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8-12)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8-12)      第三章少女喪尸(08-12)     

末世橫行621 誰中計


  張大頭想歸想,之后的炮火打擊讓他躲在一個炮彈坑里面開始了哼哼,他原先聽人說過炮彈不會射擊到同一個彈坑里面,但是這一次他的驗證的結論是那都是騙人的。
  張大頭忘了那是哪個比告訴他的了,說什么躲到一個炮彈坑里面就木有事情了,于是他照做了,在一個彈坑里面也算逍遙了半天,而之后張大頭看到附近的炮彈把那些炸過彈坑又炸了好多遍,這讓他忽然意識到自己上當了。
  他好不容易找了一個被炸的很深的彈坑藏了起來,因為這樣他就不會被平射過來的高射機槍打倒,哦,還有那些該死的120mm迫擊炮,這他娘的拉著刺耳的響聲打過來,炸的張大頭蛋疼,他的部隊一時間被炸的人仰馬翻的,死傷無數。
  張大頭不知道自己手下還有多少人,他不時能看到空中出現己方的喪尸分身,什么?喪尸會分身?對,牛比吧?那些喪尸被炸的四分五裂的,那不是分身是什么?
  這比張大頭在罵,那邊就是二炮誰的在一個勁的拍巴掌:“嘿嘿,愛浪你的部隊打得不錯嘛!給老子轟他娘的!”
  二炮拍著一邊正在操作一架120mm迫擊炮的愛浪笑道。
  “軍長,你看,你剛才一拍我,我這一炮打歪了。”愛浪剛才那一炮打得很臭,正好二炮一拍他,他手一哆嗦,這方位沒調好,那炮彈就打出去了。
  “怕什么?你小子瞄準了只管給我打,打錯了,他娘的老子負責!”二炮見愛浪如是說立刻拍著胸脯說道。
  “軍長,你老人家怎么不去找師長阿?老子我這里晃悠干嘛啊?”愛浪見二炮還在自己后面帶著那幫警衛晃悠過來晃悠過去他就是有點犯,要知道你的頂頭上司在你傍邊看你打仗,這就跟學生考試老師一直在傍邊看,那個別扭就別提了,本來自己會的題那樣一來也不會了,現在愛浪就是這個感覺。
  人家愛浪正帶著他的“浪人樂隊”在那里“浪著”,這突然后面出現了領導,人家就不能再那么浪了,這打炮的準頭自然就降低,這降低以后就容易失誤,是吧?以致于一發炮彈只好落到血刃的陣地上。
  這轟的一下,血刃的部隊那就是一陣騷動啊,有十多只喪尸被一下掀翻在地,血刃的喪尸部隊不安的發出了嘶吼,血刃先是一怔,然后眼中露出了狠毒的光芒,他先是朝天上打了一發閃光彈,之后抽出野太刀往前一指,一個經典的鴨子給給那是脫口而出!
  這一下那些隱藏在陰暗處的喪尸忽的一下全都涌了出來,只見這些喪尸冒著滿天的炮火沖著張大頭的殘部沖去,而同時另一側平月山的部隊也猛地朝張大頭的部隊沖去!
  張大頭的部隊本來就被炸的所剩無幾,這再遭受兩路生力軍的沖擊,他的部隊一下子就崩潰了,張大頭跟他的潰兵一起開始了四處逃竄,黑暗迷霧中,去一處一處刀光劍影,到一地一地喊聲連天,張大頭沖了好幾個來回居然都被潮水般的敵人打了回來。
  現在四面八方都是敵人的喪尸,他的殘部被對方壓制成一個小圈子,他現在握著手中的滿是鮮血的長劍跟自己的喪尸背靠背跟不斷向自己壓進的喪尸對峙著。
  敵人的部隊不斷的向前壓進,他的部隊不斷往里面縮,盡管看不清敵人的臉旁,但是那種整齊的腳步聲跟對方黑影重重讓他感到了心悸,他這次要完蛋了,那些狗日的知道他戰死了只會笑話他不中用而已,那些人就是些比,他很了解這種人。
  他握著長劍的雙手開始顫抖,他現在就是期望他的援軍到達,如果再不來他肯定完,但是他可不想這樣死,他是一個有為青年,他還有很多的抱負,還有他所愛的人,所以他不能死!他一定要活下來!
  記得那個自己曾經喜歡的她對自己說過如果自己年薪十萬,她就會嫁給他,他知道那是對方當笑話講給他聽得,但是他愿意去嘗試,盡管很不幸遇到了生化危機這檔子爛事,但是如果沒有發生這種事情,他是很樂意去嘗試的。
  張大頭記得一個真實的故事,一開始他還以為是編的,但是后來卻知道那個故事不是,故事是這樣的:一個少年喜歡上了一個漂亮的年青女主播,然后那個少年去找女主播,跟對方表白,要對方嫁給他。
  那個女主播見他年紀小就跟他開玩笑,說等你長大成了百萬富翁就嫁給他,那個女主播是開玩笑說得,但是那個少年卻當了真,在2012年的某一天那個成為百萬富翁的年輕人找到了昔日的女主播,拿著鮮花對她說,他愛她。
  世界上的故事大部分都是有原型的,這就跟大樹必須有根一樣,盡管那些故事水分不少,但是基本框架都是來源于生活中的人跟事情。
  當張大頭深情期待自己部隊的時候,血刃一馬當先的殺了過來,這張大頭一眼見對方殺來一將,如果擊敗他自己逃生的幾率就高了,于是他揮著長劍迎了上去。
  血刃也瞧見敵將揮劍來敵,于是他猛的向前一躍,那刀忽的一下直接砍了過去,而張大頭見對方刀過來了,他把手中長劍向上一跳,嘴里還來了一句:“開!”
  只聽砰的一聲,張大頭手中的長劍直接飛的無影無蹤了,很多喪尸演員們都抬頭望著滿是大霧的夜空,生怕那玩意兒掉下來插在頭上,這沒事都上頂著一把長劍出門實在是不好看是吧?所以很多喪尸都做出了個往后閃的夸張動作。
  張大頭那手的虎口都震裂了,那手上都是血,疼的張大頭眼中只掉眼淚,但是張大頭卻沒功夫查看傷口,因為血刃一見得手,頓時一躍而起,在空中踹了張大頭一腳之后,緊接著又在半空中來了一個回旋踢,這一下張大頭直接就飛出去了,他砰的一聲撞到自己的好幾只喪尸,他胸口一甜,噗一下噴出了一口血來。
  張大頭想站起來,卻被血刃一腳踩在胸前,對方那力氣大的很,他用雙手怎么也扳不動對方的一只腳,對他來說對方那腳就跟大山似的,壓得他喘不過氣來。
  “怎么樣?抓住了嗎?”只見大霧中一個提著長劍的年輕人殺了過來,血刃定睛一看來人乃平月山也。
  “在這里。”血刃淡淡的指著地上拼命掙扎的張大頭說道。
  “就這玩意兒?”平月山一看認識,原來是張大頭這個營養不良的人士阿,我還以為是誰這么蠢哪!
  “平月山,你沒覺得奇怪嗎?”血刃口氣非常的冰冷,這讓平月山覺得原本有些寒的夜晚更加的冰冷起來。
  “血刃將軍,是不是敵人人數偏少?”平月山也隱隱約約的覺得不對,那些禽獸可不能就這么點人,要知道他們動輒數百萬大軍,眼前這些明明也就萬把人吧!血刃一說,平月山立刻反應到了。
  “是的,我覺得很不對。”血刃踩著張大頭的胸膛,舉起野太刀對著張大頭喝道:“你們其他人哪?”
  “其他人?阿哈哈哈!等你們做鬼之后就知道其它人在哪里了!”張大頭覺得血刃那腳在用心,壓得他喘不過氣來。
  “糟糕!我們中計了!”平月山一下子想到的關鍵,他立刻回身指揮部隊準備迎敵,而就在這時,迷霧中聽到外圍就是一陣大亂,隱隱約約的聽見外圍有狗的咆哮聲。
  壞了!禽獸軍團大軍到了,平月山跟對方打了多少次了,這聲音一聽就是狼覃的禽獸軍團到了,那些咆哮聲就是喪尸藏獒發出的。
  狼覃率領的百萬大軍已經殺到,先鋒就是他最精銳的藏獒軍團,這一下沖擊就把外圍那些阻攔的人類喪尸打得鬼哭狼嚎的,藏獒本來體型就大,現在在一生化那就跟驢似的,這樣體型的藏獒敏捷性還相當的好,速度提高了好幾倍,而且那牙刀都被放大了,這一下竟成了殺人的利器。
  經常跟它們打斗的那些普通喪尸一不小心就被他們的牙刀豁開肚子,其結果當然是腸子什么流出來一大堆,那個血腥就不用提了。
  李治跟黑如水也意識到不對了,但是他們現在卻無法用火炮打擊對方,一者既是又是大霧根本就分不清那是己方的喪尸那是對方的喪尸,如果炮擊會打到自己人,那血刃平月山誰的還在里面哪!
  二者,混亂中不知道敵人多少,如果敵人是一支小部隊,自己這炮火打擊也不值,他們現在彈藥比較珍貴,盡管還不缺但是這些東西都是有一定量的,打完了,你說聲做不是那么簡單的。
  李治現在能生產武器彈藥的地區一是山東,二是臺灣,別的地方暫時不具備,而制作這些東西的原料也是緊缺,所以李治他們不愿浪費。
  但是李治跟黑如水把后面的生化預備隊派過去了,皇甫緒娟跟于娜等人百萬喪尸也在第一時間想血刃平月山所在的戰場移動,一時間雙方在龍巖市市郊展開了大規模殊死搏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