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1-23)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1-23)      第三章少女喪尸(01-23)     

末世橫行608 事后諸葛亮事前豬一樣


  上一章草泥馬道長跟羽見聊到了令人揪心的經濟跟房價問題,羽見才知道原來里面跟外面的房子居然都是難題,怪不得末世前幾年的米國政府要開始百年星艦計劃,要移民外星。
  這個計劃充滿了創意,而且實行性很高,如果成功,那么將是造福人類后代的大好事。
  米國雖然霸道,但是他的一些想法的確非常的好,地球人口膨脹的太快,的確需要移民來減輕,而且移民外星這樣也會讓讓人類在外星繁衍生息,避免把雞蛋放到一個籃子里面的危險,讓人類可以在宇宙中永遠的繁衍生息。
  人類如果不想跟恐龍一樣的滅絕,這個移民外星是必須的,百年星艦計劃跟當年麥哲倫哥倫布其實是一樣的,探索與發現,移民與繁榮。
  盡管這個移民外星是個有去無回的計劃,不過按照末世前米國人的設想,需要建立一個自己自足的小型城市,在宇宙中也繁衍生息,他們的非飛船將以12%的光速前進,九個月之后抵達火星,五十年飛出太陽系,這是任何一個對自己后代負責又具備勇氣的人應該做的事情,他們的名字也必將永載歷史,為子孫后代所稱贊著。
  草泥馬道長聽到羽見說陽間房間也炒得上了天,哪嘴就是一撇:“我靠!陽間也這樣啊?不會吧?管經濟的干什么吃的?”
  “那你們陰間的房價又怎么會這么高呀?道長解釋一下,我實在想不清楚呀。”羽見笑著反問道。
  “這個阿,他媽,小妹妹,你是不知道啊!這幾年不知道怎么了,投胎的死鬼越來越多,還他娘的都是些有錢人,來了之后瘋狗似的買地皮,搞得陰間的地皮火熱,這地皮熱,他娘的盤口就要漲價是不是?”
  羽見聽后想起好像人世間地皮跟房價互動,那些房地產商瘋了一樣的炒地皮,以致于每年都產生新的地王,刺激公眾神經。
  他們島國在上世級發生的事情跟本世紀中國發生的事情是類似的,都是經濟發展之后,熱錢涌入,之后地皮價格飛漲,房價飛上了天,在房價泡沫破滅之后,島國開始了失落二十年,中國只是島國的翻版而已。
  沒想到那些有錢人死了之后又開始禍害地獄了,于是她笑著問道:“道長,我明白了,是不是原先炒房子的人死了之后把陰間的房價也炒起來了?”
  “他娘的,這些***光這樣就好了,這不是有些自稱是什么凱子的得意高徒,海什么鬼的,硬說自己能振興地獄,振興陰間,讓閻王爺成為新世紀有錢的扛把子,閻王爺頭腦一熱,一拍板,***!”草泥馬道長說道這里氣得把自己的戒刀一下子扔了出去,其結果就是一個死鬼小弟成功地投胎了!由此可見,小鬼投胎也他媽充滿了意外性。
  “道長,到底怎么了呀?”羽見見對方如此的激動連手中戒刀氣得都仍掉了,這讓羽見對這位要振興霞飛road的扛把子充滿了興趣。
  “草,這幫王八蛋利用閻王爺大佬的批條胡搞,他媽凈上些亂七八糟的項目,不但重復建設,搞得產能也是過剩的很。”草泥馬道長想起自己買把戒刀都要實名制,非要登記草泥馬就是一陣的憋氣。
  “不過,來的人多了,加強基礎建設也是好事情呀。”羽見不明白草泥馬道長的話,但是她覺得多修幾條好公路跟鐵路也是好事情啊。
  “如果真要是那么搞,他媽也就好了,誰知道那些死鬼們手都不干凈,一層剝一層,這用來建設的錢他媽都進了那些貪官手里面去了,下面承建的死鬼們也是些造假高手,搞得幾個鬼怪上公路,路就踏,橋也塌,房子也塌,連他媽陰間的云彩都塌方,這他娘的!”說道這里草泥馬道長不由得低下身子摸了摸腳下的云彩,以免這東西又是假貨,讓自己跟自己手下那幾個堂口似的摔得鼻青臉腫的。
  “哦,道長,我知道了,原來如此呀。對了,道長,那蕭嵐族人的事情,您準備怎么辦?”羽見話鋒一轉問起了蕭嵐的事情。
  “這個沒商量啦,體力這么好的小弟,老子不可能放手的,誰來求情也沒用啦!”草泥馬道長一邊嚷嚷一邊從小弟手里接過那把沾滿了黑血的戒刀。
  “喲,這不是草泥馬道長嗎?”一邊飄過一片云彩來,只見上面站著一個敞著懷,留著大分頭,左右兩邊耳朵耳環不一樣大的壯年男子來。
  “去你的,我說冬瓜驢,你他媽不在你幸福road當老大,來我的地盤上干什么啊?”草泥馬抬頭一望,來人認識,原來是前不久跟他一起合力用南瓜爆豬哥亮的頭。
  “草泥馬,豬哥亮哪?不是你說今天你請客,到你那新開的白總會去玩嗎?”冬瓜驢一邊用手指摳著自己的鼻孔一邊色瞇瞇的打量羽見時光說道。
  “豬哥亮,當然是事后諸葛亮啦!你他媽知道他為什么叫豬哥亮嗎?”草泥馬道長把戒刀往膀子上一扛,像極了一副出去開片的馬仔。
  “大佬啊,他他媽買牛頭彩票,從來沒中,都他媽事后說別人,自己事情不也他媽跟豬一樣似的。”冬瓜驢聽后就是一陣哈哈大笑。
  “是啊,這貨,總是事后諸葛亮,事前豬一樣,所以稱之為豬哥亮!”草泥馬道長也大笑了起來。
  “我說草泥馬,這是你馬子啊?這么靚!”冬瓜驢一邊上下的打量著羽見時光一邊歪著頭摳著鼻孔對草泥馬說道。
  “我說冬瓜驢,你他媽能不能不摳鼻孔啊?不摳鼻孔你能死啊!”草泥馬見冬瓜驢這貨色迷迷的打量羽見時光就是一陣兒不悅,自己他媽還沒能跟眼前這馬子搭上線,現在就從傍邊殺出個程咬金他不由得挑起了冬瓜驢最大的毛病:摳鼻孔。
  “去,去,去!草泥馬,你少在老子面前裝清純,不知道誰在大庭廣眾之下喜歡摳腳丫子了,是誰?現在到教訓起老子來了。”冬瓜驢見草泥馬找事,立馬就知道他跟眼前這馬子也不熟,于是冬瓜驢立刻打起了羽見時光的主意。
  “小妹妹,你貴姓啊?你混哪里的?”冬瓜驢笑嘻嘻的問道,剛才摳了鼻孔的手不由自主的伸向羽見,做出了一個握手的動作。
  “哦,我呀,我混基督的。”羽見見了心里好一個惡心,她見冬瓜驢手伸向自己,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幾步。
  “啥子?你大哥是誰?”冬瓜驢聽后就是一怔,這個基督是什么,他怎么沒聽說過。
  “我說大黑驢,你他媽傻了吧?他大哥是耶穌啊,厲害的很啊!”草泥馬見了在一邊惡狠狠的打趣道。
  “很能打嗎?”冬瓜驢聽后回頭問道。
  “當然能打了,他老大一個人能打我們這樣的十個阿!”草泥馬得意洋洋的開始了賣弄。
  “不會吧?這么能打?大家都是出來混,我不信他自己能打我們十個?”冬瓜驢聽后不可思議的望向草泥馬。
  “人家混基督的跟我們不一樣,她大哥耶穌厲害著哪!據說是西邊整個一大片街啊路啊的扛把子!”草泥馬輕虐的望著冬瓜驢,還用一根手指地彈了戒刀一下,后者發出了一個輕微的響聲。
  “那么我們惹不起啦?”冬瓜驢聽后變得疑惑不定起來。
  “我靠。小心人家砍死你啊,你個死撲街!惹了她老大耶穌,小心你明天撲街!”草泥馬現在得意極了,能把眼前這頭大黑驢搞得疑神疑鬼,還有怕的感覺真是爽。
  看樣自己以后出去就要用耶穌嚇人了,這個小丫頭片子的老大名頭很好使,用耶穌嚇人很恐怖啊!
  “我靠,那樣我們還是老實一點吧,我說草泥馬,你的白總會還去不去?老子來了半天了!”冬瓜驢見這小丫頭的來頭這么大,她的大哥耶穌居然是西面那么一大片街啊路啊的扛把子,又那么能打,自己還是不要惹事了。
  但是他又心有不甘,于是挑剔起眼前這個草泥馬假道長的毛病起來。
  “我靠,才來了沒半個小時吧,你看現在就來了你這么一個雜碎,其它的雜碎都沒來,你看,雜碎王沒來吧?豬哥亮也沒來,金三胖子就更不用說了!”草泥馬用戒刀指了一群,這些點到的都是他的好友。
  “別說了,說起金三胖子,我就有氣,你麻痹,上次欠了老子好幾百萬還沒還哪!老子好歹也是個大哥,他這樣,你說讓我這個大哥臉往哪里放啊!”冬瓜驢聽到草泥馬說起金三胖子,氣得用手拍自己的臉。
  “哦,各位大哥,你看,沒事我就回去了呀。”羽見見這幫人越來越粗野有達不到之前來的目的,于是開始告辭。
  “妹子,在這里玩一會兒吧,好不容易出來一趟,你大哥又不在的是吧?今天到白總會唱歌去,老子買單!”草泥馬一聽羽見要走,心里一急立馬吆喝了起來。
  “老兄,她大哥耶穌啊!”冬瓜驢見草泥馬如此豪放,在一邊故意的揶揄道。
  “耶尼瑪個頭啊!老子怕毛啊!”草泥馬一把擁開在他一邊調笑的冬瓜驢。
  “尼瑪,夠狠!”冬瓜驢不由得挑起了大拇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