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8-05)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8-05)      第三章少女喪尸(08-05)     

末世橫行79 (驍將馬越!)

原來馬越他們小區自從生化災難后他們就在里面好幾個警察的指揮下建立了方形工事,他們依托小區的建筑和小區的圍墻抵擋住了喪尸的進攻!但是好景不長,最近他們小區周圍出現了些暗紅色喪尸,他們爬樓房如履平地,經常進來吃人,那些警察為了保護老百姓全都犧牲了!
  馬越當了幾年兵,又在道上混了幾年,后來改邪歸正,但這小子的確彪悍。生化病毒發生那天,他拿著一根長鐵棍打得喪尸演員們紛紛避讓,自己從喪尸叢中殺出一條血路,直奔小區,之后發現他的朋友八神和大蛇沒跟上來,被困在一個小商店房子上面,他又舞著鐵棍殺了回去!但只救出了八神,大蛇被喪尸們分尸了,這就不錯了,在小區警察開槍掩護下,他們順利的逃進了小區,但八神由于感染也被槍決了!
  這里只剩下了馬越,但馬越的勇武,小區人所共知,自從警察全部犧牲以后,大家就共同推舉馬越為首領。他們小區有八百多人,現在糧食也快吃完了,水倒是還有,不過這敏捷性喪尸光來騷擾他們讓馬越苦惱不已!他們也與喪尸犬戰斗過,但喪尸犬跟敏捷型喪尸一比就微不足道了,這敏捷性喪尸簡直就是他們的噩夢!喪尸犬他們犧牲幾個人就對付了!這敏捷性喪尸他們犧牲了有幾十人了也沒殺死他!而且這些天還變本加厲的由一只變成了好幾只!
  李治和吳江聽的直搖頭,剛要說話就聽見咚!咚!自行火炮開炮了!居然開炮了!就是說有巨型喪尸!李治迅速向樓頂上爬去。吳江趙飛博等人立馬跟上。馬越掏出別在腰上的64,那是那些犧牲的警察留給他的,拖著鐵棍跟在李治的后面。眾人上了七樓樓頂只見遠處出現了一個小型喪尸群,大約數千喪尸!居然沖他們這里移動而來!
  “全體都有準備作戰!讓戰士們全都下車!保護百姓是第一位的!”李治一下子摘下背著的95式突擊步槍沖吳江和趙飛博吼道!吳江則是向馬越說“讓你們的人都藏起來,戰斗人員各就各位!”
  馬越一聽回頭就喊:“叫張麻子把人拉上來,老人小孩女人都藏到地下室去。聽到了嗎?”后面的那個瘦子立馬就下去傳令了。而趙飛博早就通過對講機通知了各支部隊,只見車里的人紛紛的下車進入小區!都在指揮官的命令下紛紛占領制高點,很多士兵已經舉起了肩扛式武器,準備隨時打掉巨型喪尸。
  怎么回事?這領頭是一只紫紅色敏捷性喪尸,他是趙生輝派出來打聽李治消息的,他前些日子按照路線移動到這里,他發現了很多美味,今天他才組織的大約2000只喪尸部隊準備拿下這里美餐一頓!卻沒想到遇到硬茬子!
  他的部隊里有三只暗紅色敏捷性喪尸3只巨型喪尸還有2000普通喪尸,他們正向這里移動卻遭到了炮擊!頓時喪尸隊伍一陣大亂,紫紅的喪尸吼叫著下達了加速進攻的命令,喪尸們開始奔跑了,他們赤著眼睛吼叫著向哪個小區攻去!
  自行火炮在開了幾炮后就派不上用場了,但卻炸死了幾百只普通喪尸和一只巨型喪尸。現在喪尸已經沖進車隊,開始砸車了!在小區里面的戰士接到李治的命令后立馬現身射擊,喪尸們措不及防頓時又倒下一片,紫紅色喪尸一看不好,立刻指揮著喪尸們開始攻擊小區。
  小區的門一下子就被那么多喪尸沖開,喪尸如同潮水一樣的涌進了小區!
  “打!你他娘的給我開搶啊!”二炮看一個戰士嚇得瑟瑟發抖端著槍居然愣在那里了,頓時氣得他一腳就踹在那個士兵的屁股上。
  嗖~一直暗紅色喪尸一下子就躥上他們的樓頂!他一下就咬中了那個發呆的士兵的脖子!把他直接叼了起來!周圍的士兵都紛紛大懼,都嚇得忘記開槍了。
  二炮一下子就惱了!敢殺他的人,他拿起槍就朝著敏捷性喪尸開槍,那廝錯不及防竟被打的身上血花四濺,他一下子把口中的士兵摔了出去,正好把二炮壓倒在地!一下子就向二炮沖了過去,旁邊的李健確實聰明,抬腳一勾,啪!那喪尸一下子就啃在了地下的水泥上!頓時那演員就掉了兩顆門牙(醫療費李健報銷的!)那喪尸在地上一腳朝李健踢去,沒成想李健料到了,早就躲了!
  李健看到喪尸那一腳踢空心里就是一笑:孫子!想報復你爺爺沒那么容易,你爺爺聰明著哪!一個戰士忽地把一個打光的彈夾扔到喪尸的頭上,彭的就是一聲響,那喪尸一愣回頭看那戰士,李健趁機一下子用瑞士軍刀插住那喪尸那只腳大吼:“都他娘的開槍啊!看什么戲!”頓時槍聲大作!那喪尸腦袋被打得稀爛!
  二炮爬起身來剛要罵娘就看到一只巨型喪尸已經破墻而入!人家直接不管那些裝甲車什么的竟是直奔李治的大樓而去!兩只巨型喪尸都是超李治那邊移去!
  “都他娘的開槍啊!”二炮急得大喊!子彈噼噼啪啪打在巨型喪尸身上毫無作用!這是人們才如夢方醒!
  “肩扛炮哪?反坦克的那種哪?”二炮大吼!
  “沒在咱們這里!”李健摸了摸頭上的汗喊道。
  “艸他娘的,咱們連不是有嗎?”二炮氣得把槍摜到地上。
  “太急!沒帶都在裝甲車上!”李健尋思了一下說道。
  “你親妹妹啊!李治他們完了!”二炮仰天長嘆。
  “未必!”李健小眼珠一轉。
  “?”二炮回頭看了看李健。
  “希望別的連拿了”李健無可奈何的沖二炮一笑。
  李健這句話很是經典,有4個連的連長都是這么說的,但是他們都沒帶,只有童虎他們連匆匆帶了一支40火箭發射器,炮彈卻帶了4發!此刻王寧正扛在肩上童虎握著正在瞄準!“連長,你快開炮啊!”
  “滾!老子瞄準哪!”童虎被王寧催的心煩,不由得罵道。
  “營長他們危險了!”王寧看見巨型喪尸離李治所在樓房越來越近不由得喊道。
  嘭!嗖~一發火箭就出去了!轟!李治他們樓旁邊的喪尸群開了花,頓時十幾只喪尸被炸得殘肢亂飛,打偏了!吼吼吼!一只暗紅色喪尸爬了上來,2個警衛一見立馬擋住童虎和王寧不停的朝喪尸開槍!那只喪尸噌的一下跳起來兩米多高,一下撲倒那兩個警衛,不停咆哮著撕咬他們!
  嗖的一下那喪尸剛要撲向童虎,卻被那兩個血肉模糊的警衛死死的抱住雙腳:“連長!……連…啊!”喪尸一口咬斷了了一個警衛的脖子。另一個血肉模糊的警衛竟發了瘋似的一下子抱住那個暗紅色喪尸,拼命的抱著它跳下樓去:“我艸你大爺!”順手拉了掛在身上的手雷!咚!他們還沒落地就在空中爆炸了!
  包括童虎在內看到這一幕的所有戰士都哭了,多么好的士兵啊!他們甚至都不滿二十歲!卻為了保護連長犧牲了性命!童虎一下就怒了,他自己扛起40火箭筒,嘭!一發!嗖!轟!一個巨型喪尸頓時被炸得粉碎!嘭!又是一發!嗖!轟!卻是偏了,只剩一發了!
  童虎扛著40火箭炮吸了一口氣再次瞄準,但是此刻巨型喪尸已經開始砸李治所在樓的樓基了,頓時樓上不停的晃動。李治他們不停的向巨型喪尸開槍,就算打中腦袋,那巨型喪尸也是沒事仍然在砸樓的樓柱!
  樓頂上的人被震得外東歪西的,連槍都拿不穩!喪尸們都已經進入樓內了,卻是不會爬上樓頂的爬梯。就在此刻,噌的一下,一只紫紅色的敏捷性喪尸一下子躥了上來!
  他赤著眼睛直接撲上李治,吳江見狀一下子撞開李治,那廝空中一挺直接空中轉了彎撲向李治,李治剛被撞在地上,還沒回過身來,那喪尸就已經撲了上來!說是遲那時快,只見傍邊的馬越居然將手中的鐵棍往上一挑正打中喪尸的下巴,只聽見啪的一聲,喪尸居然在空中被他一棍打得仰面翻了過去。
  那喪尸一個鯉魚打挺挺了起來,躲過了眾人的子彈直接撲向馬越,馬越用鐵棍一撐,居然整個人一下子騰空而起,那喪尸一下就撲空了!馬越則是順勢一腳,啪!那喪尸被踢的一個趔趄一下,就撲在了旁邊的護欄上。它一個彎腰噌的一下就彈了出去,又躲過了眾人的子彈!
  此刻樓梯又是一陣晃動,眾人都顛的七葷八素的。那敏捷性喪尸趁機發難!直接撲向馬越,他張著大嘴就撲了過來,馬越一棍就搗了過去,正好插在它的嘴了,馬越一使勁大喝一聲“起!”一下子竟把那喪尸挑了起來!他不停輪著鐵棍左一下右一下的摔著那喪尸。有大大問喪尸怎么這么老實?因為他的棍已經穿透了那喪尸的腦勺,直接從喉嚨里穿了過去,馬越直到把那喪尸腦袋摔碎才停下抽出鐵棍。
  此刻童虎已經按了發射按鈕!嘭!嗖!一發火箭彈飛了過來!轟!那個砸樓的巨型喪尸頓時被炸得四飛五裂。喔喔喔!頓時周圍響起了一陣歡呼聲!大局已定!
  李治他們在樓頂不停的響樓道口射擊,這次貌似人人都是神槍手,近距離射擊,槍槍爆頭,大約半小時的功夫那些喪尸全被殲滅。此戰消滅喪尸2000余只,巨型喪尸3只敏捷性喪尸4只;加強營損失士兵15人,幸存者損失了50人!戰果輝煌!但李治卻陷入了深深的自責中!他悔不聽吳江之言!致使折了15個戰士!這些都是他的寶貝士兵啊!但是已經發生了他們必須面對!
  “馬越,你們有車嗎?”吳江此刻和馬越在聊天,吳江發現他們這趟沒有白走,他發現了一員驍將。
  “嗯!有20多輛吧!小區外面有些物流車我想用那些拉人!”馬越抓了抓他的小平頭。
  “好!你們立馬組織一下,我們讓工程連修修那些物流車,修好后你們跟我們走!立馬就走!你看這都下午了!”李治聽這二人的對話回頭一笑,他也對這個驍將歡喜不已!一人單挑敏捷性喪尸不但毫發未損,還將那廝斃于棍下,真是武藝絕倫!
  “太好了!謝謝李營長吳政委!”馬越早就想離開這里了,在這里沒有安全感。
  “馬越,你剛才是什么棍法?”童虎這時走過來拍了拍馬越的肩膀笑道。
  “少林棍法!”馬越脫口而出。
  “哦!怪不得!棍法精妙啊!哈哈哈”童虎被剛才馬越那身手震撼了,此刻他笑得很開心。
  “見笑了!哈哈哈……”馬越也是笑了
  “兄弟,你這棍法可以收徒了啊!謙虛個啥!”童虎也極為欣賞馬越!這就是一個好漢啊!童虎對這種有真功夫的人一直很推崇,也很尊敬。他從小也在武術班里學過,但那些和少林功夫一比簡直就是不入流!
  “改天教俺兩招吧!”
  “行!沒說的!童連長說了俺改天有空就教你!”馬越也是個實在人。
  “哈哈哈!痛快兄弟!有空咱倆喝個酒!”童虎一聽更開心了。
  “行!童大哥!沒問題啊”山東人就是如此爽快,當然馬越也是如此。
  “呵呵,吳江你看這倆人這么快就稱兄道弟了!”李治看到這一幕回頭對吳江就是一笑。
  “哈哈,我看他們是投脾氣啊!哈哈哈!”吳江看了看也笑了。
  此刻王師長辦公室內,王健橋和刀疤正在聊天,他們倆一邊喝茶一邊聊天好像還比較盡興,“我說老東西,李治他們會走哪條路?”刀疤吹了吹茶水上白沫也沒抬頭。
  “我覺得他們可能有兩種走法,一種是直接上高速公路,走臨朐!”王健橋喝了口茶笑著看吹茶沫的刀疤。
  “扯淡!高速公路我們來的時候早堵了!”刀疤索性不吹了,直接把茶杯墩在茶幾上。
  “呵呵,也就是說他們肯定去安丘!也許還會逛逛峽山水庫。”王健橋狡猾的一笑。
  “艸!你這不是讓他們違抗軍令嗎?”刀疤也是一笑。
  “你會不知道?嘿嘿,裝什么裝!你個老大也會裝孫子了?”王師長笑得更開心了。
  “嘿嘿,老子是看看他們帶回點什么孝敬老子們!那些龜兒子要好好搞才行!”刀疤聽罷笑得更開心了。
  “知道就行,我倒是希望他們去峽山水庫看看,一個基地不保險啊!”王建橋此刻卻是嘆了口氣。
  “是啊,聽說咱們有地下通道?”刀疤輕聲的問。
  “噓!老倔狗,小點聲!的確~~有!”王建橋故作神秘的說道。
  “真的?在哪?”刀疤一聽真有不由得來了興致。
  “就在這。”王師長把手指指了一下師長辦公室的正中的兩塊地板!
  “騙人吧?這么小!”刀疤看后頓時疑惑滿腹。
  “嘿嘿!你我逃命足夠了!哈哈哈”王建橋見刀疤上當開心的不得了。
  “你個老畜生!還敢騙我,快說!”刀疤一下子用胳膊挽住了王健橋的脖子。
  “哈哈,我說我說,等明天著我帶你去看看,再給你講講行不?”王建橋不由得笑著求饒。
  “真的?”刀疤怕這次又被這個老混蛋騙了。
  “一言為定!”王建橋見刀疤松開了胳膊,晃了晃腦袋說道。
  “好!君子一言”刀疤盯著王建橋說道。
  “快馬一鞭!”王建橋瞇著眼笑了。
  ……
  此刻李治他們已經維修好了所有要出發的車輛,前面兩輛122mm輪式自行火炮開道,之后是“東風鐵甲”、“沈飛獵鷹”,馬越的各色老百姓車輛在中間,后面是軍用卡車,裝甲運兵車緊隨其后。這一個加強營護衛著近800人老百姓在柏油路上前進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