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1-23)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1-23)      第三章少女喪尸(01-23)     

末世橫行75 (因為愛情)

春天的夜無疑是很美的,美的就像一個小仙子在獨自翩翩而舞。如果你沒出來看,她也豪不在意,她是美麗的,就像夜明珠一樣,黑夜不能掩蓋她的亮麗!W市第*軍軍部工事里的一個水池,泛著著粼粼波光,也分不清是月光還是星光。
  只見一男一女站在那里,男的低頭望著腳下的水池發呆;女的長的很高,因為太遠看不清模樣,只能看出那個女孩兒的氣質非常的好。李治今天晚上訓練結束后,卻不想睡,獨自一人出來溜達,為什么深夜他還不想睡?因為他疼,因為他心疼!他在思念一個人,一個讓他夢中縈繞的一個女孩兒,現在他脫離危險了,他卻失去了他最愛的姑娘,一個和他患難與共的姑娘。
  到現在他也不知道她到底年齡多大,她從來不說,他曾問過她無數次,對方總是讓他猜個不停。他猜對了她含笑不語,猜錯了也是笑個不停。那個一笑就如同銀鈴般的聲音消失了!她永遠的走了。
  “不準叫老婆,我可沒答應嫁給你,你看你那么丑,我死都不愿意!”
  “我就是個沒人愛的,黑夜里獨自變成喪尸走在沒人的雪地里……”
  莫嫣然的話忽地一下在他耳邊劃過,李治頓時心中一疼,淚就順著臉頰滑下。她俏皮時的表情,她撒嬌裝可愛的動作,現在無不一一撥動他的神經。他記得幾個月前也是他們倆在那座居民樓里鬧來鬧去的,他在報復她時,不小心一下子壓在了她的身上……李治身體不停的抽搐著。
  她和劉蕓吃醋打仗,天天挽著李治的胳膊,弄得無人不知無人不曉,李治還有些煩,現在竟然覺得那時竟是那么的幸福!現在莫嫣然消失了這一切什么都沒了,他又重新回到了起點(非小說網站),獨自一人了。
  他又想起了劉蕓,對劉蕓和莫嫣然他都很喜歡,二者缺一不可。現在真缺一了,他立馬就陷入了混亂。他快崩潰了,那個她是他的珍寶,是支撐他在這個亂世活下去的精神支柱之一。現在塌掉一半他怎么能不痛?他又怎么能不疼?試問哪個人失去了自己最心愛的女孩兒還能一臉的無所謂?他哭了,他流淚了,他后悔了……
  他把自己的精力全部投入訓練就是為了麻痹自己,讓自己不再想起,不再想起那一幕幕。他此刻瞬間想起吳江講過矯健一拳把自己打得嘴角流血的事,他明白了矯健的感受!雖然和遭遇不同但他們結果相同。他失去了他心愛的姑娘,永遠,永遠,永遠的失去了……
  失去的再也不會再重來一次了,他記起了一首歌,好像是張鎬哲的《有多少愛可以從來》。他哼起了那個調子,想起了MV里面的那個女孩,長的非常像劉蕓,對,是很像劉蕓的!他失去了莫嫣然,他已經無法挽回了,他不由得回頭想看看劉蕓的宿舍,卻發現劉蕓正在自己的身后深情的望著自己。
  劉蕓看著他傷心的樣子,心中一疼居然也哭了,她像一個小女孩兒一樣,學著莫嫣然的樣子一頭扎進李治的懷里。李治立馬就明白了,他的淚嗖嗖的直下,這種時刻是不用語言的,他們心意相通,無需言語。他們緊緊的抱在了一起,月光下一對男女在池塘邊緊緊的擁抱在一起,他們又吻在了一起……
  此刻遠處的一棵樹后面,一個十五六的女孩兒哭了,她一把捂住了自己的嘴,不停地抽搐著,頭上的馬尾辮隨著身體不停的顫動著……
  此刻莫嫣然在一座高樓里,通過屋里的窗戶注視著天上的明月,那月亮是那樣的美,那樣的圓。據說圓月代表著一家人團圓,也代表著有情人能在一起。可是月亮如此之圓,她卻和她的他分開了。她知道她自己已經死了,她現在又成了劉詩音了,一個喪尸母體,不再是一個帥哥眼中的甜心,也不再是他愛的那個可愛女孩兒了。
  那個他愛的她已經死了,她死在防空洞上面的小區了,那個死去的可愛女孩兒叫莫嫣然,她是個可愛的女孩兒她只有十五六歲,而現在的她是個20歲的女喪尸,喪尸永遠不能和人類在一起的!永遠,永遠,永遠不能!她現在即使再回到李治身邊也會被他當成喪尸開槍射殺的。
  他會不會不開槍?莫嫣然忽地記起李治的話“如果你變成了喪尸,我絕對不會向你開槍的,就是被你咬死也甘心”她心里忽的一甜,接著就是一痛!她疼得前傾了一下,一下子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心房。很久沒有這種感覺了,她心疼,心在疼。這些天在別人睡了以后她都是偷偷地哭,她的眼睛天天都腫的和熊貓似的。
  她每天以淚洗面,想起李治就是不斷的心痛,這種思念的感覺不停的折磨著她,她試圖說服自己,騙自己可都沒有用。她知道自己的犧牲換不回愛情,但她當時只能這樣做,為了她喜歡的男孩兒不得不留下來。她很希望能和李治雙宿雙棲,所以她特別的羨慕劉蕓。
  她曾多次向李治暗示過,可是李治每次都是笑,笑她是個苯女孩兒。她現在特別羨慕劉蕓,因為她一走李治鐵定和劉蕓在一起了,他們能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像所有童話故事里王子和公主的故事一樣,最終得到了幸福。而她不能,只能像那個孤獨的小美人魚一樣獨自徘徊一生一世,一世一生!她命中注定就是這個結局,想想這樣的結局也很不錯,但她一想起李治這淚水就是流個不停。
  她真的愛上他了,一開始她還是頑皮,后來真真的愛上了。愛上了他的談吐,他的幽默,他的機智,他的多情……她也深深的恨上了他!恨他的花心,恨他的花言巧語,恨他的油腔滑調,恨他深深的欺騙了她,恨他沒有良心……
  一時間各種思緒紛紛上心頭,她無法抗拒他的魅力,她一閉眼就是他的音貌話語,以前的片段如同放電影一樣不停的出現在她的面前,她快崩潰了。她經常出現幻聽,甚至是幻覺。看的趙生輝心疼不已,趙生輝自己也開始懷疑自己是否該殺掉劉詩音喜歡的那個小伙子,如果殺掉他,劉詩音毫無疑問會殉情的。現在她都這樣了,如果再那樣的話,他簡直無法想象。他每天都勸劉詩音,可劉詩音經常像著了魔一樣,不斷的說著胡話,有時還經常的自言自語,嚇得小孩兒都躲在他的身后顫抖不已!趙生輝每次看到劉詩音這樣,他的心就像被刺的出血一樣。
  有一次他看到劉詩音走路沒注意,一下子從十層樓上摔了下去,他幾個縱身就接住了她。他疼了,他心疼了!他看到她現在的樣子也是陷入了深深自責當中。他有一次就想和她商量把她送回去,只要找到那個小伙子的話,把她還給他!他不希望看到這樣的劉詩音,他喜歡那個俏皮可愛無憂無慮的小姑娘!那個一眼就讓他們這些渾人們陶醉不已的姑娘!現在人不人鬼不鬼的,他的心里亂極了,天天都難受就像被放到煎鍋上一樣!
  他終于明白了什么叫**情,因為愛情她可以為她挺身而出,因為愛情她寧愿犧牲她自己,用自己的身體來擋住進攻的十萬軍隊!他知道以前自己錯了,他并不懂愛情,愛情他始終不懂,但是這些天他懂了,愛情并不只是一種思念,也不是一種感覺!它居然是一種責任和義務,你根本就看不見摸不著,但它的力量卻是巨大的,還時常伴隨著強大的破壞力,一旦釋放出來效果是驚人的!
  有多少被迫分離的有情人啊,他們或者這樣或者那樣被分開了。但是,分開了并不等于他們就不思念了,他們會把對方的名字深深的印在自己的心底深處。如果今生無緣,他們來世仍然會記的對方的樣子跟對方的名字,他們會在無意識中喊出對方的名字或者一眼就在茫茫人海里認出自己前世深愛的人!這是種非常奇怪的事情,但它卻經常真實的發生在我們的生活中!
  李治和莫嫣然是這樣,李治和劉蕓也是這樣!他們可能前生就有緣分,或者前世就認識,他們深深的記住了對方的樣子。今生他們又相遇了,是的,今生他們又相遇了!他們三個碰到了一起,她和她前生素未謀面,今生確實有緣她們見面了,都驚詫對方的美麗卻都不示弱。她們知道李治才是她們今生要找的人,她們苦苦等了一世,都不愿再耗盡一生去等待!所以她們就像兩個星體碰的火花四濺!
  莫嫣然回頭看了看睡著了的小孩兒,過去給她掖了掖被子。她好像下定了決心,眼睛呼的紅了一下,那只生化侍者嗖的一下就出去了。他馬上在樓下的大街吼吼吼的大叫了起來,一時間數百只敏捷性喪尸出現在了他的面前,那是他的間諜部隊。他紅著眼吼叫著,嗖嗖嗖一下那些敏捷性喪尸又全都消失了,只剩下風卷著垃圾從街上百無聊賴的玩著。
  呼,生化侍者又守到了莫嫣然的門外。趙生輝看到生化侍者回來了卻是無奈地一笑。他在另一間屋內,夜間他被禁止進入莫嫣然的屋內,莫嫣然的衛兵很多。生化侍者就像看賊一樣的派出20個敏捷性喪尸守著他,不知道的還以為是他的護衛哪!他無奈的看了生化侍者一眼索性直接睡覺。
  第二天黎明,李治一大早就帶著他的部隊在進行五公里越野,人人都唱著《報仇雪恨》:如果我戰死疆場,你不要難過,記得那個曾經陽光的我;如果我戰死疆場,你不要傷心,門前的野菊花秋天依舊開放,你要記住它的美麗;為了死去的爹娘,為了保護可愛的妻兒,請你們不要在為我難過。今天我就要出發,背著我常用的鋼槍,帶著心愛姑娘的囑托!我去了,不殺喪尸誓不還,要不怎么對得起那些一起戰斗過的兄弟!為了你們,為了我可愛的家園,那百里飄香的麥田!我要報仇雪恨!我穿上了軍裝,端起了機槍,倒在了沖鋒的路上!不要為我哭泣,我要報仇雪恨!歌聲一遍一遍的不停響起,雖然大家都很累,但一邊唱歌一邊記起了一個個倒在血泊中親友,頓時又都是咬牙切齒的繼續前進,沒有人埋怨,沒有人嫌累,只有不時的有人哭泣和怒吼!
  歌聲一遍一遍的響起激起了這些人心中的深深的恨!他們怒火中燒,他們傷心欲絕卻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報仇雪恨!現在不知不覺中他們已經環工事跑了2公里了,人人都是滿都大汗的,卻沒人敢把自己的軍裝裝備卸下來,為什么?因為副營長帶頭,那些連長排長班長都是吼叫著在跑,他們心中有種力量,這種力量不停地促使他們在動!
  對,他們身后是那一個個曾經鮮活的生命,他們肩負著那些人的重托,他們不能放棄,也許別人能但他們不能,他們中的大多數都曾遭遇生死之戰,他們明白喪尸的厲害!他們要變強,而不付出代價是不行的!王師長和刀疤出現了,他們帶著警衛出現在城墻上,兩人笑著點評著,他們聽到歌聲了,他們從歌聲中感受到了這只部隊的力量,這支部隊的活力和凝聚力,他們深深的知道這些人是他們這個師的新生力量……
  問世間情為何物?只教人生死相許!今生諸多不能,來生何必又自多情?只是一生接著那一生,一世付著那一世的輪回不停!愛到底是什么?很多世人好似明白了,又好似看不明白;別人笑我太癡顛,我笑別人看不穿!前生,今世,來生我已搞不清了界限,只在那茫茫人海中游來游去,遇到了,卻又散了,散了卻又遇到了,世間難有兩全法不負如來,不負卿!眾位大大莫笑,流星偶發少年狂,順筆涂鴉幾句!繼續品咖啡寫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