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8-07)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8-07)      第三章少女喪尸(08-07)     

末世橫行615 你爹從來不玩益智類游戲

今天的大霧非常大,以致于中午大霧還是沒有消散,而離開了大部隊的胡一道帶著五千敏捷性喪尸一路搜索著朝龍巖市移動,不過這種天氣就像是走夜路,經常轉來轉去的,有時候走了一頓子發現居然又回到原處了。
  這種轉迷宮的情況在他們出了大山才得到了改善,現在雖然還是大霧,但是能見度相對早上來說要高的多,能見度提高之后,他們行動起來也不再像瞎子,至少比早上好多了。
  不過說起今天上午轉迷宮起來,胡一道就哭笑不得,怎么這樣說哪?
  胡一道從小玩游戲最怕的就是迷宮,誰成想今天人家就碰到了大霧,這一下讓胡一道頓時就二比了不少,這他娘的搞毛啊?不知道你爹從來不玩益智類游戲啊!
  他娘的當年玩仙劍四那迷宮搞得吐了半管子血,今天居然碰上“強項”了。
  這讓胡一道有些哭笑不得,尼瑪哪壺不開提哪壺是吧?好,夠狠!你爹陪你玩。
  胡一道一開始親自帶隊,當年你爹玩游戲不行,現在親自轉來個真人版轉迷宮,你爹應該不那么悲催吧?
  于是胡一道帶領手下冒著大霧開始了傳說中的跋山涉水啊,穿山越嶺,在轉了文鶑無數的大樹之后,胡一道猛地發現,耶,你爹我怎么又回來了。
  胡一道怎么知道自己又回來了哪?這是因為他在出發的時候長了一個心眼,人家在一顆大樹上面做了記號,上面寫了“你爹胡一道到此一游!”,這不是溜達一圈回來見那顆樹上面赫然刻著“你爹胡一道到此一游”的字樣,他自然知道自己做了一頓無用功。
  這樣一來胡一道自然不服氣,你爹還就不信了,老子特馬就不信老子轉不出這山去,盡管了老子玩迷宮游戲不行,但那畢竟是游戲,這一次老子來真人版的就不信轉不出去,于是胡一道帶著他的“神風突擊隊”圍著山前山后的又逛了一圈。
  當他再次看到“你爹胡一道到此一游”的時候,他一下子意識到就特馬就是命啊!命不好這個沒辦法,想當年仙劍四那水上迷宮他轉了好幾個星期,特馬一天轉八次阿!
  尼瑪這需要多么大的精神跟毅力啊!
  但是當他十歲的小表弟一次性過關的時候,胡一道他媽一下子認識到這就是命,這就是人生。
  有的人玩游戲通關一輩子都過不了,而有的騷男人家很輕松一次性過關,這就是區別!
  胡一道在想明白之后,隨便選了一只敏捷性喪尸帶路,嘿,你還別說,他媽一次性過了,居然出了大山,這讓胡一道仰天嚎叫了半個小時。
  這不是胡一道現在就讓那個帶路的“王二小”引領著他們前進,你還別說,敏捷性喪尸他媽直覺就是好使阿!
  這讓胡一道突然想起如果帶著一只喪尸藏獒的話,也許現在早就到了龍巖市了。
  胡一道他們不是沒有地圖,人家每人都有一本福建省旅游地圖,這上面標的也很詳細,可是,當你真的進入大山而且又遇到這種鬼見愁的大霧的話,你他媽就是有GPS也白搭,為啥?你先看有木有信號再說吧。
  胡一道現在已經對地圖失去信心了,這他媽東西南北他都分不清,你讓他怎么找那天殺的平月山,要知道平月山他們就是些屬耗子,這些玩意兒打仗不中用,他娘的鉆山越嶺倒是些好手,害得他們從廣東追到廣西,又從廣西追到江西,這好,特馬來福建了。
  胡一道曾經懷疑他們是不是要走遍中國才能抓住平月山那廝,這他媽好幾個省了,是不是非要走遍中國每一寸土地才能抓住你們這些不要臉的騷貨啊!
  要知道他們不害怕打仗,因為跟平月山的部隊打他們從沒有敗過,這也讓胡一道他們認為平月山軍中無大將!以致于現在胡一道帶著五千敏捷性喪尸就敢趁大霧追殺平月山。
  有道是驕兵必敗,這話有沒有過時哪?接著往下看。
  血刃今天起的也很早,他在梳洗之后就到外圍溜達了一圈,畢竟龍巖市外圍現在由他來防守,這個既然負責就不能太大意,是不是?所以一大早他就出去溜達了一圈,之后便回營地吃飯。
  血刃在那一天救龍醒兒的時候,忽然發現那個被精鋼鎖鏈鎖住的那個女孩兒特別地美麗,盡管這個女孩兒不如羽見時光,但是很多地方是羽見時光所不具備的,她至少比羽見時光熱情,比她開朗,比她寬容,更重要的是她貌似對自己也有好感。
  而羽見時光現在感覺離得自己越來越遠,是的,她跟李治走的太近了,這讓曾經發誓要娶她的血刃感到了迷茫。
  那雙迷人的大眼睛再也不會靈動的望向自己,也不再怨恨的凝視著自己的臉龐,她越淡然血刃越害怕,要知道一個女孩兒愛你也罷,恨你也好,這說明她心中有你;當她對你不聞不問,不再關心你的時候,這說明你對她已經不再重要了。
  血刃感覺心冷極了,盡管他的心一直都沒熱過,但他依然對那個一瞪眼眼睛就溜圓的女孩兒充滿了愛意,而她心中始終沒有自己,是的,從一開始就是。
  血刃望著桌子上說不出名字的中國菜有些發呆,他不明白中國人是用什么辦法做出眼前如此美味的菜肴,正如他不明白為什么羽見時光心中只有李治而沒有自己,難道是因為自己殺過她的父母,還是因為自己的那份兒冷酷?他想不明白。
  這一生他想不明白的事情并不多,要知道他們雇傭兵頭腦跟殺人的技巧一樣的重要,現在的雇傭兵已經不是那種直靠身體就能獲勝的了,他們更重要的是具備優秀的頭腦,想一些專業技巧跟一些必備的邏輯思維才是他們獲勝的關鍵,現在是一個知識的時代,同樣雇傭兵也必將具備豐富的知識,他們的培訓有些類似于特工,但也不完全想同。
  殺一個人,可以不需要任何理由,但是必須具備一定的技巧,他們很多時候需要幫助一些政府武裝或者反政.府武裝作戰,這些戰術性的知識必須要了解充分才行。
  比如他們在利比亞戰爭中就是他們這些雇傭兵支招對方才得以攻下對方的堅城,如果他們沒有一定的軍事知識,他們也會跟那些反.政府武裝一樣的面對堅城束手無策的。
  血刃今天一整天都有些發怔,就像外面的大霧天氣一樣的,一直不停。他有時很喜歡那種發呆的感覺,沒人來打擾他,有時他能呆大半天,那種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看,耳邊只有空氣流動的聲音讓他感覺到一片的空靈,這種超凡脫俗的感覺有時讓他覺得自己已經脫離了這個世界,他甚至需要動幾下手指來確認自己是否還活著。
  因為那種脫離肉體的感覺讓他感覺到恐怖,這就跟晚上睡覺壓倒神經一樣,那種脫離自己身體連喊都喊不出的感覺真的讓人很恐怖,必須用盡自己全身的力氣才能掙脫那種恐怖的狀態,血刃已經遇到這種情況十好幾次了。
  記得第一次是血刃十多歲的時候,那一次他真的慌了,在黑夜里,他甚至看到自己已經脫離了自己的身體,那種離開身體漂浮在空中的感覺,他一輩子都忘不掉!
  他急得喊他的父母,但是怎么都說不出話來,那種像啞巴的感覺讓他身上的血一下子都凝固了,他能看得見隔壁房間睡著的父母,但是怎么也說不出話來。那一次他真的慌了,無論他怎么努力都擺脫不了那種狀態,這讓他曾一度認為自己已經死了。
  但是他不想死,是的,他才十多歲怎么能死哪?于是他用盡全力,猛地發現他自己又能動了,于是他嚇得起床不敢睡覺了,把臥室的燈打開,甚至去喊隔壁房間的父母,他的父母在聽到他血淚控訴之后,都笑了起來,他們告訴他那是他壓倒的身體里面的血管了,這讓當時年少的血刃將信將疑,之后也就忘了,直到再遇到類似的事情他才回想到以前的事情。
  血刃正在這里發著愣,只見門外噌的一下蹦進一個敏捷性喪尸來,看著那敏捷性喪尸一身是血的樣子,血刃心里咯噔一下,外圍讓人家突擊了。
  血刃猜得沒錯,他的部隊讓亂闖亂撞的胡一道碰了個正著,胡一道大霧之中跟在那只敏捷性喪尸一路朝東而來,他現在分不清東南西北,只知道選出來的“旺才”肯定好使,這敏捷性喪尸他媽就跟那牧羊犬似的,那可是狗鼻子啊!
  別看自己轉迷宮十圈八圈的出不去,但是自己的手下行啊!自己的手下行,他媽自己就行,是不是?所以人家自然而然就行!
  可見打仗不中用沒關系,只要有幫好手下,這他娘的也一樣行!這不,人家胡一道這個迷宮盲現在不也耀武揚威的在血刃軍中沖來沖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