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1-20)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1-20)      第三章少女喪尸(01-20)     

末世橫行74 (你怎么把人家的肚子搞大了)

萬里沙漠,干涸的沙子被風不時的卷起,炎熱的太陽戴著墨鏡扇著扇子正把他的憤怒扇向在沙漠里的每一個人,只見在一陣沙塵之后兩個阿拉伯裝扮的人牽著一匹駱駝出現了。
  “杰克,我不喜歡這背景。噢,主啊!救救我吧!”
  “大衛,我想是作者大大搞錯背景了?我們現在應該是在太空中,這可能是幻覺吧?”杰克擦了一下頭上的汗說道。
  “噢!上帝啊!我保證絕對不是!剛才那駱駝居然搶我的水袋!萬能的大大啊,換個背景吧!”說話之間嗖的一下背景變成了海底世界。
  周圍一片藍色,蔚藍蔚藍的海水,不時有一群群魚從二人頭頂上游過。杰克和大衛穿著潛水服,只見杰克不停地向大衛打手勢。大衛回頭一看,一只大鯊魚兩只翅子環抱在胸前的看著他,它的屁股上還插著一根射槍釘,鼻子里一個勁噴著粗氣。他又看了看自己手里居然拿著射水槍,大鯊魚兄弟現在一只翅子撫摸這大衛的頭頂,一只翅子不停地摸著下巴,眼光極度的鄙視大衛。
  大衛立馬做了個上帝保佑的手勢!只見嗖的一下,背景又換了,大衛和杰克穿著大樹葉褲衩,和一群猴子動物在大草原上嬉戲。
  “杰克,認了吧!我們開始好嗎?”大衛看著自己一身人猿泰山造型無奈地嘆了一口氣,杰克看了一下大衛,點了一下頭。
  只見大衛和杰克忽的跳起了非洲土著舞,不停的在鏡頭前扭過來扭過去的,有時二人一起用肚皮舞向前前進;有時卻都是蹲在那里一起往后跳動,渾身還不停的哆嗦著,就像癲癇一樣;有時前手向前后手向后,頭不斷擺動著一步一步的向前移動,如同流氓兔的動作很是經典!
  突然二人動作一停,杰克向前跨了一步掏出一本書,書名《雄據天下》吐著舌頭高呼:“《雄據天下》絕對好書!讓您看后欲罷不能,居家旅行之必備好書!”大衛從杰克后面冒出頭來,雙手舉起一本書《末世橫行》:“《末世橫行》,《雄踞天下》修訂版,看了絕對讓男人雄起,女人挺好!”
  二人又是相視一笑,同時高呼:“本書符合國家食品安全標準,不含任何防腐劑添加劑,歡迎品嘗如果食用后有不良反應,歡迎來罵!如果味道不錯歡迎收藏推薦!每日更新!”之后二人擂胸狂吼不止!只見畫面嗖的一閃,二人又回到了空間站里“杰克,我們回來了!太好了。”“大衛,上帝保佑啊!”二人緊緊地擁抱在了一起。
  “噢,等等。杰克!這好像不是我們的空間站?”大衛一抬頭看見前面儀器上一排方塊字,不由得大聲喊道。
  “什么,大衛?你說什么?”杰克有些發呆的望著大衛。
  “怎么都是方塊字啊?”大衛的聲音哽咽了。
  “噢!天哪!英文哪?”二人頓時癱坐在地上嚎啕大哭,只見鏡頭慢慢地開始縮小了,不一會兒,空間站整體就看清楚了,表面印著五星紅旗,上書“天宮一號”四個大字……
  這些天李治一直抓訓練,他也和普通的士兵一樣拼命訓練,射擊攀巖格斗樣樣都身先士卒。周群早得了王師長的囑咐,讓李治搞,他要看看李治到底是塊什么料?自從上次會議后王師長對李治刮目相看,這個小伙子和吳江,童虎并稱三絕啊!二文一武他都很喜歡,他一開始還認為李治不堪大用,但慢慢的發現這人是個人才。
  但需要慢慢的磨他的性子,這營長不是誰都能當的。他可能很適合一個參謀或副團長,但他不一定適合營長。營長是一個營的靈魂所在,副的官職再高不一定中用,正的官職再小卻一定有主見,其領導力和智慧判斷力都要出類拔萃才行。王建橋就是要看看刀疤嘴里的寶貝到底能勝任什么職務?這些天他的眼線不停的回來報告李治他們加強營的動作,“報告首長,李治他們每天4:00起床環工事5公里越野跑步,之后俯臥撐500個,下午格斗實戰2小時射擊2小時,晚上練習夜戰突擊。”
  “嗯,好!他們還有什么動作?”王健橋瞇著眼問道。
  “他們講解射擊重點就是喪尸的頭部,他們每天睡覺前還召開戰士討論會,研究打喪尸的方法”那個戰士不停地回想著。
  “呵呵,諸葛亮會嘛!毛.主席的方法啊,這小子學的倒是快!”王健橋聽后就是一笑。
  “還有什么?”王健橋想了一下問道。
  “他們每天訓練前都先講喪尸的暴行,然后大家一起喊口號。”這個王建橋知道,那天他和刀疤去視察都看見了,他們喊口號時還嚇了他們一跳,那個整齊和氣勢在那里擺著……好像是什么為死去的爹娘報仇,為死去的親人報仇!為死去的妻兒報仇!殺!殺殺!殺殺殺!他記得看到不少戰士都是流著淚在喊!他們都在這場生化災難中失去了親人,這種口號最能激勵人們報仇的欲望,這個營的斗志很高啊!
  “沒了吧?”王健橋想到這里不由得嘆道。
  “噢,不,首長還有。”那個戰士回答道。
  “嗯?說說!”王健橋一聽又來了興趣。
  “是!他們跑步時都唱歌。”那戰士看了看王健橋說道。
  “唱什么歌?”一說那歌王健橋聽過,但不知道叫什么名字。
  “《報仇雪恨!》”那戰士響亮的答道。
  “嗯?誰寫的?”王健橋想了一下問道。
  “政委吳江!”那戰士不加思索的說道。
  “……什么歌詞?”王健橋此刻更有興致了,眼里不停地冒著精光。
  “首長,這,我記不住啊……”那戰士一下愣住了,不由得抓耳撓腮的。
  “豬腦子!去!給老子抄一份,抄不回來今天不許吃飯!”王健橋此刻正在興頭上,那戰士這一句話無異于給他潑了一盆冷水,王家橋沒好氣,直接罵了出來。
  “是!”那個警衛心里暗罵自己多嘴,出了門就給了自己一個耳光。回頭看看師長辦公室的門嘆了口氣,直接向李治他們營部跑去。
  此刻王師長內心充滿了震驚,他突然想起自己在軍事學院里面那些軍事教授們給他們講毛.主席的革命制勝法寶時,當時他們還笑都什么年代了,這不老掉牙嗎?誰成像這個一天軍校也沒上的小伙子居然無師自通!把毛.主席的法寶全都用上了,這些營里面屬他們加強營的士氣最高。人人都憋著一股子勁那就是報仇!
  李治吳江他們把戰士的心理都摸透了,居然利用仇恨的力量在訓練!有道是哀兵必勝!他們以哀兵自居!他們調動了人最原始的情感:恨。人人都在一股子濃濃的恨意里拼命訓練。誰家沒死人?怎么死的?喪尸。怎么辦?殺!殺!殺!
  王師長想到這里不由得想起和刀疤說笑的情景,他終于明白了為什么李治能領導吳江童虎那些人的原因了,他也明白了為什么刀疤一直都在想盡辦法的拉攏李治吳江童虎了!刀疤這人一直眼光獨到!不像一般的老大只喜歡錢和拍馬屁奉承的馬仔,他經常能發現一些具有潛能具有爆發力的人才!他的手下矯健小青島馬.眼九紋豬哪個不是人精?就算死去的狗蛋也是義氣中人!
  他不由得嘆了一口氣,這些人如果全是自己的該多好啊,自己的那些團長整天勾心斗角的,這樣會削弱軍隊的戰斗力和凝聚力,一支部隊武器雖然是重要的,但團結才是核心,一支團結的部隊往往能創造戰爭中的奇跡!他現在需要一支團結的部隊,李治這些人正是他所要找的人,想到這里,他拿起了傍邊的電話:“喂,給我接軍區總司令部”
  “哎,炮……連長,你看什么?”二炮一聽就知道是李健的聲音,李健和二炮很投脾氣,二炮直接就把李建要過來給他當排長。這不什么人找什么人,房亮亮給房勇波當一排長,王寧給童虎當一排長,呂均給張勇當一排長。
  可謂什么人玩什么鳥,這不李健跟了二炮后,他們連有了外號混蛋損人連。這個連自從李治來了以后,終于結束了以前的神仙生活,開始了刻苦訓練。李治當副營長,二炮他服,都是一個廠子出來的,二炮早把李治當兄弟看了,早前就想和他拜把子來著。
  現在更好,他經常可以到周群李治的營部順點好吃的,李治的打火機都叫他順來了,喜得下面都夸他厲害。諸如此類他下面的兵都這樣,而且一個比一個還厲害,可謂之發揚光大。都是些不吃虧的主,但有一點好處,自己連人的東西都不順,順別人連得。害的其他的連隊的人見了他們就像防賊一樣。而且他們連隊的戰士是出了名的怪話多,嘴一個比一個損,這在外面打嘴仗不吃虧的。一個個都能說死王朗還能再把他罵活,一群高手!高手一群!
  “連長,聽說吳江和你有過節?”李健看著池塘里的魚,小眼珠子又在咕嚕咕嚕的轉個不停,那樣子賊兮兮的。
  “嗯,你聽誰說的?”二炮沒否認。
  “嘿嘿,我來替連長報這一箭之仇怎么樣?”李健看二炮沒否認就是一笑。
  “哦,你有辦法?”二炮知道李健損招特別多,他已經被全營公認出了名的狗頭軍師。那個損,那個壞就別提了。
  “喲喲喲,吳江那孫子過來了,我來收拾他。”李健一抬頭,就看到吳江帶著兩個警衛正向這邊走來。
  “哎!李健,我跟你說別搞砸了!”二炮不由得囑咐起李健。
  “放心吧!你就瞧好吧!”李健回頭一笑,這吳江他早就看不順眼了,這次正好敲打敲打他。
  “嘿嘿,這不是吳大政委嗎?”李健滿臉笑容的迎了上去。
  “李健,你和你們連長在這里干什么?”吳江有些奇怪李健今天怎么這么熱情,不由提高了警惕。
  “嘿嘿,看魚哪,聽說您昨晚在這里賞魚來著?是不是啊,吳政委?”李健盯著吳江的臉直笑,心想孫子,這次我非讓你難堪不可。
  “嗯,是啊,月下觀魚,也是人生一大幸事!”吳江點了點頭,他昨晚的確在這里賞魚還正好碰到訓練完回宿舍的李健,二人還聊了一會兒。
  “嗯,嘿嘿,是啊,你看這些母魚肚子一夜之間就被搞大了,昨晚還沒事的,吳政委你怎么搞的?真厲害!這么多啊!”李健陰陽怪調的說道。
  “哈哈哈!”二炮一下子就噴出了鼻涕來了,弄得臉上鼻涕一大堆。噗哧!哈哈哈哈后面的警衛們都壓抑不住紛紛笑得前仰后合的。
  李健卻是正兒八經的看著吳江,心里暗笑孫子怎么樣?丟人了吧!哈哈……
  只見吳江一臉愁容,不停的嘆息,李健又是一笑:“這種事我知道不該說,你看我這嘴”吳江直搖頭,卻一把拉住二炮得手說:“這事的確是我干的!我錯了!別和其他人說啊,我昨晚把李健放進去了,誰成想!唉!罪過啊!”
  哈哈哈,二炮一個沒站穩竟仰面跌倒,笑得索性打起滾來!哈哈哈的笑個不停,后面的幾個警衛笑得歪東歪西的,都不停揉胸膛捂肚子的。有一個咳嗽的不行了,一個沒注意竟然一腳滑進了水塘!吳江看著一臉蠟黃哭笑不得的李健,說了聲得罪了,帶著自己二個警衛揚長而去。只留下大笑不止的人們和哭笑不得李健……
  此刻在一個山腳下的別墅內,一個穿黑色西裝的男人正背著手看著前面的大山:“師才啊,東軍的部隊現在在哪里?”
  “老大,他們還在“嗯?”章邯高興的一下子轉過身。
  “但又讓她跑了!”寧師才頓時一低頭說道。
  “哦,怎么回事?”章邯的臉一下子沉了下來。
  “是這樣的,劉詩音混入了一個人類幸存者據點,不知怎么的劉詩音居然保護他們,干擾李東軍屠殺幸存者!”寧師才偷眼看了一下章邯的表情,果然章邯很不開心。
  “誰讓他殺的!嗯!誰下的命令?站出來!哼!”下面的將軍們聽著他們老大兇橫的聲音都是一震,身子全是一矮,他們都知道他們老大是殺人不眨眼的!和他作對就是找死。
  寧師才看到大家的表情就是一笑:“老大誰敢給那個二百五下命令啊,他只聽您的,您難道還不了解東軍的脾氣?”
  章邯想了一下的確是,這里面李東軍只服從他的命令,有一次倪峰給李東軍傳達命令,但他沒見到老大,居然拒不執行。倪峰又派人催了一遍,他居然惱了,親手宰了那個傳信的敏捷性喪尸。想起來章邯就是一笑,他知道李東軍的忠誠度很高,他曾經查過作者大大的武將薄,上面明明白白的寫著忠誠度:100。所以他對李東軍從不責怪,甚至干錯了他也不罵他!但李東軍的確有時候有些二百五,這他也沒辦法。想到這里,他嘆了一口:“算了,繼續說吧,師才。”
  寧師才一笑然后接著說:“最后攻破了工事,發現趙生輝居然和劉詩音在一起!”他說到這里偷偷的看了一眼他們老大,果然章邯把手中煙盒都攥碎了。
  “然后他和趙生輝打了一架!趙生輝不敵……”寧師才繼續說道。
  “等等,他是不是吹牛啊!”章邯一聽就不信,這不扯淡嘛,他那兩下還能打過趙生輝?“撿重要的說。”
  “是,他們之后和解,劉詩音誰都不跟,帶了一個人類的小女孩兒走了,而那個小孩兒又拉上了趙生輝……”寧師才答應了一聲,又開始說了。
  章邯沒有說話,劉詩音的脾氣他知道,這個妮子這種事她做得出來:“沒有了?”
  “還有,李東軍說劉詩音貌似喜歡上了一個人類的小伙子,為了他甘愿自殺!”寧師才說這句話的時候極為小心,語氣盡量的沉痛。
  啪!咔嚓!章邯一腳就把眼前的茶幾子跺了個粉碎,那些將軍們都嚇了一跳,不安的看著寧師才和他們老大。“讓他進攻!把那個人找出來抓住!抓住了不準殺!我要活的!聽見了嗎!”他大聲咆哮著如同一只受了刺激而暴怒的獅子一樣。
  “老大,李東軍已經在做了……”寧師才打了個冷戰說道。
  “很好!我要活的,活的!李東軍敢弄死他!休怪我章邯無情!去吧,去下命令!”章邯氣的渾身顫抖,他的一只手一直指指點點的。
  “是!”只見寧師才一轉身背著長劍就出去了,屋里只剩下狂躁不止的章邯和一群噤若寒蟬的將軍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