啊!這事兒要找技術部門。”平月山知道藏鋒委屈,是啊!
  換誰誰在遭到如此遭遇之后都會滿腔怒火的。
  “技術部門,他娘的別跟老子說有是他娘的于大媽制定的。”藏鋒在聽到技術部門的那一刻就知道自己在也沒什么可以申辯的了,因為只要牽扯上技術部門這四個字,那注定公道是逃不回來的了。
  “你怎么知道的?”平月山聽后大驚失色,沒想到藏鋒這么神啊,外號“小諸葛”他果然不是浪的虛名,這事情一猜就能猜到阿!
  “臥槽!于大媽是不是更年期到了還是她大姨媽又來了阿!我怎么這么悲催啊!”藏鋒仰天長嘆,因為當他生命中的克星再次閃耀時,他的主星必然黯淡,他一直都相信居委會大媽的能量是全宇宙無敵的!當大媽色彩斑斕的時候就是他英雄隕落的那一刻。
  “她說,既然是你出擊,她就不能不費點心,人家本來是好意,沒成想~”平月山說著回頭看了一眼藏鋒,卻發藏鋒兩眼發直,口吐白沫,倒在地上四肢抽搐!這一下可嚇壞了平月山等人,連一邊的李治二炮都過來圍觀到底出現了什么狀況。
  二炮也是在聽到平月山軍中第一大將不治抽搐的消息過來的,看著一群軍醫圍著藏鋒又是掐人中,又是搓胸揉背的,二炮自然很不解,人家就問愛浪:“愛浪妹子,眼前這廝犯了哪門子邪性啊!”
  愛浪本來就是個沒心沒肺的,盡管他在平月山跟藏鋒發生爭執的第一時間就過來圍觀,但是他還是很不負責任的說道:“哦,這廝麻痹為了個女人就這樣了。”
  “臥槽,什么妹子啊!極品不?”二炮聽后眼前就是一亮。
  “靠,那妹子要是極品,那么全天下的妹子都是精品了!”愛浪聽到大軍長二炮的話就是一陣刺耳,憑什么都喜歡美女啊?人家這好不容易出來一個為了丑女癲癇的癡情漢子,一家人還都過來看笑話,麻痹,人可真是無恥啊!
  “臥槽,不會吧要不眼前這廝被打擊的居然癲癇了,你他娘的又騙人,小心回去扣獎金阿!”二炮聽后非常不滿的咧咧起來。
  “我靠,又扣獎金阿?軍長,我有個疑問?”愛浪聽說要扣獎金自然不忿于是不由得抗議起來。
  “speak!”二炮暼了一眼愛浪之后就開始四處張望能把地上那人刺激的癲癇的美女了。
  “為啥不直接扣工資而是扣獎金哪?”愛浪疑惑不解的問道。
  “工資是國家規定的,這個不能扣,但是獎金嗎?嘿嘿,老子說了就算。”二炮說道這里自豪的抱起了雙臂,這當官他娘的就是好啊,關鍵的時候可以給不服的手下穿小鞋。
  “軍長大人圣明啊!”愛浪在聽到二炮說出原委的那一刻一下子跪了下去,他終于明白為什么狗日的風騷四天天圍著二炮轉悠了,從二炮當連長開始,李健跟那男秘書似的,搞得別的連隊沸沸揚揚,但從此刻來看,自己的師長真是高阿!
  怪不得李健教育他們時都是一口一個我們軍長教育我們說,這他娘的就是洗腦教育啊!
  為什么啊?為了他們這些不爭氣的軍官們早日能把腦子洗好,就跟房亮亮他們團一樣,尼瑪,全都是搞安利的。
  有時候愛浪都搞不清房亮亮他們團到底是打仗的炮兵團哪?還是作安利的銷售團隊哪?
  安利就是他們帶進雄據天下大軍的,狗日的盡管房亮亮沒去過島國高麗的,還是有眾多安利粉絲一波一波的來中國朝圣,搞得山東省這個孔子的故鄉跟耶路撒冷似的,知道明白是來拜會房亮亮的,不知道還以為是仰慕山東儒家文化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