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1-20)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1-20)      第三章少女喪尸(01-20)     

末世橫行78 (你在抗命)

這是一條高速公路,公路上密密麻麻的全是喪尸一眼望不到頭,嗯?到頭了,在幾公里的后面居然跟著幾萬人類幸存者,幸存者前面一個背著長劍的小伙子和一個十七八歲的維族少女在一起不停的說笑著。
  “艾米兒古麗,我們現在在哪里啊?怎么還沒進入山東啊”那個帥氣的小伙子望著高速路上的標識牌不由得嘆息。
  “嘻嘻嘻,怎么了?想你的夢中情人了?”維族人對愛情這方面表達要遠遠比漢族人誠實直白的多!她歪著頭沖孫鳳迎嬌笑不停,如果能去了話里面的酸味就更好了。
  “哦,那個,劉詩音不知道怎么樣了?我實在很掛念她!”孫鳳迎看著這個笑起來比花還美的女孩,有些臉紅了。她的眼睛藍藍的大大的,笑起來就像藍寶石一樣的迷人,又像春天的一灣湖水,那種清澈明亮的感覺,讓他的心跳加速不已!這個艾米兒不愧是古麗,在他們人類幸存者里面已經有很多粉絲了,居然還有些粉絲已經改信了伊斯蘭教,這讓孫鳳迎自嘆不如!
  那個長得很像俄羅斯人的美女皮膚很白,就像歐美白色人種一樣(其實維族人就是白色人種),有時艾米兒故意在他面前露出雪白的胳膊和大腿。弄得孫鳳迎滿臉通紅,不敢直視的。但艾米兒卻是一臉的不在乎,似乎還很高興看到孫鳳迎被搞得尷尬的表情!
  很多時候孫鳳迎都感嘆怪不得人們一直說異域風情,敢情所言非虛啊!這個艾米兒和劉詩音就是不一樣,劉詩音典型的中國古典美女,內向,收斂,含蓄美;而艾米兒火辣,奔放,直白。當中國的古典美遭遇西域風情頓時碰得火花四濺的,孫鳳迎就是在中火花四濺中搖搖擺擺的,他經常困惑經常猶豫。
  “大帥哥,我們走了有十多天了吧,本來預計能到的,誰知竟然還是在江西啊!”她抬頭望了望那個高速公路路標,其實高速路邊立著的一些企業廣告牌也可以判斷出現在他們是在江西。不過艾米兒并不想走那么快,要不是孫鳳迎一個勁的要找劉詩音,她才不愿見那個情敵哪!
  那個很會撒嬌的江南少女有時讓她很厭煩,太會裝了。喜歡就是喜歡,不喜歡就是不喜歡,弄得孫鳳迎神魂顛倒的,漢族女孩兒真是太矯情!她就不那樣,她喜歡孫鳳迎直接向他表白了好幾次,弄得他在劉詩音面前下不了臺。她就是讓劉詩音看看,到底是誰的血統好!漢族人還能超過他們維族?笑話!漢族人不過是些彎彎繞繞的太多,女孩子尤甚!真會裝清純!她經常這樣尋思,卻不知她有時也在孫鳳迎面前裝清純,只不過確實比劉詩音少。
  “唉,世事難料啊,不過也算不錯,我們已經獲得劉詩音的消息了,是吧?”孫鳳迎看了一眼有些發呆艾米兒就是一笑。
  艾米兒有些發酸的看著這個孫鳳迎,心里想這話你能不能不說?你這不是找挨罵嘛!她有些氣鼓鼓的鼓起腮幫子,裝作沒聽見孫鳳迎剛才的話。如果剛才是別的人她早拿著棒子趕走他了,在她面前天天提那個劉詩音,她又時覺得孫鳳迎不是單純就是故意的!
  她很討厭聽到他說劉詩音,盡管這次是去找劉詩音的,想起來她更煩燥了。她把自己帶著的帽子摘了下來,想扔但又停住了,那是她離開家鄉時她的哥哥艾哈邁題給她的。她的哥哥長的很是英俊,她曾經幻想過找對象要找她哥哥那樣的英俊漢子,但后來她的哥哥干一些破壞祖國的事情她很反感他!成天只知道抱怨,不知道進取,她知道漢族里的官員大部分都是很壞很壞的!但漢族里的官員也有很好很好的!
  生化末世前她曾經見過一個姓黨的市長,他一心為國,他打擊販賣人口,而艾米兒就是被他救下來的。她當時說要回報他,被那個市長拒絕了,他說那是他職責所在,她被他哥哥接回村子以后,他們村子里的人沉默了很多天。販賣他們人販子里面有滿族人,壯族人,還有維族人!反而救他們的是漢族人!一個村子的人都沉默了……所以她發誓找一個漢族小伙子一起生活,這種想法是被族人禁止的!她誰都沒說,只是藏在了心里,這不是生化實驗她遇到了孫鳳迎,她喜歡這個有些靦腆的男孩,他生化實驗后變成了控制戰斗性母體!而她則成為了控制性母體,他們現在又在一起了,看哪個族人還敢多嘴!她有時也是很得意……
  鏡頭突然抬高了,從上而下看他們的大軍密密麻麻的就像搬家的螞蟻,沿著高速公路不停的向前移動著……
  “前面到哪里了?進入臨朐了嗎?”一輛東風鐵甲內,李治問前面副駕駛座位的趙飛博。
  “營長,還沒,現在正在通往臨朐的路上,這路況您也是知道的……”趙飛博沒有回頭,卻是嘆了口氣。
  李治知道趙飛博說的是實情,他們這里的高速公路全被那些廢棄的車輛堵了。看樣生化災難發生這些人都在急著逃跑很多車都撞在了一起,這高速公路上密密麻麻的都是些扔下的汽車,有撞毀的也有沒撞毀的……他們一時過不去,又怕開炮引來更多喪尸,他們在路上已經碰到很多追車的傻子了,但是他們基本上不開槍,就是一開始出基地上高速公路時,在路口用機槍開了一下道……
  現在他們又退回來了走了去安丘的高速路,他們準備繞道走這里路況還好一些,比去臨朐的路況好一些,不過有時也需要用裝甲車去推廢棄車輛,工兵連的車輛是最忙碌的了。李治看前面路況還是不順,轉頭問吳江:“我們下高速走公路吧?”
  吳江想了一下不急不緩的說道:“我是擔心自行火炮啊!”李治聽到這話就是一愣,他立馬意識到走公路再轉道去臨朐的確要走小路。他也沉思起來,一個想法從他腦子瞬間劃過,但又被他否定了,這是違抗軍令的!李治又尋思了一下忽的一笑對吳江說:“吳大政委我有個想法,不知道你想不想聽?”
  “嗯,營長怎么了?說就是。”吳江一看李治的表情一個可怕的念頭立馬浮現在吳江腦海里:他要抗命!表面上卻是不肯露出來故作不知。
  李治看了看吳江,發現他沒什么異常于是說道:“我想去青云山看看,從那里再取道臨朐。”
  果然!吳江心里暗叫,去青云山就要多費起碼幾十分鐘,這種路況的話要一兩個小時,李治難道想?“我沒什么別的意思,我就是想去看看青云山那邊是否也能建個基地!如果行的話我們就可以建兩個基地!”
  “你在抗命!”吳江一字一句的說,聲音非常冷,說的李治和趙飛博都是一個寒蟬。
  “吳政委,我覺得營長想法很好,去看看吧,我家就是那里的!”趙飛博非常想回家看看他的家人,盡管他知道已經遇害的幾率非常高。
  李治看了吳江一眼,發現吳江臉色鐵青,顯然他非常的不同意。于是笑著說:“老吳啊,沒事情的,萬一那里合適,我們……”
  “沒有萬一!萬一的結果就是一萬!師長的命令我們應該堅決執行!營長!你實在抗命!你應該有組織性和紀律性!”吳江已經氣得臉色發白,嘴唇發青!他知道時間的寶貴,他盡管知道李治的想法很好,但抗命這種事情在軍隊發生的后果是很嚴重的!即便是好的結果也是不被允許的!
  李治知道吳江肯定不同意,又是一笑:“我擔待!沒關系,趙飛博通知所有人下高速目標青云山!全速前進!”李治竟不管吳江直接下令,頓時后軍變前軍,前軍變后軍,所有車輛全部調了個頭直接下了高速公路沿著柏油公路直接向青云山開去!
  童虎望著車隊轉方向,有些意外:“李治和吳江搞什么?這是去安丘市市區的路啊,我們不是去臨朐嗎?”
  傍邊的王寧直搖頭:“想不明白,是不是營長要去找莫嫣然啊?哎呦!”
  王寧還沒說完就挨了童虎一個爆栗:“秀逗了!莫嫣然已經死了!都當排長了還這么2B!我的眼光真差。”
  “肯定是去找莫嫣然。”王寧被打得有些委屈,小聲的嘀咕著……
  “他們這是要干什么啊?”童虎還是搞不清狀況,他不知道李治此刻是在抗命!
  “嘿嘿!李建你看這車是不是去安丘市區啊?”二炮一看就很興奮,他回家時經常走這條路。
  “嗯,我看像,是不是營長在抗命啊?”李建小眼珠一轉立馬想到了原因,要不現在不能向這走。
  “去他娘的抗命,我看抗的好,這次又有東西拿了,嘿嘿嘿……”二炮一想到安丘市區的珠寶店他就興奮得不得了,直到他們打了一場硬仗才有些后悔現在的想法。
  “這是去哪?”張勇同樣摸不清情況。
  “哦,可能是繞道吧?營長政委他們點子多,我看像是繞道……”呂均看著從窗外匆匆的駛過建筑物說道。
  “靠!李治什么時候都玩花樣,我真搞不懂啊”張勇一聽有些不愿意了,也不事先說一聲,真是官大一級壓死人啊。
  “放心吧!有政委在,我們別擔心。”呂均看了看一臉不情愿的張勇笑了。
  “嗯?也是啊!”張勇尋思了一下也對,他又不是營長他憑什么多操這份心。
  “亮亮,你知道我們這是去哪?”房勇波一看更摸不著頭腦了。
  “我看像是安丘市區?”房亮亮低頭尋思了一陣說道。
  “你是說營長抗命?”房勇波頓時一驚。
  “應該不會吧?可能是戰術吧!”房亮亮想了一下覺得不太可能。
  “我覺得不像是戰術!倒像是……算了,是我多心了!”房勇波還是有些疑惑。
  “不會的,營長比我們有數!”房亮亮一聽笑了。
  戰士們經過安丘市區時都很興奮,他們看到兩側不斷有喪尸來追他們的裝甲車和軍車,一家人開起了喪尸的玩笑,不停的起哄扔東西,喪尸們憤怒的追著車輛卻是不停的被甩在后面……
  突然,李治他們看到前面一個小區上面有人向他們大喊,好幾個人舉著五星紅旗大喊大叫的,他們激動的抱在一起哭了起來!而他們小區下面有些喪尸已經開始攻擊他們小區的大門!
  “開火掩護他們!”李治一看立馬說道,頓時李治的車隊的機槍開始響個不停,一片片的喪尸被打倒在地,斷肢殘骸的一片飛揚,那邊的喪尸死了一大片,上面的人更興奮了,不時有人爬上樓頂,現在那座樓上面男男女女的已經占了幾十人!他們不停的向李治的車隊揮手,而李治的車隊也在向他們那邊開去!不一會兒李治他們就到那個小區門口!周圍的車輛頓時把小區外圍警戒了起來!
  李治推門就想下車,卻被吳江一把拉住:“營長,干什么去?”
  李治一愣:“進小區救人啊!”
  “不行,你不能去!”吳江緊盯著李治的眼睛語氣很生硬。
  “呵呵,為什么啊?我不去誰去?”李治有些不太高興了,盡管知道吳江是為了他好。
  “我,童虎都可以,但你不能去!”吳江抓著李治的手不放。
  “搞笑!吳江,我問你個問題?”李治冷冷的說道。
  “什么?”吳江一愣。
  “誰是加強營營長?”李治虎著臉問吳江,語氣很是生硬。
  “你啊,李治是加強營營長啊!”吳江頓時不加思索的說道。
  “好!吳江!”李治嚴厲的說道。
  “有!”吳江急忙答道。
  “命令你馬上集合警衛排立馬跟隨我下車去救人!其他人掩護!全體都有!行動!”李治一甩手,握著手槍一推門就下車去了。
  吳江一愣立馬喊道:“趙飛博讓警衛排下車護衛營長!車隊形成半圓形防御陣形!”
  “是!”趙飛博立刻用對講機給警衛排下命令。
  李治帶著吳江等人下車,對方已經打開大門了,他們剛走了進去,對方就趕緊關門。那人帶著李治直奔里面的大樓,這是有一個小區改造成的方形工事,這些人都沒有槍,都是些弓弩和長槍,鐵棍什么的,真不知道他們是怎么守住的!
  那人帶著李治他們進了三樓一間屋內,里面有個很壯的男人在等著他們,李治定睛一看此人身高一米八多,小平頭,豹子眼,滿臉橫肉,一臉的兇橫相!他見了李治就是一笑,有些激動的說:“解放軍同志,你好,我是這個小區的頭,我叫馬越!”隨即伸出了左手,李治一愣隨即握住了馬越的手:“你好!你們辛苦了!感謝你們抵擋了喪尸的進攻,保護了居民的安全!”馬越一聽居然激動的哭了:“解放軍同志,帶我們走吧!我們受夠了!我們都快崩潰了!你們再不來我們就全完了!”
  “怎么了?馬越別哭,先起來,發生了什么事?”李治原以為馬越也是道上的或者是個兇殘的人,剛才一開口說話他立馬否定了自己的判斷,這么強壯的人居然一下跪下了,他這一舉動讓吳江趙飛博也大感意外。馬越哭著說出了發生的事情卻讓李治他們大吃一驚,想知是什么事情?請聽下文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