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8-12)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8-12)      第三章少女喪尸(08-12)     

末世橫行83 (趙戈鎮的民兵連)

“你好!”一個干部模樣人笑著伸出手直接迎出了會議室,李治也伸出了手,一下和他握在一起:“你好!同志!你們受苦了!”
  那人一聽眼里接著就發潮了,他們何止受苦,他們為了守住這里已經死了三分之二人了。因為開始不了解生化病毒,他們把受傷的人接進來治療,結果他們突然發作,差點和外面的喪尸里應外合把他們包了餃子!在付出了近百人的代價后,他們才清掉那些變異了的“傷員”,他硬忍住了眼淚:“解放軍同志,請進,大家都在里面等著哪!”
  李治跟著這個鎮干部就進了會議室,一個二十多歲的武警少尉和一個三十多歲民兵連長立馬起立敬禮:“首長好!”
  李治他們也是回禮:“同志們好!”
  在這里他的官職最高,直接被推座了首位,吳江童虎二炮等人在左邊座了一堆,右邊是那些鎮干部和那個武警少尉還有民兵連長。
  李治打量一下這些人,發現他們大多數都面黃肌瘦的,一看就是營養不良,心下奇怪,他們有武器,也靠著峽山水庫,怎么不去峽山水庫在這里堅守個什么啊?心里想著他卻是說:“我們是第*軍獨立師第6712加強營,我們在執行任務來到此地,我想了解下這里的情況,另外我們今晚就在這里駐扎。”
  對面的那些鎮干部一聽不是來救他們的頓時一陣騷動,不停交頭接耳起來,李治沒有說話卻是點了一根煙。他遞給那個接他們的鎮干部一根,沒想到對方卻不會吸,李治一笑轉手把煙給了后面的另一個干部,那人一看是東方眼睛就是一亮,他們這里煙早就斷了頓了,他被迫戒煙兩個月了,你還別說這成效還不錯。今天一見有煙,就像八輩子沒抽過一樣小心翼翼接了過來,在鼻子上嗅了一嗅,不停地感受煙草的淡淡清香!
  他后面的那些干部們不說話了,都眼巴巴看著那個干部手中的煙,一個個都在咽口水,眼里他娘的幽幽的直冒綠光!李治他們見了一笑,吳江直接扔過兩盒將軍和一個打火機去,頓時那邊一陣混亂,緊接著都一個個吞云吐霧起來,喜得眉開眼笑的,氣氛一下子活躍了起來,有時候煙酒這東西的確可以拉近感情,很多人抽煙并不是就是喜歡抽而是為了應酬而已!之后就欲罷不能了……
  一陣介紹之后,李治才了解他們為什么不去峽山水庫的真正原因,那里有幾個巨型喪尸和一群普通喪尸,過去是要打的!他們現在還有200多人,其中民兵120人,武警45人,警察20人,鎮干部10人,老百姓22人。本來有700多人,現在就剩這些人了,他們的武器基本上是現役部隊淘汰下來的56半自動,63全自動,56沖鋒槍,一些輕重機槍,還有六七十年代裝備民兵的92重機,50,54沖鋒槍,能發射53步槍彈的的捷克和勃然,還有使用51手槍彈的斯登和湯普森反正是五花八門的什么槍都有。他們也有40火箭但沒炮彈,還有擲彈筒什么的,但他們都打怕了。
  他們曾經去過一次,500多人打成了100人差一點就全軍覆滅了,幸虧離著這里近,那些巨型喪尸又行動不便才逃脫的,聽得李治他們一愣一愣的。李治看了一眼吳江,吳江知道李治想收編他們,開玩笑他們有武器彈藥,本來就是武警和預備役,現在國家需要他們就是無償征召的!李治又吸了一口煙:“洪磊,你們這里的部隊現在都歸加強營指揮!你們明天所有跟隨我們一起行動,離開這里!”
  洪磊就是一開始接李治的那個鎮干部,三十多歲。他一聽非常高興,他們在這里都憋瘋了,沒吃沒喝不說,成天都打個不停,沒個消停的,他們現在總算等來了國家的正規軍,誰還愿意留在這里等死,頓時頭點的小雞啄米似的。他們190人全都編入戰斗序列,剩下的22個老百姓,進入馬越的老百姓收容編制,現在李治他們營一下子又多了190人,頓時成了640多人,這都趕上兩個營了。直到李治他們回到軍部,他們帶回了3000多軍隊去,喜得王健橋和刀疤直拍巴掌!這是后話暫且不提。李治他們今天就在趙戈鎮政府安營扎寨,所有的老百姓和大部分戰士撤入工事之內,晚上他們渡過了一個很難得的平靜之夜……
  但有人這夜卻不平靜。
  “你閃開!”只見月光下池塘邊,一個十五六歲的少女一把就推開了一個帥氣的軍官。
  “我喜歡你!真的!”矯健被秦琳一下子推了個趔趄,他有些發愣,他不明白為什么秦琳這些天的脾氣變得如此之大!
  “為什么嗎啊?”矯健一臉的茫然,他好心好意的送東西給秦琳,秦琳卻是一臉的不稀罕,還貌似很煩。他感覺受到了羞辱,一下子擋在了秦琳面前,他一把抓住秦琳的手腕子,有些惱怒的問。
  秦琳甩了兩下都沒有甩開,氣的鼓著腮幫子也不正眼看他:“不為什么?我就是不稀罕!”
  矯健一下子就怒了!他啪的一下子把盛黃金戒指的盒子捏破了,鐺的一聲那個戒指一下就掉在地上,沿著那些水泥地轱轆了起來,一直碰到一塊碎石才變了方向打了幾個轉緩緩的落在地上。
  秦琳被嚇了一跳,但隨即更厭惡了,她討厭武力,很煩矯健這一點,但矯健卻是不了解。他像一只暴怒的獅子不停地大聲吼叫著,秦琳卻是笑了:“耍威風是吧?我不害怕,有本事你打我啊!”
  矯健一下子就舉起了拳頭,秦琳卻是不怕,把身子往前一停,矯健一拳就下來了,秦琳眼睛緊的一閉,全身都嚇得繃緊了有些卷縮,頭往后躲。過了很久拳頭只在她的頭頂卻沒有打下來,她松了一口氣,不由得睜開眼去看,只見矯健的臉色鐵青,拳頭哆哆嗦嗦的。矯健看到秦琳的表情更憤怒了,他怒吼著一拳打在傍邊的樹上,頓時那樹上的樹枝晃個不停!
  “為什么?我不明白!”矯健傷心的大吼,秦琳一轉身背對著他卻是不說話。
  “我喜歡……你啊”矯健一下子情緒失控了,他的眼中流出了淚水,她這幾天變了,變得冷若冰霜,見了自己不理不睬的!但是他沒有做什么過分的事情,他回想了這些天他干的事情,沒有找出一點過分的事情,難道送她戒指也是錯?他越想越生氣,他費了好大勁才能到這個黃金戒指,現在什么都很難搞,包括糧食也是,糧食已經開始短缺了。
  他哽咽著嗓子去拉秦琳,卻被秦琳一下子甩開,秦琳這些天很煩,她掛念她哥哥房亮亮和李治的安全,其實主要是李治的安危,想起李治來,他的表哥倒在其次了。對于這種事情女孩兒比男人絕情得多,她們分得很清楚,什么是朋友,什么是男友,什么是親情,什么是愛情,什么是友情。一是一,二就是二;而男人這界限往往分的不是很清楚,很多女孩兒只是想和你做一般朋友,卻很有可能被你誤解,往往搞得不歡而散!
  秦琳知道矯健喜歡她,但她分得很清,她只想和矯健做朋友,但不是男女朋友那種,她喜歡李治。昨天晚上她夢到李治和她哥哥都被喪尸咬死了,她醒來后還是哭個不停的。所以她今天的脾氣特別大,不僅是對矯健發脾氣,誰招惹她她就朝誰發脾氣!搞得很多人都莫明其妙的,以前李健和房勇波是最直接的受害者,現在矯健也觸了霉頭。
  矯健這兩天找秦琳找得很勤,不是請她吃飯什么,秦琳本來是出來散心的,沒成想今天矯健在池塘邊和她散步時說到李治他們要面臨如何兇險,犧牲的概率很大,聽得她心里直冒火,之后又要她做他女友!秦琳一下子火沒壓住直接就發作了,當場看都沒看他的戒指,連戒指帶盒子一下子扔給了他,說她不稀罕他的破玩意,弄得矯健來了個大紅臉。
  他辛辛苦苦好心好意的努力卻被人說成是破玩意,矯健能不惱嗎?他們這些行走江湖的幾時低聲下氣的求過人?就算原先他的女友也是對他百依百順!現在這個丫頭對他蠻不講理,他一下子就炸了!頓時就出現了上面那一段!現在他又有些后悔了:“琳兒,是我不對,我剛才太過分了,你聽我解釋!”
  秦琳卻是不管他直接就往回走,矯健在后面不停的解釋,秦琳霍地一下子停住了,一轉身盯著矯健一字一句的說:“別跟著我,站在那里!”又轉身走了,矯健被她憤怒的樣子嚇了一跳,站在那里有些不知所措,只得望著秦琳的背影嘆息個不停,直到她消失在黑夜之中,他才彎腰去見那個黃金戒指,“女孩兒啊……”矯健搖著頭嘆息,他實在是搞不懂這些女孩兒,秦琳尤甚……
  此刻劉蕓站在宿舍的陽臺上,這個陽臺并沒有封,其實就是原先居民住戶的陽臺,她望著天上的月亮不停地祈禱,她不希望自己象小野小町一樣,她的淺草將軍凍死在路上,但她此刻卻想起了那個傳說:小野小町是島國平安時代出生在東瀛秋田縣的美女民間傳說中的那個“島國小町”,一頭宛如瀑布般的頭發,鼻梁高挺、皮膚白皙,手指纖細。有記載說她雖然身份不過是個梳頭的侍女,卻是一位著名的才女,被譽為“宮中詠和歌六仙之一”。
  家喻戶曉的傳說是“百夜行”的故事:貴胄公子淺草少將為求得她的芳心,決心連續百夜前往小野宅第求愛。小町答應,到時了第一百夜就以身相許。然而終于到了第一百夜,淺艸卻因風雪交加而凍死在路上。她自小因為其才華和容貌被人成為野坂小野,也就是說她的美麗和才能是絕倫的,在她們整個福岡都是出了名的美女,福岡美女多,卻以她為首。
  野坂櫻子經常被稱作素敵,或者被稱贊すばらしい。此刻的她在思念她的“淺草”將軍,她不知道他是否會百日歸!她現在已經離不開他,因為她發現她已經懷孕了,大概有兩個月了,她現在一直吃著安利這樣能讓她減輕嘔吐不良反應,她只告訴了閆麗和喻月菊,其他的人她都沒說當然包括秦琳在內。
  她望著明月有些癡了,她現在常常嗜睡,動不動就睡覺,她是在兩個星期前才知道自己懷孕了的。她現在特別愿意吃酸東西,閆麗把她的醋和酸梅干都送到她這里來了,喻月菊也是,二人搜刮著所有酸的東西不停的望著她這送,弄得秦琳每次都口內生津的,有時也吃上一點,劉蕓就像一個大姐姐一點也不介意。
  她和別人的關系都很好,秦琳有時嫉妒她,她卻是故作不知經常沖秦琳和藹的笑,她那種樸實無華淡淡的真,散發著溫馨讓人有種如沐春風的感覺,秦琳經常為她的氣質和氣度所折服。她現在只是在意她的“將軍”,莫嫣然消失的日子里她已經開始稱呼李治為老公了,因為她知道自己已經有了身孕,這是過年前的時候李治救她時二人在那座樓內的結晶,所以她現在無論如何也不開他了。
  她曾和她的父親聯系了多次,希望他能派出戰斗機來接他們回去,但都被她那個嚴厲的父親拒絕了!他不不允許她嫁給一個支那人,這對他是一種侮辱!他寧可不要她這個女兒也不能接受!想到這里她又嘆了口氣,她摸著自己的肚子不停地喃喃自語好像是對自己說,又好像是和她肚子里的孩子說個不停……
  而此刻她的父親野坂中將也是很苦惱,聽女兒的口氣是非要嫁給那個支那人了,他之所以拒絕他女兒的提議并不是因為她的他是支那人,而是他有她說得那么厲害嗎?他不會為了一個愚笨的支那人再損失一個特種小隊了,他們現在兵員缺乏;但他又拿不準這個支那小伙子是否有那么大得價值,他從女兒口中已經得知李治的戰績了,他認為那里面幸運的成分居多,并不足以證明出他的實力,如果真的有價值他是允許的!
  島國人一直崇尚武力,甚至是向往!他們對用能力的人是向往有時崇拜到瘋狂的地步!如果他能占據支那一個地區并且守住那里,他絕對會把的女兒嫁給他,甚至還會空投他們需要的各種戰略物資,關鍵是他行嗎?他配嗎?他到底是個什么樣的人哪?他在猶豫中拿起了電話:“嗯,給我接情報處!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