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1-23)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1-23)      第三章少女喪尸(01-23)     

末世橫行81 (青云山驚魂2)

上文書說道李治的部隊進入了青云山,這李治和吳江可都不是吃素的,兩人把隊伍分成了三組,他們只帶一組進去,火炮和馬越的百姓隊伍以及張勇,房勇波,工程連全都留下了。他們的車隊在外側分成兩翼掩護中路車隊進入青云山,李治吳江引著童虎二炮兩個主力連隊直接開進青云山停車坪,停車坪附近很多車輛都是碰在了一起,那些車上面都破破爛爛臟兮兮的,一看當時的情況就很混亂。
  李治他們停好車,留下2個排守護車輛,這些人全副武裝的開始搜索起來青云山,這個青云山坡度不是很陡,沿山路很好上,但防守卻是很不利的,人好上,喪尸也是好上。李治和吳江看到這個地形都是眉頭一皺,這二人以前只是聽人說過青云山多么好多么好的,但是他們卻是沒有親自來過。這一來看看,游玩項目倒是不少但是防守這樣的山這不是搞笑嗎?就是一個大土坡,什么破山還好意思叫?也就400米,這要是放在泰安,能把那里的人笑死!李治和吳江對視一眼都是一陣苦笑,這不是沒事找抽嗎?純粹浪費時間!
  “回去吧?別浪費時間了”童虎早就不耐煩了在后面直接嚷嚷了起來。
  “老子要到青云湖看看,要回去你回去,老子要去捉魚!”二炮的心早就飛到青云湖那里去了,哪有心情看這里的禿石頭!
  “你覺得怎么樣?吳江?”李治回頭看了看吳江。
  吳江扶了扶眼鏡說道:“既來之則安之!看看吧,說不聽還能找到些幸存者!”
  李治聽后點了點頭,他們沿著山路徑直向前面的齊魯民俗村走去,這一路也是上坡但是很緩的坡度!他們自從進來就沒發現喪尸,吳江心里直打鼓,如果現在就退他又有些不太甘心。李治也不甘心,他想找到些有價值的東西,白來一趟賠本打上吆喝的事情他堅決不干。他們不一會就到了齊魯民俗園,李健向后面的幾個戰士打了個手勢,那幾個戰士就沖了進去,其他人全都警戒!不一會兒那幾個戰士就向后面打手勢,眾人一擁而入,只留下一個排警戒外面。
  李治他們進入齊魯民俗園后那是一個房間一個棚子的找,卻只是看到一些道具和服裝:怒族,傣族的衣服,還有個拋繡球的二層小竹樓。大家都搜遍了確實沒有找到人,也沒有看到喪尸,李治吳江對望一眼,李治一揮手兩個連隊立即撤出民俗園。一家人沿著小路直奔后面的野生動物放養區,一進來野生動物放養區,這里面哪還有什么動物?什么都沒有!只剩下些動物介紹牌子在那里立著,上面寫著老虎狼還有獅子什么的。大家都沒興趣看,直奔后面的民族風情區,這么說吧轉了一大圈那里什么都沒見到,最后卻是如了二炮的愿,一家人在青云湖邊休息了起來,當然派出了警戒哨。
  二炮一看到青云湖就高興的大喊:“嘿嘿,都給老子抓魚去!”戰士們都沒動,他求助似的看了看李治,李治一笑:“既然沒有喪尸,一連警戒,二連休息,等等換防。”
  喔喔喔!二炮第一個直接挽起褲腿就下河摸魚,有了第一個就有第二個,李健他們連頓時放了羊,一家人全都進入了水中都在摸起魚來。李治和吳江一笑,兩人轉身和童虎趙飛博四人不知道商量什么,二炮他找了根木棍用瑞士軍刀削了削就在河里插起魚來。
  那鯉魚鯽魚的游來游去,二炮經常插一個空,氣得他把魚叉一扔,連吐了兩口唾沫,還抹了一把被水濺濕的臉。他正自懊惱時卻發現李健直接用81帶著刺刀叉魚,他后面的戰士用個筐子都盛了好幾條了,二炮直接就過去了:“嘿嘿,一排長好身手啊!你這是什么魚啊?”
  李健一看二炮過來了就知道要糟,誰不知道二炮貪小便宜啊,他李健也是個不吃虧的人,所以眼珠轉個不停,想自己怎么才能不給他:“哦,連長啊,這都是些笨魚,你看也就是我們這些個笨手笨腳的人才抓得到,哎,連長你抓到幾條了?”
  二炮一聽就知道他不想給,不過自己又抓不到,他知道李健點子多,就問李健:“嘿嘿,一排長,你哪里笨啊,我也不拿你的,你看看怎么樣才能快點抓到魚啊?”
  李健一聽心里說哦,這是來討教方法了,不是來順我的啊,那行。于是說道:“連長,我有個方法可以快速抓魚,不過只能用一次,還有可能被罵!”
  二炮此刻心急火燎的,那魚弄得他心里直癢癢,他早就什么都不管了“快說啊,好兄弟!”
  “行,如此這般,行就行,不行別說我說的啊?”李健神秘的向二炮點點頭,二炮猶豫一下嘴里嘟囔著:“這樣啊……”
  他又看到湖里的魚著他腳下游來游去,實在讓他心癢不已!他頓時大吼:“都他娘的臥倒!”話音未落,他嗖的一顆手雷就扔了出去!轟!頓時一側的湖水被炸得老高,所有人都嚇得蹲了下去!二炮卻屁顛屁顛的過去撿魚:“嘿嘿,我就說嗎,李健他娘的就是損,炸魚他也想得出!我艸!大鯽魚,還有鯉魚!警衛員快把框子拿過來!發了!發了!嘿嘿嘿…”他手里就是拿起兩條大魚,每條足有兩斤重!喜得二炮眉開眼笑的!
  李治和吳江心里都是一陣大怒,剛要責罵二炮,就聽見山后吼吼吼的喪尸叫個不停!不好!有喪尸!一家人都是一愣!“全體都有!一連警戒二連拿武器!一連二連交替掩護后撤!通知火炮準備掩護射擊!”李治頓時大吼!一家人如夢方醒,童虎的士兵迅速占領有利地形,都把槍瞄準喪尸吼叫的地方,二炮的士兵狼狽的挽著褲腿往后跑紛紛都去拿槍,而此刻童虎的連隊士兵已經開始射擊了,噠噠噠,噠噠噠!吼吼吼!大量的喪尸從山后轉了出來足有數千只,他們雜亂的對李治他們發起了沖鋒!轟轟!遠處的火炮開火了!咚!咚!這兩炮打的真叫出彩!
  前面的數十只喪尸頓時被炸得四肢亂飛!后面的喪尸卻是一擁而上,炮火頓時失去了作用!喪尸吼叫著離李治他們越來越近,500米,400米,300米,200米,“后撤!”李治一看二炮他們在后面建好了陣地,他們立刻一起向后百米沖刺!
  啊!一個戰士被當先的喪尸頓時咬中,那戰士也是兇悍,索性不跑了,一梭子打爆了那喪尸的頭!一下子拉響了四顆手雷:“狗日的!老子讓你們今天過年!”轟轟轟!頓時剛沖過來的幾十只喪尸被炸得人仰馬翻,那個戰士的同歸于盡給李治他們換取了時間!李治他們直接越過二炮的陣地在他們150米后建立陣地,二炮他們那里槍聲大起!
  頓時又是幾十只喪尸倒在了血泊之中,二炮一看喪尸還有50米:“都他娘的快跑啊!”
  李健一看卻大喊:“兔崽子們!一邊跑一邊扔魚啊!”頓時二炮的連隊一邊跑一邊扔魚,這確實是個好辦法,喪尸們竟紛紛的搶魚吃,甚至為了魚撕咬了起來!看得童虎他們一陣發愣:“他娘的!這樣也行?”
  二炮他們又直接越過李治他們在后方建立陣地!不一會兒李治他們也是槍聲大作,這次吳江直接指揮一起扔一顆手雷再跑!轟轟轟!100顆扔出后面數百只喪尸瞬時報銷了!李治他們瞬間轉身往后就跑!如此循環,他們犧牲不到10人就快到了停車坪,停車坪車輛上面的機槍不停的響起頓時李治他們就是壓力一輕!
  一家人在那兩個排的掩護下,如同喪家之犬,狼奔狗突的逃到車輛附近!此時居然一群喪尸動物直接向他們突擊了過來!頓時就殺入了人群之中,那是一片混亂啊!眾人紛紛上車,卻還是有近30人喪身于動物之口,只見那個喪尸獅子有普通獅子的三倍大不停的撕咬著那些沒有來得及上車的戰士們。李治他們已經幸運的登上了東風鐵甲,車輛被那些喪尸撞的咚咚直響!他們的車紛紛發動起來,不停的往外逃,那些喪尸動物卻是撕咬起了那二十多人來,李治他們幸運的沖了出來,外面的火炮和輕重機槍一見他們都出來了紛紛開火,頓時停車坪火光沖天而起!
  那些喪尸動物在憤怒的炮火中不斷地倒下!盡管如此還是有上千只喪尸跑了出來襲擊著車輛,喪尸不停的爬上卡車軍車拍打著車頂和車身,李治他們的車隊迅速撤退,這次老百姓在前軍隊斷后!李治和吳江這次都是后悔不已,軍隊還沒進沂山就折卻50多人,他們沒辦法交代啊,但現在不是想的時候,需要迅速撤離這里。火炮斷后,機槍響個不停,不停有喪尸被打的四肢亂飛,在損失了四輛民用車輛和里面的老百姓后,他們終于撤出了青云山。
  但后面喪尸還在追趕不休,李治望著后面的喪尸腦海里突然冒出四個大字:出師不利!他們原以為有了裝備和訓練就可以和喪尸拼拼了!但他們錯了!大錯特錯!想當然是不行的,包括吳江在內李治他們還是年輕人意氣用事是不行的,這不他們為自己的想當然和大意付出了沉重的代價!這一仗損失了八十多人,其中戰士三十余人,老百姓五十余人,希望他們以后能吸取教訓。李治和吳江都沉默了,他們已經下令沿著s221省道向東北前進至趙戈鎮,他們需要休整,他們必須去峽山水庫依水扎營!
  莫嫣然此刻正站在一座十七層的寫字樓樓頂,趙生輝騙她說從這里她就能看到整個市區,她很可能能在上面看到李治他們。莫嫣然獨自立在那里,微風吹得她的頭發都飄了起來,在夕陽下是那樣的迷人,那明亮的眸子一閃一閃的,如同夕陽一樣的美麗。她的目光卻是向南方看,因為她曾聽李治說過他想去沂山,那李治會不會去了沂山?一個想法電光火石的從莫嫣然的腦海里閃過,她嘴角一笑,但瞬間又消失了。
  她覺得他肯定和她在一起了,那個她是那樣的美麗,她高貴典雅溫柔可親,她比自己更懂得如何照顧人,每次都很大方得體還極有禮貌,從不失禮。他還會為她這樣一個死人掛念不止?她一下子又猶豫起來,想起那天除夕之夜她去找趙生輝時,那是一個夜晚,下著大雪,她獨自一人走在沒人的馬路上,那雪是那樣的大,紛紛揚揚的。她感覺到了孤獨,就像現在一樣,一個風雪夜一個女孩兒獨自走在雪地里那份孤獨是不言而喻的。
  現在是夕陽西下,她一人獨自立在這里,再失去了心上之人后,她頓時覺得人生了無生趣,她曾經自殺過一次卻被趙生輝救了下來,她雖是母體控制性母體但她的身體如同人類一樣柔弱!這是他們最大的弱點,他們也許可以控制千軍萬馬但卻抵擋不了子彈和利劍的攻擊!這也是他們為什么需要生化侍者的保護了!
  戰斗性母體卻不用管這一些,子彈打傷害不了他們,尋常手雷也對他們沒有太大的傷害,但是RPG,火箭什么的打上絕對完,我只能這么說!他們的硬度比巨型喪尸略強,敏捷程度比敏捷性喪尸略強,你要說他們炮彈都打不死!我只能說那寫書的肯定很2B,喪尸是由人變得那也是血肉之軀,你讓它比鋼甲護身的坦克還牛,那這個作者就可以去修理地球了,寫那些東西浪費讀者大大的腦細胞,細想想這絕對能笑好多天的!
  莫嫣然望著遠方又嘆了一口氣,她愛憐的撫著自己被風吹得不斷飄揚的長發,哀傷的唱起來《forever》!趙生輝和小孩兒都出現了,他們坐在后面欣賞起了前面的那個美麗少女優美的歌聲,夕陽之下莫嫣然那銀鈴般清脆的歌聲陣陣響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