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1-27)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1-27)      第三章少女喪尸(01-27)     

末世橫行605 惡魔巫師

第二天一早,在蕭嵐吃完早飯的時候,一個長發一身黑白色秘書裝的女孩兒出現在了她的牢房之內,蕭嵐沒有理這個進來的女孩兒,而是一側身不去看她。
  羽見看到這一幕就是一笑,這種女孩兒她見多了,不過這樣的女孩兒一般都比較傲要么孤僻,因為她也是這樣的女孩兒,所以她非常了解這種人。
  “美女,你叫蕭嵐?”羽見笑嘻嘻拉了把椅子坐在蕭嵐的對面,羽見一邊則是兩個警衛荷槍實彈的侍手而立。
  “你不是中國人呀?”羽見一開口蕭嵐就聽出她的聲音拗口的很,雖然是普通話,但那種味道兒一聽就不是國人。
  “嗯,我是島國人呀。”羽見見對方有些吃驚隨即坦誠的說道。
  “哼,原來是個島國鬼子呀。”蕭嵐聽后那表情更是不屑,語氣也變得生硬。
  “美女,你好像有心事,我覺得你不是正常人。”羽見聽蕭嵐那樣說自己心中有些惱怒,于是她的話里面也加了諷刺的意味兒。
  “呸,你才不是正常人哪,你怎么罵人呀?我怎么不是正常人了?”蕭嵐見對方敲打自己變得更加不高興了,她盯著羽見的眼睛冷冰冰的說道,
  羽見見狀立刻知道對方要用咒語,因為她盯自己眼睛就是巫術里面催眠術的一種,通過這種方法可以催眠某人或者控制某人。羽見連忙收斂心神,果然對方嘴里面開始亂七八糟抑揚頓挫的念叨了起來。
  “在念咒語呀?!”羽見笑著對對面盯著她念叨個不停的蕭嵐說道。
  蕭嵐聽后渾身一震,她有些不可思議的望著對方得眼睛,忽然她的眼前一片光亮,除了眼前這個漂亮的女孩兒,周圍全都黑了下去,這可是白天啊!
  是,她承認囚室里面光線比較昏暗,但是現在突然漆黑一片,她一下子意識到她被對方控制了。
  “你從哪里學的巫術,你到底是什么人呀?”羽見時光盯著蕭嵐失神的眼睛問道。
  “我是苗族人,巫術是祖母教的。”蕭嵐表情呆呆的,看上去跟傻子一樣。
  “為什么襲擊平月山他們?他們跟你有仇嗎?”羽見不明白苗族是什么族,但她迅速意識到她口中的苗族肯定是中華民族中的一個民族。
  “平月山跟我沒仇,但是于娜她們與我有怨。”蕭嵐依然是那副小學生的樣子。
  “什么過節呀?”羽見不由好奇的問道。
  在一頓交談之后,羽見了解了蕭嵐的往事,她開始不信,于是羽見開始運用意念進入了對方的靈魂深處。
  這是一個古老的村莊,高山流水,鳥語花香,山坡上到處就是不知名的野花跟青草,看著微風吹過那一片草浪的樣子,羽見忽然覺得一陣愜意。
  好久沒有這樣的感覺了,末世前的歐洲到處都是這樣的情景,很多時候大自然的杰作比人的創作要美麗的多,自然的感覺讓人為之馳往。
  如此美麗的地方難道會如蕭嵐所說的那么恐怖嗎?
  那個巫師到底是個什么樣的人,又發生了怎么樣的事情哪?
  羽見懷著好奇的心理往山坡下的村莊走去。
  當羽見剛下山坡的時候,忽然發現她的身上的黑綢動了起來,這比風吹得擺動的要詭異的多,這讓羽見一下子意識到了危險,她立馬住腳打量起四周。
  她左右上下的打量一個遍,什么都沒有看到,但是她的黑綢卻抖動的越來越厲害,羽見立刻意識到對方就在她的身后,但是她緊接著一陣釋然,因為有結界,對方應該突破不了的。
  果然一個一身黑衣的散發道士從她身后走過,羽見看到之后就是一陣兒放松,一個“他看不到我”的想法瞬間劃過腦海。
  但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對方往前走了兩步之后居然停了下來,只見他一轉身面向羽見,這是個富態的中年道士,他的面如長得非常親善,如何也跟蕭嵐描述的那個巫師聯系不起來。
  “既來之,則安之。莫要搗亂。”那道士一笑拿著拂塵轉身下山而去。
  “此人會是巫師?”羽見拭了一下頭上的冷汗暗自咐道,她想了想,卻是跟著那中年道長一路往山村走去。
  不知道什么時候原本晴空萬里的天變得陰沉起來,而且那顏色越來越深,就如水中的烏賊在不停吐墨汁一樣,整個天空變得漆黑一片。風也越來越大,這讓羽見的心情也跟著一下子暗了下去,眼前的那個道長卻是越走越快,以致于羽見追不上她。
  當羽見沿著山路剛剛下山的時候,那道士一轉彎消失在村口之中,羽見急忙奔村口趕來,當她趕到的時候,一個驚人的畫面出現了。眼前一個身著道衣的巫師正在大開殺戒,那眼中的放出的寒光,讓羽見連著倒退了很多步!
  這是剛剛那個道士嗎?不像呀,分明是一個血腥的屠夫!
  他手中的刀不停的在殺人,傍邊那些跳躍的矮小佝僂面目猙獰的在吃著人的尸體,一如地獄中的魔鬼一樣。
  到處都是火光,到處都是哭喊的老弱婦孺,但是羽見卻救不了他們,那個殺戮的屠夫正是剛才那個背著劍的道士,他手中的符文不停讓那些地下的魔物不斷的爬出,瘋狂的吞噬著人們的生命。
  “手手吧!道長。”羽見走到那個正在殺戮的道長面前說道。
  “啊哈哈哈,姑娘,憑什么管我?你有什么資格說我?”那道士放聲大笑之后,手中滴著血的戒刀從一個男子身上抽了出來。
  “為什么殺他們?”羽見質問那道士。
  “這些人都是些賤民、妖民,我只是替天行道而已。”那道士聽后一哂。
  “這些魔物都是你召喚的?”羽見見一只魔物圍著她亂轉,試圖突破那結界眉頭就是一蹵。
  “會法之人自然多助。”那道士嘴中開始念起咒語。
  羽見聽后大驚,此人到底是什么人,因為她發現身前的結界出現了裂痕,于是羽見猛地掙脫,當對方的手伸過來的一瞬間,羽見滿頭是汗的睜開了大大的眼睛。
  這是一張美麗的眼睛的,大大的,充滿了光芒,讓人看上去就喜歡,而此刻這雙眼睛卻充滿了驚恐,她沒有看到蕭嵐族人如何跟那道士結怨,卻是看到了對方的如何殺戮。
  那個道士據蕭嵐說是被她們族人失手殺死的,但是在她眼中出現的卻是那個道士瘋狂的殺戮村民,到底真相是什么樣的?是自己看到的是真,還是蕭嵐敘述的是真,要知道自己看到的也是蕭嵐內心的潛意識。
  羽見不知道蕭嵐的潛意識是真還是她的話是真,但是有一點可以肯定,那就是蕭嵐她們的族人受過詛咒。
  羽見想了想,再次集中心神進入了蕭嵐的靈魂深處,這一次,她又看到了另一番景象,這時一個看不清面目的道士在村中酒肆里面喝酒,而對方的掌柜一個勁的催促道士付錢,那道士一臉的不屑,只顧喝酒吃肉。
  然后二人不知道怎么產生了沖突,隱隱約約中聽到掌柜罵道士破戒什么的,然后道士用刀捅死了掌柜,而之后的年青族長帶著族人聞訊而來將那道士堵在了酒肆之中。
  那族長也看不清面目,是的,包括那些族人都看不清面目,這跟上一次的影響反差很大,這一次也沒有任何一個人能看清羽見,他們只是在哪里爭吵。
  羽見走到他們中間,卻發現他們居然可以輕易的穿過她,當然她也可以輕易的穿過對方,就如隱身透明地人一樣。
  他們在爭吵之后,一群人開始毆打那個道士,而那個道士自然不敵眾人,被打得鼻青臉腫,羽見沒有像上次那樣看到對方使用法術,而是見到那個道士滿身是傷的逃走,在逃走的時候他開始揚言報復。
  也許這是因,之前的是果吧,羽見跟著那道士一路走到一個破廟,在這里對方已經到了下去,而對方確實傷得很重,不停的吐著血,他嘴里不停的念著一些東西,一張符被他掏了出來,對方朝那張符文上面吐了幾口血,便停止了掙扎。
  莫非她看到的前者是這個死者化身來報復得,懷著這么一個念頭,羽見在出來之后再次進入了對方的潛意識,而這一次卻更是不得了,到處是噴發的火山跟熔巖,在這樣滾燙巖漿附近的巖石上居然有無數人的在那里哀叫嘶吼,那些人都看不清面目卻在不停的鬼哭狼嚎。
  這是地獄!羽見一下子意識到了危險,她到了一個不該到的地方。
  “你好啊!小姑娘,你真大膽,居然趕來這種地方。”一個中年富態道士同樣浮在半空中望著羽見笑道。
  “你是哪個……”羽見一下子認出了那個道士,因為他的面目是可以看清的,他有著一雙閃著精光的眼睛,眉目清秀,還有細長的三綹胡須。
  “對,是我。我就是對方族人口中的惡魔巫師,別人眼中的魔鬼。”那道長一笑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