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1-23)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1-23)      第三章少女喪尸(01-23)     

末世橫行61 (切他小JJ)

鏡頭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見,沒開?等等,好像不是,聽見聲音了。
  “放開我,我剛才才投了推薦票!真***!別拉著我。”
  只見鏡頭一陣晃動,看見了。一張人臉,嗯,都變形了。
  “快把他拉開!他擋住我們鏡頭了!”這人后面傳來一陣憤怒的喊聲。
  “***!我叫你搶鏡頭!我叫你搶鏡頭!”貼在鏡頭上的人臉不停地震動著,貌似被打了幾拳。
  “靠,你妹妹的!我才投了票,你們不能這么對我!”那人的大嘴在鏡頭上不停地蠕動著,看上去跟二師兄的嘴有那么一拼。那張變形的人臉被拉開了。哦,這不是張飛揚嘛!兩個士兵拼命的拉著他往后拖,張飛揚卻是拼命的往這邊靠。只見的他的臉時近時遠,左右搖擺的。最后賈年君惱了,搶他的戲他能不惱嗎?人家才想混個臉熟,就被人搗亂。于是親自上去和兩個士兵把張飛揚拖了回來,將他按在審訊室的椅子上。
  “張飛揚,你老實點!快說,為什么叛亂?同黨還有誰?”賈年君現在還是很惱,張飛揚這廝太不要臉了!今天一上午了,即不配合審訊又搶鏡頭的,最后還用投票來威脅他!他能不生氣嗎?
  張飛揚卻沒看他,心想這個狗東西忘了當初槍斃他了!現在威風起來了?真是狗仗人勢!哼哼哼,他心里不痛快,把手一伸冷冷的說:“來根煙!”賈年君看了他一眼,向傍邊的士兵點了點頭,于是一個士兵給張飛揚一根云煙,又給他點上,屋里香煙裊裊升起。賈年君頓時覺得口癮上來了,自己也點了一根。
  “艸!老子以前最差也是軟中華!現在他娘的斷了頓了。”張飛揚又狠狠的抽了一口。
  “張飛揚!桌子上都是你的資料和其他人的筆供,你到底是什么人?你怎么會有島**方的聯系密碼?快說!”賈年君看了張飛揚一眼冷冷的說道。
  “嘿嘿,老子還有美國英國的哪!你怎么不問?艸!”張飛揚笑著反問道。
  “誰是同黨?”賈年君厲聲喝道。
  “你是啊!我好不容易栽培的你,你忘了?哦,還有你們王師長也是我的同黨!嘿嘿!”張飛揚一臉的無賴相,就是那個什么來著?哦,滾刀肉!砍不斷連著筋的,嚼起來很過癮,筋頭八腦的,很有嚼頭!賈年君心里暗自嘆息了一聲,這個張飛揚卻是個硬骨頭!他們今天上午什么方法都試過了:包括心理戰,威逼利誘,好言相勸,嚴刑逼供……沒用,對他統統沒用。賈年君很無奈,不時的想起了拷問的方法……
  師長辦公室,兩個四十左右的男人并肩站在窗戶旁邊,其中一個軍官模樣的人給一個滿臉刀疤的男人點上了一支煙,他自己也點了一根,只見兩人說個不停,很是親密。
  這個師長辦公室大概20平并不是很大,但里面卻收拾的極為干凈,有種古香古色的感覺。典型的中國古樸風格!一側墻上掛著一副對聯,中間是一幅翠竹潑墨畫。仔細望去,那對聯上聯是:“為天地生春,撫長存終古綠”;下聯是:“與松梅作伴,潔身共避寒心”。讓人看上去越發顯得這個師長辦公室清幽!仿佛更像個文人的書房。旁邊書櫥里有不少的書:孫子兵法,策論,兵法三十六計什么的一大堆。往下看,還有些毛.主席文選,馬克思基本原理概述,鄧老理論等等著作……
  “鴻維啊!這次沒你我就完了!”一個首長模樣的人吸了一口煙,轉頭望了望還在注視著遠方的刀疤。
  “老王,你完不了,你***還欠我500萬哪!你個老東西想逃債?我告訴你門都沒有!”刀疤望著遠方一聽王建橋竟是這話,不由一笑,下意識的又咂了口煙。
  王師長聽后也是一笑:“去你娘的!那次在你的賭場輸的,算逑?你小子使壞陰我!”
  刀疤一聽也笑了,卻是推了王師長膀子一把,用夾著煙的手點了點王師長:“去你MD!忘了誰輸的要當褲子了!老子叫你別賭了,是你自己非要賭的吧?”這話刀疤的確說過,他也記得很清楚。
  當時刀疤和賈年君都勸他別賭了,他紅了眼一腳就把賈年君跺倒在地,還要當褲子當手表什么的。刀疤卻是不要,借給了他500萬,他記得清清的!刀疤這人中交!給他豁免了另外500萬,本來他輸了1000萬,刀疤一笑給他去了500萬。當時感激的王建橋差點和刀疤拜把子,回想起那時的情景來二人都是相視一笑。
  有種東西較心照不宣!這個世界上有幾種人最鐵:一起同過窗的;一起扛過槍的;一起嫖過娼的;一起分過贓的。是謂之人生四鐵。而刀疤和王建橋是那種分過臟和嫖過娼的那種,王建橋記得他和刀疤有一次在外地洗浴中心被當地派出所……呵呵,那可是真鐵啊!回想起往事來,王建橋不由得感嘆,這世事難料啊,誰成像發生了生化病毒這擋子濫事!不然他還是做他的太平師長,天天喝著小酒吃著小肉的多滋潤啊!唉,想到這他又看了看天都快中午了,于是高喊:“警衛員!”
  “到!首長有什么指示?”一個警衛員聽到里面呼喊,立馬進屋敬禮。
  “通知廚房,做上三桌子好菜。今天營級以上除了值班以外軍官全來吃!明白了嗎?”王建橋瞇著眼吐了口煙說道。
  “明白!首長!”警衛員高聲答道。
  “去吧!”王建橋抬手揮了一下。
  “是!”警衛員有敬了個禮轉身就出去了,隨手帶門。
  刀疤看著一幕什么都沒說,卻是會心的笑了……
  世事難料啊!的確!王師長心里想的這句話這好用在李治他們身上。李治他們想從空地上面打通防空洞通道,想法很好,但那可不是你想打通就能打通的。這個防空洞離地面100多米深,你想想就行了,而且李治他們又沒有鉆井,就是些地鉆,電鉆什么的,挖起來坑來是行,但要是挖通隧道那可費事了。
  這不,一早上了,才挖了幾十米深。但大家都沒埋怨李治,為什么都知道這個辦法可行,雖然慢一些但不用死人。誰愿意去死啊!所以都在空地上的幾間平房內忙碌著。這時李治正跟著黨市長在查看百姓的安居工作。這些房子都沒有暖氣,也沒有電,還沒有自來水,幸虧這里有口井還有水塔,大家就是靠他生火做飯的。
  這里的食品消耗的很快,市長是憂心不已,他深深知道不種地,光靠吃那些超市的壓縮和密封產品是不行的,不但營養跟不上而且很快就會耗光。這不今天他又下來視察了,他在想辦法解決這些問題。李治這兩天聽黨市長的其他秘書說過了,自己也是暗暗計較著。現在他就是想盡快轉移到山上,山上安全,還有果樹什么的,也可以在一些緩坡種地。他知道在這個工事里呆不長,但怎么能把這些人一起轉移走卻是個難題!他們沒那多車輛,這里能開的車加起來也沒40輛,而這里有2500多人,還有些傷員病人老人和孩子,怎么走?他也是憂心不已,沒有車這些人出去就是送死。
  他現在只能先把防空洞這塊先弄好,這樣他們才能避過大規模喪尸群首輪攻擊。李治邊想便跟在黨市長后面,這兩天他發現黨市長真的是個好官,很多時候都是在為老百姓著想,比如有人給他一些營養品,他也收了,晚上卻是讓李治他們給這里的老人孩子送過去。這讓李治感動的熱淚盈眶的,黨市長吃的和老百姓是一樣的供應糧。當別人都睡了的時候,他還點著酒精燈在寫文件和看報告……
  “李~秘~書!咯咯咯!你在干什么哪?”突然一棵大樹旁冒出個一身夏奈爾的小姑娘來,大概十五六歲模樣。她身體大部分都藏在樹后,只露出頭和上半身來,瞇著眼沖李治招手。市長看罷一笑,這個小姑娘很討人喜歡,就像自己那個小外甥女一樣,非常迷人。經過這些天市長都習慣了,現在誰還在乎以前那些講究,于是對李治一笑:“去吧,小伙子!有姑娘來找你了!”
  李治本來有些尷尬,這些天他竟成黨市長身邊官員調笑和嫉妒的對象了。莫嫣然經常市長辦公室來找李治,弄得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一家人是既喜歡又嫉妒的,李治不但有本事,而且市長和那些個大官都喜歡他,這很多重要計劃都是他參與制定的。他的細致和創造跳躍性思維讓他們驚詫不已。現在工事出口前設了鹿角,四周的環形墻前都設了陷阱,墻根邊也設了地刺,他還要求在一些樓頂安排狙擊手值班。
  他這些建議牛宏亮以前又想到過的,也有沒想過的。這讓他很吃驚,他沒想到李治從沒學過軍事,怎么會有這些專業知識。于是他問李治跟誰學的,答案讓他郁悶了好幾天:剛才隨機想的!我艸,真TM不知道是裝啊?還是個天才。不管怎么樣,這些建議全部通過。為了安全,誰也不是傻子!都知道多層設施多層防護也就是多些安全啊。
  “嫣然,你怎么來了?”李治看著在自己眼前不停閃動的女孩兒,她在李治面前轉了好幾個圈,一下子撲到李治的懷里,抬著頭沖李治嬌笑著拱鼻子吐舌頭的,弄得李治心花怒放的。這……這……妮子……真是……迷人啊!真會撒嬌!撒嬌撒的還真好看,不由的抱著莫嫣然呆在那了……
  鏡頭一模糊,只見遠處樹后面一個粉色皮衣粉白色毛茸領子皮衣小皮裙的女孩兒卻清晰了起來!她看著李治和莫嫣然抱在一起,莫嫣然沖李治撒嬌,氣的手一下子拍在樹上,咳嗦了好幾聲。她捂了一下自己的胸口,一頭劉海兒隨風擺動著,這時她的畫面模糊了。而李治和莫嫣然的鏡頭卻又清晰了!李治聽到遠處有人咳嗦抬頭望去,是劉蕓!劉蕓此刻鏡頭又清晰了,她用哀怨的眼神狠狠碗了李治一眼,一轉身就跑了。
  “劉蕓!”李治不由得伸出手來!莫嫣然的鏡頭又清晰了!她癡癡的望著李治,眼中流出眼淚了……然后這些人畫面全都模糊了……對面一個扎著馬尾辮的女孩兒鏡頭卻是很清晰了,鏡頭對準了這個十五六歲脖子圍著白圍巾的可愛丫頭,她搓著雙手,不停的向自己的小手呵著熱氣,注視著對面的畫面……
  此時W市第*軍軍部食堂內……
  “我艸,那個***張飛揚就是不招!怎么辦啊?”賈年君和一個團長喝了一個。
  “你***真笨!用刀子捅他菊花!”矯健聽到著夾了口菜,調笑著賈年君。
  “去你娘的!猴子,你TM的全些損招,根本不管用的。”賈年君聽后就是一皺眉。
  “老虎凳。”矯健壞笑著說起了方法。
  “辣椒水。”
  “切他小**!”
  “不行的不行的!”賈年君頭搖得根撥浪鼓似的,這些他大部分都用了,就是除了切**沒用了。小青島聽罷一笑,用筷子一指吳江,“他有辦法!”
  賈年君看了一眼正在和師長還有刀疤喝著酒的吳江,頓時滿腹疑惑的問:“真的?”
  “哪還有假?他不行的話你切我**!”小青島笑著對賈年君說道。
  “好,說話算數的!”賈年君立馬端起一杯子酒,就去了吳江那里。只見二人說個不停,賈年君不斷的向吳江解釋著,吳江也跟他說個不停,最后賈年君笑得很開心,連和吳江喝了三個。這一下刀疤和王師長好像不高興了,他們一把就把賈年君拽了過去,一個師長一個老大一塊灌起了賈年君……你還別說這小子真能喝。
  五天以后,師長辦公室。刀疤正在和王師長聊天,馬.眼,小青島,矯健和幾個團長都在,不知在說些什么。只見門一下子開了,賈年君興奮的邊跑邊喊:“我艸***!這小子全招了!哈哈哈哈,吳江真他娘的神了!”
  十五分鐘后“他怎么和你說的!你怎么弄得……”矯健等人疑惑的問道。
  “哦,我就是照他說的,什么都不讓張飛揚干別的,天天給他放李亞鵬版的《笑傲江湖》,每天從早一直放到晚!”賈年君看了看眾人笑著說道。
  “我艸夠狠!那孫子招了?”矯健倒吸了一口冷氣。
  “一開始沒,那孫子前天吐了!昨天大小便失禁,今天全招了!”賈年君起來眉飛色舞的。
  “我艸!這小子真陰險啊!”矯健不由的嘆道。
  “這也算老大口中的智將?”小青島許久才說出話來。
  “應該算吧!”矯健不由得嘆道。
  流星下周除新人榜,希望大大們收藏便于閱讀,謝謝大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