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8-07)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8-07)      第三章少女喪尸(08-07)     

末世橫行636 他兩個都愛

李治今天過得有些昏昏噩噩的,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出的家門,而且當自己清醒的時候他娘的居然神奇的坐在司令部喝茶,一個是不是回家看看得想法瞬間劃過他的腦海,但是他立刻拒絕了自己的想法。
  現在回去他娘的找死啊,他記得好像莫嫣然跟劉蕓都翻臉了,直接在大庭廣眾之下就開始干了起來,傍邊一群看戲的全都是他的老相好,這事兒怎么搞得,兩個老婆打架一群情人看戲,這事兒要是傳出去,哎喲,自己后半輩子不用混了,后世自己的美名算是留下了。
  風流司令李治,這名字不好聽,那么荒唐將軍李治貌似還是難聽,你說為啥風流才子只那么好聽哪?這他媽沾上司令將軍的就變得難聽了哪?看樣便宜了狗日的唐伯虎、徐志摩了。
  李治一邊在心中罵娘一邊卻在思量如何回家收拾那個爛攤子,這自己家里著了火,火苗子跟煙筒似的那么高,你說他能不急嗎?但是李治又害怕自己一回家,就跟那大火忽的遇上柴油,這才著的一發而不可收拾怎么辦啊?
  再說傍邊還有一群情人在看戲,這眾人拾柴火焰高是不是?自己一回家,一家人別見了目標都添油加醋的,那樣自己他娘的就不用混了,還是先找個地方買張符吧!
  對了,哪個地方符好使哪?不行,這事兒要問問董半仙,于是李治拿起電話就在司令部那邊叨咕叨咕的不知道說些什么,那李治的家那邊怎么樣了?
  還能怎么樣了,開鍋了!眾所周知,這鍋一般是不能開的,那要是開了鍋就證明里面的東西熟了,該撈出來了,是不是?
  現在人家李治家里面還在不停翻滾著,這煮東西啊,那是有學問的,首先哪,這必需要預熱的,然后就是加熱,那水也從溫熱到了滾燙,既然滾燙了,那水自然就要不停的翻滾,這個時候哪,兄弟,你千萬別開鍋,有人聽后肯定一笑,得了吧,老子在熱的時候都開過鍋,是啊!
  那是你先打開鍋蓋亮著了,你要是這時候開鍋,光那水蒸氣就能給您手上發起幾個燎泡來!別不信,不信的,都是沒干過家務,光吃飯不做飯的,不然自個兒試試去,要知道開鍋水蒸氣的溫度比那開水的溫度還要高,絕對一百度往上去!
  李治那廝自然知道了,自己要是今回兒回了家,那肯定跟扔進開水里面那螃蟹似的,本來綠顏色的,一進去,喝,這變色了!綠螃蟹改紅螃蟹了,改顏色倒是沒問題,關鍵這他娘的以后不用出去當自由瀟灑哥了!
  這當不了自由瀟灑哥這問題嚴重了,當年夏明翰人家就是為了自由走上戰場的,這需要多么大勇氣啊!什么生命誠可貴,愛情價更高;若為自由故,兩者皆可拋!由此可見,他娘的Freedom對地球人那是多么具有誘惑力啊!
  李治那廝又不傻,這要回了家一準就變成二傻子了,要知道他家那情況誰去誰成二傻子,只要有點頭腦的,那打死也不能回去啊!打死都不去,打不死更不回去了。
  李治已經做好要在司令部安家的準備了,人家本來司令部就有單間臥室,李治那廝直接把鍋碗瓢盆全整來了,還上吳江家里借了些柴米油鹽的,大有要在司令部過一輩子的來頭。
  你看看,一個大司令被兩個老婆逼到這個份兒上,真是哀哉啊!
  李治這廝兩個老婆就出這樣的洋相,他娘的這要是三妻四妾,這廝還保不定出什么樣洋相哪!真是那山上不出猴子啊!
  人家李治可不這么想,他自己就這那里琢磨啊,你說我才倆老婆就他娘的鬧家庭糾紛,這要是把羽見時光誰的全娶回來那會是什么一副光景哪?
  兒孫滿堂,其樂融融?做夢去吧,估計就跟上了戰場一樣,回家必須要頭戴烏金鋼盔,腳踏锃亮黑軍靴,身著9mm狙擊彈都打不透的精鋼防彈衣,腰系大紅獅子扣,身后系著一身防彈斗篷,哦,再整上個防彈面具,就跟那佐羅似的,抑或黃金圣斗士一樣,這要是一出場絕對一片掌聲啊!
  好情一個家讓自己這么一搞成他媽戰場了,自己這敢情好,上了戰場要打仗,回了家還要打仗。真他媽成將軍了,不但是沙場上的將軍,他媽還是床頭上的將軍,這將軍來的名副其實,這司令稱職!太稱職了!能不稱職嗎?
  李治早上把劉蕓接回的家,中午到的司令部,現在他媽都晚上了,連帕瓦羅蒂的太陽都下山了,滿天不是星星就是他媽月亮的,李治看著就心煩,本來還想一家四口吃火鍋的,結果好,兩個老婆搞得自己吃了一個大火鍋,而且還是熱氣騰騰的火鍋。
  李治想到這里嘆了一口氣夾起一塊廚師做的紅燒肉眼淚汪汪的唱起了《我是一只小小鳥》來,是的,在這一刻,李治他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只鳥,名副其實的鳥司令,鳥人一只。
  一個大男人讓兩個漂亮女人逼到這份兒上,李治只有哀嘆的份兒了,李治曾經非常羨慕韓寒,你看人家,是吧~老婆女友的都能和睦相處,這自己怎么就不行?同樣都是男人,同樣都是帥哥,自己長得也不比韓寒差多少啊?人跟人咋就那么不一樣呢?
  回去是難受,不回去自己又該怎么辦哪?李治在辦公室里面吃完飯后那是溜達過來溜達過去的,反正就是在里面走個不停的。原因為劉蕓跟莫嫣然的戰爭隨著時間跟空間能減輕,誰成想這倆人人家一點都沒變,見了面還是跟斗雞似的,全身那毛都立起來了。
  李治走了一會兒覺得很累,是的,他全身都累,這不是身上的疲勞而是內心的,很多事情,外面的家里的事情匯集在一起襲擾了他。
  他現在好像是清醒了,好像這么多年從來沒有這樣的清醒過,而他清醒之后發現了一個完全不同的自己,一個不可思議的自己。
  他又好像睡著了,進入了一個酸甜的夢,一個充滿了危險跟誘惑的夢,這個夢讓他開心過,恐懼過,害怕過,勇敢過,懷疑過,自信過等等。
  莫嫣然跟劉蕓讓他變得無法選擇,這比對陣強敵還要他感覺為難,有點類似于老媽跟老婆掉到水里,你先救哪一個的感覺,李治是劉蕓也舍不得,莫嫣然也舍不得,但是人家倆人還偏偏是那水火不容的。
  你要這個那個就走,你要那個這個絕對離開。
  李治現在更加明白了女人的話語絕對不能信,先是莫嫣然承諾接回劉蕓來跟她好好相處,決不吵架,但是一見面就跟那火山爆發似的,這他娘的也叫好好相處?
  劉蕓在島國說過對莫嫣然既往不咎了,如果她愿意,來給李治當個小的,人家沒什么怨言,結果那個沒什么怨言的見了莫嫣然扔下孩子轉身就走,這讓李治有種又上了奶奶們當的感覺。
  特別是李治看到羽見時光誰的一臉幸災樂禍的表情心理不平衡起來,老婆打架,情人觀摩,考,自己這唱的是哪一出阿?
  李治并不喜歡孤獨的感覺但是如果不考慮清楚,其結果是他所不能夠承受的,萬一劉蕓莫嫣然見了他打起來,這要是走了一個自己就要后悔終生啊!
  自己不想再跟她們分開了,一個都不能丟了,離開她們李治總是有種失了魂的感覺,所以劉蕓莫嫣然任何一個他都不想再跟她們分離,他愛她們。
  是的,他愛劉蕓也愛莫嫣然,他兩個都愛,他承認自己不是一個好人,但是這兩個女孩兒他都是發自內心的喜愛,他承認自己如果處理不好,她們兩個都會離自己而去,如果這樣,那就是最壞的結果。
  他不希望看到她們兩個都離開他,但是他也不喜歡看到她們倆個中的任何一個離開他,這是一種感覺,一種心在吶喊的感覺,如果在古代他的愿望就可以實現了,但是他跟他的她們生活在現在,生活在一個男女平等的時代,一個一夫一妻的時代。
  李治很苦惱,一如她們兩個苦惱,有時愛一個跟被一個人愛那是一樣苦惱的,特別是在你無法做出選擇的時候,愛,可以選擇嗎?
  當兩份極其相似的愛擺在你的面前的時候,你該如何選擇,你又該如何放棄,要知道每一個都是你愛的,每一個都是愛你的,你做出的這一個決定是讓你一輩子都難以忘記得,她們中被放棄的那一個會恨你一輩子,讓你悔恨一輩子的。
  但是你如果不做決斷,那么有可能兩個都會恨你一輩子,讓你悔恨一輩子,這種事情李治心里太清楚了,其實他以前也曾想過,但是他因為無法決斷就拖延了,沒想到今天,對!就是今晚,他又重新面對這個事情了,李治的心情變得相當微妙復雜,思緒也隨著他情緒在飛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