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1-17)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1-17)      第三章少女喪尸(01-17)     

末世橫行626 刀起人抬走


  李治的部隊剛剛離開龍巖市就遭到了敵人的伏擊,數不清的生化喪尸從周圍涌來,這突如其來的打擊讓那些人類裝甲部隊全都呆了,怎么這里也有敵人部隊,這一下部隊就亂了套!
  特別是平月山的人類裝甲部隊,那直接炸了鍋了,他們跟張君寶的部隊打了多少次了,對方善用伏擊,善奔襲,擅長野戰,這只要人類部隊碰上了那就沒得跑!于是平月山的人類部隊一下子炸了群,就跟羊群里面沖進老虎一樣,亂成了一鍋粥。
  由于平月山的人類裝甲部隊在最前面,他們這么一亂把后面人類裝甲部隊的去路也擋住了,這一下所有的人類裝甲部隊都停了下來。
  平月山的部隊在前面是因為李治覺得讓他們先進入莆田市,畢竟是人家平月山的部隊嘛,先到基地好安頓,再說人家斷后,自己也欠人家人情不是?
  但是他可沒想到自己的后路居然讓敵人斷了,他一愣神兒的功夫,前面就被數不盡的喪尸吞沒了,現在他面前是四面八方從建筑中涌出,從前面戰車上爬過來的喪尸,那種震撼的場面讓所有人感覺到了恐懼。
  李治他們沒法開炮因為前面那些是平月山的戰車,這一下那些數不清喪尸還有喪尸動物立刻把他們的戰車坦克的也淹沒了。
  李治的裝甲部隊非常被動,還是二炮的叫驢脾氣上來了,開了兩炮之后,一些戰車有人冒死開起了機槍,這有一個開槍的,其它的人立刻大受啟發,于是不少有射擊口的戰車紛紛開始打開射擊口開起火來,而坦克更是橫向射擊起來。
  血刃、皇甫緒娟等將軍在收到李治等人求救信號大驚紛紛率隊向前攻去,卻不成想他們周圍也有伏兵,一時間居然打得相當激烈,李治那邊的救援無望。
  李治下令突圍,他的坦克磕磕碰碰的一路向北撞去,有不少坦克戰車的上面“拖家帶口的”的跟著李治而去,還有往南的逃得,也有往后被擋住的,一時間亂七八糟的活像開了鍋的雜燴湯。
  卻說李治的戰車向北一面射擊一面前進,他坦克居然把一只擋住炮口的喪尸給肢解了,李治沒想到自己居然發明了炮殺的招數,自己在還洋洋得意了很長時間,但他卻不知道二百多年前英國殖民者就是這樣對待那些印度起義者的。
  李治的坦克猛地一震,緊接著整個坦克都是一陣兒劇烈地晃動,然后對講機里面傳來二炮的聲音:“嘿嘿,老大你身邊的巨型喪尸讓老子一炮干掉了,你可要請客。”
  “嘿嘿,軍長,怎么樣我說行吧?”對講機里面傳來了李健奸詐的笑聲。
  李治系著安全帶還是感覺自己好懸沒飛出去,他的后背狠狠摔倒皮椅上感覺讓他很不舒服,但是他卻拿起地上的對講機笑道:“都他媽小心點,別走丟了!通知各部隊各自為戰,給老子殺出去!”
  “老大,我在你后面緊跟著哪!”對講機里面又傳來趙飛博焦急的聲音。
  “黑參謀長哪?”李治見自己的坦克又開始前進了,不由得問道。
  “不知道,黑參謀長的戰車向南了,我看到曲勝的部隊緊跟著他!”趙飛博的對講機沙沙的,里面不時傳來機槍的聲音。
  “用無線電告訴你的副師長,如果黑如水有事,老子活剝了他的皮!”李治聽到曲勝跟著黑如水就是一陣兒放心,曲勝那個人是一個膽大心細的,他這個警衛師的副師長很稱職,總是在趙飛博不在的時候挑起大梁來。
  “知道了,司令員!給我接曲勝那個王八蛋!快!”對講機里面傳來了趙飛博得吼叫聲:“曲勝,你個王八蛋敢把黑參謀長丟了,老子先給你劈臉一鞋底,然后活剝了你的皮!”
  李治聽到之后就是一陣兒大笑,他知道趙飛博故意地講給他聽得,他也不說話,卻聽到對講機響起了二炮的罵聲:“趙飛博你個狗日的!你他娘的耍猴哪?”
  “軍長!就救我,啊~”對講機里面不知道響起了誰的聲音,這嗓子過后對講機里面傳來了一陣兒痛苦呻吟聲跟喪尸的吼叫聲,所有聽到的人都在此刻沉默了,李治的戰車猛地一顛,他才省悟死的不是自己。
  “誰他媽完蛋了?!”對講機里面響起了二炮的怒吼聲。
  “是王霸,軍長。”李健的聲音李治卻是知道的,李健一直就是一個嬉皮笑臉的人,而現在他的聲音如此發滲讓李治感覺嗓子里面就像堵了一塊破布。
  對講機里面不再說話了,王霸李治是知道的,那是二炮的一個團長,據說還是什么浪人樂隊的主唱,留這個大分頭,一唱歌頭發一甩得,而且唱歌手還跟身子還抖來抖去的,有那么點忘我的來頭。
  又死了一個認識的,李治一陣兒的沉默,現在除了喪尸撞擊戰車的聲音就是炮火聲以及機槍噠噠噠的響聲,李治的思緒也像被拉到了從沃爾馬突圍的時候,那時候柱子跟他爺爺就是在突圍的時候被喪尸殺死的。
  當時李治并不知道,這還是后來孫蝌蚪誰的跟他說得,李治當時跟現在一樣,一陣兒沉默,末世之中的人如此的不值錢,就像些野草,說不定那一天就給割草機割了。
  人在末世之前都覺得自己多么厲害,多么了不起,但是真到了末世戰爭,那人的命真的是不值錢的,而柱子王霸誰的只是一個寫照而已,僅此而已。
  李治現在車長潛望鏡上面只能看到喪尸的身體,剛才甚至看到了一張喪尸的臉,那張臉顯得很蒼白,左側臉上少了一大塊皮,但是不妨礙人家皮膚白,這皮膚絕對比歐洲人的皮膚還要白,可能讓某些愛美的女士們要自慚形愧了。
  看到這里李治忽然想起好像莫嫣然的皮膚就是很白,雪白雪白的,李治一開始好贊嘆莫嫣然的皮膚好,甚至比劉蕓的都好,現在看來原來是喪尸病毒的作用阿。
  當然莫嫣然水靈是南方女孩兒所具備的共性,北方女孩兒相對南方女孩兒就少了那種水靈靈的感覺,南方女孩兒那皮膚相當的好,白里透紅,跟玉琢似的,李治見過不少的南方女孩兒就是這樣的,比如莫嫣然,再比如皇甫緒娟等等。
  李治最不喜歡看到的是喪尸那雙赤紅色的眼睛,真他媽的嚇人,比火影上的血輪眼給力多了,血紅血紅的,連瞳孔的顏色都變了,就跟魔鬼似的,李治看了幾眼就不看了。
  索性駕駛員那邊的潛望鏡沒事,他可以看清道路,現在他車長室的潛望鏡算是廢了,不知道坦克手那邊怎么樣,李治其實不喜歡進坦克,因為坦克一般只有三個人,而且聯系也是通過車內通訊聯系的。
  二炮那廝是個愿意坐坦克的,人家坐坦克都是車長室,只有二炮那廝有時坐坦克室,這廝他娘的喜歡開炮啊!害得有時人家都找不到他,還要給他專門配備對講機。
  其實坦克戰車佩對講機也是李治發明的,因為雖然坦克戰車有通訊系統,如果一故障他們就成了瞎子,所以佩上一部對講機那是雙保險。
  而李治卻不知道,有人卻是喜歡坐駕駛員傍邊的,比如王寧,人家是這么認為的,這坦克地下有逃生口,到時人家可以爬到坦克下面。
  要知道坦克上面雖然也能出去,但是只要被喪尸圍了,那上面肯定就都是喪尸,您說是不?所以王寧是個愿意跟駕駛員擠一塊的。
  李治這邊的坦克戰車有沖去的,那就有沒沖去的,現在被襲擊那地方堆著上百輛被擊毀著著火冒著黑色濃煙車輛,有一些坦克還不時的爆炸著,其車輛的情形可想而知。
  血刃率軍死命向東打,好歹的殺開一條血路,卻是被突出的一軍攔住,為首一人,劍眉鷹眼,高鼻,闊嘴,人中相對來說比較闊長,嘴角之上有些微髭。
  這人穿著一身綠色迷彩軍裝,腳踏一雙軍靴,血刃看了看此人并不認識,于是他有些不耐煩的喝道:“對面的那廝快點讓開!”
  “喲喝!出來個不怕死的”那人對后面一個握著這鋼輪的女孩兒說道。
  “對面那個是血刃,很厲害的呀,張哥你要小心。”那個女孩兒一臉憂色的說道。
  “哈哈哈,笑話!全都給我讓開,讓你的部隊給我讓出個場子來,我今天要跟這個島國英雄練練!”張君寶說罷把手中的長劍一橫,一腳踩著地上一塊石頭哼道,那種驕橫畢現無疑。
  “單練?”血刃看罷也是一哂,他一向都是冷酷的人,敢于挑釁他的人只有一個下場,那就是橫著倒下去!
  而對面的張君寶嘴邊常說的一句話,就是刀起人抬走,人家到目前為止還沒有什么人打得過他,從四川打到西藏,從馬宅男打到平月山,誰干得過他了?無論是部隊還是單挑,沒人比得過他,他就是天下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