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8-12)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8-12)      第三章少女喪尸(08-12)     

末世橫行85 (心中的琴弦)

一個十五六的女孩兒領著一個五六歲的小女孩兒正在一條充滿了垃圾和雜物的路上前行著,他們前面一個紫黑色的喪尸握著短劍赤著眼睛在不停的清理著障礙物,而她們后面是一個很壯的穿迷彩的士兵。他背著長劍,緊緊地跟在前面那兩人的后面。他一直的望著前面的那個一身夏奈爾兒女孩兒,微風不時的把她的長發吹得飄動不已,他的心也隨著那長發一樣的心動不已。
  他知道她已經下定決心去找他了,他勸說她很多次,她可能會被那個他開槍打死的,而她說死在他的槍下也愿意,她想再見他一面哪怕是被他開槍射殺。然而趙生輝絕不會讓那個人類小伙子殺她,他會提前要了他的狗命。開玩笑,搶他的女人就是找死!如果不是看見劉詩音相思成那樣,他早就干掉他了,前幾天他就獲得了李治的車隊的到了安丘的情報,他很猶豫是否該告訴劉詩音,最終他還是沒說。而李東軍昨天也來找過他一次,他們二人計較了一下,趙生輝卻是把這消息告訴了李東軍。
  李東軍一聽那是一個大喜,立馬就說帶著他的部隊干掉他,趙生輝卻拉著他,和他說如此這般這般。李東軍當時一下子就愣了,說太便宜那小子了吧,趙生輝卻是一笑,他知道現在干掉他太早,他要利用那個人類小伙子讓劉詩音死心然后再干掉他!這樣他們才有機會得到劉詩音,聽得李東軍直點頭,趙生輝然后告訴李東軍多殺那個小伙子周圍的人,讓李治對劉詩音充滿恨,當劉詩音承認自己是母體時,最后讓李治他自己趕走劉詩音。李東軍非常贊同,二人計議停當,李東軍帶著部隊直插安丘,他們卻撲了個空,只好又搜索了起來……
  趙生輝看著李東軍的背影卻是冷冷的一笑,到時候這罪名也是你李東軍背著,劉詩音知道后必然大恨李東軍及他們那些人,這樣自己的機會就更大了,想起來他不由得笑了……
  莫嫣然已經決定了,她要回去,她要告訴李治真相,到時無論是李治槍殺她也好,還是趕走她她都認了。她不想再這樣受煎熬了,強烈思念的折磨使她的精神都快崩潰了。她的眼睛天天都腫,她的心天天都疼的不行了,以前她什么事都熬過去了,但這一次她卻熬不過去了。她連做夢都夢見李治給她講笑話,李治這人特別壞,有時凈講些黃色的笑話,是她想聽又不敢聽的那些,弄得她經常捶打李治,而李治卻是在一邊調笑著滿臉通紅的她。想到這里她嘆了一口氣,看著前面的漫漫長路,她不知道自己還要走多遠。
  她不喜歡吃人。她一開始襲擊人類時卻是吃了不少人肉,吃著也沒意思,就是比馬肉好吃些。他們制造了這場生化災難,一開始很開心,但后來她看到那一幕幕家庭破碎,骨肉分離時,她的興奮和報復的快感一下子就全都消失了。她開始發現她其實不是喪尸,還有人的感情,她還是那個可愛的蘇州美女。當她由青島來到W市時,她已經對吃人失去了興趣,她又開始向往人的生活。她進超市找東西吃的時候,無意碰到了一個書生氣很重的帥哥,她一直都在端詳他,發覺他的氣質很吸引她。她把孫鳳迎和他一直比較著,她更沒想到那個小伙子在喪尸攻破地下倉庫鐵門時,會奮不顧身的來救她,
  那時她一下子喜歡上了這個小伙子,孫鳳迎被那個維族的狐貍精迷的早就找不到北了,他會像李治那樣在生命危急的那一刻救自己嗎?他不會的,他是一個猶猶豫豫的人,他連喜歡誰都決定不了。她從那時決定開始喜歡李治,李治又是幽默風趣的,和他在一起她一直很開心,還不時的吃個小醋,這讓她更加的迷戀李治了;最讓她不甘心的是李治那天夜里居然……她一想起來渾身就發燒,她不由得一只手摸了一下自己的臉,果然發燙了。她長這么大誰敢這樣做?李治就敢,盡管他不是故意的,但卻讓她無法忘記那種感覺,她已經離不開他了;開玩笑那樣以后她怎么嫁人?沒人再會娶她了,這是莫嫣然自己的想法,因為她還是處女。但事實是想娶她的一大堆,不介意的一大群,而她卻一直是那樣認為的。
  后來劉蕓和她搶老公弄得她每天都傷心加生氣的,對李治是又愛又恨的。她自己經常罵李治,但她一聽到劉蕓罵李治沒良心時卻是非常的氣憤,她的老公用不著你這狐媚子來罵。她經常跟劉蕓斗個不停,而后來李治居然背叛了她,這讓她更加傷心!她那時曾經想過要離開他,自己孤單一個人去旅行,但又舍不得,心中的琴弦一旦被撥動,就會一直跳動不止,直到生命終結的那一刻方休,那種思念是刻骨銘心的。
  她經常哭的不可開交的,她長這么大終于領教了什么叫**,以前孫鳳迎也只是喜歡而已!她已經找到了就不會輕易的放棄,她在茫茫人海中,萬水千山奔波之中遇到了命中注定的他,也許是偶然,但結果卻是必然。她相信緣分,她在遇到李治的那一刻起就知道緣分到了,這是上天安排好了的,就像某些有緣見面后就覺得面熟或者一口就喊出對方的小名!他們根本就不認識或者不了解卻能神奇的認出對方,乃至無意識喊出對方小名,這不是很神奇的嗎?只能用兩個字來解釋:緣分!前生相欠今生來還,今生相欠來生再報,因果循環……
  莫嫣然牽著小孩兒的手繼續的向通往沂山的方向走去……
  此刻李治他們都撤入了島內,一家人正熱火朝天的展開建設,也就是先搭些木屋,幫老百姓建點房子,能建多少建多少。以前那些人建了一些了民房了,現在他們在幫他們建點,明天他們就準備離開,他們的任務是沂山而不是這里。他們決定除洪磊外留下趙戈鎮的鎮干部,和一個排的民兵還有那些沒武器的警察照顧老百姓,反正喪尸又不會游泳過不來的,其他的民兵全部編入獨立營,遲榮軍他們連擴充到130人,多余的全都進入警衛連。
  現在他們營已經成了880人!這都快趕上一個團了。李治這一趟倒是好,軍隊增加了近一倍!他們來了一趟安丘沒白來,不但得了驍將馬越,還平白無故的多了近400人,而且建立了七里蘭基地。這七里蘭島上除了他們營,已是有3000多老百姓鎮干部什么的了,基地具備了雛形!而且他們東邊也就是雙羊那里有峽山風景區,這么說吧,這附近果樹特別多,都是以前老百姓種的,而且有很多的田地,只要播種就能收獲的。
  李治他們發現七里蘭里面有些地方已經種著蔬菜和麥田,這是遲榮軍他們種的,李治他們很開心,今天黃昏時分直接下令全營放假休整!全營頓時一片歡呼,這些兵們就像放了羊一樣紛紛都到島邊釣魚抓撈河蚌的,很是熱鬧。
  二炮帶著警衛問百姓借了一根魚竿,拉著童虎張勇幾個連長去釣魚。本來叫了李治,李治說很累要休息就沒來,而吳江則是在視察民情跟居民攀他娘的親戚去了。他二炮可不像他們那樣無聊,他今天要釣大魚,馬上就可以吃紅燒魚了,嘿嘿,想到這里他就是一陣大笑,弄得旁邊垂釣的童虎張勇他們一陣不滿。他娘的這二炮釣過魚嗎?這不是把魚嚇跑嘛,真不知道他是成心的還是故意的!
  過了段時間童虎已是釣到了兩尾鯉魚,每只足有一斤重!喜得傍邊的王寧直拍巴掌!張勇釣到一尾半斤多的草魚,房勇波也釣到一尾八兩沉的鯽魚,就是二炮沒釣到。急得他抓耳撓腮的,心里跟貓抓了似的,看著被別人那魚一條一條的,他又很嫉妒,自己偏偏卻不爭氣釣不著魚。他不由的發起了牢騷:“艸他娘的敢情這魚也分三六九等,都一樣的餌憑什么不吃老子的餌,這不公平!不公平!”說著一把把魚竿摔在地上。
  一家人聽二炮這樣說都是一笑,張勇先開了口:“誰說魚分三六九等?我看是人分三六九等,主要是你二炮人太帥,嚇得人家不敢來!”
  “就是,二炮這狗.日的,帥的直逼張飛爺爺,那一身豬.毛,不用說魚了,姑娘都不敢招惹”童虎今天被他用機槍打的憋氣,現在趁機擠兌他。童虎心里這個解氣啊,孫子哎,讓你今天找事,活該,釣不上魚來吧?小樣!氣死你!
  “嘿嘿!該該該!讓你們連成天順人東西,今天沒轍了吧,哈哈哈”房勇波自從那次二炮偷走牙刷就很郁悶,這二炮怎么連他的牙刷也不放過啊?他才領的還沒用,敢情讓二炮順走了。
  二炮看眾人都揶揄他一下子惱了,臉漲的跟紫茄子似的,他拿起地上的石頭就往水里扔:“老子叫你們釣,***讓你們再釣!”
  噗通!噗通!石頭打得水花四濺的,不但魚嚇跑了,還把童虎他們全都濺的滿頭滿臉的全是水!二炮一看開心的撫掌大笑:“嘿嘿!都他娘的成落湯雞了吧!嘿嘿!”
  童虎他們幾個連長互視一下都已會意,幾個連長放下魚竿都沖了過來,一下子就把二炮舉了起來,二炮臉都嚇綠了:“你們他娘的干什么?放我下來!放我下來!”
  “給你洗洗澡!”童虎他們一聲發喊,一,二,三!嗨!一下子把二炮扔進水里,咚!頓時濺起一個巨型水花,就像跳臭了的跳水運動員一樣,眾裁判紛紛出牌,0分!0分!0分!還是0分!二炮一下子浮出水面,他擦了一把臉上的水草吐了一口水,頭上還頂著一只癩蛤蟆叫不停的:“傻瓜!傻瓜!大傻瓜!”他生氣的去抓那只多嘴的大蛤蟆,那蛤蟆卻一下跳進水里嘿嘿的笑著游走了。
  二炮看到岸上童虎他們都在大笑,氣惱不已剛要開口大罵,卻見一只漁船開來,上面的人正在收網,一下子就捕到了幾百條魚,連那只多嘴的蛤蟆也被網住了!眾人紛紛望去卻見船頭一人哈哈大笑:“眾位連長辛苦了,我今晚請你們吃魚!”
  眾人定睛一看卻是政委吳江!
  吳江一把把二炮拉上漁船,眾人紛紛大悔:我怎么就沒想到用網撈魚哪!表面上卻是巴不得。只有二炮在那漁船喜得眉開眼笑的:“嘿嘿,這么大的鯉魚啊!這條是我的,不!這條也是,哈哈哈都是我的。”
  他一下抱住了漁船上的魚網,卻一眼看到了那只多嘴的蛤蟆:“孫子哎,沒想到吧?又見面了。嘿嘿!這只我要了!”二炮一下指著那只蛤蟆,只見那只蛤蟆頓時頭上出現了很多黑線,一個大汗珠掛在后腦勺上……
  此刻李治卻是拉著警衛連長趙飛博和馬越一起坐船沿著水庫巡視。他本來想休息的,但聽洪磊說這水庫里還有其他的小島,果然他們在東北方向找到一個小島,這個小島大約由4千平方米大小,向東就是前武蘭村,這里也可以駐扎大約幾百人。他們又沿著水路往南在王家莊很近的水域看到2個各大約40畝的島,李治很開心,這些湖心島都是寶貝啊!然后又向東南走再水庫最南邊葫蘆口那里又有兩個大約二三十畝的小島。李治很興奮,他知道這些島不但可以居住還可以建立警戒點。
  他這一趟轉下來天就黑了,他一上岸就被老百姓和戰士拉著去參加當地的酒宴,這次這些老百姓都下了血本了,什么好東西都拿出來招待這些救命恩人們,人人都知道他們自己安全了能不高興嗎?而李治他們明天就會離開,繼續生死之旅。他們真心的感謝這些解放軍。
  今天晚上李治他們都成焦點了,那些鎮干部都組織起了篝火晚會,一時間牛.鬼蛇神紛紛粉墨登場。那二炮也上去唱了,他和一個小姑娘清唱張信哲的《有一點動心》,那小姑娘唱的還行,二炮那聲音簡直就是干嚎,弄得下面的士兵又是起哄又是大罵的,十分的熱鬧。
  李治卻拿著手中的酒杯發呆,他特別聽到一個女孩唱《沒那么簡單》時,霍地心里就是一顫,頓時酒杯落地。吳江看了看李治卻是知道的,他嘆了口氣裝作沒看見,夾了一筷子紅燒魚慢慢嚼著繼續聽歌。其他幾個連長都是會意,只有洪磊遲榮軍卻是摸不著頭腦,還以為是唱的得不好,才要問時卻看見吳江做了一個不的手勢就都沒說話了。
  此刻李治的心里已經出現了劉蕓和莫嫣然對歌那一夜的情景,眼前的篝火夜景人們都漸漸的模糊了,莫嫣然的鏡像卻漸漸的清晰了起來。她在臺上流著淚唱歌,好幾次都哽咽了,看的李治心中大痛;一邊的劉蕓則是一臉吃醋的看著他的表情,他一直沒注意,直到無意一轉頭才看見一直深情望著自己的劉蕓。他當時是多么幸福啊,他那時還嫌自己是最衰的,他不由的羨慕起那時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