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9-21)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9-21)      第三章少女喪尸(09-21)     

末世橫行80 (青云山驚魂1)

一條公路上,一群民用車輛在軍車的保護下不斷的前進,當先的是兩輛122mm輪式自行火炮,從前面一看很是威風!這122mm輪式自行火炮看起來就像坦克一樣,那么長的炮筒子,這玩意換了反坦克炮彈打巨型喪尸那是一炮一個啊!
  “吳江啊,我們去青云山后,再怎么走?”李治看著窗外的風景,心里卻是想著去沂山的路線。
  “我們本來應該沿W市南苑機場那條路經喬官鎮直奔臨朐縣在那里再取到沂山,現在我們來到安丘市區沿s222公路進入小石泉然后折向東北s221省道,進入青云山,之后我們退回安丘城區沿阿陀鎮經喬官鎮s325轉s327直取臨朐市區或者直接向南走凌河鎮西去經紅沙溝取道臥龍鎮(s221轉s227)直接進入沂山!”吳江一邊尋思一邊說個不停:“但是去青云山后,我認為時間就很晚了,我們應該在趙戈鎮或者王家莊傍邊的峽山水庫依水扎營!我認為青云山對我們可能并不是很重要,而峽山水庫對我們卻是至關重要的!”
  “嗯。我覺的我們去完青云山后就去王家莊吧,那里的峽山水庫是對我們用處極大!”李治一聽峽山水庫,眼睛霍地就是一亮,峽山水庫好地方啊,峽山水庫是山東省第一大水庫,坐落于山東半島,在W市濰河中游的昌邑、高密、諸城、安丘四縣市交界處,區氣候宜人,風景優美,物產豐富,花草樹木繁多,是集觀光旅游、休閑垂釣于一體的大型天然場所,峽山水庫水源地有豐富的水產資源,鯉魚、甲魚、鯽魚、黑魚、鰱魚、鯰魚、田螺、河蚌等水產品非常豐富。
  這里戰略位置極其重要,而且水庫里有2個很大的湖心島,如果擠擠的話完全可以駐扎上萬人,戰時避入島內,沒事時退回庫區。向南做船可以直達諸城城區,也可以避入諸城三里莊水庫!向北坐船直接途經昌邑可以進入渤海!也可以坐船先北后西南途徑安丘市區進入牟山水庫,然后再經牟山水庫進入高崖水庫!這簡直就是個寶地!喪尸又不會水,他們攻不進來!而且峽山水庫庫區各種資源極其豐富!他們如果占據峽山水庫的話何愁喪尸進犯啊,就算幾十萬喪尸也要望水興嘆!想到這里李治不由得說:“吳江,你覺怎么樣?”
  吳江一聽就知道李治的想法,就是一笑:“我都被你害了,還能怎么樣?只好將功抵過啰!”
  “哈哈哈……你啊……你”李治聽后就是開心的大笑:“什么害你?誰害你了?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
  “呵呵呵,最好還是悠著點,王師長和梁師長一怒能把你我二人的腦袋給摘了”吳江此刻卻是掏出了懷里的將軍煙,盡管刀疤那次給了他幾*天子,但他還是喜歡抽山東本地煙。
  “老李,來根吧?”吳江順手遞給李治一根,李治一笑接過來自己點上,立馬車內香煙繚繞。
  李治咂了一口煙,吐了一個煙圈,剛要說話,前面的趙飛博卻是開了口:“算了吧!師長他們摘營長跟政委的腦袋,他們舍得嗎?”
  趙飛博從反光鏡看了看李治和吳江的表情,看他們都沒說話又是說道:“你看出征時王師長的表情那叫個戀戀不舍啊!聽童虎他們說劉軍他們營出征時王師長可沒這樣,人家是這么說的…”他故意的拉著長音,果然反光鏡中李治二人都立起了耳朵,趙飛博心中好笑,這些當官得怎么都這么在意上級的說法啊,你看一聽這個二人的耳朵伸的比驢耳朵還長!
  他咳了兩聲學著王師長的聲音說道:“滾你娘的蛋!給老子釣不回魚來,你就跳進湖里做王八吧!”
  咳咳!李治被煙嗆得咳嗽不已,這煙都從鼻子里直冒,活像剛生起火來的煙筒。吳江卻是見過劉軍的,那個四川小個子,成天一口一個格老子,一個口一個龜兒子的,那嗓子就像堵了塊破布似的說起話來嗚嗚的。王師長最喜歡敲打他,和他的關系也是極好,這次幸虧他打下水庫來了,不然師長肯定給他好看。
  記得那次王師長和他們說什么來著,劉軍搶著發言,還口齒不清的,一口一個龜兒子的,讓王師長和其他軍官直接把他扔進小樹林那邊的池塘里,讓他當了一回龜兒子!想到這里吳江也是會心的一笑。
  “還有嗎?”李治好不容易制住咳嗽,他沒想到這劉軍竟還是這么個妙人!
  趙飛博一看營長和政委那樣也是笑了:“劉軍當時就吼著說如果他打不下水庫,請師長砍下他的腦袋當尿壺!”
  “哈哈哈,之后哪?”李治聽后失聲大笑。
  “王師長一腳就踹在他的屁股上!大喊:滾!老子用不著你那么大的尿壺!”趙飛博學師長的聲調學得極象,還帶著動作,頓時把車內的人全都逗得大笑不止,連吳江也是笑得直出眼淚!
  李治他們東風鐵甲車里時不時傳出陣陣笑聲……
  “王寧,你覺得馬越功夫如何?”童虎還在惦記著馬越要教他幾手的事情,心里還在盤算著。
  “哦,那個馬越啊,很厲害,真有兩手!看那架勢就是練過很多年功夫的!”王寧望了一眼沉思的童虎,他當時根本就沒在意看,只是順著童虎的話說,怎么讓童虎高興他怎么說。
  “是啊!特別是他耍鐵棍那兩手簡直絕了!居然打死了敏捷性喪尸!試問誰能單挑紫紅喪尸?唯有驍將馬越一人而已!”童虎的腦海里又重現馬越用輥一撐,騰身而起的畫面!這不是拍電影而是實實在在的真功夫,一下子就起來了,這下了多少年的功夫啊?
  “老大說得對!馬越的那一手七星梅花拳簡直絕了!”王寧剛要隨著童虎贊嘆,卻被童虎一巴掌打在頭上!
  “你能不能不胡說八道啊?人家是少林棍法,和你那七星梅花拳有什么聯系!Stupid!Foolish!”童虎不停地拍王寧腦袋。
  王寧委屈的大叫:“老大,你不是不會英文嗎?”
  童虎隨口答道:“作者剛才允許我說了怎么著吧?Blast!”
  “putain!”王寧不甘示弱頓時說起了英文。
  “!”童虎高聲罵道。
  “!”王寧也是用英文不停地回擊。
  于是童虎的東風鐵甲充滿了一片英文的對罵中,童虎用的是純英式有點倫敦口音,而王寧則是一口流利的美式口語……
  “我們去青云山干什么啊?你說那里又沒有什么油水,真不知道李治他們怎么想的?”二炮一看沒有掃蕩市區,沒順到什么東西,頓時發起了牢騷,對他而言哪怕是去拿點沒用的手機也是很過癮的!
  “嘿嘿,怎么了?連長怎么一臉的不情愿啊?”李健小眼珠一轉,立馬猜到了二炮的那點小心思,他李健什么人啊,全營出了名的狗頭軍師,壞貨損貨,他能猜不到二炮想什么?
  “還有什么?不是要進市區嗎?他娘的怎么救了人就走!真他娘的狗B!”二炮憤憤的說道。
  “哈哈,以我看營長他們是想到青云山啊!青云山上瓜果多!青云河里鯽魚肥!”李健故意拉著長聲。
  “對啊!老子下河摸魚去!嘿嘿!等等都他娘的給我下河摸魚!嘿嘿這時候沒有瓜果,還沒鯽魚嗎?嘿嘿,老子好久沒吃魚了?”說著二炮擦了擦嘴角的一串哈喇子。
  “是啊!晚上我們烤魚,煮魚湯喝……嘿嘿”李健也突然覺得口中生津,一想起那白花花的大鯽魚,一個足有一兩斤沉,不由得也有些向往了!
  “老子今天就扎在青云湖了,哪里也不去了,誰要去誰他娘的自己去,她妹妹的,老子今天非要吃魚不可!”二炮此刻仿佛已經在吃魚了。
  頓時他們車里的警衛也開始積極起來,一家人討論起青云湖里魚的種類和做法,一時間氣氛甚是熱烈……
  “亮亮,你說咱們打了這一仗救了這么多人,怎么安置啊?他們基本上都沒有槍,也就是馬越還行,到時萬一碰到喪尸群的話?”房勇波似乎還在剛才驚心動魄的戰斗中,一想起那些敏捷性喪尸他渾身起毛,他們連被敏捷性喪尸干掉了七個,那叫一個慘啊,想起那些戰士慘死的場面他還是心有余悸,他的連隊是損失最多的連隊。
  他們部隊不如童虎他們連那么勇敢,也不如二炮他們連那么損,訓練要求也不及張勇他們嚴格,所以損失最大,一個敏捷性喪尸連殺了七個戰士后竟揚長而去!一家人拿它什么辦法也沒有!這讓房勇波很郁悶,他也是武警出身,他們怎么會比警察出身的張勇連隊損失大哪?有些不服氣也有些難過,那些戰士都是他一手教出來的,對他的命令那是堅決執行啊。這一戰他們連居然死了七個!他覺得很丟人也很對不起他們,他很是自責!
  “我也搞不清營長他們怎么想的,但都是同胞,不能坐視不理吧?如果我們不管他們,他們遲早會被喪尸群滅了,還不如帶著他們一起闖。”房亮亮并不知道此刻房勇波心里的情緒,只是順著他的話來思考。
  “唉,要是我們連沒死那么多人就好了!”房勇波還是忍不住直接就說了出來,他憋不住事情,有事情不說出來能把他給憋死,反而說出來就什么事沒有了,他就是這種人。
  房亮亮一聽,立馬明白了房勇波的真實感受,房亮亮頓時沉默了,他們排是他們連損失最多的,他們排損失了3個,他也有些心疼,甚至他的警衛都戰死了,本來那個喪尸是直奔他來的,他的警衛竟然奮不顧身一下子抱住了喪尸的脖子將它壓在下面,結果被喪尸抓得渾身支離破碎的,肢體都分解了。房亮亮當時都嚇楞了居然沒有開槍!他想起來心中就是一痛,淚水在眼眶里打了幾個轉最終還是沒忍住,順著臉頰就流了下來。
  那個警衛是山東沂蒙人,沒事還給大家唱給沂蒙山小調什么的,他總是支使他干一些瑣碎的事情,那個看起來非常瘦的矮子,為了救他居然拼了性命。那警衛當時怒吼著一縱身就摟住了喪尸的脖子,竟然直接喪尸拽倒在地……房亮亮已經哽咽了,他看不清眼前的房勇波了,也聽不見他在說什么了,他陷入深深的自責當中。
  “呂均,你說那些喪尸是不是太變態了?居然會戰術!搞笑!”張勇此刻捏著下巴在想那些喪尸的指揮力,這些家伙無疑是聰明的,居然能確定李治就是指揮官,竟然全體攻向李治所在的那座大樓。這讓張勇很郁悶,他們連這一仗損失了4個人,他怎么也想不明白,這些喪尸的怎么確定的李治就是頭?解釋不了啊。
  “連長,我覺得這些喪尸門道太多了,以后和他們作戰還有小心才是,萬一被切割包圍可不是好玩的”呂均扶了扶他的眼鏡說道。
  “嗯,你覺得這次進攻我們的喪尸群和上一次是一群嗎?”張勇不由得問道。
  “……應該不是吧!”呂均心里一陣大罵,這喪尸都一個模樣,他怎么知道,他不能給喪尸遞根煙問一句:兄弟,哪個單位的?他頓時有些哭笑不得,但張勇是連長他必須要回話的。
  “嗯,我覺得也不是,上一次可是無邊無盡的啊……”張勇回想起那一幕來,頓時覺得渾身發冷,不由得把衣領子往里拉了拉。
  呂均此刻卻是猜測起了青云山是不是也要打一仗?這路上哪里沒有喪尸?他不想打了,但這事不是你不想打就能不打的,青云山那里現在是一個已建成的3000畝民俗游樂園。里面有齊魯民俗村,野生動物放養區,民族風情區,山水園林區,還有青云湖!他們去那里是去建立基地還是找人啊?呂均無法判斷上級的意圖,就在尋思不開時,突然聽前面的警衛沖張勇大喊:“連長,青云山到了!”呂均不由得抬頭望去,可不是,一座幾百米高的山出現在他們面前,此刻山上還是光禿禿的,能隱隱約約看到一些設施和游樂項目,設施上面貌似有人還是喪尸此刻卻是分不清的!呂均看到他們前面的車隊成川字形進入了青云山休閑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