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1-22)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1-22)      第三章少女喪尸(01-22)     

末世橫行77 (加強營出擊!)

卻說李東軍這些天還是沒有找到李治他們那些人。他很煩,一連攻破了5個很大的幸存者基地。他不像趙生輝還有點婦人之仁,他是一律屠戮,老少不留。所以他的喪尸部隊已經擴展到20萬人,他現在在平度。他是在打破了高密又轉向平度的,一路攻無不克戰無不勝。昨天他的探子意外的發現了趙生輝莫嫣然的居住地,所以現在他正在往回趕。
  他知道趙生輝點子多,他想問問趙生輝怎么辦?順道去看看他心中的“神仙姐姐”。他非常的思念她,他之所以去殺那個混蛋,就是要去了自己的心腹之患!趙生輝已經告訴他那個人類小伙子相貌特征了,所以只要長得像的他全都滅了。他要屠盡W市包括這個地區的所有男人才甘心,不然他不放心。他怕有落網之魚,要讓那妮子徹底死心才行。
  他有什么不好?他強壯他有力氣,他感情專一,難道會比一個破人類小伙子差?所以他一定要親手剮了那個搶他夢中情人的人類小伙子!想到這里他赤著眼睛眼睛大吼起來,后面的生化侍者也開始吼叫,之后敏捷性喪尸也開始吼叫,只見喪尸部隊的速度開始加快了,只有那些巨型喪尸還是緩緩的跟在部隊的最后面……
  此刻W市第*軍軍部基地內操場上一個首長模樣的人帶了一群人正在給好幾百裝備精良的士兵講話。士兵旁邊停著很多輛裝甲運兵車,軍用卡車,東風鐵甲,沈飛獵鷹,還有2輛122mm輪式自行火炮。這里要介紹一下東風鐵甲和沈飛獵鷹不然讀者可能不明白,“東風鐵甲”、“沈飛獵鷹”這兩種國產“悍馬”和美國悍馬均有一定的血緣關系。其底盤系統皆為“悍馬”原產,車身結構和發動機、變速箱等為國內自行設計。
  “沈飛獵鷹”同“東風鐵甲”的用途并不完全一樣,“獵鷹”采用了較輕的鋁合金車身結構,而“東風鐵甲”則采用了鋼結構車身。“東風鐵甲”主要是為了戰場人員輸送,對防護性要求較高;而“獵鷹”則屬于通用吉普,因此采用較輕型的車身以提高行駛性能。這都是非常抗造的車輛,對喪尸的攻擊有一定的抵抗力!換句話說就是仿悍馬!其中獵鷹外殼又被加上鋼甲護板,試想一下鋁合金的車身不加鋼板那就是找死。
  因為大部分車輛已經被上次出征軍區的軍隊帶走,所以現在師里可以用的軍用車輛也不是很多。李治他們這已經不錯了,很多報廢的軍用車輛維修后都被重新啟用了!他們全都是新的,這要歸功于刀疤和王師長打嘴仗的成果!開玩笑,他刀疤的精銳營你想給破爛,他不干!本來王師長被下面那些發牢騷的團長鬧得心煩,想給李治他們一半好的一半不好的。這事刀疤一聽就惱了!
  當時刀疤就發了老大威風,用槍頂著一個鬧的最兇的團長,高喊你他娘的今天還想活不?和老子作對,老子今天他娘的給你頭上開個眼!獨立師誰不知道刀疤心狠手辣?他說的話一準干得出來,嚇的那個團長給刀疤下了跪才算完。
  馬.眼卻是裝了一回好人,拍著那個團長肩膀說這也是為你好,你們又不愿意去,打了勝仗的話不都升官發財嗎?李治他們去打前鋒,這危險他們擔著,好處大家分,你再不給人家好東西,是吧?把一家人全都說笑了,那團長想想也是,就拉著刀疤一個勁的道歉,刀疤卻是一臉的不稀罕,弄的那個團長好一個郁悶后悔。
  王師長看著刀疤馬.眼一個唱紅臉的一個唱白臉的大鬧師部,本來是極不高興的,但是他們說得在理,就是那么個事,干好了了一家人升官發財,干不好弄得丟人怎么升?就算謊報軍情也不痛快,是不是?人總要對得起自己良心。又一想這些個團長成天打仗向后退,搶功一個個他娘的靠的比誰都靠前,有意殺殺他們的威風,也就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任刀疤和馬.眼胡鬧。
  這不,李治他們卻是得到了實實在在的好東西!他們都武裝到牙齒了:頭戴鋼盔,衣服里面套著防彈背心,每人一支81式,備用彈匣4件,一人一把QSG92式手槍(這種槍發射國產DAP9毫米手槍彈,也可發射巴拉貝魯姆彈,全槍長199毫米,全槍質量0.76千克,槍管長111毫米,采用15發雙排雙進彈匣供彈,有效射程50米)手榴彈和槍榴彈4枚;斜挎著水壺;還有扛著35榴彈彈發射器、50彈射器、40火箭筒這些反坦克和攻堅武器的,這些都是用來對付巨型喪尸的!
  李治和吳江他們研究后決定向師部提出這些單兵肩扛式攻堅武器,他們就是要把巨型喪尸當坦克來打。他們不信巨型喪尸會比坦克堅硬!這一措施無疑正確的,他們之后的艱苦戰斗都是因為正確的決定才獲勝的。
  王師長看著眼前這些武裝到牙齒的精兵良將們,心里不停的感嘆,要是自己年輕二十歲的話,他也想加入進去,一起去戰斗。現在他上年紀了四十多歲的人了,再也沒那份生龍活虎的精神勁了!此時他看著李治吳江二人后面殺氣騰騰的軍隊,頓時被這種氣氛感染:“你們這次的任務很重要!雖然訓練不足,但你們裝備精良!去占領沂山!明白嗎?”
  “明白!”那些士兵都大聲吼道。
  “那好!碰到喪尸怎么辦?”王師長聽著這些兵怒吼心里提勁,精神為之一振,他隨之大吼。
  “殺!殺!殺!”李治的強加營的所有戰士眼中都迸出仇恨,就是一震怒吼!頓時操場上一陣地動山搖。
  “好!遇到喪尸你們他娘的都給我記住了,砸碎這些烏龜王八蛋!我不管他他娘的是從哪里冒出來的,給我砸碎他!明白嗎?”王師長被戰士情緒感染了他一下子就把自己的帽子就摔到地下!雙手敞開了大衣扣子,一只手掐著腰,一只手指著地上的帽子大吼。
  “砸碎他!”士兵們又是一陣震天吼。
  “對!你們的目標是什么?”王建橋揮著手喊道。
  “占領沂山!”士兵們大聲的吼道。
  “好!都他娘的給我記住了!拿不下沂山全他娘的別回來!老子不要慫包軟蛋!明白嗎?”王建橋顯得很激動,他直接指著他對面的兵罵了起來。
  “明白!”士兵們也很激動。
  “好!全體都有!出發!”王建橋有力的向他們揮了揮手。
  “是!向首長敬禮!”李治向王師長他們就是一個軍禮。唰唰唰,后面一個營500人全部敬禮。
  “兔崽子們!保~~重!”王師長眼睛有些發潮,最后說的有些哽咽。
  李治心里感動卻是大吼:“禮畢,首長保重!全體都有!立正,向后轉!上車!”
  所有人都被這種情緒感染了,不少戰士眼里都流出淚水,他們卻不肯哭出來都硬梗著脖子轉身上車了。不一會兒車輛發動,戰士們的車輛經過王師長身邊時都不自覺的唰唰的自動敬禮,王師長也是梗著脖子回著軍禮。
  刀疤看了心里非常感動,他終于明白了軍隊跟他們這些草莽不同之處:軍隊的紀律性。軍隊也是由人組成的,一個個有血有肉,活生生的人組成的。他們為了捍衛國家和老百姓寧可犧牲自己!知道是死依然義無反顧!這就是軍魂精髓所在!
  他看著他那些看好的寶貝和他可以稱得上嫡系的部隊出發了,突然心里感覺極度難受。他轉過身去竟是給了馬.眼硬生生的一拳!馬.眼被刀疤打了個趔趄,他開始一愣,但看到刀疤在強忍著淚水他立馬就明白了:他不舍得啊!他辛辛苦苦找的人才,辛辛苦苦組建的部隊!這玩意比美女對他的吸引力大得多!
  刀疤這人就認一個字:義!而李治吳江等人都是義氣中人!對他的命令每次都執行到位,更重要的他們都是韜略出眾智謀超群的謀士,現在卻帶隊出征了!他不放心,他不甘心!他擔心他們,他擔心他的良將們會遇到危險!其實自古以來都如此,君王們希望自己的大將打勝仗,但每次出征后都是牽腸掛肚的。什么都考慮啊,他的部隊,他的將軍,戰果如何?會遇到什么危險?斬獲如何?反正是方方面面的東西!但最核心的一個是戰果如何?另一個就是大將有沒有事?這些就是為什么古代大將打了敗仗很多君王都不會斬他們的原因了!千軍易得,一將難求,斬了你再換個良將試試?哪有那么多好將軍啊!
  比如曹操,他的將軍經常大敗,他卻好言相慰,因為他知道這些將軍的潛力!就像刀疤一樣能看出人的潛力一樣!刀疤深知馬.眼小青島矯健他們打硬仗硬拼在行,讓他們玩點新鮮花樣卻是不行!但李治和吳江就行!他們隨時具備扭轉乾坤的能力!他們有辦法,他們這種人碰到難題不會像一般人說沒辦法,他們會說想想看或者說我先考慮考慮,不會不經大腦隨口一說。這是他們和普通人的最大區別!到現在為止雖然他們敗了好幾次那也是實力不濟,他們卻用自己的頭腦成功的逃脫了,保存了實力。換成別人可能早就全軍覆滅了!王師長刀疤他們看著李治加強營的車隊緩緩的駛出了基地……
  劉蕓和閆麗,秦琳,張梅梅,喻月菊早就爬上女子宿舍樓頂了。她們看著李治他們剛才的表現心里高興,可是卻是哭個不停。張梅梅摸著童虎送給她的戒指和項鏈哭個不停,那個180cm多的壯漢就是童虎,他有情有義對她不離不棄的。她知道自己很多事情都搞不明白,雖然童虎很煩她丟三落四,家里弄得豬圈似的,但還是對她不離不棄的,經常給她一些好東西。
  她想起那次喪尸把她撲到在地,童虎將奮不顧身一身子就把喪尸撞了出去!他像只猛虎一樣拿著鐵錘勇斗三只喪尸,那些喪尸那樣兇猛王寧都嚇癱了,但童虎為了他們死戰不止,直到把喪尸都砸吧爛了才放下鐵錘!她問童虎為什么救她,他說因為她是小傻瓜,怕她變成喪尸找不到家!氣的她捶打童虎不止。她曾勸童虎不要和別人打架,但童虎說兄弟有難不能不救!人字頂天立地!堂堂男兒七尺之軀,朋友有難不救枉為男人!
  他總是在別人有難時挺身而出!所以別人見了張梅梅對她都尊敬有加,一口一個嫂子的叫著,好東西也不停往她這里送,為什么?童虎掙下的!童虎是出了名的仗義!連刀疤都給他面子,在這里她很知足也很享福,所以她極是在意童虎,那個眼淚就別說了,那叫一塌糊涂!
  而劉蕓,秦琳,喻月菊是為李治擔心不已,劉蕓知道秦琳,喻月菊都喜歡李治,她一點也不介意,這好像和她們民族個性有關。她只介意莫嫣然,現在莫嫣然沒了,她對她們根本就不嫉妒,她們和她相差太遠。現在這三人都抱在一起痛哭不止,她們都擔心李治,那個一身儒雅文靜的男孩,讓她們天天操心,天天開心,天天傷心的男孩兒,這次居然帶隊出征了。
  她們都知道喪尸的厲害,牛隊長那么強悍的人帶著200勇士都戰死了,更不用說李治他們了,這次那是兇多吉少啊!她們害怕李治回不來了,所以她們恐懼,恐懼使她們哭泣;她們害怕李治他們遇到危險,所以她們擔心,擔心讓她們落淚;她們知道李治他們肯定要打仗,所以她們掛念,掛念致使她們哭個不停!
  而閆麗也是落淚不止,她在擔心吳江,吳江這人老是不關心自己,總是考慮這樣怎么辦那樣怎么辦,他總覺得欠李治恩情,一旦發生危險他肯定會先保護李治的,她不希望李治有事但更不希望吳江有事,所以也是牽腸掛肚的,這些出征的人面臨的兇險都是不可預測的,她能不擔心?能不費心?能不傷心嗎?這幾個女孩兒雖然掛念的人并不一致但是哭的表情卻是相同,本來是各哭各的,后來又都抱在一起,然后又分成了幾組,之后又湊起來一起哭個不停……
  此刻李治的車隊已經完全出了基地,都排著隊避開地雷向前加速行駛,慢慢慢慢的看不到車隊的影子,遠處卻是傳來了機槍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