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1-22)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1-22)      第三章少女喪尸(01-22)     

末世橫行638 做了婊子不怕繼續做婊子


  在劉蕓望莫嫣然窗戶的時候,莫嫣然也在打量著對面的房間,她的思緒同樣地復雜,她那迷人的眸子讓燈光映的閃閃發光,就像夜晚的天上的月亮一樣的光亮。
  莫嫣然現在非常的羨慕李治劉蕓一家三口,按照她原先的計劃就是將劉蕓氣走,她跟李治還有李治的兒子組建家庭。
  因為她是喪尸母體,她不能生育孩子,而李治的兒子莫嫣然已經見過了,相當的可愛,長得相貌大部分像李治,所以她也十分的喜愛。
  她之所以夸李治的兒子跟劉蕓套近乎,就是想套一下李治兒子的一些習慣之類的東西,她好了解一下,順便在趕走劉蕓的時候順利接手,以后當一個好母親。
  但莫嫣然是個精細的,當她看到她跟劉蕓吵架,李治傍邊那些小狐貍們一個個得意的表情,她決定把計劃修改一下,她不能讓那些小狐貍們太得意,當然她會把她們連同劉蕓一起趕走的。
  這是她跟李治的家,不是那些不三不四女人隨便來住的什么旅館,而她就是這個家的女主人,是李治的。
  她會讓李治有什么、之類的,她會把那些破壞家庭穩定地小狐貍們當在大門之外。
  李治什么都好,就是見了漂亮女孩兒邁不動腿這一點讓她恨的牙根疼,世界上漂亮女孩兒那么多,你全弄回來那成了什么了?
  人家跟劉蕓不一樣,劉蕓可以跟那些烏七八糟的小狐貍們一起跟李治生活,她不行,李治只能跟他一個人在一起,要么她走,要么那一群烏七八糟的走。
  莫嫣然今天看到劉蕓一副豐韻少婦樣子,非常的嫉妒,是的,她內心很嫉妒劉蕓,要知道,如果不是劉蕓那個狐貍精把李治帶到什么黃子島國,她早就跟李治在一起了。
  她從小到大,想要的東西還沒得不到手的,現在倒好,讓這么一個東洋女人搶了自己的先,她一直很介意。
  那次李治跟她說要接劉蕓回來的時候,她就很生氣,守著自己,李治就敢這么說,她當時覺得自己受到了屈辱,她很想殺了李治,但是她又舍不得。
  再者就是她不能生孩子,之所以同意李治把劉蕓跟李治的孩子接回來,她也是從孩子方面考慮的。
  李治長得很帥,劉蕓又貌若天仙,他們的孩子必定不丑,讓她們回來,奪過劉蕓的孩子過來養,也是她的目的之一。
  莫嫣然現在已經坐在梳妝臺邊,對著鏡子開始梳起了她的長發。
  鏡子里面是一張絕美的臉旁,但是就是這樣美麗的女孩兒,李治卻不喜歡,非要愛上對面那個東洋女人,莫嫣然不由得對著鏡子里面那個絕美女孩兒嘆了一口氣。
  她用自己的玉手撫摸著自己的臉龐,眼睛愈發變得迷離起來……
  第二天一早,司令部便來了緊急電報,退至內蒙古的馬宅男向李治跟峰皇求救,其原因是鱷魚手下大將黎明率領大軍由甘肅向內蒙古猛攻,現在對方兵分三路已經攻入內蒙古境內。
  馬宅男七戰七敗,被打得落花流水,全軍正在向東撤退,而對方緊咬著馬宅男不放,大有全殲他的勢頭,所以馬宅男連夜發急電向峰皇李治等人求救。
  李治拿著電報反復看了幾次,正在思量著,沒想到平月山跟席蓉雙雙推門進來了,李治見來者是平月山,略一愕然,緊接著把電報交給了平月山。
  平月山看了電報之后面色數變,又把電報交給了他身邊的席蓉。
  “你怎么看?”李治伸手從茶幾上拿出兩個茶杯,捏了幾撮茶葉放在兩個茶杯里,然后去一邊的飲水機上倒了兩杯開水。
  “李司令,這是什么茶啊?”平月山沒答話卻是見到李治把茶杯蓋蓋上了,那兩個青花瓷式的茶杯往外冒得白氣一下子就被遮擋了起來。
  “上等日照綠。”李治聽到平月山如是問略微一愣隨即笑道。
  “怎么不喝極品大紅袍啊?喝什么日照綠啊!”平月山聽后爽朗的笑道。
  “你看,平月,你這就不懂了吧!”李治把兩個青花瓷茶杯端到平月山席蓉二人面前笑道:“坐,坐。都站著干什么,來,我們慢慢談。”
  “哈哈哈,李治,你啊你,要是讓馬宅男知道你現在還這么慢悠悠的,他非氣死不可!”平月山聽后大笑卻是坐下,用茶杯蓋不停的打冒著熱氣浮在上面的茶葉。
  “嘻嘻嘻,李司令這是急病人碰上了慢郎中呀!”席蓉在一邊打趣說道。
  “我說,你們兩個的事情成了沒有?什么時候請我去喝喜酒啊!”李治見這倆人一唱一合促狹的開起了玩笑。
  “李治,你別拿著女孩兒糟踐,開我的玩笑不要緊,人家姑娘臉皮薄。”平月山聽后扭頭看了看席蓉,果然席蓉臉上一臉霞霧緋紅了。
  “哈哈哈,那你這么多天音信皆無的,說,干什么去了?”李治壞笑著逼問道。
  “我跟席蓉旅游去了。”平月山這些天跟席蓉一直在密議加入峰皇勢力的事情,峰皇的意思很明顯,就是平月山現在沒了地盤,與其到處流浪不如加入他的東北軍,而平月山卻有自己的小算盤。
  盡管他現在沒了地盤,但是他還有一大幫子忠于自己的手下,他的人類部隊不少,喪尸將軍也不少,只要有機會他還是隨時能東山再起的。
  要知道權力這個東西,只要你沾上邊,那就容易上癮的,盡管很多時候受難為,也有那么點不想干了的意思,但是你上去了,那就不愿意隨隨便便的下來。
  席蓉作為聯絡人不停的與峰皇聯系,來回傳達峰皇跟平月山的意思,這些天他們在一些事情上達成了共識,但平月山還是覺得對方開出的價碼太低,想沉沉對方,抬抬價。
  當然平月山這段時間跟席蓉打得火熱,倆人一起去爬山一起去散步,搞得周圍的人都以為這倆人在談戀愛,這也是一開始李治為什么如是開玩笑的原因了。
  “哈哈哈,旅游?這話我怎么聽著意味深長阿!”李治聽后放聲大笑。
  “李司令,我怎么聽說你家這倆天也挺熱鬧啊?怎么回事啊?”平月山見李治還是咬住不放,于是抓起了李治的把柄。
  “我那啊!我那地是廟小神仙大,池淺王八多阿!不說也罷!”李治聽后自己打了個哈哈,他想起昨天莫嫣然跟劉蕓大吵大鬧眼中就是一陣兒黯然。
  本來說得好好的,無論是莫嫣然還是劉蕓都說要好好相處的,不跟對方計較,誰知道昨天一到家,二女一見面就跟見了仇敵似的,立馬開戰!一個老子上當了的想法當時就席卷了李治的全身。
  李治本來忐忑的心情讓平月山這么一問變得更加的不安起來,要知道,比起跟鱷魚的部隊作戰起來,他家里面的戰火程度猶過之而不及阿。
  他一個不小心他的家庭就要破裂的,如果是別的女孩兒他也就不在意了,偏偏這倆女孩兒全都是他極心愛的,而且那種感情不是用金錢能彌補的,一旦錯過,李治必將遺憾終生,所以他慎之又慎。
  不為別的,就是為了這份可遇而不可及感情。
  人,一旦錯過,那再相遇可能就是面目全非了,你不再是你自己,對方也不再是對方,可能都有自己的家庭,那時候社會會給你們各自套上一副枷鎖,在你們面前會出現一層無形的墻,當你越位,社會的輿論就會把你罵得體無完膚。
  有道是眾口爍金積毀銷骨,古往今來,多少這樣的例子啊!李治不是不清楚,所以他不想犯這樣的錯誤,也不想承受這樣的罵名,他不愿像徐志摩一樣,為了林茵徽思念一輩子,那是一種折磨。
  如果是他,他就會當機立斷,決不!Never,Never,Never!他就要莫嫣然劉蕓全得了!兩個他都要,老子憑什么不能跟兩個自己愛的女孩兒結婚!老子他媽現在都司令了,老子還就是要明目張膽,什么社會習俗的,什么法律規定的老子還就不信了!非搞出一個特例來不行!
  老子不喜歡藏著掖著,老子還就是明著來,跟那些個貪官污吏不一樣,他們不是地下情人,二奶之類的嗎,老子還偏不,老子兩個都要明媒正娶!老子不害怕歷史罵,老子要做回自己,老子他媽是男人!
  有種你麻痹別罵,自己也能兩個真心喜歡的妹子去!你也明媒正娶試試!
  老子就是愛了怎么著?老子就是娶了怎么著?你說你的,老子他媽就是不該,愿意說什么說什么去!一邊玩去。
  李治現在忽然有了一種做了婊子不怕繼續做婊子的想法,他不管怎么樣也要把劉蕓跟莫嫣然全都握到手里面,這倆老子要定了!
  李治這種堅強的性格讓他真的如愿已償,而且他還娶進了羽見時光,娜娜子,秦琳,以及皇甫緒娟幾人,但是之后的結局并不樂觀,他給了劉蕓莫嫣然跟羽見時光三個人每人戒指,在跟鱷魚作戰時,李治被對方打倒懸崖,劉蕓身死,莫嫣然墜崖,李治在被逼到最后關頭,孫鳳迎等人趕到。
  他們都是親眼目睹這一幕的,所以一家人奮力向前合力誅殺鱷魚,但是這個人的命運有的時候真的是天注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