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1-23)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1-23)      第三章少女喪尸(01-23)     

末世橫行612 禽獸軍團長狼覃

彌漫的大霧讓李治到處亂撞。同樣給在森林中行進的部隊添了不少的麻煩,只見迷霧中一個扛著巨斧赤著上身的壯漢一個勁兒在一顆大樹邊吼個不停。
  “他娘的,這他媽是什么地方,這該死的大霧!”那個頭上扎著一根紅繩的壯漢沖著傍邊一個矮個子吼道。
  “狼覃老大,這里應該是福建了,我們緊跟著平月山那廝,他們應該還在武夷山山脈范圍內。”那個矮個子頭上扎著一塊白布,上書“我能”兩個大字。
  “胡蔡,這此不會又是你猜得吧?武尼瑪個頭啊!”眼前這個人就是前幾章提到的張君寶手下禽獸軍團的大將狼覃。
  狼覃是廣西人,此人從小就跟當地的一些地痞流氓闖蕩江湖,他的帶頭大哥是一個背著好幾條人命的亡命徒,但是由于此人更換了另一個身份,從事起了建材生意,他的生意正碰上了好時候,我國在本世紀初房地產大火,這樣自然帶動了建材的買賣。
  他老大的建材生意越來越火,有了錢自然好辦事,他的老大通過關系跟朝廷里面的大官連上線,狼覃曾經問過他的大哥,那大官到底有多么大,他的老大一笑,不能說,說出來一個是你們不信,第二嚇死你們啊!
  這讓狼覃充滿了幻想,大哥說朝廷的大官跟他們有聯系,而他大哥暗中走私毒品,這也就是說朝廷的官員在販毒!天下烏鴉都他媽一樣黑啊!他們的是黑色的,而朝廷的某些大官們他媽也是黑色的,都是黑黑。
  狼覃很喜歡叫他們道上的朋友黑黑,因為這樣讓他感覺親切,當然他叫別人黑黑的同時人家也稱呼他為黑黑,所以狼覃的外號就成了黑黑。狼覃長得不黑,他一身腱子肉都是古銅色的,胸前兩塊胸大肌,四塊腹肌,這一脫衣服就跟練健美的似的。
  他的長相很像《水滸傳》上的阮小七,那份強壯也極其類似,就因為他的身體好,被他老大的妹子看中,于是他就順利成章的進入了他們老大的核心組織。
  他們這個組織分工明確,連他媽出去砍人都要穿一色的黑衣制服,這春秋就是一身黑西服白襯衣,夏天則是黑T恤,黑色短褲,還有一架黑墨鏡,這他媽出去砍人也都要穿制服的想法讓狼覃對他們老大無比的崇拜。
  他的馬子說過,他跟她大哥沒得比,她大哥不但能打,還有腦子,而狼覃則是太沖動,很多時候意氣用事,對于他馬子的話他雖然口上從沒承認過,但是內心卻是很嘆服。
  他的馬子跟他的大舅子一樣,有心計,頭腦縝密屬于那種冷靜理智的人,不過砍人這事兒他媽就是靠人多、體力好、刀法好,那些光會說不會做的人末世前太多了,他見了數不清眼高手低的裝比貨了。
  曾經他在網上開qq聊天的時候被一個裝作國安局的網友警告過,對方說你他媽說話注意點,不要臟字太多,道上的了不起,老子他媽砍死你啊!這讓諢名黑黑的狼覃一下子就笑了,他跟對方說下午15:00*市廣場見,不見不散。
  對方讓他多叫點人,狼覃問為什么?對方說好給他收拾。這讓狼覃變得憤怒起來,他從臥室的床鋪下抽出他的一米多長的砍刀,用報紙包了揣在旅行包里面,等著下午跟對方砍架。
  一開始他也很怕,對方說他是國安局的,會不會陰他帶一幫子警察去抓他,這種想法讓他跟他的老大通了電話,他老大一聽,他媽,反了狗日的了,你他媽去砍就行,行不行?要不要我喊他們局長一起去?
  狼覃不想把事情鬧大,只是說讓幾個兄弟跟著吧,先跟上面打好招呼,別捅了大簍子。
  下午三點狼覃如約而至的抵達了某市廣場,你還別說對方真的帶著幾個人去了,但是肯定不是什么國安局,你看他們那些瘦骨嶙峋的樣子一看就是些網癮青年,看到狼覃拎著包過去,那幾個人猶豫了一下便迎了上來。
  “你他媽誰啊?你就是那個黑黑?”一個帶著棒球帽握著一根鋼管的HOP-HIP青年沖著狼覃大喊起來。
  狼覃定睛看了這個營養不良的青年一眼,你看他眼圈黑黑的,頭發亂七八糟,胡子也不刮,耳朵上還有兩個耳環一看就是典型熬夜宅男的必備形象。
  于是狼覃有些揶揄的朝對方揚臉吆喝道:“你就是老子我最大嗎?”
  “乖,再給你爹叫一聲!哈哈哈”那個棒球男聽后轉臉向后面大笑道,他身后幾個瘦弱的網癮青年立刻開始起哄。
  “你他媽有種!你這樣的是國安局的?”狼覃用手指點著那個棒球男吼道。
  “老子不是國安局又怎么了?你他媽這樣的還裝什么大學生,不是北大研究生嗎?可笑。”棒球男聽后立刻反唇相譏。
  “你信不信老大揍扁你?嗯!”狼覃聽后便往前邁了一步。
  那個棒球男嚇得往后退了一步,但是他看了看周圍幾個朋友后又沖著狼覃喊道:“你他媽想打架是不是?老子人多!”
  狼覃聽后仰天大笑:“哈哈哈,你們這幾個雜碎,老子打你們七八個沒問題啊!”
  “你說的!兄弟們,上!”那個棒球男朝周圍打了聲招呼,傍邊的幾個網癮男子紛紛拿著手里的棍棒圍了上來。
  狼覃一見先是當胸一腳把那個棒球男跺倒在地,讓后把那包掄了起來,圍上來的幾個男子見狀紛紛退縮,一時間狼覃輪著包那一只腳便踏在棒球男的胸前。
  “小子,尼瑪是不是沒死過阿?”
  “你們他媽看什么?上啊!啊”棒球男躺在地上大喊,他話剛喊出去,狼覃一腳就跺在他的嘴上,這一下棒球男滿嘴都是血,牙齒掉了七八顆,疼的那廝在地上捂著臉鬼哭狼嚎的。
  旁邊幾個人見狀紛紛輪著手中的棍棒上來打狼覃,狼覃先是一包打在一個人的身上,那人立刻渾身是血,這刀口面正輪在那人身上那能好嗎?幸虧帶著包,不然那人非完蛋不可。
  狼覃一低頭躲過一個人橫掃來的棒子,他的一拳打在對方的小腹上,那人立刻痛苦的捂著肚子跪了下去,狼覃一把采住他的長頭發拉著他一下子撞到廣場一側的樹上,這一下那人滿頭是血的暈了過去。
  剩下那兩個人本來還要上來,卻被狼覃大吼一聲,嚇得扔下棍棒也不管地下那幾個人,連滾帶爬的逃走了。
  狼覃見狀冷笑了一聲,一伸手采著頭發把地上那個棒球男拎了起來,現在棒球男頭上的帽子早就不知道“旅行”到哪里去了,至于是不是來個全壘打這就不得而知了,反正是不見了。
  他的臉上全都是血,那嘴已經不成樣子了,滿嘴流血,嘴角人中全都開了裂,狼覃卻是不管,拎著對方的頭發挆他的臉:“小子唉!你他媽記住,沒事別跟人家裝黑社會砍人!現在知道什么叫砍人了吧?嗯?!”
  他兇橫的發出了一個鼻音,那個滿臉分不清是淚是鼻涕的棒球男哭著含糊不清的說道:“大哥,我國了。”
  “你他媽,還國,裝什么裝啊!”狼覃見對方嘴硬猛地撕著他的頭發往下按。
  “我國了,不敢了!啊,真不敢了!阿,大哥!”那人痛苦的哭著喊道。
  狼覃這時才明白,原來對方已經發不過那個錯字來了,于是他用手摑了對方兩個耳光,對他說道:“下次別隨便裝黑社會,懂嗎?滾!”
  那個人如獲大赦,連滾帶爬的向人群外圍跑去,其它的兩個人也互相攙扶著一邊哭一邊往外圍走去。
  而狼覃這時才發現周圍已經聚集了很多的老百姓,這讓狼覃不由得嘆服,國人圍觀功夫果然是一流的。你讓他們站出來,估計一個都沒敢出來的,當年日軍侵華的時候估計國人也是這種態度,不然島國人怎么會輕而易舉的打下大半個中國哪!
  “老大,在想什么哪?胡一道他們已經派出間諜去了,不過我覺得我們還是等大霧停了以后再走吧,不然只能繞圈子啊!”胡蔡望著不知道在想什么的狼覃說道。
  “哦,我那個,我剛才在想古人云:出其不意,兵貴神速來著。”狼覃忽的聽到胡蔡對自己講話,不由得掩飾著說道。
  “老大,這個天可不能兵貴神速,而且出其不意貌似是跟攻其不備連在一起的吧?”胡蔡知道他的老大是個“研究生”,就他娘的這樣的還研究生哪?不過性.學研究生還真不好說。人家出了泡馬子就是洗桑拿,要不再KTV半夜跟妹子吼到天明的就是他們這種人了。
  其實這也不怪他,人家是看場子出身嘛!他不明白張君寶怎么看上這塊貨讓他作指揮,就是因為他很能打嗎?要知道能打固然是好事,但是頭腦才是致勝的法寶,讓他這樣的謀略性人才聽一個大老粗指揮,這讓身為大學教授的胡蔡心里一百萬個不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