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1-23)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1-23)      第三章少女喪尸(01-23)     

末世橫行84 (人性的光輝)

黎明一如既往的來臨了,太陽躲在東邊地平線邊做著早操,他現在已經起床了,洗漱之后就開始晨練。這全國第八套廣播體操是他的最愛,他貌似不是很喜歡第九套,而是每次都作第八套!他老人家做了那么多年的第八套廣播體操,不是你國家讓改人家就改的,你要是不服就給太陽公公打個電話試試!
  他現在正在熱身,跳的很起勁,他不稀罕第九套,那些是為白領準備的,沒他們勞苦大眾什么事,他象一般的工人農民一樣辛勤的工作著,他喜歡勤勞的人們討厭那些懶惰者!
  李治他們一早就起來了,一家人吃完早飯就商量起推進到水庫的計劃和安排,由于趙戈鎮民兵連的武器充足,現在就連馬越他們原先的幾十號民兵也武裝了起來,不過就是差了點居然是些莫辛·納甘(53步騎槍)和日制三八大蓋,美制春田M1903,連歪把子,王八盒子都有。不過有勝于無,現在李治他們的武裝人員已經達到了710人,其他的全是幾百人沒武裝的人員包括很多老弱婦孺的。
  李治先用武警和警察補全了童虎李健他們建制,然后各給給每個連隊都加了一個排,剩下的統統進入他的警衛連,連長由排長趙飛博擔任,馬越進入警衛連擔任警衛排一排長,民兵連長何其正進入李健他們連擔任四排長,武警少尉祝融進入童虎連隊擔任四排長,洪磊進入張勇連隊擔任四排長,這樣迅速的將人員編入他們的戰斗序列!
  一時間各連隊斗志高昂,每個連隊都有四個排了他們能不高興嗎?連工程連的董卓也高興眼里直放光,他什么時候管理過四個排過?自從毛爺爺設立三三制以來就沒變過,沒想到李治一句話就變成了四四制,人家是官這說了就算數的。這些連長們都開心得不得了,昨天損兵折將的,今天他娘的一個個富得流油,以至于李治開會時一家人都爭著打頭陣。開玩笑,他們有火炮有單兵肩扛式武器又都補充了人員,還會害怕一兩個巨型喪尸?但李治和吳江卻是敗怕了,他們研究得很細,足足的開了1個小時的會,都是制定作戰計劃和之后的行動計劃。
  他們打算清理喪尸后找船去湖里的七里蘭島看看,那里的七里蘭島據說還沒有開發,里面只有幾戶人家,他們想去看看合適駐扎兵馬嗎?這里如果合適就在這里建立一個基地,以湖心七里蘭和周邊的小島為中心外圍在建防御陣地,打得過就防守,打不過就退入島內,有了水這個天然屏障他們就可以高枕無憂。事實也是如此,李治他們在這里建立了一個大基地,直到很久之后被喪尸的空中部隊攻破才不得不放棄……
  如果合適他們今天就留下,先在湖心設立基地,把百姓留在湖心島,留下鎮干部和一些槍支讓他們,他們幫忙建一些房子什么的,明天再去沂山;如果不合適就打些魚什么的,以備路上吃,這樣可以節約糧食,然后帶著百姓一起上路,直奔沂山。他們還有第三個備用計劃,但是沒在會議上提出來只有李治和吳江知道,這是不得已才用的。
  李治昨天睡得很好,他做了一個夢,夢到一位老人給他講兵法。他在夢里還笑那老者說有毛主席軍事思想,兵法現在又有何用?那老者卻是一笑,兵者,無論何時何地何人都會用到,千變萬化卻不離其蹤;李治說我有毛主席思想足可制敵,那老者聽后大笑笑他太癡,癡兒如韓信張良云云,之后李治都記不太清了。他把這夢給吳江講了,吳江直接鄙視李治心想你也太那樣吧,什么年代了還用這種方法裝神弄鬼的。
  一邊的洪磊卻聽了個正著,頓時渾身劇震,妖怪似的看著李治。他深知這里葬著古代一位著名的兵法大家,他就葬在趙戈鎮不遠的黃公山山頂!那人張良和韓信尊他為師,后人都稱他為黃石公……原先山上有座黃公祠,現在已不復存在了。洪磊日后把這事偷偷地告訴了那些鎮干部武警和趙戈鎮的百姓,搞得他們以后都死心蹋地的跟著李治打天下,成為李治以后最堅定的支持力量之一。
  “出發!”李治一揮手,收拾停當的眾人紛紛上車,前面兩輛火炮開道,后面依次是裝甲車軍車民用車,他們排成一字拉出C型直接奔向水庫而去。還沒走兩公里前面的機槍就響個不停,李治閉著眼思考著之后去沂山的情景,吳江卻是望著窗外看那前面的部隊的戰斗。那些從民房涌出的普通型喪尸被機槍打得肢體亂飛,機槍子彈的威力極大,很多喪尸即使沒被打中要害也是前進不得,很多殘肢斷臂的喪尸還在沖鋒,有些斷了腿的喪尸直接被火炮和軍車從上面碾了過去,這條路上那是血肉一灘一灘的。
  吳江心下暗嘆這一將成名萬骨枯,確實不是吹出來的,現在那些喪尸死了多少了,很多都被軋成肉泥了,有些幸運沖進車隊的喪尸也被車內戰士開槍紛紛爆頭。他們現在火力明顯的加強又是在車里,那些喪尸一時間紛紛成了靶子,這路邊的沖出的幾百喪尸頃刻之間竟被全部消滅,一時間車隊士氣大振。那些被打怕得民兵武警們一個個揚眉吐氣的,總算出了口鳥氣了!這一百多天了,總算可以打勝仗了,跟著正規軍就是不一樣啊,人人都是斗志十足!
  突然前面的車隊一下都急剎車,怎么了?前面報告在前面出現了巨型喪尸,居然有三四只巨型喪尸,還用幾只敏捷性喪尸,上千的普通喪尸。李治一下子才明白為什么洪磊他們500人就剩下一百人的原因了。
  “火炮交叉射擊先打巨型喪尸,機槍瞄準敏捷性喪尸打!”李治對著對講機大喊,話音未落,火炮已經開始射擊。
  嘭!嘭!嗖~~轟!一個巨型喪尸被炸得四肢亂飛,另一炮卻是落在后面的普通喪尸群里,轟!頓時幾十只喪尸被炸飛!
  吼吼吼!那些喪尸開始對他們進行了沖鋒,彭!彭!嗖~~轟!又一只巨型喪尸一下子被炸沒了一只腳,頃刻摔倒還壓死了還幾個普通喪尸,轟!另一炮居然把兩只敏捷性喪尸直接給掀翻了,頓時那兩只敏捷性喪尸真成了“敏捷”性喪尸,你說這炮彈轟上他能不“敏捷”嗎?總不能象五六十年的影片一樣抑或某些作者寫書喪尸原子彈都炸不死,那喪尸都是濃眉大眼的黨員啊!怎么會死哪?炮彈什么的都是小kiss了,還比不上大刀片子好使,那玩意絕對比槍炮好使,為啥?都是作者讓他們那么干的!
  火炮開了兩炮后就只能轟炸巨型喪尸了,幾百只普通喪尸在敏捷性喪尸的指揮下開始襲擊前面的軍車了,頓時車隊就是一陣混亂。
  “全體都有,繼續向敏捷性喪尸開火,子彈盡量避開車輛,盡量避開車輛!”開玩笑,子彈能避開車輛嗎?幸好前面的都是裝甲車什么的,打得那些車輛火星直冒,里面的戰士先是害怕,后來竟是大罵!
  “我艸他姥姥,這是誰他娘的在開槍?”一個戰士罵道。
  “應該是劉大牙吧,只有他們有這種機槍,狗日的反了他了!”另一戰士尋思了一下罵道。
  “等等打完仗揍他狗日的!”那個戰士咬著牙說道。
  “二炮你們連他們的打到我的車了,我艸你祖宗!”童虎氣的一下子就把對講機了摔了!童虎他們連在最前面,二炮緊跟其后,所以二炮他們連現在正在向童虎他們開槍。
  “虎子,你看這又不逢年過節的,拜年就免了吧?兄弟也是為你們好啊!讓你們被喪尸吃了老子也不老忍啊!是吧,嘿嘿……”二炮本來沒想打童虎的車,原來還是李健出的損主意:“哎?哎!連長怎么不開火啊?”
  “那是童虎的連隊啊!老子還欠他錢哪?”二炮抓了抓耳朵,雙手一攤:“這樣不好吧?”
  “嘿嘿,你老兄想左了,你想啊,我們不開火喪尸等等攻擊我們了,是不是?”李健小眼珠轉個不停,一臉的淫賤相:“我們要是在那里,他們準開槍,再說他們平常瞧不起我們連叫我們損人利己連什么的,今天敲打敲打他們!”
  “這樣不好吧!”二炮苦笑道。
  “嘿嘿,教教他們什么叫打仗!常在江湖走哪有不挨刀的啊?…啊…是吧”李健故意地拉長音前面的警衛已是會意:“就是啊,連長揍這幫狗娘養的,這些兔崽子經常說咱們連沒有教養,都是狗娘養的!”
  二炮一聽不由得心頭火起,他也聽到些風言風語的沒想到竟是童虎他們連傳出來的,李健還在旁邊添油加醋的:“陰B在他們連,就是他傳得,他說二炮你就是狗娘養的!”
  二炮騰的一下子搶過對講機:“二連全體都有!向一連車隊射擊!都他娘的給老子專挑王寧那狗B排打!今天給老子長長臉!”頓時對講機內傳來一陣歡呼聲,二炮連隊都是些壞貨損貨,一聽這命令立馬喜的眉開眼笑的,吹著口哨罵著娘的紛紛故意地向童虎連隊車輛開槍。本來沒什么太大的危險讓他們搞得險象環生的,不知道還以為前面的戰情很危急,弄得李治和吳江摸不清頭腦,在后面的多次詢問二炮為什么他們打的這么激烈。
  童虎他們連紛紛大罵頓時對講機里打起了罵戰,這罵戰比外面的打喪尸過癮多了,什么臟話都有,還是各種腔調,什么四川的龜兒子,山西的日你先人,山東的艸你娘,江西的娘西皮,東北的扯犢子,閩南的干你老母還夾雜著些英文和日語的!一時間煞是熱鬧!不知道的觀眾肯定聽得很開心。童虎被二炮打得心煩,一開始是王寧和李健對罵,后來就竟成了童虎和二炮互相問候老母……人家連長對連長,士兵對士兵在頻道里罵個不停。
  這不喪尸干掉了,這邊童虎他們直接下車和二炮他們武斗,看一群老百姓和民兵們都傻了眼,這他娘的還是解放軍嗎?活像一群小流氓火拼,最后還是被李治和吳江大罵一頓才老老實實的繼續前進!
  李治他們一直推進到峽山水庫,又沿著水庫路推進到王家莊,據洪磊他們介紹,從這里到七里蘭島是最近的,他們開到王家莊峽山水庫邊,他們把車輛停在水庫路上警戒。李治和吳江他們幾個指揮官帶著警衛直接到了水庫的邊上,從這里能看到遠處的小島。那個說是小島,大約有100畝左右,樹木叢生的,里面好像有人家。
  眾人正邊說邊看著,就見小島那里那里開過大約有幾十只船來。
  “艸,居然有這么多船!”二炮直接就喊出了他們的心里的想法,大船小船都有,很多就是些快艇。李治他們不停的打量著遠處的來人,看樣這島上已經有人占了,可能就是這附近的居民或者……這時他們已經看清了,來的人居然也是解放軍!和他們穿的完全一樣,全都是一色的八一杠。一家人都愣住了,這是哪股子軍隊啊,看上去居然還非常有建制。說時遲,那時快,對面的船直接就靠岸了,呼啦啦下來大約一百來號人。
  對方一個軍官直接跑了過來,他看了一下李治的肩章立馬敬禮:“營長好!第**軍**師防化連連長遲榮軍報道!”李治回了一個軍禮,仔細的打量起這個小伙子,這人大約二十八九歲,一身英武之氣,濃眉大眼,闊嘴方面,一臉的絡腮胡,一身筆挺的軍裝,一看就是標準的中國軍人。“很好,我是獨立師6712獨立營營長李治,我們一個單位的。連長同志,現在在島子有多人?什么布置?”
  “報告營長,現在七里蘭島共有1257人,其中防化連103人,一個民兵排32人,還有一個武警分隊37人剩下的特警11人警察23人其余的全是老百姓!”遲榮軍尋思了一下回答道。
  “嗯,有武裝嗎?”李治心里很興奮卻不肯表現出來,
  “有!現在除了警察和部分民兵沒有,其他人全都有武器!我們連的建制很全!”遲榮軍響亮的回答著,后面來的全是他的連隊,現在已經在他身后整齊的排成3排。
  “很好!估算一下七里蘭島大約能住多少人?”李治又看了看對面的七里蘭島。
  “報告營長!我們以前估算過幾千人吧!”遲榮軍不假思索的說道。
  “很好,都解散吧!那今天就沾沾你們的光,過會兒到你的島上看看。”李治沖遲榮軍一笑。
  遲榮軍過來就給李治遞煙,開玩笑這是直接上司,一個軍的。他們師長和獨立師長那是把兄弟啊,如果能遞上話他就能升遷了,所以特別的殷勤。李治一看是將軍煙,就接了過來,自己點上,遲榮軍又有給后面的吳江童虎他們遞煙,不一會兒一家人就吞云吐霧起來,感情一下子拉近了不少。
  這時李治的軍車形成了已是紛紛的形成了C字防御姿勢,那些老百姓在士兵的掩護下紛紛登船駛向湖心島,開玩笑誰都不是傻子,都知道那個島才是真正的安全之地!李治他們一邊看著老百姓登船一邊聊天。李治他們獲知原來遲榮軍他們營駐地就在雙羊,據這里很近,生化災難發生時他們就地防守,一開始有武器也沒想要到這里面來。
  可是后來不知道怎么的,成群結隊無數的喪尸居然開始攻城,他們所到之處雞犬不留,一直打破了高密市區最大的防御工事。附近有幸運的逃難者逃到了這里,他們得知后大驚和后來那些逃難者一商量全力的打進了七里蘭島。
  本來還有一個高炮營的,他們那時有3000多人,可是為了掩護老百姓進七里蘭島高炮營全體陣亡,那一仗他們營和高炮營,民兵連,武警一個中隊還有鎮干部黨員什么的加起來1700多人以幾乎全體陣亡的代價換的1300多百姓進入了七里蘭島,他們那些被咬的戰士都拉著手雷綁著炸藥和喪尸們同歸于盡。
  講到那里時,遲榮軍一下子跪了下去,他哭著狂捶地,他們營長讓他們先走,最后他在上船時,看到了營長拉響綁在身上的炸藥包……
  他們的副營長拿著機槍不停射擊,子彈殼噌噌的亂飛,直到被一大群喪尸撲到的最后一刻拉響身上掛著的三顆手雷……他們那些在船上的人全都哭了,他沒想到他們副營長心胸那么狹隘的人居然為了老百姓英雄了一回,他拒絕了先走的提議,他為了吸引喪尸居然獨自一人開著機槍向北跑,那是必死之地啊!
  他一直瞧不起別人,當然也為別人所不齒,沒想到在他那生命的最后一刻釋放出了他們平時所看不見的人性光輝!耀的他們不敢直視如同太陽一樣美麗,一瞬間的火花之后在這活著的一千多人心里刻上了一個難以擦去的名字:曹榮!最后有人居然看見他流著淚笑了,他仰天長笑卻被一群喪尸撲倒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