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1-23)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1-23)      第三章少女喪尸(01-23)     

末世橫行73 (組建部隊)

話說王師長派出的清理水庫的部隊,水庫附近大約就二百來只喪尸。而他們都是機械化部隊,裝甲運兵車和軍用卡車拉著一個營的部隊,前面還有兩輛自行火炮開道,在火炮和機槍打擊下迅速解決了附近的喪尸和控制室里面喪尸。他們按照命令迅速在附近設置了雷場和鐵絲網,圍著控制室和水庫大壩修建了()字形工事,一時間上游水庫牢牢的掌握在王師長他們的手中。現在是春天,這一放水下面就澤被千里。W市是個平原地區,西高東低的地形,放水的后果可想而知。
  此刻軍部指揮室內,很多人都坐在指揮室的椅子上,一個領導模樣的軍官拿著電話哈哈的笑個不停……
  “好!占領了?嗯,我知道了,盡快通電。有困難可以提,不用不用!嗯,你們做的很對!堅守,明白嗎?就他娘的戰至最后一人也要給我死在水庫上!明白嗎?再給我重復一遍!”
  “嗯,那個你他娘的就別重復了。豬腦子!”
  “嗯!好好好!就這樣吧!”王師長笑的臉上都要笑開花了,回頭看了看那些伸著脖子往自己這里看的團長營長們。“嘿!873營干得真不錯!嘿嘿,他娘的劉軍這個兔崽子出息了!嘿嘿”
  “漂亮啊!這樣我們就沒后顧之憂了!”一個團長說道。
  “吳江的辦法真不錯!很好……”另一個軍官說道。
  “水庫啊,有空哥幾個去劉軍他們那,讓那孫子請客,能吃魚了!”又一個軍官說道。
  “就是他娘的老子幾個月都沒吃過魚了!這做夢里面都是抓魚!”貌似是賈年君在說話。
  “哎,老賈抓魚是好事情,主發財啊!”賈年君旁邊的軍官不由得說道。
  “真的假的啊?”賈年君聽后一愣。
  “真的!不信你問老周!”那軍官朝對面的周群一努嘴。
  “艸!你***別騙我啊?老周,做夢抓魚是發財嗎?”賈年君將信將疑的問道。
  “老賈,的確是啊!你他娘的今天請客!”對面的周群一下子就笑了。眾人一看出了冤大頭,今天晚飯有著落了,紛紛跟著起哄,一家人抓了賈年君的冤大頭。
  “靜一靜,現在我們來看一下形勢,吳參謀。”王師長用手做了請的姿勢,吳江去了臺上,用指揮棒指著墻上掛的地圖,給坐在椅子上的眾人講起了形勢:“現在我們占領了水庫,這樣主動權就掌握在我們的手中!但是我們不能放松警惕,昨天李治講過他們所在工事遭到成群的喪尸攻擊,換句話說就是喪尸攻城。這說明了一個問題!”他頓了一下,看著下面認真聽講的學生們,發現沒有調皮的又繼續說道:“喪尸里面有指揮官!”
  “哈哈哈,我艸!別搞笑了……”一個軍官差點沒噴了。
  “哈哈吳江也會編故事了……這笑話說的!”周群也笑了起來。
  “危言聳聽!”另一個軍官皺著眉頭說道。
  “他神經不太正常吧?喪尸會和人一樣,也就是說有喪尸具有人的智慧?呵呵,這玩笑開得?”又一個軍官揶揄道。
  下面頓時哄笑不已,噗!不知道誰放了一個低沉的臭屁,頓時一家人更是大笑不止……
  “李治,你再講一下你們當時的情況!”王師長用手指了一下李治。
  李治站起身來,看了看周圍還在低笑軍官們平靜地說:“我同意吳江的判斷,我們和喪尸交鋒時,敵人先是試探性進攻了一次。他們密密麻麻的有無數喪尸,第一次卻只沖過來不到1000只喪尸。試想,如果是沒有指揮官,他們肯定會一窩蜂地沖鋒的,假設他們攻擊工事的話。”李治的這幾句話讓這些嘲笑吳江的人頓時陷入思考。
  李治卻沒有管他們,而是繼續說了起來:“他們試探之后,居然換了攻擊陣型,巨型喪尸在前,暗紅色喪尸和普通型喪尸都躲在巨型喪尸后面緊緊跟隨著,這類于步坦混合進攻時的戰術。試想,沒有指揮官會這樣?更讓人想不通的是第一次他們不知道什么原因居然混亂了,在退回去后我們看到了一個灰黑色喪尸帶著暗紅色喪尸居然在整理隊形!這也就是說……”李治故意地拉長聲音。
  “灰黑色喪尸有智力!”坐著的眾人都異口同聲喊了出來。
  “對!”李治看了看大家,一字一句的說:“這個灰黑色喪尸很有可能就是指揮官,我們必須干掉他!而且暗紅色的喪尸應該也有智力!”
  眾人頓時覺得身上一陣發寒,這春寒到!倒春寒啊!刀疤一聽很滿意,用手捏著下巴哼起了小曲。今天他的人又給他長臉了,他那個得意就別提了!他就看中了兩個人才:李治,吳江。這次李治說的一家人沒有不服的,全他娘的啞巴了。他很滿意,挑釁似的看著王建橋,發現王健橋向他透過驚詫的目光。
  王建橋心里那個震驚就別提了,他并不是在意那些個喪尸指揮官有沒有,而是眼前這個人是人才啊。一點也不緊張,侃侃而談,顧若生盼意氣風發,言詞中肯合理,邏輯推斷能力非同一般,這按照他說的分析起來的確是合理解釋。
  如果他說的正確那么自己的這里也是危險得很!幸虧有吳江設了一計,提前預置了水攻,就算喪尸10萬大軍來攻也叫他喪身于此。但下一步怎么辦?淹了以后還能再淹一次嗎?帶著疑問他不由的打量著眼前的這個小伙子:“我們設置了水攻之計,你覺得哪?”
  李治聽罷暗自詫異,真不愧是軍隊,自己想不到的事情,人家早就考慮好了。他不由贊嘆的看了王師長一眼,尋思了一下說道:“我是這么想的,水攻此計實乃妙招!王師長確實韜略了得,但之后哪?不能再用一次吧?”
  王師長心里咯噔了一下子,心說這小子真厲害,我想什么他都看透了。
  “我是這么想的,王師長咱們這里可否有地下工事,或者防空洞之類的地下設施?”王師長聽了心中更驚訝了,他看了看那些團長,他們紛紛搖頭,立馬明白沒人告訴過他。于是強壓了一下心中的驚訝,緩緩的說道:“有如何?沒有又怎樣?”
  李治一聽就是一笑,他立馬判斷肯定有,于是直接就說:“有,現在就安排好逃得準備,提前把以后事情處理好!在出逃的出口那里放置汽車,物資以及設置軍隊。我建議再設置一個基地,最好是靠山而建,這樣我們既可以農耕種植又能憑天險據守!正所謂狡兔三窟!”
  李治的這些話轟的一下把這些軍官都震暈了,除了吳江還在仔細的考慮不周的地方,其他人全都被震暈了。這些話太震撼了直指這里根本就守不住,他把他們這些天夜思夢想的事情都說了出來,還提出了建議這讓他們很興奮,頓時都交頭接耳的討論了起來。人人都知道又多了層逃命的希望誰不高興,還要再建個基地,這是好事情,以后去了可以直接就堅守就行了,不用再為新建設施費心了。
  王師長也是被震暈了,他此刻忽地想起刀疤的話,當時他大罵自己瞎了狗眼,他還有個寶貝,來了保準他喜歡。莫非就是此人?此人若當個副營長屈才了!要不……不行,還是再看看吧!他無意一眼看到刀疤那個得意啊,現在都不哼小曲了,怎么了?人家直接唱上了……心里暗罵這老倔狗怎么混的,怎么寶貝全進了他的口袋了!暗嘆李治可惜。
  之后會議室的人瞬間都服了,這不服不行啊,人家有東西啊,副營長這位置太低,人人一開始不服,現在沒說的,紛紛覺得副營長委屈李治了……
  卻說昨天李治的部隊一組建,童虎,二炮,房勇波,張勇全部連長,房亮亮,王寧,李健,呂均都提了排長,就連趙飛博也成了他警衛排長,實際上加強營就是李治說了算。李治現在兵員超過500人,是一個加強營。這配置開完會武器裝備都送到了,他們自己甚至還有一個工程舟橋連,這是王建橋開完會當即拍板再加一個連給他們的。這李治是一員智將加良將。好,我成全你!我再給你一個工程連,讓你如虎添翼。這拉攏人心王建橋很擅長,他憑什么當上師長的,這人緣和拉攏人心是他的主要策略,其智謀和戰功倒在其次了。
  “莫嫣然哪?劉蕓。”閆麗從昨天就沒看到莫嫣然,她是個喜歡打聽事情的。今天就來劉蕓的宿舍來問,她和劉蕓,莫嫣然關系都挺好,她性情開朗非常外向,也喜歡笑。又和劉蕓莫嫣然沒有沖突,所以劉蕓和莫嫣然都和她的關系不錯。
  閆麗看劉蕓還是愣在那里沒有反應,就轉過身去問秦琳:“莫嫣然哪?”
  秦琳一聽就哭了:“別問我,嗚嗚……”
  閆麗立馬如同雷擊,一下子淚就出來了。
  “我不信!你們騙我!她不會的!她那么漂亮,不會的!不會的!嗚嗚嗚”閆麗搖著頭看著秦琳一下子捂住了嘴,抽搐著就從劉蕓她們屋里跑了出去。
  劉蕓也哭了,她的背影在一動一動的,秦琳眼中朦朧的看見劉蕓哭了。但劉蕓卻不愿讓秦琳看見,背著身子,她的手不知是擦眼淚還是捂著嘴。秦琳哭的睜不開眼了,她一開始很希望莫嫣然被喪尸咬死,但真的發生了,她卻一下子記起莫嫣然的好處來,她給自己織的那雙紫色毛線手套還在背包里放著。她笑起來很甜,很多時候都把自己當小孩子對待,但她好像不喜歡她自己喜歡李治,不論誰喜歡上李治她都不愿意。
  她又想起李治發了瘋似的要去找莫嫣然,被眾人攔下后他就像變了一個人,對別人不如以前熱情了,有些冷酷了。
  他的心已經死了,劉蕓現在去找他,他也是淡淡的。他心里極是在意莫嫣然,平常表現得無所謂,但是到了關鍵時刻他卻準備與她同死!
  他拼了命的搶槍要去救人的一幕深深的震撼了這個小姑娘,她此刻終于了解了什么是愛情,也明白了愛情的真正內涵!愛一個人不需要什么理由,但卻需要一份責任和義務,當它發生的時候,你就要盡到這份責任和義務!否則就不是真真正正的愛情!她一下子也明白了為什么劉蕓和莫嫣然都搶李治的原因了!不僅僅是為了他長得帥和有能力,而她們發現李治是一個可以托付終身的男人!所以才不惜一切的打擊對方,都不想讓這么好的男人流失了。她們兩個真有眼光,這個小姑娘一時間也知道了自己的歸屬了……
  此刻趙生輝又被生化侍者擋了出來,“東軍大哥,哦,不,寧請哥哥,你說你一次演兩個角色你不累嗎?”
  張寧請看了趙生輝冷冷的笑道:“不累!這樣掙錢多!有錢還怕累?”
  “大哥,你這卸了妝又化妝的,不容易啊。”趙生輝訕訕的說道。
  “嗯,那倒也是,你小子還會說點人話。”張寧請瞥了一眼滿臉通紅的趙生輝。
  “大哥,我進去看看我妹子你也不讓?”趙生輝哀求道。
  “不行!”張寧請睨著眼睛,斬釘截鐵地說道。
  “為什么?”趙生輝氣憤的問道。
  “劇情需要!”張寧請心里沒好氣,你沒看劇本是怎么的,在老子面前裝什么清純啊。
  “你妹啊!你成天屁顛屁顛跟著美女你是享了眼福了!我就今天看一眼”趙生輝討好似的伸出一個指頭。
  “不行,你妹妹的,我本來也要跟來的,你從中作梗沒讓我來,這我跟來了還非要我天天化妝的!報應報應!哇哈哈啊哇哈哈……”李東軍哦,張寧請想起來高興大笑起來。
  “生化侍者不是樓不凡演的嗎?”趙生輝突然發覺不對。
  “他老婆今天生孩子,他去了市立醫院!”張寧請淡淡的說道。
  “靠,你一個人演兩個角色,導演怕你忙不過來!”趙生輝眼珠一轉說道。
  “去你的!不會停一下鏡頭啊,都是豬腦子!”張寧請白了一眼眼前的這個白癡。
  嗯!由于生化侍者說話涉及攻擊他人名譽,所以他的對話框出現“你已被禁言了!”
  “哈哈,不說了吧?孫子”趙生輝一看張寧請中計得意的大笑起來。
  “你已被禁言了!”張寧請發現自己上當頓時氣的大罵。
  “嘿嘿,我進去了。”趙生輝一真壞笑的就要往里面走。
  “你已被禁言了!”張寧請眉毛都快擰成一股繩了,他一下擋住趙生輝的去路。
  “嘿嘿,說話阿?兔崽子!”趙生輝見了不由得又是一陣笑罵。
  “你已被禁言了!”
  張寧請不忿一下伸出兩個指頭直插趙生輝,趙生輝大驚急用雙手擋住了眼睛,哪知道這張寧請竟不是插趙生輝的眼睛,居然兩根指頭直插趙生輝的鼻孔,而且插了個正著,趙生輝疼的倒退了好幾步:“靠!這么陰毒的功夫!莫非就是傳說的插鼻孔?!”
  張寧請一看對方識破了自己的招數不由得哈哈大笑:“你已被禁言了!”
  于是趙生輝也使出了看家絕活抓奶龍抓手!一時間二人你來我往戰在一處。這個半蹲著身子兩只爪子左瞄右晃,那個是4根手指上下擺動不止……一時間只見那東邪西毒風云際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