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1-23)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1-23)      第三章少女喪尸(01-23)     

末世橫行86 (山東歡迎你)

“大哥,李東軍這小子在搞什么?”一個光頭出現在鏡頭之前,他咂了口煙看著半躺在太師椅上閉目養神的章邯。“他***搞毛啊,連一個人都搞不定!哼哼!還成天吹什么劍法了得!狗屁!老大,你讓我……”
  只見太師椅上的章邯閉著眼伸出一只手搖了搖:“朱平啊,不要再說了……現在就是一個字:等!”
  “大哥!這要急煞我了!”光頭一只手抓了抓自己的光頭,卻又是咂了一口手指間的煙。
  “朱平,寧師才哪?去叫他進來!”章邯并沒有睜開眼,只是悠悠的說了一句。
  “哦,知道了老大”光頭一轉身出去了,皮鞋踩的地板啪啪直響。
  過了一會兒,只見一個留著長發的年輕人背著一口大劍走了進來,他一看老大在太師椅上閉著眼以為他睡著了,就從一邊的衣裳架拿起一件外套要去給章邯蓋上。
  “不必了,師才,我問你點事?”章邯一下子睜開了眼睛,往上坐了坐,看著眼前這個很精神的小伙子。這是他的將軍里最得力的一個將軍兼謀士,很多事情都是他謀劃的,雖然他是戰斗性喪尸母體但其智慧非同一般。他又撫了撫衣領子,因為他看到領子上有一根很細小的白色絨毛:“師才啊,龐勇那邊怎么樣了?”
  寧師才本來以為他要問李東軍,沒想到章邯卻問龐勇,不由得有些意外。他沉思了一會說道:“老大,龐勇劉琴琴他們三個指揮的很好,每次都拿捏到位,現在被困在濟南的部隊已經耗光了炮彈,他們現在只有機槍和一些肩扛式武器了,他們彈藥短缺,被我們消滅了好幾個集團軍!現在就是茍延殘喘!”
  “嗯,不要打了,留著他們還有用!援軍消滅了多少?”章邯臉上露出了一絲不易覺察的微笑。
  “現在山東境內應該沒有成軍建制的部隊了,可能W市和威海那邊還有成師規模的部隊!大部分工事都是些老百姓建的,沒什么力量!”
  “恩,很好,適當時候詔安他們,不要進攻了!戰略目標大體上已經實現了”
  “是的老大,戰略已經完成,現在已經基本達到我們的要求了!”寧師才點了一下頭說道。
  “嗯,我想讓劉琴琴打入W市的那個師里面摸一下情況,你們想辦法把她送進去,另外派魯茜去接替劉琴琴的位置,沒控制性母體還行?呵呵”章邯思索了一下說道,說道后面時卻是笑了。
  “呵呵,還是老大考慮的細致,我剛才還在想劉琴琴一走,那圍困濟南軍區的部隊還不散了?”寧師才也是一笑。
  “唔,我聽說你們發現了孫鳳迎的部隊?”章邯忽地好像什么事情。
  “是的!孫鳳迎已經進入由江西進入安徽,然后直奔菏澤而來。”寧師才不由得看了一眼章邯,這個情報今天清晨才到的啊,這才多長時間老大就知道了。
  “他們現在的具體位置在哪?”章邯此刻在望著客廳里的天花板發呆。
  “安慶附近的懷寧縣。”寧師才脫口而出。
  “懷寧縣?”章邯目光忽地一閃。
  “嗯,是的,老大”寧師才又點了一下頭。
  “哼哼哼,師才,你覺得他這唱的是哪一處?”章邯不由得冷哼一句。
  “呵呵,“孟姜女”尋“夫”唄”此時寧師才已是笑了。
  “哈哈哈哈,師才啊,沒想到你也這么幽默啊,哈哈哈,他們有多少部隊?”章邯一聽也是笑了出來,他沒想到寧師才這人也會這么搞怪。
  “嗯,大概150萬喪尸,好像還有十幾萬人類幸存者”寧師才沉吟了一下說道。
  “什么?!”章邯一下子站了起來,他驚訝的看著寧師才“這……這…是真的?”
  “嗯!千真萬確,他不屠殺人類,很多幸存者都加入他了”寧師才目光堅定的說道。
  章邯突然感覺很煩,他開始不安的來回的走動著,他又看了看寧師才,想說話又打住了,心里翻江倒海的,他自以為他是第一個要和人類和解的,卻沒想到他的情敵孫鳳迎搶先做到了,他有些不甘心,那樣的人怎么會,怎么會?
  寧師才已經看出章邯的想法一笑:“老大,孫鳳迎雖然優柔寡斷,但一邊有艾米兒古麗幫他,而且他的控制性和戰斗力都是一流的。”
  章邯一聽艾米兒古麗也在,心里更煩了。艾米兒古麗他也是很喜歡的,那個長得像俄羅斯人的新疆姑娘有一雙會說話的藍色眼睛,她能看懂男人心靈,能攝取你的魂魄。那個維族女孩兒口口聲聲不喜歡漢族人,卻愛上了孫鳳迎!他心里的仇恨一下子就被點了起來,但忽又想到他手里的軍隊和人類幸存者又是轉念一想,如果能收為己用那是最好了。于是便壓著火說:“師才,去,派人聯系一下,就說那個…那個…山東歡迎你!”
  寧師才看章邯臉紅一陣,白一陣,青一陣,黑一陣的就憋出這么幾句令人哭笑不得話來,不由得心里好笑,但卻不敢露出來:“是!我馬上去下命令!”
  “等等……”寧師才一下子站住了回身看他老大:“老大,還有事?”
  “那個……算了……你去吧!”章邯嘆了口氣朝他擺了擺手。
  “是!”寧師才一回身臉上已是笑得不行了,強忍著沒笑出聲來快步出了書房……
  “哎?哎?哎?這是去哪?”二炮一看前面的部隊怎么沒上s221經直接向南了,不由得喊了起來,旁邊的李健小眼珠一轉卻是猜出了個**分:“我看八成是去景芝鎮。”
  “景芝鎮?嘿嘿!太好了,老子嘴里早就淡出個鳥來了,哈哈,這趟安丘來的,嘿!”二炮一聽的喜得手舞足蹈的,這一次不但擴了編還他娘的弄了一大堆魚,嘿嘿,賺到了,現在又去弄口酒喝,二炮能不高興嗎?
  “連長,咱們到時侯是不是……嗯……”李健的壞主意又上來了,二炮已是會意,拿起對講機:“二連全體注意啊!等等去了景芝鎮都他娘的給老子搶!拿不走的全他娘的給老子砸了!聽到了嗎?”頓時二炮的車隊哄笑聲一片,他們嗷嗷的高聲怪叫起哄,搞得李治和吳江通過對講機詢問他們情況。李健此刻那是非常的興奮,他最喜歡喝景芝了,所以很興奮,唆使二炮兵搶景芝鎮,景芝鎮酒廠因為他們連破壞性洗劫變成了一片廢墟。
  這事以后讓王健橋和刀疤知道了,二人直接砸了二炮的營部,踹了他的王八窩,全軍通報批評!還貼出了海報,并建立了“每月一星”的創造性節目,這二炮他們營以后每月都上光榮榜,這光榮傳統到生化戰爭結束后還是月月不斷的接著勵!二炮大神也成了以后他們營的傳奇性人物,備受這些損貨壞貨的推崇,他們甚至每年還給二炮大神燒香送紙什么的……
  “景芝鎮快到了嗎?”李治問前面的警衛連長趙飛博,他就是安丘人本地地理相當的熟悉,“還沒,營長,我們必須繞道的,要不我們的火炮過不去,我們要上G206國道才能過去。”
  “為什么啊?從王家莊直接過去不是很近嗎?”李治很費解。
  “中間有河啊!”趙飛博頓時感覺很無奈,對這些地理盲有些無可奈何。
  “哦,G206國道不就是濰安路嗎?”李治不由得問道,這點常識他還是有的。
  “是的,營長!”趙飛博立刻答道。
  “大概多長時間能到?”李治又問道。
  “十五分鐘吧!”趙飛博想了想說道。
  “嗯,知道了。吳江你在想什么?”李治看了看正在望著窗外發呆的吳江,此刻吳江正在想閆麗,那個一笑就有兩個深深酒窩的女孩兒,她的性格比較潑辣,也很火辣性感。他很喜歡她的性子,但是他有些拿不準自己應不應該和她相處,她的意思很明顯了,這個長的非常像他前妻的女孩兒卻是讓他心動不已。他又想起二炮,二炮也喜歡了閆麗,他嘆了一口氣卻聽見李治叫他,他急忙回了回神:“哦,老李啊,我覺的這次遲榮軍的情報很好,就是繞一下道,不妨礙而已我們去沂山。”
  “景芝鎮里有座兵工廠!這里隱藏一個很大的彈藥庫,這對我們有很大的作用,你覺得會不會還有幸存者?”李治抽了一根將軍煙遞給吳江,吳江接過煙卻是沉思了起來并沒有急于回答李治的問題。李治自己點上煙,又給吳江點上了,他吸了一口煙,把煙叼在嘴角拿起了對講機,然后一只手從嘴里夾過煙去,吐了一個煙圈問道:“遲榮軍在嗎?”
  “在,什么事,營長?”對講機里傳來了遲榮軍的聲音。
  “嗯,你確定那個兵工廠下面有個很大彈藥庫!”李治瞇著眼睛問道。
  “嗯,我確定!”吃榮軍的聲音再度響起。
  “大概什么規模?”李治又砸了口煙。
  “是裝備一個軍的規模!”遲榮軍的回答很堅決,一聽就是很了解。
  “嗯!好!你知道入口嗎?”李治不由得問道。
  “報告營長,我知道,以前來領取過武器!”遲榮軍說出了他很了解的原因。
  “嗯!好的,有重武器嗎?”李治心中有些期待了。
  “嗯,這個啊,這個我就不太清楚了,可能有些輕型裝甲車吧”遲榮軍的聲音有些遲疑。
  “嗯,好的,我知道了”李治放下對講機發現煙不知什么時候已經滅了,可能是煙有些發潮了吧?他自己又點上煙,吸了起來,然后又托了托他那架金邊眼鏡。這個眼鏡在軍區時已經是換了,吳江一個鏡片的眼鏡也換了,他們軍區有配眼鏡的,他們倆都換了眼鏡。這戴過眼鏡的都知道,眼鏡片戴過一段時間就有些劃痕什么的了,必須要換的。李治的眼鏡還是劉蕓拉著他去換的,她幫他選的,她給李治選的眼鏡框看起來很有個性,比他原先的一個時髦多了;而吳江則是和呂均一起去換的,換了眼鏡之后終于結束了一個眼鏡片的日子……
  鏡頭一晃,只見一座地下軍事基地,里面的士兵和穿白衣服的人還是在不停的忙碌著,鏡頭上下的震動著,貌似是一個人在走動。只見鏡頭突然在一個屋門前停了下來,又震動了,然后鏡頭震了幾下就聽見:“將軍閣下,你要的資料來了”
  “念!”貌似野坂中將的聲音傳來。
  “是,李治,支那山東省W市W區人,生于198*年今年26歲!畢業于山東**大學,電氣自動化學士學位,擅長計算機編程,電腦維修,電工維修,有一定的黑客破解能力,喜歡看史書,音樂,打電腦游戲。生化災難前在W市化工廠任電氣主崗,此人于2009年進入化工廠,到離開時已經工作兩年……”貌似川島的聲音響起。
  “福田君,我要聽的是后面!”野坂中將的聲音有些不耐煩。
  “是!將軍,此人現在是第**軍獨立師加強營營長,其所部500人皆果敢善戰之士…”川島的聲音再度響起。
  “我要聽他的戰績!”野坂的聲音有些不高興了。
  “是!此人曾藏身與W市沃爾瑪收容難民,之后被母體控制數萬的喪尸群伏擊,卻成功突圍!之后進入W市防空洞附近的環形工事,又被母體控制的十幾萬群攻擊!之后城破,此人卻帶上千人成功逃出喪尸圍困…”川島的聲音先是有些恐慌,后來越說越平靜。
  “怎么逃的?”野坂的聲音里充滿了疑惑。
  “將軍閣下,他們從上而下打通了防空洞,清理了里面的喪尸,曾多次大敗喪尸…”川島的聲音有些許的贊嘆。
  “等等,這些誰送回的情報?”此刻野坂的聲音聽上去像是質疑。
  “報告將軍!弓腰姬和其他的諜報人員,以及以前中國人才網里的資料…”川島的聲音回答的很堅決。
  “那個大敗喪尸那段不要念了,混蛋!這是欺騙……念下面的……”野坂的聲音充滿了憤怒,一聽就知道野坂中將發火了。
  “是!將軍,然后他們進入了第**軍軍部,在那里受到了獨立師師長王健橋的賞識破格提拔為副營長,因為訓練出色他被提拔為營長”川島的聲音又顯得有些恐慌。
  “王健橋?!就是那個在支那軍界里的戰術出了名的準將?”野坂的聲音充滿了贊嘆。
  “是的!將軍,是他!”川島的聲音回答的很干脆。
  “很好,很好,他的手下連長有什么戰績?”野坂的聲音有些緩和了。
  “他手下一個連長童虎曾被王健橋相中稱作虎將!”好像川島喘了口氣,之后又繼續回答道。
  “呵呵……有戰績嗎?”聽聲音貌似野坂笑了。
  “報告將軍沒有,不過他的政委戰績驚人!”川島的口氣一轉。
  “嗯?”野坂中將的聲音有些疑惑。
  “他的政委吳江居然在到達獨立師后單槍匹馬平了獨立師之亂!”川島這句話說的很帶勁。
  “什么!”聽聲音野坂中將已經站了起來。
  “憑他一人之力?”野坂中將的聲音里充滿了贊嘆和疑惑。
  “是的!將軍!當時獨立師的指揮系統好像受到了打擊!全體叛軍都被他一人攪亂了!”川島的聲音此刻已經是很平靜了。
  “厲害!這人絕對服從李治嗎?”野坂中將的聲音帶著些許的期待。
  “將軍,絕對服從!李治曾于虎口中親自救了吳江,吳江對他的忠誠度100”川島的聲音再度響起。
  “哦,看樣是挖不過來了!對了,福田君你怎么知道他忠誠度100的?”野坂中將的口氣前半句帶著惋惜,后半句卻是充滿了質疑。
  “報告將軍,百度一下無所不知!”川島這句答的極是干脆。
  “……很好,這人很像我國古代的一個人啊!”野坂中將的話里透出一股子的嫉妒。
  “將軍指的是?”川島的聲音很疑惑。
  “竹中半兵衛!”野坂中將這句話說的一字一句的。
  “哦,就是智奪稻葉山城的那人?”川島的聲音貌似知道是誰了。
  “是的,你下去吧,哦,順便把北條叫來我有事情找他!”野坂的口氣又變的冷冰冰的了。
  “是的!將軍!”川島的聲音響起。
  此時鏡頭從天上俯瞰大地,地面公路上出現了一些車輛,那是李治的車隊。
  只見李治他們的車隊緩緩地開進了景芝鎮,前面的機槍又開始響個不停,顯而易見李治他們又碰到喪尸了,他們以后的命運會怎么樣?這完全掌握在他們自己手中,每個人都有一個救世主,那個救世主就是你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