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9-21)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9-21)      第三章少女喪尸(09-21)     

末世橫行606 你他媽混哪得


  羽見在第三次穿越的時候到了惡魔巫師一直呆的地獄,那番煉獄的景象讓她很震驚,羽見從沒想到能在一個人潛意識里面看到這樣的景象,也沒想到居然自己能到如此地方。
  “小姑娘,你這次玩的有些大了。”那道士浮在空中望了望下面的在受煎熬之苦的人們說道:“看到下面那些人了嗎?那就是蕭嵐的族人。”
  “你!這樣不太過分了嗎?”羽見原以為那是受煎熬的都是作過壞事的壞人,沒想到居然全是蕭嵐的族人。
  “這個世界沒有好壞之說,當然也就沒有過分不過分了。”那道士沉吟了一會兒又說道:“難道人世間不也是如此嗎?那些所謂的大人們不也是這樣對待老百姓的,這,又有什么區別哪?”
  “我們國家不那樣呀!”羽見聽后憤憤的說道,她自咐出生在一個民主的國家,所以這話說得那是相當的響亮。
  “呵呵,小姑娘,你太天真了。我問你,何為國家?”道士聽后將手中的拂塵一擺問道。
  “所謂的國家,就是由人民組成來讓來人民過得更好的組織。”羽見想了一下猶豫的說道。
  “嗯,那么國家是有人組成的了?”道士聽后反問道。
  “是呀,沒人哪里來的國家呀!”羽見肯定了對方的提問。
  “好。既然國家是由人來組成的,那人是不是有私心的?”道士見對方入彀開始繼續套話。
  “是的,所以才需要制定制度將國家的一些權力規范,讓執掌權力的人發揮他們的作用,監督他們讓他們造福人民而不是讓他們為害人民。”
  “呵呵,這話說得簡單,古往今來,多少帝王,多少將相不是重權在握,哪一個又不是叱咤風云,豈能為小民所限?笑話!”那道士聽后有些不忿的反駁道。
  “道長先生呀,您的話意思就是王者殺民,民該死了?”羽見聽后沒好氣,中國的人怎么這樣,怪不得中國末世前那些不講理的官員滿屏幕上亂跑,就跟那運豬的翻了車,那滿地跑得全都是肥頭大耳的東西。
  “君讓臣死,臣不得不死,不然不謂之忠。”那道士雙手做了一個舉手勢。
  “那要是你沒犯錯,讓你死哪?”羽見聽后冷嗤一聲反問道。
  那道士一下子沉默了,然后他臉上陰晴不定的說道:“小姑娘,你來這里到底作甚?是要問這群該死的刁民求情嗎?”
  羽見一笑說道:“道長先生,本來小女還想為他們求情,現在倒是不敢了。”
  “此話怎講?”那道長聽后一怔。
  “不民主呀。”羽見半揶揄半開玩笑的說道。
  “哼,天朝本來就是天皇老子作主的地方,小姑娘,你哪個單位的?”道長聽候很生氣,沒成想今天碰到一個如此不識相的女孩兒。
  “哦,我不是天朝人呀!”羽見聽后一下子氣笑了,這話聽著耳熟,卻忘記在哪里聽過了。
  “那你是天朝哪個藩國的?”那道士沒成想眼前這個小姑娘居然不是天朝人,一時間他覺得對方太他媽偉大了,居然不是天朝人,不行自己得通知那些外國神仙,回去收拾收拾這個無法無天,口無遮攔站在天朝土地上還他娘的敢談老百姓當家作主的小丫頭。
  “我是島國人,你咬我呀。”羽見不由得調笑起那個道士。
  “島國是哪一個?英吉利還是呂宋,看你的樣子也不像法蘭西人啊!你他媽混哪得?”那道士在最后一句話出口之后立刻來了一句罪過罪過,但是之后羽見的話語,讓這位道士氣得七竅冒煙,人家直接扯下了自己的道袍,露出了身上的紋身。
  “道長,不要問我從哪里來,我就是來勸誡你的,是吧,耶穌說過,眾生平等呀。”羽見這話還沒說完就被對對面聽得有些狂躁的道士打斷了。
  “耶你媽個頭啊,耶你老母啊!”
  “道長,你這樣侮辱上帝是有報應的呀。”羽見沒料到這一千多年前的道士也能這么粗魯,就跟那香港的古惑仔似的喊的如此有個性,讓她不由得咯咯笑了起來。
  “笑什么笑,尼瑪耶穌了不起啊!告訴我你大哥是誰?老子他媽砍死他啊!”那道長氣得撕開身上的道袍,立刻露出了紋著黑色會的三個大字。
  “老子左青龍,右白虎,神仙當中罩,我管你媽是什么蘇阿!”
  “嘻嘻,道長如此兇猛,想必有名號了啦。”羽見笑得不可遏制,索性在空中蹲下了身子。
  “笑什么笑啊,老子他娘的在道上混了上千年,自然有名號了,那個霞飛路扛把子就是在下了,老子綽號草泥馬!”那道長用閃亮的刀身拍著自己的滿是紋身的胸前大聲吼叫道。
  “道長莫非在陰間也經常開片呀?”羽見聽后做了一個驚訝的表情笑著問道。
  “那是自然了!我跟你說啊,妹子,不是老子他娘的不投胎,是他媽地下這幫子人太讓人生氣,害得老子天天帶著兄弟跟他們砍個不停,這地方是我來罩的,老子他娘的自然Fit,你說是不是?”那道長聽后便是一陣嘆息,說道這里人家也是動了情。
  “你是不知道啊,上次他媽來個東風Street大哥叫什么阿修羅,跟老子搶霞飛Road,老子他媽自然不干了。
  你這一句話,這霞飛Road就是你來罩了,那么老子還混不混啊!都是出來混的,是不是?不能做的那么絕啊!”那道長突然覺得眼前這個小妞還算懂事,至少還能說兩句人話,人家之所以在蕭嵐族人身上下詛咒,也是覺得她們族人體力好,特別能打,這兄弟里面就數她們“小山村”來的最能打了。
  如此好用的兄弟人家自然想多招喚幾個,不然自己這霞飛路扛把子怎么當阿?
  這不人家想過來想過去,他娘的既然有這么好的兵種,自然要多招募了,而每次要去閻羅殿提人自然不爽,不如給他們下個咒,是吧!
  就跟看書每次點訂閱不如來個自動訂閱,又省事又省時的,作者看著也舒心,所以哪人家下了詛咒來了四十歲之前自動報道的自動訂閱咒。
  你還別說,他從陳摶老祖那里偷的自動訂閱符文他娘的還真好使,比他發毒誓寫咒語都管用,看樣有機會還要去他的恩師那里去淘寶。
  說起去他師父陳摶老祖那里當然是移動去了,這玩意兒無線速度就是快,還是光速,每次他到了那里現喊聲師父,然后混作小雜役進去溜達過來溜達過去,在那里淘寶的感覺非常好,有那么一點古代時候逛集市的感覺,盡管大吆小喝,那也比去超市強是吧!
  最起碼熱鬧,這順了東西就跑路也不會被保安抓,比超市里面還要過收銀員那一關輕松多了。
  “你跟別人看架,沒人管你嗎?這地下的秩序怎么這么亂呀?”羽見聽后不由得覺得眼前這位外號草泥馬道長扛把子十分可愛,能把道術發揚到地下,天天帶著小弟跟人砍架的道士他也算第一人了。
  “他媽誰說沒有?看架要是被條子看見,這他娘的要進局子的!”草泥馬聽到羽見這么沒水準的一問就知道眼前此人單純的很。
  “不會吧?下面也有條子呀?”羽見聽后一下子傻在那里了,這地下還有條子她還是第一次說。
  “當然了,我考,我說小姑娘,你他媽怎么當神仙的,當神仙頭腦這么簡單,你怎么出來混啊!”草泥馬聽后揚了揚手中的戒刀喊道,在他看來眼前這個美女小神仙真的頭腦單純的有點傻了。
  “我不是神仙,我只是個小小的黑色魔法師而已呀。”羽見聽后嘻的一聲笑,笑得對方心里一陣甜。
  “我說妹子啊,我跟你講,這話只能在這里說,出了這門我就不承認阿!”草泥馬見對方點頭不已,然后說道:“條子哪,就是牛頭馬面的手下,他們的大哥黑白無常。”
  “不會吧?那黑白無常不是負責從上面拿人呀?”羽見聽后不由得問道。
  “不是啦,這個妹子你不懂,這從上面拿人,一般都是派那些死者的熟人去干得事情,除非那些大兇大惡之徒,才需要他們這些高手出馬!他們平常也就是維持治安,刮刮地皮之類的。”那道士一伸手接過他的小弟從地面上給他撿起的衣服說道。
  “那么你們打架又該他什么事情了呀?”羽見很好奇的等著大眼睛問道。
  “我們地獄這個地方,分八大類,也就是傳說中的六道輪回了,這里面有分三善道跟三惡道,三善道就是天、人、阿修羅,三惡道就是畜生、餓鬼、地獄,知道了吧?小什么法師來著。”那道士跟羽見介紹了起來。
  “我們這里哪,那閻羅王就相當于天皇老子,也就是你們人間的總統、主席的,這黑白無常就相當于公安局長,牛頭馬面哪,相當于人類的警察隊長,這見了之后要喊SIR的,到時遇到了別怪我沒提醒你啊,小妹妹!”
  “哦,原來如此呀!”羽見時光聽后捂著嘴裝作恍然大悟似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