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1-28)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1-28)      第三章少女喪尸(01-28)     

末世橫行633 撥動心弦


  由于孫鳳迎的到來,李治等人轉敗為勝,大敗鱷魚手下大將張君寶,收復了福建重鎮龍巖市,這一仗的相當的曲折,有那么多意外跟想不到,但是在后世上這一仗卻被敘述成了李治等人故意誘敵,引得敵人大軍來攻,然后早已埋伏好孫鳳迎突然出現打得敵人大敗而歸。
  可見書本上記錄的東西那是不能全信的,很多記載都是那些史官違心寫的,多么多么英名神武,其真實情況可能只是一個意外造成的,但之后卻被宣揚成了早已算計好的事情了。
  歷史啊~呵呵,不說了。
  李治等人在擊敗張君寶之后開始打掃戰場,這一戰死了很多人,連羽見時光跟蕭嵐也不見了,李治非常著急,派出了幾十波部隊去尋找,但是卻沒找到這兩個女孩兒。
  那蕭嵐跟羽見時光去了哪里哪?原來羽見時光跟蕭嵐他們的戰車在逃亡中遭到喪尸襲擊被翻車,然后只有她們倆人幸存了下來,天知道是不是她們自己安排的,要知道蕭嵐跟羽見都能干擾到喪尸。
  過了很多天后羽見回來了,蕭嵐卻消失了,一家人問羽見蕭嵐去了哪?羽見只是說不知道,問她如何活下來的,她也說不知道,這讓人感到有些匪夷所思,而李治懷疑羽見受了刺激,讓她先休息一陣子,秘書處先有娜娜子來負責。
  李治才安頓下來,山東那邊吳江就催他回山東,而峰皇也一個勁讓平月山到東北去一趟,于是李治跟平月山在楚風的陪伴下啟程去了山東(平月山先到山東見席蓉,席蓉出使廣東路徑江西被獵鷹擒獲,現在席蓉暫時在山東)。
  李治現在已經知道了張梅梅是死于腦溢血,人本來就不容易,從出生就要面對各種各樣的危險,即便沒有喪尸之禍,你也要面對那些災難跟生老病死。
  童虎跟張梅梅說過,等他以后成了軍長成了將軍就讓她好好的風光一回,結果童虎成了軍長,張梅梅卻離開了人間,人世間很多事情都是難以預料的。
  并不是你說一句白頭偕老它就能白頭偕老的,這些話只是一些祝愿,也是一些希望罷了,真正能到白頭偕老的很少很少。
  李治知道以后也很傷感,畢竟張梅梅跟他們一起患難過,跟他們一起出生入死過,現在一下子就沒了,能不讓人唏噓。
  童虎是他的好兄弟,李治本來想給童虎一點什么東西,都被童虎拒絕了,咱兄弟不玩這個,末世前那風氣咱不興!這些都是童虎的原話,那個憨厚忠直的漢子還是那樣的明白事情,他知道公是公,私是私讓別人戳脊梁骨的事情人家從來也不干。
  童虎的一生都是光明磊落,直到他犧牲在四川一個不知名的高地上……
  李治回到了山東,人家第一件事情就是去看莫嫣然,這讓所有山東的軍官跟官員們大跌眼鏡,甚至有些文人覺得李治非常的無恥,居然置國家大事于不顧先兒女私情,這廝身邊女人多不說,還他娘的結了婚,也好意思當司令,真他娘的給山東人丟臉,于是那部分人在報紙上大肆攻擊李治生活作風不檢點。
  但是這事有人看不慣,有人就看的慣,另一部分風流才子們見李治那樣開了先例,人家巴不得也能跟中東國家似的來上個三妻四妾的,于是這部分人就開始保衛李主席,這些狗日的居然敢攻擊革命領袖,這他娘的就是敵特分子打入我軍內部的間諜!
  他媽要發起三反五反運動搞垮他們,搞臭他們,要把他們徹底打倒,然后在他的腦袋上插上兩只腳讓他永世不得翻身!
  于是乎,這兩部分文人在報紙的版面上打起了口水站,左邊的半個版面是正方,右邊的半個版面是反方,搞得民生軍事新聞反而成了次要的事情,他娘的李主席的家務事成了舉國頭等大事!
  一時間長矛投槍的在報紙上的打得火熱,而李治那廝卻是不聞不問,人家也不管你說什么,卻是每天都去找莫嫣然散步聊天。
  李治這廝一回來,那些莫嫣然的粉絲就跟狗仔隊的似的,對李大官人進行了布防,這個花心賊又來招惹莫嫣然了,他娘的去找你們家劉蕓回家抱孩子遛彎去不行嗎?沒事來這里得瑟啥?俺們不買賬的。
  李治當然了解粉絲們的心情,不過你們不愿意老子也不能不找老子的媳婦了,是不是?就因為大家的一句不愿意,老子他娘的不見自己老婆了,那他娘的叫怎么一回事?所以你們想說盡管說,莫嫣然老子想見也盡管見,老子又不在乎,走自己的路讓別人say去吧!
  李治見到莫嫣然的時候,她有些消瘦了,一個人立在充滿寒風的庭院當中,那些紅色雕欄玉砌讓這個一襲粉色著裝的女孩如同梅花一樣的在李治眼前開放。
  是的,她就如同一支梅花一樣,在冰天雪地寒風凜冽之中傲立枝頭,當別的花朵都暗然失色之時她依然光彩依舊,還是那么的迷人,依舊那么的美麗。
  李治見莫嫣然沒發現自己就立在走廊一側,細細的打量這個自己鐘愛的女孩兒,她還是一頭烏黑的披肩長發,從她的后頸披散開來,與她身著的大衣上領毛茸茸白相得益彰。
  從側面看,她的眉眼依舊的俊俏,那眼睛一迷離的樣子,讓李治心中如飲甘泉,那鼻子依舊那么高挺,她俏皮時拱鼻子的樣子,在自己腦海里依然清晰,有時李治也搞不清為何這樣迷人的女孩兒居然能如此惡搞,她干了壞事,讓你追趕得驚惶失措一臉是笑的表情,無不一一撥動你的神經。
  如同撥動琴弦的樣子,手中一扣、一撥之后便是讓人難以忘懷的弦音,這就是這個女孩兒的魅力所在。
  不知什么時候,天上開始了飄雪,那血如同梅花花瓣的雪花星星點點的開始飄落,讓李治賞花的氛圍更加濃重,雪花,梅花,女孩兒;白色、粉色、紅色;李治的思緒不斷的被眼前的景色跟雪花牽動的,他現在的心情如同雪花飄落的感覺,一樣的從高到低,一樣的在風中打旋兒飄零,這種如飲美酒的感覺讓李治感到非常的癡迷,一如跟莫嫣然在獨處的感覺。
  李治見得此情此景感慨萬千,他墊起腳輕聲慢步的朝莫嫣然身后走去,莫嫣然賞梅好像入了神兒,完全沒有發現李治已經來到了她的身后,李治才要嚇唬莫嫣然,莫嫣然猛地一回頭,沖著李治嫵媚的一笑:“回來了?干什么呀?想嚇人啊?早就聽到你了,咯咯咯”
  李治本來想嚇莫嫣然卻被莫嫣然給一回身給好一個嚇,見對方嬌笑可人的樣子,李治頓時忍俊不禁伸手就去捉莫嫣然吐出來的舌頭,莫嫣然轉身就跑,李治哪里能舍,這么可愛的女孩兒還能讓她逃了,于是一邊喊著投不投降那是在后面猛追,莫嫣然卻像極了一直剛干過壞事被人攆的到處跑得小兔子,那種驚惶失措,還略有些得意的表情讓遇見的人都為之一嘆。
  莫嫣然李治前逃后追也不管周圍的粉絲軍官什么的一直逃到街上一處墻角,李治跑得氣喘吁吁用手臂一張將干了壞事的小兔子堵在墻角,而那只可憐兮兮的小兔子嬌喘著對李治說道:“李司令,我不敢了,你放過我吧!”
  “哼~叫老公!真是……真是三天不挨打,就敢上房接瓦啊!叫老公。”李治喘著粗氣不斷攔截著想伺機逃脫的小兔子。
  “那個東西怎么叫阿?叫什么啊?”莫嫣然一邊朝李治裝可愛,一邊想從李治的胳膊下鉆過去,但是試了幾次都被李治用手擋了回來。
  “老婆,你這些天過得很滋潤啊?喲喝,連衣服都是新的,誰送的?”李治從正面看到莫嫣然的衣服果然是光彩照人,衣服上面又是流蘇,又是花朵的,搞得李治話語里面有些泛醋。
  “你管來!本姑娘喜歡,就不~告訴~你!”莫嫣然拉著長音從李治一分神從他胳膊下面的空隙逃了出去。
  “小家伙你給我站住,不許亂跑!”李治本來跑得氣喘吁吁,現在忽的沒攔住莫嫣然讓她討來,李治想追卻覺得上氣不接下氣的,李治用兩只手掐著腰彎下身子喘著粗氣說道。
  莫嫣然卻沒理他,人家回頭從李治瞇著眼睛吐了吐舌頭:“怪大叔,你比我大十歲,誰喜歡給你當老婆你找誰去!”
  說罷莫嫣然也不管李治一個人一團粉色的逃之夭夭了,只剩下在街上一手掐著腰一手指點逃到遠處喘息個不停的李治,還有很多不明真相的圍觀群眾……
  李治發現莫嫣然這樣的頂級美女最喜歡吊別人的胃口,每每把你調動起來,忽然人家卻又消失了,讓你竹籃打水一場空。
  李治現在的感覺那是甜蜜跟醋意交織著還有一種愛憐的感覺,閱罷千女,唯嫣然最妙。
  兩個人在一起,更多的是一種感覺,一種難以言明的美妙,如同煙花綻放的那刻絢爛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