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8-03)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8-03)      第三章少女喪尸(08-03)     

末世橫行618 大頭大頭下雨不愁

胡一道沒想到血刃如此的厲害,現在他就跟喝了兩斤白酒似的,感覺渾身有氣無力的,那種頭重腳輕的感覺讓他很不爽,他很久沒有這種感覺了,貌似上一次是跟張君寶在江西喝多了,才如此的搖搖晃晃,而能打仗打成如此樣子,他胡一道還是頭一次。
  以前張君寶說過他們這些人不中用,打仗就是些渣,他們之所以這么厲害就是靠了他張君寶一人而已。當時胡一道還很不服,像平月山這些垃圾一樣生化將軍,他一樣能打得過。
  他見張君寶跟平月山單挑,平月山打不了四十個照面就敗,然后他就意味平月山跟他也打不了四十個回合,是啊,你看對方是跟誰打!平月山藏鋒打不過張君寶,但是打你胡一道是沒問題!這不他今天跟血刃一交手,就知道血刃厲害了!
  什么叫大將,大將這個名號不是自己封的,不是你哪一天一高興,自己就成大將軍了,那可是打出來的!是用無數敵人的生命換來的,他胡一道光以為打楊不凡很簡單,追擊于娜的敗兵殺的很爽,但是你沒跟敵人的主將對過陣,最好不要說拿著敵人偏將的實力來估計敵人的主將。
  是,張君寶笑話平月山不中用,狼覃笑話平月山打不過他,但這不證明你胡一道就能打得過平月山,你打得過楊不凡,打得過于娜,但是你不一定能打得過藏鋒,不一定能打得過平月山。
  而胡一道到現在還沒意識到這個錯誤,人家現在就是知道血刃厲害了,還在悔恨遇到的不是平月山,殊不知要是你遇到了平月山,現在對方早就砍死你了。
  你們追擊對方那么慘,對方才不會手下留情哪,現在血刃是佩服胡一道是條漢子才沒有殺他,這要是換成胡一道夢寐以求的平月山,對方早拿著殺豬刀在他身上三刀六洞了。
  “你走吧?老子今天不殺你,帶著你的人,滾!”血刃冷冰冰沖著拿著一把禿尾巴刀晃晃悠悠向自己而來的胡一道說道。
  胡一道聽后一愣,他站在那里想了一會兒,居然一轉身帶著他剩下的旺才們朝著西面撤去,血刃冷眼看著消失在迷霧中的胡一道嘆道:“又一個有骨氣的中國人,要是當年中國人全都這樣,我們哪里敢欺負中國阿!”
  狼覃在下午的時候帶著胡蔡等人一路趕到了張大頭的駐地,這在山里面轉了左三圈右三圈的費了一天時間才來到先鋒胡一道駐地,這讓狼覃一個勁的感嘆自己進了迷霧森林。
  狼覃嘆了半天氣,才猛地發現迎接自己居然不是先鋒胡一道,居然是個被稱作“人參娃娃”的張大頭!張大頭這廝那頭不是一般地大,這貨就是傳說中的下雨不愁的那貨!這他娘的出門忘了帶傘也沒問題,那腦袋能保證脖子以下的身體免遭雨淋之苦!
  他們這些壞貨們曾經研究過,如果這出門下雨的小朋友找不到避雨的地方,那么可以躲到傳說中大頭娃娃,張大頭的腦袋下,絕對保證你像帶了尿不濕一樣,那個實惠只有用過的人才懂!
  張大頭這廝很有一定的研究頭,他的媽媽一定不會為他擔心,狼覃曾經一度懷疑這貨就是動畫片上面的穿著屁簾的人參娃娃,那張充滿了稚氣的臉,能讓你懷疑他是不是只有八歲!
  都說人長得年青了好,但是如果有一個比都二十好幾了,還長著一副嘴角帶著胡子的娃娃臉,那頭跟冬瓜似的一樣大,你見了有何感想?狼覃也曾設想過,如果把張大頭的頭發跟眉毛再剃了去的,這貨看起來像啥?是不是?
  所以就是說嘛,這人一定要有想象力,只要你想象力豐富了,那給人家其外號就不用愁了,想當年狼覃班上四十八個人,他連班主任在內都給起了外號!什么李得基啊,金利來,天開眼之類的都是他起的。當然他們班里的女生從狗尾巴花,到狗尾巴草的都是狼覃這貨給人家起的,害得山里紅誰的放了學在路上堵著他,非讓他請客不行。
  狼覃對女孩兒一向是沒什么辦法的,一度他曾向好友,外號靠你妹的狠人求教過,他的好友靠你妹跟他說與女孩兒相處其實跟男孩兒相處差不多,把她們當男孩兒待就行,也就是當哥們兒來對待就行。
  狼覃一開始很懷疑他的好友靠你妹的話,但是他在如此對待過之后,發現還就是那么回事,你越把對方當女孩兒對待對方越別扭,其結果連說話都困難;相反,你把對方當男孩兒看,結果還相當的好!盡管有時候對方有些奇怪,但大體上都差不多。這讓狼覃曾經一度有好幾個女朋友!
  別看狼覃長得不怎么樣,但是狼覃那一身腱子肉是吧?體力好就是有妹子喜歡,再之后狼覃加入黑社會,人家也是深受妹子喜歡,人家在網上的為網名都叫懷中把妹殺!多么牛比的名字啊!
  人家這個道上的大哥冒充其研究上也是唬的那些妹子一愣一愣的,盡管有時候遭到質疑,但是那些質疑他的妹子不是些人妖就是些丑女的,他這個大哥一向是深的妹子喜歡的。
  他大哥的妹子外號小蝴蝶都被他搞到手了,體力好這個沒辦法,前面說過體力好了不是大哥惦記就是妹子惦記了,要知道妹子喜歡體力好的男生跟喜歡相貌好的男生那是一樣一樣一樣的!
  人,他媽只要有一件特別地,就會引人注目,對不對?而他狼覃不但體力好,他還能砍人,能抗,這一點就深的大哥的喜歡啊!能替大哥扛,打架還特別能打,這哪個大哥不喜歡?
  這就跟他跟妹子在一起,時間長、耐力久、花樣多一樣的受歡迎,不要以為女孩兒只喜歡能說的,他娘的能做的,妹子一樣喜歡的!都是一種感覺,只要你讓對方爽,對方肯定喜歡你!
  這個狼覃覺得吧,以他的人生經歷來說,這伺候好妹子跟伺候好大哥一樣,都有回報的,所以人家在對待這倆樣的時候特別地賣力!
  笑什么笑?不許笑,你當官的不是也要孝敬好上面的官嗎?難道不是嗎?這其實都一樣,自己先看看自己再笑話別人。
  “大哥,胡一道出擊了。”張大頭見狼覃拉的老長,盯著自己一直打量也不說話,稍微一想,已是知道大哥對自己不滿意了,嚇得他哆里哆嗦的說道。
  “他什么時候出擊的?這樣的天氣誰他媽讓他出擊的?”狼覃忽然被張大頭的話打斷大腦還有點發蒙,他見張大頭哆哆嗦嗦的就是一陣生氣,這個張大頭一問話就哆嗦他媽什么毛病啊?
  “早上。”張大頭拭了拭自己出了汗的額頭說道。
  “早上?這他媽都快晚上,狗日的是不是出去旅游去了?”狼覃聽后差點氣得沒笑出聲來,現在都什么時候了還沒回來,這讓他心里有些預感到不好。
  “老大,我們是不是派人出去找一找?”胡蔡在一邊聽著狼覃指責張大頭,心中不由得說道不是你讓他們出擊的嗎?要是今天你不發這神經不就沒事了嗎?但是對方是主將,他這話不能說只是建議性的說道。
  “尼瑪的胡蔡,這種天氣怎么找阿?老子要是派人出去,他媽全都出去旅游去!”狼覃本來一肚皮焦躁,這聽到胡蔡的建議之后就是大怒,頓時朝胡蔡發作了起來。
  “……那怎么辦?”胡蔡聽后就是一陣憋屈,他強壓著心里的怒氣反問狼覃。
  “都他媽原地待命,等胡一道回來!”狼覃聽后貌似有些煩他在胡蔡面前走來走去,想了一會兒說道。
  “大哥,今天不進攻了?”張大頭在一邊訕訕的問道。
  “進尼瑪個頭啊!老子講話你他媽剛才聽什么來著!是不是又要找打?”狼覃兩眼一瞪,眼中的兇光嚇得張大頭一屁股墩到地上。
  “老大,我們還是做好防御準備吧?萬一……”胡蔡聲音里面明顯的有了怒氣。
  “怎么?胡蔡,你他媽不服氣啊?老子告訴你,別他媽在老子面前不服氣!老子可是道上的!”狼覃轉過頭來那兩個瞪得發圓的眼睛盯著胡蔡惡狠狠的吼道。
  “現在的問題不是是不是道上能解決的,萬一胡一道戰敗了,敵人一路追著殺過來怎么辦?”胡蔡抗聲說道。
  “……”狼覃雖然混蛋但是他知道胡蔡說得很對,他們以前跟人打架很多時候都是那些逃回來的兄弟把敵人引來的,所以狼覃聽了胡蔡這話之后不言語了。
  許久,狼覃望著一臉不忿的胡蔡說道:“胡先生,是我錯了,你去安排吧。”
  胡蔡沒再理狼覃卻是一轉身氣哼哼的走了,他最討厭跟這些野蠻人一起帶兵打仗,倒不是這些人粗魯,而是有時候這些人意氣用事不按照常規辦事,這樣很容易中敵人的奸計,這一次幸好狼覃沒犯渾,不然又要熱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