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1-21)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1-21)      第三章少女喪尸(01-21)     

末世橫行63 (親兄弟明算帳)

“詩音……”趙生輝站在樓頂上望著遠處的方向,心里卻是翻江倒海的。他看到自己的間諜回來了,開始心里很高興,但又想起劉詩音見他時對他的表情如此的冷淡,而且竟然還護著和她在一起的人類,心里非常難受。
  他到底為什么啊?千辛萬苦來尋她,難道就是為她的冷臉嘛。現在趙生輝不僅僅是嫉妒劉詩音喜歡上了某個男人,也有一部分是因為他孤獨。當一個人沒有任何朋友,身邊連一個傾訴的對象都沒有時,這個人無疑是孤獨的。時間一長就會變得很孤僻,趙生輝就是。他現在身邊全是喪尸,他們不會和他交談的(當然戲下面他和喪尸演員稱兄道弟的,沒事還喝個小酒什么的),他自己有時也想讓別人認可他,也去保護人類!甚至有些向往,但他現在已經錯了!沒法回頭了,只能繼續走下去!
  一者是他對國家派他去參加生化試驗充滿了深深不滿,他心里充滿了恨,他要報復。二者他孤獨慣了,現在居然有些怕見別人了。他曾經看到一個幸存者營地里面的人說說笑笑的,這讓他覺得自己更加孤單。他立馬就指示部下發動了進攻,當然結果是肯定地。他很滿意的看著那些場面,可是當他看到一個小女孩兒的母親為了保護孩子被咬死的時候,他居然落淚了。
  他立即下令停止攻擊,那個小孩子沒死,現在就在樓下。那個小孩兒大約5歲左右,是個小女孩兒,胖胖的,很可愛!像極了他以前的女兒。他沒有殺她,他自己也不知道為什么,但就是沒殺。那個小女孩兒卻是恨極了他,用各種東西打他,他任著她打,他現在又有了種做父親的感覺。這些天他都在哄這個小姑娘,騙她說自己也是被喪尸抓來的,但是不會被喪尸吃了,喪尸抓他是來干活的,小女孩兒現在居然信了。他和她相依為命,他和她在一起時總是快樂地!他給她起了個小名“小孩兒”,他喜歡這樣叫她。
  “趙叔叔,你還在練劍啊?”一個扎著兩個小辮的小女孩兒從下面順著爬梯笨拙的爬上樓頂。
  “小孩兒,你上來干什么?上樓頂很危險的!快下去!”趙生輝一眼正看到剛剛爬上來的小孩兒。
  “趙叔叔,我害怕,我剛才又看到喪尸了,我想媽媽了……”她找了個地蹲下,不停挫著手,頭上兩個小辮子一擺一擺的。
  趙生輝看到這一幕笑了,呼的想起了自己女兒原先纏著自己非要去公園,哭鬧時的情景。這個女孩兒很懂事,雖然很小,但她比自己的女兒懂事多了!普通老百姓家的孩子就是比他們這些公務員家的孩子懂事啊。
  “小孩兒,媽媽去了很遠的地方了!”
  “她被喪尸咬了。你騙人!我都看見了。”小女孩兒倔強地抬起了頭看著趙生輝。
  “……”趙生輝頓時一陣無語。
  “她會變成喪尸嗎?”小孩兒的擔心的問道。
  “……她不會,你媽媽去看病去了,醫生會治好她的!”趙生輝看了小孩兒一臉天真的表情不忍心和她說實話。
  “真的嗎?那太好了!媽媽沒事了!”說著那個小姑娘就要下爬梯。
  “你去哪?小孩兒。”趙生輝失聲問道。
  “我去找媽媽啊,謝謝你叔叔!”小姑娘轉身順著爬梯下樓。
  “小孩兒!等等,明天叔叔帶你一起去!”趙生輝見小孩兒自己下爬梯心里一急大聲喊道。
  “不用了,我自己現在就去。”小孩兒卻沒停。
  “!”趙生輝一愣,小姑娘就下去了。他一看大驚,立馬跑跳兩下,就到了樓梯口,他順著爬梯就下來了,卻看見小孩直接去屋里拿水和她的小包裹。
  “小孩阿!叔叔和你一起吧,你自己太危險了。”趙生輝看著這個天真無邪的小女孩兒,無論如何也提不起殺意來。人世間有種東西叫做天真,據說人人年幼時都曾有過。這種東西有時卻是無敵的:它能使魔鬼放下屠刀,戰士停止開槍,車輛為之讓路,摔到了會有好心人去扶。隨著年紀的增長,人類很多優良的本性都會喪失,會變得爾虞我詐,勾心斗角,無恥自私,唯利是圖,冷漠殘忍。
  一個充滿陽光的小姑娘斜背著她的小包袱,抬起頭來沖著趙生輝一笑:“叔叔,我們走吧!”趙生輝見狀也是一笑:“小孩兒,走!叔叔陪你去找媽媽。哈哈哈!”
  “呵呵呵……走啦叔叔!”小孩兒笑得非常開心。
  “哈哈哈!我們走!小孩兒!哈哈哈……”趙生輝突然之間有種回到末世前的感覺。他終于開心的笑了,他有種回到了以前的感覺,那是一種溫馨的感覺。從這個小孩子身上他找到了一種失去的情感:愉悅!
  只見一個扎著兩個小辮的紅衣小女孩兒和一個背著大劍穿迷彩的士兵牽著手一起走在充滿廢棄汽車和垃圾的街上,一些沙石和塑料袋被風吹的不斷飛舞,打著旋兒,時不時落在地上又被吹起來,附在樹上或是建筑上面……兩側的居民樓和商業建筑上面不時有暗紅色的身影閃過,忽然一張報紙飛了過來,啪的一下就擋住了鏡頭,頓時鏡頭一黑。
  當拿去報紙時,鏡頭前出現了一個環形工事,然后又看到了里面的空地廣場上一群武警士兵圍著幾間屋子……
  “這還要下去清理啊?李秘書。”牛隊長轉頭看了一眼李治說道。
  “必須的!牛隊長。”李治沖牛隊長嚴肅的點了點頭。
  “為什么啊?這喪尸不是全殺干凈了嗎?”牛隊長心里很不情愿。
  “這只是這附近的,我們必須進去查看一下,這樣才能萬無一失,萬一有漏下的或遠處的哪?”李治一聽就知道牛隊長內心的想法,但是他們必須要下去清理,不然后果是嚴重的。
  “靠!這喪尸都成堆了,怎么下啊!你看看里面密密麻麻的,都堆成山了!”牛隊長還是說出了自己心里的想法。
  “呵呵,必須下啊!不然到時萬一的結果便是一萬。”李治看到牛隊長一臉苦瓜相,不由得笑了起來。
  “……嗯,所有武警跟我下去!民兵警戒!”牛隊長無法,回頭大聲說道。
  “是!”后面的武警和民兵紛紛應道。
  一時間武警紛紛打著手燈,跟著前面的牛隊長下了防空洞。防空洞里面本來就潮濕陰暗,這一下死了這么多喪尸,滿地都是喪尸的殘肢斷胲腦漿黑血什么的,彌漫著一股血腥和惡臭的味道,讓人作嘔。大家小心的越過這些喪尸的尸體,慢慢的前行著……
  “李秘書,你怎么也下來了?真是的!你們怎么讓他也下來?怎么說的來?趙飛博你干什吃的!張勇那個兔崽子哪?”牛隊長一眼看到李治立刻喊了起來。
  “牛隊長,別罵他們了,是我自己要下來的!我提的計劃,讓別人去自己藏著這樣不好!”李治聽罷一笑。
  “呵呵,我就是說嘛!你李治還能不來?嘿嘿!”其實牛宏亮一聽說還要下來清掃時心里就有些不大樂意!這些白面書生就是喜歡給別人找活,他怎么不來?當了官就了不起了!剛才心里還在罵娘,這一回頭,看見李治握著64跟在自己后面,心里立馬就平衡了,但嘴上卻不那樣說。
  “牛隊長,我們這是去哪?”李治看到牛隊長只往里走,也不左右看看不覺得好笑。
  “呵呵,清理喪尸啊!”牛隊長隨口說道。
  “是不是應該先去柴油發電機室,把燈開起來啊!”李治差點沒笑出聲來,連忙咳嗽了兩聲掩飾過去了。
  “我知道啊,沒電工,那些電工都死了啊”牛隊長忽然發現自己考慮不周,連忙找借口。
  “我就是電工啊!”李治立馬說道。
  “艸,把你給忘了,你會給柴油機發電和送電?”牛隊長當然知道李治是電工,他剛才不能不那樣說來掩飾自己的指揮失誤。
  “當然,不然廠里不早就不要我了!”李治貌似也看透了他的想法。
  “哈哈!你小子還是個多面手阿!”牛洪亮頓時“驚喜”的大笑起來。
  “過獎了。”李治點了下頭說道。
  這一行人跟著牛隊長來到柴油機發電室,這里離打開的通道入口并不遠。可以這么說的吧,這附近的喪尸早都被吸引到了那入口附近了,被李治他們消滅了。但的確還有些零星的喪尸在遠處通道里,但數量太少,也就還有十幾只吧。他們進了發電室,除了跟李治一起忙活的,其他的武警都端著ak在警戒,這武警下來了三十多個,其他的都有各自的任務,所以沒來。不一會兒,防空洞通道就亮了起來,人人都感覺心里一輕,有種終于解決了一件久拖未決的事情的感覺!這時通道里已經看得很清楚了,牛隊長看著雙手油黑的李治一笑,心里說終于解決了!是的,他們很快就解決里面的喪尸。有了電,喪尸數量又少,他們就不再懼怕喪尸了。
  上次說起來實在太冤,如果上次真刀實槍的話,應該也行,隊長不由得想到。上次被幾十只突然發作的喪尸突襲,一些武警本來要開槍射擊的,卻被一些高官拉住,說不能打,那是他親爹!以至于喪尸變成了上百只,又成了幾百只,造就了局面失控,結果那些高官包括武警都完了。上次很多戰士不是因為槍法不準而是因為受盡干擾才屈死的!
  此刻W市第*軍軍部師長辦公室內……
  “哈哈,這個……誰來著?真行!要提拔!這種人就是要提拔!”王健橋興奮的大聲喊道。
  “……他可是老百姓啊?”賈年君聽后就是一呆。
  “難到你參軍前,不是老百姓?笑話!”王健橋笑著拍了拍賈年君的肩膀說道。
  “那準備給他個什么職務?”賈年君臉色有些難看。
  “哼哼,這種人是人才啊!先提個參謀吧。”王健橋一笑轉眼看了看在一邊生悶氣的刀疤。
  “去你的!我警告你!王建橋!你別見了人才就像見了花姑娘似的!想撇開老子,偷著成親!這買賣老子不干!”刀疤氣呼呼的一屁股就坐在王師長的辦公室桌子上!雙腿一盤,把手都捅到袖子里,活像以前的地主老財。
  “兄弟,好商量嘛!生什么氣啊?呵呵,賈年君你個***還不給刀爺沏茶。”王師長一臉諂笑,“你看這都是兄弟的,他在你那有什么用啊!可惜了!”
  “王建橋,你個***!親兄弟明算帳,你欠了老子1000萬,還沒還!這次又要搶我的人,老子不干!賈年君,你他娘的把茶拿開,老子不喝!”刀疤一把就推開了賈年君遞過來的茶。
  “去你的老子不抽!”刀疤連看都沒看賈年君直接用手擋開對方遞過來的煙。
  “刀爺,這可是萬寶路啊!先抽完一根再生氣。”賈年君一臉諂笑的說道。
  “哦,那先來根吧……”刀疤聽后一呆,不由得接過來賈年君遞過來的萬寶路。
  經過一番討價還價之后,王師長和刀疤在沒經過當事人同意下提了吳江當參謀,兌換條件是刀疤代替張飛揚干副師長。這種事情軍隊是絕對不允許的,但是現在已經和上一級軍部失去聯系了,上面的軍部電臺都靜默了。什么信號都沒有,無論這么怎樣呼叫,都沒有回應。軍區還是有回應,只是一個勁催他們軍趕去支援。
  王師長他們并不知道,他們趕去支援的部隊已經在淄博方向全軍覆滅了。他們遇到了控制戰斗型母體指揮的伏擊,在120萬各種喪尸的打擊下,他們軍除留守的獨立師外全體陣亡。這時鏡頭不斷的穿過高山河流,最后停留在一個小山坡上,一個穿著黑西裝穿著很講究的男人夾著一個皮包在路上走著,他后面有幾個背著長劍的壯漢,在后面是紫黑色和灰黑色的生化侍者……
  求收藏,原因同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