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1-20)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1-20)      第三章少女喪尸(01-20)     

末世橫行72 (艾米兒古麗)

春天來的好快,悄無聲息、不知不覺中,草綠了,枝條發芽了,遍地的野花、油菜花開的燦爛多姿,一切沐浴著春晨的曙光,在春風中搖弋、輕擺,仿佛少女的輕歌曼舞,楚楚動人。
  在我們面前出現了一支快速移動的喪尸部隊,他們正在一個森林里行進,這是一個叢林密布的森林,很多樹上都長出了鮮嫩樹芽,小小的尖尖的,都是墨綠色的小荷包,冬天的余威剛剛退去春天就迫不及待開始埋下她出現的伏筆了。部隊的前面幾乎全是普通型喪尸旁邊有敏捷性喪尸不停的吼叫著驅趕著些“士兵們”,鏡頭一下隨著部隊向后延伸,這只部隊足有70萬喪尸,后面跟著一個背著長劍的男人,短發,瓜子臉,眉毛如畫,高鼻梁,面似銀盆,目若朗星。[搜索最新更新盡在這個小伙子那個帥氣勁就別提了,在他的后面跟著幾萬個人。什么?喪尸后面跟著人?是的,男女都有。還有個紫黑色生化侍者帶領著一大堆敏捷性喪尸在后面斷后。這是非常不可思議的一幕,是不是?但就是發生了。這個小伙子叫孫鳳迎,一手漂亮的劍法,對喪尸異常強大的控制力,使他成為僅有的幾個頂級母體:控制戰斗型喪尸。
  他后面人群中還有一個女孩兒大約十七八歲,一看就是維族女孩兒,帶著一盞維吾爾小帽,圍著薄薄的粉紅色紗巾。她有一雙大大的藍色眼睛,高鼻梁,瓜子臉,櫻桃小嘴,看上去十分的迷人。一笑讓人有種如沐春風的感覺,再加上薄紗巾又多幾分朦朧美。這個人就是以前莫嫣然的情敵:艾米兒,艾米兒以前和莫嫣然經常打得不可開交的,她深深的喜歡孫鳳迎。
  孫鳳迎,沒得說了,只要是女孩兒都喜歡的那種。長的帥不說,性格還特別的好,又知道疼惜女孩兒,這樣的好男人哪里去找?劉琴琴也喜歡孫鳳迎,莫嫣然以前也很喜歡他,他比李治長的帥的不止一個檔次!但就是沒太有主見和主意,再就是不太會說話,但是這男人帥到所有女孩兒都喜歡貌似也就挑不了這么多.毛病了。
  孫鳳迎有一個美女啦啦隊,在哪?哦,就在他保護的那一群人里,無論春秋冬夏全都是拉拉隊的衣服。別問我她們冷不冷,女孩兒愛美不怕凍,正所謂美麗凍人嘛!每次他和別的母體比劍打架,她們總是出現,艾米兒是她們的隊長,讓那些個和孫鳳迎打架的母體郁悶不已,經常都是劍法不行,還在女孩面前丟人,索性都不截殺他們了。那些個截殺他們的母體都自認倒霉,經常是偷雞不成蝕把米。也有的母體勸孫鳳迎他們加入,但都被他拒絕了,他的目標只有一個:劉詩音!
  這個讓他夜里都能哭泣的女孩兒到底在哪里?接到間諜的報告,他猶豫了很長時間才決定放棄那個幸存點,向山東方向移動去找劉詩音。大家看到這些喪尸部隊只是他的中軍,前鋒3個生化侍者領著30萬已經進入了江西,左軍3個生化侍者領著30萬進入了湖北,右軍的40為什么?你說為什么?他的部隊不傷人,反而保護人類,有時和攻擊他們的人類部隊交鋒時,也是消滅那些攻擊的士兵即可,不攻擊就不殺害。因此他的部隊到了后來居然人的軍隊和喪尸母體都不攻擊了,一看是他們的部隊就直接讓道,怎么判斷?很簡單隊伍里的人們做了些明黃色大旗,旗上繡著三個紅色大字:孫鳳迎!非常搶眼!讓前面的敏捷性喪尸舉著,一路上甚是威風!
  此刻孫鳳迎邊走邊望著前面的森林搖頭嘆息,以前和劉詩音在一起時多好!自己就是不太會表達,雖然知道劉詩音也喜歡他,他卻是說不出喜歡你那三個字。總是膽小得很,再說還有那么些男男女女的都盯著他們倆個。他的粉絲和劉詩音的粉絲似乎達成默契,他倆一見面就是怪聲不斷,搞得他和劉詩音異常尷尬。見了面話也不好意思說話,基本上就是說幾句就匆匆離開,有種東西叫做心有靈犀一點通,他們經常是眼神交流。自從回國后,他就去江蘇找劉詩音,但碰到了同樣尋找劉詩音的趙生輝。二人還為她打了一架,結果不言而喻,趙生輝大敗,被孫鳳迎打得要自殺,還是孫鳳迎勸他要想開些,趙生輝才悻悻而去。
  他找遍了整個江蘇也沒發現劉詩音,不得不進入江西。在江西他碰到了艾米兒,艾米兒豈能放過孫鳳迎,艾米兒向他建議他們裝作人類混進人群打聽,孫鳳迎是個沒主意的,就同意了。二人混進一個幸存者居住點,沒有找到劉詩音,卻碰到了喪尸攻城。危及關頭他不顧艾米兒的勸說,挺身而出拯救了大約2000名幸存者,那些幸存者頓時視他如天神,于是乎他就開始了保護神的道路。他一路收容了幾萬幸存者,還把喪尸部隊擴充到200萬,他成功保護了這些人,他們也不再害怕孫鳳迎和他部隊了,孫鳳迎人品很好待人和氣,所以人人都喜歡他。跟著他混,不用為安全和食物擔心,這年頭哪里找這樣好的事去?只要跟著他就行絕對沒有危險。
  “古麗,我們還有多少天才能到達山東?”孫鳳迎回頭看了看隊伍,沖艾米兒一笑,頓時人類隊伍中紛紛射來哀怨和嫉妒的目光。
  艾米兒聽到孫鳳迎這樣叫,她確實很開心,她并不想去山東找那個會撒嬌的臭丫頭,她只想和孫鳳迎在一起,她們維族有個不成文的規定,就是不能嫁給漢族人!
  說起維漢不通婚筆者不得不講一下維漢不通婚的原因:從歷史上看,漢族的佛教就是通過現在的維族地區傳過來的,也就是說那時的維族是信奉佛教的,并逐漸的將這個信仰傳人了現在的漢族地區,那時維漢關系要比現在好的多,維漢通婚也是一種常態,所以現在的許多維族和漢族長相有許多相似的地方(由于白種基因是顯性基因,黃種基因是隱性基因,所以必須有了非常多的黃種基因才會顯現黃種基因)在歷史上所有的統治者都是鼓勵通婚的,包括維族統治者。元代的時候,蒙古族統治者為了戰爭的需要首先在維族地區強行推行伊斯蘭教,所以現在的新疆地區和寧夏地區該信了伊斯蘭教。
  因此她曾多次勸說孫鳳迎信伊斯蘭教,搞得孫鳳迎很是莫名其妙。艾米兒早就打算好了,現在是生化亂世,再也不用受長老和民族家族的干擾了,她要自己做一回兒主!她從小叛逆性就很強,她不信哥哥們說的話,她的哥哥把漢族人描述成一個個的惡魔,全都是狡詐陰險之徒,都是些欺壓人的大老爺,比舊社會的老爺們還壞一千倍!他們如果要不受欺壓就必須復國!她不相信他哥哥說的話,因為她經常看到他們村里的幾個維族人偷竊漢族人的東西。他們還行兇打人,他們連自己人也打,他們還騙那些老實巴交的農民們交保護費,說是為了真主。這讓人很費解,他們自己在不停的破壞著這個社會,卻說別人的壞話,真主是不會原諒說謊話的人的。
  她是個虔誠穆斯林,她信奉真主是至高無上的,她信奉真主會賜予她幸福,這不是她和孫鳳迎在一起了。那次她在孫鳳迎面前換衣服時,嚇得孫鳳迎到處亂藏,他直接藏到床下了。她喜歡這樣儒雅和懂禮貌的男人,不像他們村的小伙子們老是為了她拿著刀子拼死拼活的。她看不起那種人,動不動就動刀子,他們一個個在外面風流快活,回來還想招惹她,打她的主意,真主不喜歡不誠實的人。
  她覺得孫鳳迎這樣的男人應該是穆斯林,這樣他們在一起更加名正言順,以后再找個阿訇主持她們的婚禮。她要跟他一輩子,她知道他喜歡劉詩音,那個嬌小可愛的女孩兒,看起來就像只小貓一樣。她到現在都搞不明白她在她們那方圓百里都被稱為艾米兒古麗,卻在孫鳳迎眼里抵不上一個嬌弱的劉詩音!她不甘心,她的古麗名稱不是吹出來的,有人稱贊她是阿依加瑪麗,托輪阿依,阿依加乃特,尤麗都絲!他們經常喊她為“阿依姆古麗”,她遇到那些調戲她的不良男孩子們總是怒目而視,有些直接被她用棍棒趕走。雖然她也很喜歡這些詞語,她很歡別人叫她帕爾瓦納古麗!她又時候也自稱作帕爾瓦納。
  “恩,大概還有十多天吧,我們是沒事,就是那些幸存者行動力不夠啊!我們可以不停的移動,但他們不行,這些地方不能開車過去,都是背著很沉的裝備移動難免有些慢!”她眨著眼睛深情的望著孫鳳迎,孫鳳迎一不小心和艾米兒目光相交,頓時一震,心里一股暖流升起,他不知道為什么這個貌似俄羅斯的姑娘居然會喜歡他!她們族里是不會同意的,再說劉詩音還在等他哪。
  他有時也會陷入矛盾之中,他即喜歡艾米兒也喜歡劉詩音,有時艾米兒占上風,有時劉詩音占上風,他自己確定不了。他經常無法判斷到底哪個才重要,他有時也想能同時和二人一起生活。這也是趙生輝李東軍等人敢和他搶莫嫣然,還有莫嫣然會喜歡上李治的真正原因了!如果他能一心一意愛莫嫣然,哪里會輪得上李治得手?下輩子吧!
  莫嫣然之所以改名不叫劉詩音了,就是因為她想忘記孫鳳迎,自己想做個普通女孩兒,不再那么可愛。莫即不的意思,她不想笑起來給人那種嫣然的感覺,所以改名字叫莫嫣然。孫鳳迎此刻還是掛念著她,他忘不了莫嫣然的樣子。他經常相信感覺,非常感情用事。而李治不會像他那么感情用事,李治比較冷靜,但也會感情用事。如果李治不感情用事,他完全可以超越吳江。吳江最大特點就是冷靜和理智!但吳江也有不為人所知的脆弱一面,他很懷念那個讓曾經他心動女友,就像現在孫鳳迎和李治喜歡莫嫣然一樣。
  有時人的感覺是類似的,雖然遭遇不同,但情感結果卻是驚人的一致,這種感覺無論男女都皆然。
  “王建橋你個狗東西,老子要再建一個營,他娘的裝備你給不給?你說!你說!”刀疤在師長辦公室里拍著桌子大吼,昨天李治他們來了,還帶了近1000人,其中近200人的民兵和武警都還有武器,但是子彈卻是極缺。
  刀疤和馬.眼私底下一商量,這可以再建一個營啊!李治當營長,調吳江回來當政委,再讓他們的人當軍官!這又是自己的一個嫡系部隊啊。誰不希望自己的兵多一些,于是昨天刀疤當即就向王建橋提出了建議,王建橋倒是同意組建部隊,可是今天李治他們他們去領軍裝武器時,卻被拒絕了。
  這不今天刀疤當場就發飆了!“你什么意思?昨天還答應得好好的,今天他娘的就反悔了?”王師長看了刀疤一眼,卻沒說話,他有些擔心,這刀疤的部隊擴的也太快了吧?雖然說是兄弟,但你的部隊不能太多,到時……
  他是這里的最高指揮官,他心里也有小九九,這個部隊建可以但不能歸你的建制。經過張飛揚的事情,他對誰都有些警惕,再一個考慮就是李治這人行不行?來了個人就因為跟你很熟,嗖的一下成營長了。這也太……就算他同意了,他下面那些驕兵悍將們會同意?他們肯定會鬧情緒的。這樣不行,除非他能打出彩來才行,要當也只能是個副的。
  最后一點就是吳江!童虎。你他娘的說拿走就拿走啊!敢情這人才還是你的,我這結了婚,還圓不了房了?他也是心里窩著火,所以今天就讓武器庫和后勤處的人難為難為他們!刀疤什么人?一想就明白了。但他卻是不忿,老子千里迢迢的來這里救了你個狗東西,現在老子想弄點東西都不行,真他娘的摳門!這口氣要找回來,今天一早就怒氣沖沖的殺過來了。
  “刀疤你個老倔狗,你也太過份了!不是我說你,有你他娘的這么干事的嗎?”王師長嘭一下把桌子上一只茶碗給摔得粉碎:“你他娘的,好事都讓你占了!老子好歹要了個人,你他娘的就給使了幾天就要回去了!昨天又要要裝備,你個山西老摳!有你這么辦事的嗎?”
  刀疤一聽立馬更明白了。他撲哧一聲笑了,繃著的臉立馬笑得跟花似的,就是臉上的幾條花紋不太好看。刀疤從布兜掏出一盒天子來,抽了一根遞給王師長,卻被王師長一把推開:“喲,真生氣了?老伙計,別生氣啊,有條件可以商量嘛!這買賣不成仁義在啊!生哪門子氣啊?呵呵”
  “去你娘的!”王建橋瞥了刀疤一眼,把手一伸:“煙!”
  “艸!剛才給你你不要的!”刀疤一聽笑了。
  “剛才是剛才,現在是現在!”王建橋接過刀疤遞給他的煙,點了起來:“恩!這天子煙就是好抽啊!哈哈我覺得比玉溪好”
  “嘿嘿,玉溪怎么不好了?”刀疤聽后頓時有些不明白了。
  “太倔了!”王健橋瞥了刀疤一眼說道。
  “哈哈,你他娘的拐著彎罵人啊!有什么條件就說,別他娘的藏著掖著的,像大老爺們嗎?”刀疤哈哈大笑,他知道王健橋肯定要談條件的。
  “哈哈哈,痛快!那我可說了,你可別生氣。”王健橋也笑了,刀疤心里面的彎彎繞他能不知道。
  “你他娘的快說,親兄弟做買賣價格待合理啊?……啊~”刀疤故意拉著長聲提醒王健橋。
  “你不用提醒我,我知道,我是這么想的……”王健橋卻是說起了條件。
  只見師長辦公室兩個人不停地討價還價,就像兩個商人在做買賣,那個細致就別提了……
  最后達成一致,建立一個加強營直屬師部,由王建橋和刀疤共同指揮,周群任營長,李治任副營長,吳江任政委兼任師部參謀,童虎調任加強營第一連連長,二炮任第二連連長,房勇波三連連長,張勇任四連連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