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8-03)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8-03)      第三章少女喪尸(08-03)     

末世橫行634 一個偉大的人

李治第二天在司令部見到了吳江,吳江比以前更加精神了,但是也多了幾分莊重,他身上還是有一股子濃濃的學術氣,李治總喜歡跟吳江開玩笑叫他老吳,吳老,吳老師,吳教授,吳用的嫡系傳人之類的,吳江每每都是一笑了之。
  吳江知道李治喜歡跟別人起外號,你想黑如水,他不叫人家老黑,叫人家包黑,水如黑之類的,當然既然水如黑了,那么黑魚,魚頭軍事自然而然也就落到了黑如水的頭上。
  而黑如水是個不饒人的,李治給他起的外號人家如數奉還,你像痔瘡司令什么的紛紛還擊給了李治,黑如水那嘴相當毒,每次都是把李治噴的滿臉是唾沫星子人家才算完。
  吳江有時候很佩服李治的脾氣,黑如水那樣的直脾氣罵得李治臉上全是唾沫,李治也不生氣,只是用袖子擦擦臉上的口水,人家不是給黑如水親自倒茶就是給老黑拿點什么好吃的,倆人還能打起配合來,讓周圍的軍官看了哭笑不得的。
  很多時候吳江在想李治能取得這么大成就得原因盡管一者是跟他的運氣有關,二者跟他的準確判斷有關但最重要還是他的好脾氣跟好人緣,要不那么多都愿意幫他哪!
  李治見吳江不斷的打量自己忽的一笑笑了出來:“老伙計,你這是干嗎?相面嗎?我聽老黑說你最近研究星相面相之類的,今天一見果然不假。”
  吳江聽后一哂卻是說道:“老李,我有重要消息跟你說。”
  李治聽后一愣問道:“吳老,什么消息啊?”
  吳江把手中拿著的一打資料遞給李治張開說道:“你岳父獨立了。”
  李治聽后雙手一震,那疊資料沒拿緊一下子掉到了地上,李治不由得彎腰去撿:“怎么回事?你說我岳父獨立了?”
  “是的,你岳父獨立了快一個月了,武田跟你岳父鬧翻了,現在正要兵戎相見哪!”吳江想起當時雙方來的電報都是異常火爆,那種火藥味讓人感覺島國內戰大有一觸即發的態勢。
  “你怎么回復的他們?老吳。”李治已是展開了那疊子文件,這里面全是雙方給他們電報,李治不由得看了起來。
  “我說那是他們島國內務,我們中立,希望他們能和平解決。”吳江面色凝重的說道。
  “嗯。”李治看到一封電報中講到野坂擁立了真子公主為新天皇,他的眉毛不由得挑動了兩下。李治沒有說話卻是接著往下看了起來,這些電報很多都是武田跟野坂互相指責的,雙方在電報都陳述了自己的觀點跟立場,武田罵野坂是大逆不道,數典忘祖;而野坂罵武田是不識時務、頑固不化一時間唇槍舌劍非常的熱鬧。
  這里面還有清川的跟有馬甚至三重野跟北條都來了信件,在這些人里面三重野、北條跟武田一個立場,人家一個勁的強調,天皇是至高無上的,并不是那些人說換就能換的,盡管明仁天皇身體不好換成了愛子公主,但是你那邊真子公主就能成天皇了?而且你從哪里搞來了一個真子公主,人家武田那邊有個真子公主啊!你這事蓄意謀反,你這是分裂島國!
  而清川不知道什么原因這次堅定的跟野坂站在了一起,他首先指責武田隨意廢除天皇,明仁天皇既沒有什么疾病又沒有什么過失的,是,明仁天皇年紀大了點,但是武田你他媽算老幾啊?隨隨便便的就把明仁天皇給廢除了,老子要清君側!
  有馬一直對真子公主垂涎三尺,他一開始還不相信野坂說得話,但是在他去了之后見到真子公主,一番交談之后,有馬開始聲討武田,這讓島國局勢變得一發而不可收拾,大有大打一場的陣勢。
  反而澤田跟上杉兩個人坐山觀虎斗,兩個人也是勒兵待發,窺伺著他們周圍的對手們,這讓三重野跟北條變得不安起來,要知道北條一直被上杉欺負,如果他的盟友武田跟另一個盟友野坂打起來,那么這個聯盟就變得名存實亡,而自己再失去了武田跟野坂的外援之后,上杉便可以輕而易舉大肆進攻自己,所以他也是不愿發生內戰的人之一。
  三重野倒是個不怕的,澤田有馬他都不害怕,他只是擔心天皇的問題,畢竟天皇在他們國家是一個標志,如果在這上面出了問題,那些國民絕對有意見,據三重野所知,自從天皇退位,島國一些人士已經聯名上書武田,表達他們的不滿。
  自己這里到沒有什么大事,但也出現了幾次大規模的游行示威,明仁天皇與欺負裕仁天皇不同,其當年為了島國跟高麗交好,甚至愿意到高麗認罪,這是一種什么樣的態度!這是一種什么樣的精神!
  其在1992年時來中國,向中國人民倒過謙,反思侵華戰爭的不正義性,承認了南京大屠殺所犯下的罪行,要知道這不是一個普通人,人家是天皇,雖然沒有權利但也是至高無上的!
  你見過哪個國家的皇帝沒事跑到人家國家去承認錯誤的?從古至今鮮有其人,皇帝不是總統也不是主席,身份比總統主席還要尊貴,但是人家做到了!
  福島核泄漏,人家明仁天皇把自己的皇家園林溫泉讓出來給民眾,這是什么樣的精神?這是一個偉大的人,是一個具有著高尚情懷的島國人,要知道這樣的人無論是不是自己國家的都值得尊敬!
  李治看到三重野心中反復的提及明仁天皇,記得春天跟明仁天皇見面,那個一笑散眉就上挑的老者眼睛就是一陣兒發潮,這人了不起啊!在災難面前人人都是自私的,但是這個明仁天皇卻做到了無私,跟那些遇到災難就他媽不要滿嘴牙齒的人是怎么樣的一種區別啊!
  李治看著文件沒有抬頭卻是來了一句:“明仁天皇怎么樣?”
  吳江聽后一笑淡然的說道:“挺好,據說天天在后花園散步。”
  “給武田發電報,把明仁天皇接過來,他不愿意要,我要,我們來養他!歲供一年十億人民幣。”李治咬著細白的牙齒說道。
  “李司令,你這是意氣用事!我不同意。”吳江聽完李治的話后,那臉一下子就拉了下來。
  “為什么?”李治聽吳江不高興了,有些錯愕的望著吳江問道。
  “這是國家的錢是公,不能用在這些沒用的事情上,我堅決不同意。”吳江說得斬釘截鐵,這種語氣讓李治為之一寒。
  “老吳,你要知道明仁天皇那老爺子對咱們有恩啊!我覺得他在那邊不得意,接來到咱們這里頤養天年,你說他老人家還能在過多少年?”李治聽吳江這么一說就知道自己的確孟浪了,他雖然幫過自己但這些錢都是人民的,不是他自己的,剛才自己的決定的確有些欠妥。
  “這都是老百姓的血汗錢,是民脂民膏,所以不能亂用,我寧可把這些錢用在改善民生上!”吳江那張臉已經變得相當的寒冷,說話也相當的強硬,噎的李治一陣憋氣。
  “哦,那好吧。我把劉蕓跟我兒子從九州接過來,養到我府上,花我自己錢,這總可以了吧?”李治見氣氛有些尷尬連忙打了個哈哈。
  “司令,這是您的家室,我無權過問。”吳江見李治放棄了剛才的荒唐想法語氣變得和緩了一些。
  “趙飛博!”李治回頭沖著門口大聲喊道。
  “有!什么事司令員?”趙飛博在辦公室外面本來跟幾個師長在打屁忽然聽到李治喊他,猛地推門進來問道。
  “給你個任務!”李治對進門的趙飛博說道
  “什么任務?”趙飛博打了個敬禮之后看著一臉不高興吳江跟一邊笑容可掬的李治就是一陣迷茫,這倆上司今天怎么了?好像氣氛不太融洽啊。
  “我讓吳江幫我到九州接老婆,他怕流言蜚語不敢去,所以嘍咱只好靠自己啦!”李治回頭看了看吳江笑著沖趙飛博眨了眨眼睛說道。
  “哈哈哈,司令,我保證完成任務!”趙飛博一聽是這事兒笑得非常開心,但是他內心卻知道司令員跟參謀長說得鐵定不是這個事情。
  “不怕流言蜚語?”李治壞笑著回頭看了看吳江,吳江看到李治那個促狹的樣子也不由得笑了出來。
  “死都不怕,何懼流言蜚語?”趙飛博聽后笑著回答道。
  “老李,你啊你啊!”吳江見趙飛博跟李治演的這么好不由得指點著他們倆個失聲笑了出來。
  “執行命令吧!”李治一揚手,趙飛博答了聲是然后敬禮帶門而出。
  “老吳,我們叫他們去會議室開會吧。”李治看了表跟吳江說道。
  “是啊,到了開會的時間了。”吳江對著李治一笑,拿起了辦公室里面的電話……
  又是一天,這是新的一天也是李治回到山東的第二天,李治他們需要研究以后的作戰計劃,畢竟他現在是已經擁有四個省的武裝勢力了,他需要規劃一下未來,需要研究如何才能擊敗日益囂張的鱷魚,要知道鱷魚的爪牙們正在拼命擴張著他們的勢力,李治他們面臨的是更加艱苦的戰斗跟殘酷血腥的明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