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1-23)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1-23)      第三章少女喪尸(01-23)     

末世橫行68 (殺逃兵!)

“開火!”隨著喪尸進入射擊區域,工事上的戰士們紛紛開火射擊。但前面的強型喪尸毫發無傷,依然在慢慢地移動著,敏捷性喪尸和普通喪尸緊緊的藏在這些龐然大物后面,子彈只能打在他們身上,很難打到他們的頭上。眾人急得不得了,但卻沒什么辦法。
  突然間這些龐然大物居然向后退卻了,很多普通喪尸都不知所錯的,站在那里時前時后的,還有些喪尸繼續將前進,一部分掉頭就跑,喪尸的進攻陣型一陣大亂。
  敵我雙方都是一愣!李治反應的極快,啪啪!“兄弟們,打啊!開槍!”啪!啪!聽著李治高喊,眾人都是反應過來,噠噠噠!啪啪!各種槍支一齊開火,頓時喪尸群中倒下一片,前進的喪尸則有很多掉進了陷阱中。這個結果大大們應該已經猜到了,但李東軍卻沒猜到,他不明白為什么劉詩音要幫這些個人類,他的部隊竟然被劉詩音攪亂了。
  十萬大軍一片混亂,李東軍現在只能指揮大概不到一萬的喪尸直屬隊了。生化侍者和一些敏捷型喪尸不斷的吼叫著整理隊形,但是前面的喪尸部隊已經亂套了,沒辦法只能撤回來,重新整隊。一時間喪尸們紛紛撤退到原來的位置,只留下幾百具普通喪尸的尸體。
  “這個劉詩音,真讓人生氣!居然幫助人類!”李東軍有些氣急敗壞的喊道,可是為了什么哪?他怎么也想不明白,劉詩音竟然會幫助人類攪亂他的軍隊。生化侍者帶著敏捷性喪尸在喪尸叢中跑來跑去的不停吼叫,慢慢地喪尸們重新開始排列隊形。前面一排排巨型喪尸又站好了,敏捷性喪尸和普通喪尸一片片的跟在后面,只等李東軍令下。
  “姐姐,我們也進防空洞吧?”小孩兒很害怕去搖莫嫣然,莫嫣然被干擾了一下,一下子注意力就分散了。趙生輝看了看空地上人熙熙攘攘的卻是少了很多,想了想把大劍插在后背劍鞘里,一把竟把莫嫣然扛在肩上。莫嫣然一下子就醒了,她雙手拍打著趙生輝的后背,求他放下她來,趙生輝哪里肯聽,隨即另一只手抱起小孩兒。喊了聲:走!一下子就從屋里闖了出來,直奔防空洞入口而去。
  “開火!”工事上面地戰士們噼噼啪啪打個不停,而此刻喪尸們紛紛進攻,沒有干擾,喪尸們異常兇猛。不一會兒,喪尸就到了鐵絲網邊。
  嗖~一只紫紅色敏捷性喪尸一下子就躥上了墻頭。吼吼吼!啊!啊!他不停的怒吼著,左跳右躥,一下子傷了五六個戰士。附近的戰士紛紛朝他開火,他卻靈巧異常,忽地一個戰士被撲咬在地,他不停撕咬這個戰士。
  另一個武警見狀竟然猛地從后面抱住了喪尸,想抱著它一起跳下墻去,卻被喪尸回頭一口咬掉了半張臉,頓時鮮血直噴而出。不少民兵嚇得哇哇大叫,丟了槍逃下工事,死命的往防空洞跑。
  “站住!不許逃!再逃開槍了!啊!”一個武警也倒在血泊之中。這時地下的敏捷性喪尸紛紛上墻,工事墻頭一片混亂。
  李治一看不好,拉起黨市長就跑,頓時城頭防線全面崩潰。敏捷性喪尸紛紛撲殺逃跑的士兵們,不時有人被咬死。此刻防線已經崩潰,敗局無法挽回。有道是兵敗如山倒,這話一點也不差!士兵們發了瘋似的向工事內的防空洞入口跑去。巨型喪尸已經接近城墻了,一旦接觸到城墻,那就不叫城墻了,這絕對比城管大隊強拆民房給力!李治拉著黨市長一路狂跑,卻不時有人超過他們。
  黨市長漸漸的跑不動了,他竟把李治的手一甩,李治一個趔趄差點摔倒:“小伙子,快跑!帶著他們謀生路吧!快走!”啪啪!黨市長索性趴在地上拿槍射擊起敏捷性喪尸起來,李治一跺腳,轉身就要回來!此刻牛宏亮和張勇一把架住李治就跑。牛隊長深深得知道此刻已經救不了市長了,而這個小伙子是以后的希望,這話黨市長已經和他說了很多次了……
  不時的有人跑不動了,也學著市長趴在地上掩護起逃亡的人群。咚!巨型喪尸一下子攻破了城墻,喪尸四面八方的涌了進來!防空洞口還是有很多人,大概有三四百人,這些人都拼命往防空洞里擠。大家把那間空房子擠得滿滿當當的,很多人都進不去。
  莫嫣然一眼看見李治跑過來,就是一個閃身躲在房子后面,李治和牛隊長都在往里擠,卻沒有看見莫嫣然。而趙生輝一看就明白了,他嗖的一下抽出長劍就要去殺李治。
  莫嫣然一把拉住趙生輝:“你干什么?”
  趙生輝一陣冷笑:“殺逃兵!”
  “你站住!”莫嫣然生氣一把抓住趙生輝的衣服。
  “憑什么?!”趙生輝憤怒的一下子甩開了莫嫣然牢牢抓住他的手。
  “你敢過去殺他,我就自殺!”莫嫣然一下子把李治給她的64對準自己的腦袋。
  “不要!”趙生輝大驚失色,兩只手直擺。頓時當啷一聲長劍掉在了地上,趙生輝沒想到劉詩音為了這小子居然要自殺!嚇得手足無措,心里一下子恐慌起來。
  此刻喪尸已是圍攻了上來,外面的人紛紛被撲殺。小孩兒一看居然嚇暈了過去!趙生輝大喝一聲擋在莫嫣然和小孩兒的面前,莫嫣然一見,眼睛一下子變得赤紅起來!嗚嗚嗚,頓時喪尸開始后退。
  趙生輝和試圖來進攻的幾只敏捷性喪尸打了起來,趙生輝大劍耍的極是漂亮,劍過之處殘肢橫飛。只見那大劍舞的成了一個光圈,那幾只敏捷性喪尸紛紛被砍倒在地!其他的喪尸卻也不進攻了,有的已經倒戈了,和自己的人撕咬了起來。
  防空洞通道屋子的門已經閉上了,人們不知道外面還有人為了他們在奮戰。就在這時,喪尸們紛紛向兩側讓開,只見中間走過一個背著大劍的壯漢來。趙生輝一見認識:李東軍!這廝還沒死,原來是他在搗亂,臉上有些不高興了:“李東軍,你搗什么亂?到這里瞎鬧什么!”
  “嘿嘿,這話應該我說吧!我說姓趙的!你在這里裝什么英雄好漢?敢情是你救那些人。”他用手點了點防空洞入口的房子。
  “讓開!聽見了嗎?”李東軍就要向前。
  “等等!是我不讓你傷害他們的。”莫嫣然突然打斷李東軍的話,她變著臉生氣的看著李東軍。這個曾經總是見了自己就嚇得跑的粗獷漢子,今天居然要殺她的男朋友,她能不生氣嘛!
  她墊著腳站在李東軍面前,兩只眼睛緊緊地盯著這個高自己幾頭的男人。李東軍低頭一看,心說我的媽呀!這妮子生起氣來真嚇人,你別說她生氣的樣子還真好看,心里想著,卻是被莫嫣然逼的一個勁的倒退!
  期間有個普通喪尸想咬莫嫣然,被李東軍一劍就斬做了兩段,才緩和了一下氣氛。莫嫣然看他替自己斬了那個想偷襲自己的苯喪尸,心里的怒氣才多少消了一些。她雙手一張,擋在李東軍面前:“不是想殺里面的人嗎?”
  “啊,哦,不,啊,是……啊不敢……”李東軍望著莫嫣然畏畏縮縮的嘟囔著。
  “行!”莫嫣然噗哧一笑。
  “真的?”李東軍眼睛頓時一亮。
  “先殺了我再去!”莫嫣然嗖的一下又變了臉。
  “……”李東軍身子頓時一矮,把頭低下就像犯了錯誤的小學生一樣。
  “你不是很厲害,很威武嗎?殺啊!”莫嫣然銀鈴般的聲音冷冷的說道。
  “詩音……我不是……我不敢……我只是執行老大的命令!”李東軍心里害怕極了,他也不知道自己該說什么了。
  “你老大是誰?”莫嫣然聽后覺得奇怪,沒記得李東軍有個老大啊。
  “章邯!”李東軍往后退了兩步說道。
  “章邯?”莫嫣然又問了一遍。
  “恩!”李東軍擦了擦頭上的汗。
  一說起章邯,莫嫣然差點沒笑出聲來。那個沾臟了衣服就要擦半天的家伙,還總是穿的板板整整的,極是講究。他寫的情詩也是一絕!不是星星就是月亮的,經常弄的莫嫣然心煩不已!有一次他給莫嫣然的情書曝了光,差點沒讓人酸掉了大牙!居然叫莫嫣然最親愛的恒星,他就是那圍繞著她而旋轉的行星,為了她24小時自己自轉不停,為了她365天公轉不止!她就是他心中的太陽,沒有她的照耀,他每天都淪陷在黑暗之中!她就象春天的雨露,而他是久旱的禾苗,行行好救救他吧……諸如此類還有很多。
  想起章邯給她背情詩,一激動就結巴的情景。莫嫣然失聲笑了出來,她捂住嘴看了一眼李東軍,李東軍已經神游去了,雙目發直盯著她看,嘴上還流著一串串的哈喇子……她頓時覺得不好意思,笑著回頭一看趙生輝,趙生輝已經成士兵雕塑了,還擺著那個握劍的姿勢一動不動的……
  卻說李治他們逃進防空洞,最后進洞的人關上了上面的鋼蓋子。這是李治讓人做的,純鋼的,大約5cm厚。通道里面密密麻麻的全是人,因為沒開燈,所以里面很暗,牛隊長和李治分開人群摸索著去柴油發電室開燈。
  “都讓讓,不要慌!我是牛宏亮!”但一家人沒有理他的,還是紛紛攘攘的。
  “都別喊了!我是黨市長……的秘書!”李治的話前面聲音大后面聲音很小,通道內頓時安靜了下來。
  “大家別慌,都打開手電,背包里有!”一時間眾人紛紛打開手電,有了燈光,眾人就不再那么慌張,逐漸的安靜下來。
  “胡秘書,你和現有的民兵檢查一下是否有感染的人,我和牛隊長……再來幾個人!”話音未落只見呂均,劉蕓李健房勇波趙飛博房亮亮張勇等人都過來。
  “你們……好!你們幾個跟我來!”李治心里一陣感動,轉身就走但他覺得缺了點什么,但是此刻沒有燈光也就沒有細想。于是劉蕓他們跟著李治牛隊長去開燈,后面不時的響起了槍聲!他們都知道那是在槍殺感染的人群……
  此刻鏡頭晃動了一下子,里面的人顛三倒四的,嗯,屏幕又正過來了。只見一個一身白衣白頭發的科學家在向一個穿軍裝的人說個不停,兩側掛著世界地圖和島國地圖以及中國地圖,中國地圖特別是東面突出的半島中間的一個地點被用紅筆劃出了一個圈:這個地方就是W市,這個軍裝男人的寶貝女兒就在那里。
  他今天接到了報告,有一個喪尸群從昨天就開始向W市區移動!之前他不斷的受到女兒發回的情報什么他的支那武士正在血戰,什么兵敗撤退……什么的搞得他差點沒發狂!特別是失去聯系的那半個小時,他差點就要導彈部隊發射導彈了!他就一個寶貝女兒!她不能死,絕對不能!如果可能他恨不得親自帶著突擊隊去救她!
  直到十五分鐘前,他接到了他女兒的情報,她已經撤入防空洞,暫時沒危險了。將軍內心直喊佛祖保佑!他剛才想了一下就打了電話把北條博士叫來了。
  此刻北條正在給他作報告“將軍,恕我直言,這些病毒沒有抗體!”
  “怎么會沒有抗體?任何一種病毒都有對應抗體吧?”野坂中將聽后就是一皺眉。
  “不是的,就像艾滋病和癌癥一樣,這種病毒沒有治愈的藥材”北條博士見野坂不解不由得解釋道。
  “美**方也沒研究出來嗎?”野坂中將疑惑的問道。
  “沒有,這種病毒是沒有抗體的!”北條博士獲了過美**方的生化實驗的很多資料,他知道那些病毒是沒有抗體的。
  “還有個問題,北條博士,那這種病毒的母體試劑還能研究出來嗎?”野坂中將想了想又問道。
  “唔唔……應該不能,研究試劑的那些人都是全世界最頂尖的科學家和醫學家,現在在想研究那種母體試劑已經不可能了!”北條博士一愣,尋思了一下說道。
  “……如果能研究出來的話,需要多長時間?”野坂中將多少有點不死心。
  “呵呵,將軍閣下,恕我不敬,當今世上已經不可能研究出這種試劑了!沒那些人了有再多的東西也是沒用的!”北條博士聽后笑了。
  “哦……”野坂中將陷入了沉思。
  只見鏡頭開始模糊了,北條博士和將軍的身影都變的扭曲了……
  “好了嗎?”一個如同黃鸝般清脆的聲音問道。
  “ok!”嘩!一下子鏡頭變亮了起來,里面出現了十幾個人,一個人滿手油污的呵呵大笑,他沖著對面的美女劉蕓和秦琳打出了一個OK的手勢……
  仍然厚顏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