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8-09)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8-09)      第三章少女喪尸(08-09)     

末世橫行60 (激戰平叛)

上集說道王師長迅速召集他的警衛營,當命令傳到警衛營時,營長和副營長都是一愣,他們現在從“親兵”變成了工程營了。聽說張師長找他們集結在會議大樓前集結,他們倆都是面面相覷的。
  “老周,咱們兄弟這次也完了!”一個高個子很秀氣的軍官,大概三十四五歲吧,臉色有些發黃,不知是嚇得還是生了病,反正是面色不太好看。
  “***!怕什么?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一個略矮的軍官看著老周說道。
  “老賈啊,不是我害怕,只是我們這三百多個弟兄啊!他們都是無辜的!我們倆爛命一條,也就那樣了。”老周嘆了口氣望著他的營長。
  “怕什么!死就死!到時候老子和他拼了,怎么著也要耗下他幾根胡子來!”賈年君惡狠狠的說道。
  “沒槍!怎么拼?”周群雙手一攤。
  “艸!搶!到時看我眼色和他們拼了!”賈年君憋著一股惡氣。
  “唉,只好如此了。”周群無奈的嘆了口氣。
  “老周,就這樣吧!傳令兵!”賈年君當機立斷。
  “是!首長,什么命令?”警衛員說道。
  “馬上通知號兵緊急集合!讓他們***都別干活了!都他娘的等等全叫人突突了,還干個屁!”賈年君憤怒的揮了揮手。
  不一會兒,賈營長就帶著一個營的部隊趕到了會議大樓前。“立正!全體都有,向左轉!”
  一個營的士兵整齊的停下又按照指令向左轉,全部面向會議室大樓。
  “老周你帶隊,我進去看看。我萬一死了,你就帶著兄弟們。嗯!明白嗎?”賈年君盯著周群說道。
  “營長!你……”周群哽咽了。
  “哭逑啊!大老爺們的!我去了。”說罷賈營長自己徑直奔向會議室。他走到樓道里就覺得不對,到底哪里不對,他也想不清楚。想著想著就到了會議室門口,賈年君敲了敲門,聽見里面讓進,就閃了進去。
  一進來,門立馬就被關上了,他看見燈光下很多人拿著槍瞄著他,頓時心里一涼!又一看居然是王師長他們!而那個張師長被其他的軍官用槍頂著頭,還有些軍官用槍看著一些衛兵。心里一種喜悅之情立馬涌出,接著又是一陣委屈,居然望著王師長哭了起來。
  “哭什么?賈年君,你個***!哭什么哭?不許哭!”燈光下王師長一見心里一陣感動。這個賈年君是他的心腹營長啊!士兵叛變時他也被扣了起來,可是因為他和其他團長關系很好,有人保他才放出來的。之后他被調到工程營去了,你看他現在身上還是泥巴,這么冷天居然還不給他們發冬裝!知道他受苦了,但此刻不是談感情的時候,首要任務是要平叛。
  “賈年君!”王建橋瞪了一眼賈年君說道。
  “有!”賈年君一個立正說道。
  “命令你部速度去武裝部領取槍支,去彈藥庫領取子彈。行動!”王建橋說得很干脆,因為時間緊迫。
  “是!”賈年君打了個敬禮,立馬轉身出去,這時他的三角眼里放出了精光,終于可以揚眉吐氣了。
  王師長看著賈年君帶著他的警衛營速度的向遠處武器庫跑去,直到看到他們沒了身影,才戀戀不舍的回頭說:“張師長,把你的手下叫來吧!嗯~打電話吧!”
  張師長還在閉著眼考慮怎么逃脫,他知道大勢已去,但他心有不甘!他有部隊,即便剛才給武器彈藥庫他的人打電話,讓他們領取槍支,又能怎么樣?主要是自己怎么脫身,他心里忽的有了計較。剛才由于某些人太無恥打斷了他的謀略,以至于放出王師長來,按照他平時的能力這是不會發生的。但他看到樓主還在打字,心里很虛就少說了兩句壞話吧,于是計較起現在該怎么辦來了。
  他已經知道該怎么辦了,他嘆了口氣:“王建橋,你贏了。我認栽!但是這不是你的問題,而是這個小伙子!”
  他轉過頭來望著吳江說道:“我小看了你,我以為你就是個書生,沒想到你這人如此膽大心細!真是后生可畏啊!”
  “前輩過獎了!我就是多讀了兩年書而已。”吳江依然用槍指著張飛揚的腦袋,他不會因為幾句夸獎就放松了警惕。
  “不得了啊!現在的年輕人,真是不得了阿!比你我都強。”張師長鄙視的看了一眼王師長。
  “我打!我認了!”
  只見張師長打起電話來,都打了電話卻是沒給他的警衛營營長打電話,只是響了一聲。他的營長多么精明的人啊!能不明白?
  卻說張飛揚的警衛營長此刻正在屋里洗漱,突然聽著電話響了一聲,他也沒回頭,心里暗笑這是哪個王八蛋和自己開玩笑:“警衛員,看看電話是哪打的?居然敢調戲老子!”
  “報告營長,會議室。”警衛員看了看說道。
  “!會議室?”那營長愣了一下。
  “會議室!”警衛員重復了一邊。
  “……警衛員,會議室誰在哪?”那營長疑惑的問道。
  “哦,營長,這我知道。師長正在和那兩個難民聊天。”警衛員一聽笑了。
  “多長時間了?”那營長問道。
  “哦,可能兩三個小時了。”警衛員說道。
  “!”那營長心里一下子涼了半截,隨即大喊:“警衛員!”
  “是!”警衛員從營長表情上也出了不妙。
  “馬上通知緊急集合部隊!”那營長焦急的喊道。
  “是!”警衛員敬了個禮,轉身出去了。
  警衛營營長一聽就不對!心里咯噔一下,什么?見個難民需要兩三個小時?立馬知道首長有危險了!10分鐘后他帶著警衛營向會議室進發。
  這時會議室已經把那些叛亂的軍官控制了,現在很多士兵正看押著他們。王師長他們解決了危險都很高興,正在準備恢復建制。吳江一看這樣不行,萬一還有叛亂的部隊哪?“王師長,我可不可以說一下我的一些想法嗎?”
  王師長脫的牢獄,心里正感激著吳江,一看他發話,和刀疤一笑,用手指指吳江:“這個小伙子啊!我喜歡!你說吧!年青人。”
  “師長我們不戒嚴嘛?”吳江疑惑的問道。
  “呵呵,叛軍已經被繳械關押了!我的軍官們正在回復建制,現在已經沒有叛軍了。呵呵”王建橋覺得已經布置的很周到了。
  “不是!師長,我是這么想的,您是師長,您有警衛營,那怎么沒見張師長的警衛營營長啊?這幾個團長還有下屬營長都來了,怎么沒見警衛營營長哪?再者說這里叛軍軍官才被看押,很難保證沒有叛軍士兵了?”吳江說出了心中的疑慮。
  “這個,他!警衛……”王建橋一聽心頭一震,立刻意識到了紕露。
  “賈年君,外面一級戒備,讓士兵們找掩體就地防守!”王師長表情一下就僵住了。不是吳江說的不對,而是他說得太對了!雖然張副師長沒有警衛營,誰敢保證他在自己收押期間有沒有再建一個。那個是他的心腹親兵衛隊啊!必需要小心!再者是不是還有一些下級軍官同黨,一時間王師長竟是愣在那里忘了繼續下命令。他剛緩過神,準備打電話就聽見外面:“什么人?站住!口令!站住!”
  噠噠噠!噠噠噠噠!啪啪!噠噠……頓時子彈呼嘯著竟然向會議室飛來!屋里一些叛軍軍官士兵趁機躲槍。啪啪啪!吳江三槍才打中那個搶槍的叛軍軍官。頓時外面槍聲大作!里面一個叛軍軍官被打死,那些持槍的士兵用槍押著叛軍,不讓他們動彈。王師長用槍指著張師長腦袋說:“張飛揚!讓你的手下投降!聽見了嗎?”
  “哈哈哈!王建橋,我都下了令!你也看見了。嘿嘿,這是他們自己要造反啊!民心所向啊!哈哈哈”張飛揚果然看到作者承諾給他的劇情,于是開心的大笑起來,心里想到這作者不但有才華,而且還說話算數!不由得希望各位大大投票給他!這作者的確快趕上西紅柿,三少和月關了。想到能為作者拉票,他笑的更開心了!王師長卻是不了解張飛揚此刻做廣告的心情,他此刻不知道有多少叛軍。黑夜里只聽見槍響和士兵的慘叫呻吟聲,現在就是調再多部隊來也是白搭!因為都是解放軍穿一樣的衣服。你知道該打誰?調來也是自相殘踏!只能封鎖道路和武器庫彈藥庫,直到一方打凈為止。
  外面打的很激烈!而張師長趁一家人都躲子彈的時候居然一下子卡住了王師長的脖子,將王師長撲倒在地,兩個師長玩起了自由式摔跤!叛軍也趁那些衛兵回頭去看的時候紛紛發難,和屋里的士兵打起了把式賣起了藝,頓時大家就看到了一段草臺班子的比武情節!因為劇情需要,作者禁止他們開槍,他們紛紛使出了自己的獨門絕活。
  你看這個叛軍軍官才來個白鶴亮翅,就被一個衛兵黑虎掏心搗下桌子去;那個軍官才來個七傷拳就被一個叛軍士兵的掃堂腿掃倒在地;還有一個衛兵和一個叛軍士兵玩起了鎖候功,鎖喉槍槍中王,槍槍鎖喉最難防!還有兩個士兵拼起了ak,這拼刺刀平常拼習慣了沒有刺照樣拼的!職業病職業病而已;還有兩軍官玩起了太極推手,二人推來推去的甚是和諧,直到戰斗結束二人還在推手不止,讓周圍的衛兵叛軍們汗顏不已。你看人家!有那事就行了,何必動刀動槍的!21世紀什么最貴:和諧!這不他們兩人做到了。
  屋里一片混亂,屋外一片槍戰!可以這么說吧,喜歡看槍戰片的朋友站樓頂上看就行了,這不刀疤在樓頂喝著茶看槍戰戲。而吳江哪?他自幼就喜歡成龍李連杰的,所以在會議室找了個地看王師長和張師長的自由摔跤,還有其他群眾演員的花樣散打。看到這一幕幕!吳江不由心里說到這現場觀看和在家里看直播就是不一個感覺啊!那叫一個過癮啊!震撼!想到這里,他不由得又給自己倒了一杯茶。
  Very.very.long.time!外面的槍戰片結束了。叛軍營長在大喊時,不小心被一個戰士的子彈殼打進了喉嚨里!你說這么硬的東西他又吞不下去,噎死了!叛軍一見營長居然噎死了,頓時很恐懼,全部放下武器投降了。而王師長這邊一陣歡呼!只有刀疤氣得把景德鎮的茶碗摔了!他還沒看夠哪。“這個叛軍營長真狗B!居然自殺了!我艸!不待這樣的!真讓人生氣!”
  里面聽見外面槍聲停了。眾群眾演員紛紛抬起熊貓眼來看,唉!結束了!又看到吳江在喝著茶看他們表演,心里都是一陣氣惱。這主要演員和跑龍套就是不一個待遇,你看看人家!我艸!都該干什么干什么去吧!于是乎,該當俘虜的繼續蹲著,該演看守的拿起槍繼續當看守。連王師長和張師長也耍夠了王八拳和反王八拳,二人也是悻悻回到了倒帶前地情景。王師長拿著槍往外看,張師長怒視王師長,王師長用槍指著張師長的腦袋:“張飛揚!讓你的手下投降!聽見了嗎?”
  “哈哈哈!王建橋!我都下了令!你也看見了!嘿嘿!這是他們自己要造反啊!民心所向啊!哈哈哈哈”張飛揚哈哈大笑。只有那兩個軍官還在打著太極推手……看的吳江一陣心煩!這倆人還沒演夠啊,不待這么搶鏡頭的!正想著只見刀疤怒氣沖沖殺了進來,他氣的拿起吳江的茶碗啪的一下摔在地上。吳江暗叫可惜!這些大哥怎么這樣,他才倒的茶啊!
  只見刀疤沖張飛揚大吼:“***!你的營長不待這樣的!打不過人家!居然吞子彈殼自殺!我艸他大爺的!真讓人生氣!你說怎么辦吧?!”
  頓時屋里眾人一片啞然……
  流星下周出新人榜,求大大們收藏一下,到時閱讀方便。流星頓首拜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