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1-27)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1-27)      第三章少女喪尸(01-27)     

末世橫行620 他媽這兩字是很有深意的

夜晚,霧還是沒有散,正如狼覃所說,今天居然下了一天的大霧。
  夜晚沒有燈那就是漆黑一片,這一點在有霧的天氣里顯得格外的明顯,而黑著眼圈腫著半邊臉的張大頭領著一群瞎子軍在前面一個敏捷性喪尸的帶路下奔著龍巖市而去。
  那只敏捷性喪尸是胡一道手下,今天去過龍巖市郊見過大世面的喪尸,所以跟自己那些沒見過世面的土鱉喪尸們不一樣,他媽去過一趟龍巖市就了不起了,在前面搖搖擺擺的,就跟磕了搖.頭丸似的,小心前面有地雷炸死你啊!
  胡一道那個二比的喪尸跟胡一道一樣的二比,顯擺啥?招搖啥?在自己被老大劈臉跺一腳之后到自己面前還一個勁笑,你他媽傻笑什么啊?你個豬頭臉不要以為老子當先鋒一定完,老子他媽這次沒死回來砍死你啊!
  笑,你他媽笑什么笑?不是稱自己無敵將軍嗎?還他娘的孫鳳迎都打不過你,這次怎么樣差點沒被血刃砍死吧?還他媽在自己面前拽,你他媽拽什么啊?一個手,一個曳連起來念什么?
  連他媽Hreo都不知道讀什么的人還好意思在自己之前賣弄,你賣弄啥?風騷嗎?有本事跟血刃賣弄去,在老子面前賣弄啥子啊!
  張大頭現在越想越生氣,但是他更多的心情卻是害怕,因為對方真的很猛,他面臨的這個敵人很強大,他的名字叫血刃,盡管他們沒交過手,但是這不證明自己就能打得過他,要知道胡一道比自己可是厲害的多,那樣的人都被對方打得像豬頭一樣,自己他媽要是遇到血刃肯定會被對方砍死的!
  張大頭現在那表情就跟死了親娘一樣,一路上都是一副快哭了的表情,人家平常一個跟著大哥混的騷年,今天一家人陰著他上前線送死,人家現在忽然有種當年還不如上釣魚.島插紅旗的想法。
  如果當年在釣魚.島上插紅旗,那被島國人打死,自己他媽也是英雄啊,現在自己帶著喪尸去找平月山他們開片,如果被對方砍死那是活該,沒人會記得自己的,你讓狼覃他們那些人記住自己那是不可能的,他們沒笑話自己就算好的了。
  現在張大頭都能想象自己被砍死之后,那幫子肯定不是吐口水說活該的就是在一邊來一句出來混被人砍死是應該的。張大頭這輩子最大的錯誤就是跟著狼覃他們坐飛機去了成都,你說自己他媽有病啊,沒事去什么成都,現在好,成了人家的馬仔不說,還要跟原先香港那么古惑仔系列片子演的一樣到處砍過來砍過去的。
  自己從小就是一老實孩子,連他媽鄰居家的狗都不敢殺,頂多在別人看不見的時候堵著鄰居牛大媽家雞的嘴綁架它,既然是綁架那自然要吃了,有雞不吃有病啊?人家張大頭可是好孩子,牛大媽家的老母雞人家從來不綁架只綁架一些小公雞、小母雞之類的。
  他還晚上再路上撒圖釘,第二天一早在幸災樂禍的到馬路上Have.a.look一下有多少輛自行車遇難,人家也沒干什么壞事啊!
  哦,給鄰居家的狗剃眉毛這事他干過,不過那都是對方牛大媽家的那只狗太牛導致的,你想,牛太牛都好理解,這狗太牛了還行?自己不能讓那狗日的太得意了,所以他自然而然的給那條黃狗剃了眉毛。
  那黃狗在被剃了眉毛之后,一笑這模樣,算了不說,狗沒有眉毛笑起來大家應該也能想象到,現在關鍵的問題是怎么當好自己這個王二小。
  你說當年王二小他媽怎么教育的他,他怎么就那么大膽,那么有才哪?自己今天要扮演王二小,還他媽是一個要被一群狗日的群毆的王二小。
  王二小他媽其實一直都擔心王二小,這一點不用腦子也能想到,你看自己這么擔心自己的,當時王二小的媽媽能不擔心王二小嗎?
  答案很簡單,那就是王二小他媽一定擔心他兒子,這當媽的如果不但心兒子,那就不是兒子他媽!
  他媽這兩字是很有深意的,原先狼覃說得時候自己還不理解,現在看起來他媽這兩字實在是太有深意了,不知道誰先發明的他媽這兩個字,也不知道是誰先把他媽用在別人身上的,反正他媽這兩個字已經深深的征服自己他媽了。
  張大頭在迷霧中帶著部隊前進著,他不知道還要走多遠的路才能到那個傳說中的龍巖市,現在他覺得自己的腳很沉重,每一步路都很漫長,原先一直嫌時間過得快的張大頭現在忽然覺得時間過得太慢了。
  這是一種煎熬,對,是一種煎熬。無論是路還是時間對現在的張大頭來說都他媽是一種煎熬,要知道人生很多時候就是這樣,你想過得快的時候它偏偏的很慢,你想過得慢時它偏偏過得很快!
  無論快慢對那些事與愿違的人來說就是一種折磨,而這種折磨時時刻刻的都煎熬他們,讓他們感受到時間真的不是什么好東西。
  當你有好事情等待的時候,你的心一般都是期待的,那心情也是愉快的,這樣一來時間自然而然過得就快,而相反你覺得時間過得就慢,那種漫長足可讓人發瘋,現在的張大頭就是這樣。
  張大頭還在埋怨著,忽然前面的部隊忽的一下子停了下來,這讓張大頭心頭一跳,他立刻意識到龍巖市已經到了,于是張大頭立刻下令部隊形成圓形陣型。
  不一會兒他的部隊組成了一個環形陣,他就在那陣的正中央,他的這個圓圈比較小,今天他帶的人也不多,只有八千喪尸。
  本來自己要帶自己的十萬部隊,結果狼覃那狗日的把臉一變,黑著面孔說道:“胡一道那廝五千喪尸就可以戰血刃十萬大軍,你張大頭八千喪尸還頂不住一刻鐘?”
  本來張大頭借口自己帶八千人走了,九萬兩千人那就散了,沒成想傍邊的胡一道說胡蔡是控制性母體,不用說九萬兩千人就是他又九十二萬人胡蔡也能幫他帶好隊,這廝說完之后那狼覃之后就說,對阿,你他媽當誘餌帶那么兵干什么嗎?
  你們聽聽,這叫什么話?這他娘的也叫人話,要知道,是人這話就說不出來,怪不得人家稱呼自己這些人是禽獸軍團,他媽除了自己全他媽禽獸!
  一群禽獸,SHIT!張大頭卻不知道,他們這個禽獸軍團里面的人幾乎人人都跟他想的一樣,那就是除了自己他媽其他人全都是禽獸,沒一個好東西!大家可以從前面胡蔡的想法中得到驗證。
  張大頭又往前走了很多路居然還是沒發現一個敵人,這不僅讓他懷疑前面帶路的那只敏捷性喪尸是不是秀逗了,這他媽干什么?敢情帶著你爹來壓馬路啊?于是他把那只敏捷性喪尸喊過來反復問了很多次,答案都是沒錯,到了,現在正在向東前進。
  這他媽是哪啊?怎么連個鬼都沒見阿?現在張大頭很懷疑胡一道是不是自己從山崖上跌下去摔成那樣的,又派了個二百五手下帶著自己來逛街,敢情耍傻小子哪!不行,自己回去非告他一狀不可!
  人往往都是這樣,總愛抱僥幸心理,只要沒遇到就會幻想,而張大頭不知道對方現在就在附近盯著他看哪,他在往前就進了埋伏圈了,只差一點了,前面人類的部隊正端著槍架著炮的等著他們哪!
  張大頭本來想回去,但是想了想這樣回去肯定會被狼覃扁一頓的,不如自己制造出點聲響來,讓老大知道自己跟敵人交過手,這樣他就好回去交差了。
  于是張大頭掏出懷中的破鑼,一邊往前走,一邊用手中小錘敲那破鑼,頓時破鑼發出了咣當咣當的聲音,這一下讓準備伏擊的李治部隊差點沒笑出聲,敵人沒病吧?這不是在催著他們炮擊嗎?于是李治喊了一聲開火!頓時萬炮齊發,那機槍跟其它的槍都沖響聲處開起了火。
  這一下好,本來要抵御血刃平月山喪尸部隊攻擊的圓形陣竟成了對方人類部隊的活靶子,這一炮炸上,幾十個喪尸不是四分五裂,就是變成了空中飛人,看著滿天的喪尸飛來飛去的,張大頭那嘴長得成了”O”字,他沒想到敵人的火力這么猛,自己的部隊他媽都成了飛人!
  這還怎么玩啊?自己的陸軍變成了空軍,莫非要學小桂子跟修羅來個空間行走不成?(見前文《說得八個太監都掉了淚》)那他媽宇宙中還不滿宇宙都是太空人啊,這他媽讓那些發射火箭跟宇宙飛船的國家賠大發了。
  不行,絕對不行,要是在自己手里發明了免費升天的技術,那么諾貝爾跟諾貝爾他媽都要感謝死自己了,要知道自己一直覺得自己是科技的小小鳥而已,這他娘的好,一下子讓炮彈發上八千個喪尸去,那自己豈不是要獲得諾貝爾科技獎了嗎?
  這他媽自己一不小心成了第一個獲得諾貝爾科技獎的中國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