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1-17)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1-17)      第三章少女喪尸(01-17)     

末世橫行87 (什么叫做血戰不止)

噠噠噠!突突突!前面的機槍響個不停,一些好奇的“搭乘者”紛紛被打得稀爛,李治他們在遲榮軍的向導下直奔兵工廠。嘭!嗖~轟!前面火炮居然開火了,因為兵工廠附近居然有一個喪尸群,里面還有巨型喪尸,頓時車隊所有機槍都響了。
  那些喪尸一下子都醒了過來,就像沉睡千年的木乃伊醒來一樣,惡狠狠的向李治他們車隊撲來,瞬間就和車隊攪作一團!幸好這些喪尸里面沒有敏捷性喪尸,他們只是雜亂無章的攻擊著軍車,打得那些裝甲車車都乒乒乓乓的直響,那些巨型喪尸已經快要接近車隊了。不行,那東西過來部隊就要出現很大的損失!李治一把拿起對講機:“童虎,你他娘的給老子把那幾個巨型喪尸干掉!聽到了嗎?”
  “二炮你們連MD給我掩護性射擊!聽到了嗎?”
  吳江笑著看了一眼李治:“老李,開始學會罵人了?”
  李治也是一笑:“當兵不罵人還行?別說我,以后你肯定也是滿嘴臟字,當兵的不喜歡文縐縐的酸菜小白臉。”
  “哈哈哈,看看再說吧!”吳江知道李治說得是,那些丘八們你罵他們,他們還喜得眉開眼笑的,不罵他們他們反而覺得很別扭!就是些賤品……
  此刻童虎他們一些戰士已經下車了,他們必須干掉巨型喪尸,不然火炮和車隊將會受到巨型喪尸的打擊!噠噠噠,突突突!機槍不斷的掩護那些戰士,馬越和幾個戰士扛起肩扛式火箭發射器已是瞄準了最近的一個巨型喪尸,“開火!”嘭!所有人都是捂著頭一蹲!嗖~轟!頓時那個巨型喪尸被掀翻在地!后面的喪尸被壓倒一堆!
  吼吼吼!啊!幾個喪尸突破火力封鎖,一下子沖到馬越他們那里,一口就咬中一個戰士的胳膊!此時機槍卻無法射擊他們!馬越一個沖天拳就把一個喪尸打得仰面翻了過去,緊接著又是一腳另一個喪尸飛了出去,然后一轉身又是一腳,一個喪尸被他強大的慣性直接踢的斜著臉飛了出去!其他的戰士趁機開槍爆了這三個喪尸的頭!
  馬越面前兩個喪尸直接一起惡狠狠的撲了上來,馬越一閃身一個壓腿,一下子就把兩喪尸同時放倒在地。而此刻又有幾個喪尸沖破火力線沖了過來,馬越一人以一抵五打得十分熱鬧,而其他的戰士卻是險象環生!那個被咬的戰士卻是拉著兩個喪尸的胳膊直接沖向機槍射擊的地方……
  其他的戰士一下子都憤怒了,他們有的開槍掩護,有的繼續開炮射擊巨型喪尸,馬越和五個喪尸打得很熱鬧,經常是這個才爬下,那個又上來!馬越不得不嘆服這些喪尸真的很抗揍,他的鐵砂掌煉了七年,這打在人身上骨頭都要斷的!打在喪尸身上卻沒事!
  他打著打著不由得掏出了手槍!啪啪啪!喪尸紛紛的被爆頭!沒一分鐘就解決了,馬越不由的嘆息武功再好也不如子彈好使啊!而此刻前面的巨型喪尸已經紛紛的被炸死炸殘的失去了戰斗力!這一仗李治他們損失了2個戰士,卻干掉了600多喪尸以1:300的比例大獲全勝!
  他們開進兵工廠,發現這里居然有不少軍車和輕型裝甲車,最妙的是他們還發現了1輛122mm輪式火炮和3輛96A坦克!現在就是他們師長也沒坦克,他們居然一下子就得到了三輛坦克,這讓李治和吳江喜得不得了。
  他們又去了地下兵工廠,在那里又打了一仗,那里守護“珍寶”的喪尸守衛卻是不多。他們這次出來打野怪經驗卻是得了不少,那經驗值那是呼呼的上漲!眼看就要升級了,恭喜您已經升級!系統提示中!哦,我錯了,這不是網游小說,我寫檢討。
  這個彈藥庫里面全是子彈,炮彈,榴彈,手雷什么的非常的多,81,95及各種機槍什么樣的好槍都有!這些武器彈藥根本帶不走的,李治他們商量了一下還不如拿走足夠的基數,其余的封存,日后再來拿!就這樣他們用現有的軍車和兵工廠內的幾十輛軍用卡車盛了能裝備一個師的武器裝備,他們沒有坦克駕駛員,只好找些會開火炮的去開坦克,這不是鬧了不少笑話。比如他們沒想到坦克炮膛里面裝了炮彈,居然開了一炮!這炮正落在洗劫景芝酒廠的二炮他們附近的院內。
  “狗日的!臥倒!炮彈來了!”李健眼尖,聽著就不對!一抬頭一個大蘿卜過來了,他一下子就臥倒了。轟!二炮被強大氣流一下子掀進了酒缸!眾戰士紛紛臥倒,都驚疑不定的等下一發炮彈打來!卻半天也沒等到第二發。就因為這發炮彈惹惱了二炮爺爺。二炮好容易才從酒缸爬出了,卻是在里面喝了一斤原液。
  “艸他娘!誰扔的手雷!”二炮晃晃悠悠的:“狗日~的!嗝~自己站出來!”
  李健半天也沒等到第二發炮彈,一下子就起來了,他不時的拍著身上的灰塵:“哎喲!連長,這哪是手榴彈?明明就是炮彈啊!我們來這就他娘的童虎知道!一家人都去彈藥庫了,這炮肯定他們打的,只有他們連才有火炮啊!艸他娘的!”
  “他娘的!全他娘的給老子起來!打老子黑炮!嗝~報復~這是報復~嗝”二炮剛才喝了一斤原液,現在酒勁發作起來,兩只腿打著彎晃晃悠悠的,在李健面前伸出個二字!“他娘的把酒全給老子搬了~嗝!”
  “連長,太多了,咱們連搬不了那么些啊!”一個士兵苦著臉說。
  李健用手拍了一下那士兵的頭:“先搬原液!搬不了的一會兒全他娘給老子炸了!敢打老子們的黑炮,老子讓他們喝,讓他們喝!”
  二炮一聽那張飛臉頓時笑開了花:“都他娘的聽到了嗎~嗝~給老子炸嘍!讓他狗日的再喝!”
  二炮的臉一開始是張飛,后來變成了關二爺,現在他娘的又成了吃了酒的二師兄。
  連長下了令誰敢不聽?他的兵紛紛把手中的勾兌景芝都摔了,滿地上全是酒,頓時這里酒氣熏天的!一家人開始搬盛原液的酒桶酒缸,也就搬走了幾十桶,他們在酒窖直接塞了烈性TNT炸藥,直到他們*離開很遠后一下子引爆了!轟!頓時一個蘑菇云升起,景芝酒廠附近的民房都被炸上了天!
  李治他們本來在搬東西,這轟的一下把所有人嚇得全體臥倒,之后都縮頭縮腦的,以為那個單位搬東西引爆了炸藥,在一頓檢查后發現根本就沒人受傷,卻是不見了二連長二炮!李治立馬就用對講機呼叫二炮,二炮早就睡著了,還是李健接的電話:
  “是!營長是我們引爆的!我們剛才和巨型喪尸血戰不止!”
  “不,不,沒人受傷!”李健聽到李治問傷亡情況,連忙答道。
  “那是!營長,我們現在戰斗力很強!剛才有一炮打過來了,我們以為是童虎他們來支援我們哪”李健“感激”的說道。
  “嗯,我們打得很頑強!剛才很兇險!不得不啊!不然我們就全體陣亡了!”李健說的慷慨激昂。
  “嗯,下次保證不單獨行動!”李健說的感激涕零。
  “營長,明白了,馬上歸建!是!是!”李健鄭重保證。
  李健放下電話,傍邊的警衛員都在偷著笑個不停。
  “笑什么笑,沒見過糊弄長官嗎?嘿嘿,小子們學著點,營長他們信實,最好騙的!走,回去都給我嘴嚴實點!”
  李健拿起對講機:“兔崽子們,連長說……”
  二炮此刻醉熏熏的來了一句很經典的話:“都他娘的給我喝!”
  頓時對講機里一片高喊萬歲!二炮的士兵都紛紛打開酒壇咕咚咕咚的喝起酒來!李健一臉苦笑,心里說完了這下完了!看著車里的警衛也掏出瓶子喝了起來,李健一下子癱坐在車里痛苦的閉上了眼睛……
  等二炮的車隊歪歪斜斜的來到兵工廠,人家的車隊直接破墻而入,直到撞得友軍的車隊才橫七豎八停了下來。二炮的司機更是猛,直接把車開到李治和吳江的面前,李治和吳江氣得鼻子都快歪了,這是怎么開車哪?軍車就可以撞人啊?這還是直接上司就敢撞?!大了膽了!
  他們直接讓警衛把這四塊參從沈飛獵鷹里拽了出來,那兩個警衛醉醺醺的耍著酒瘋,二炮直接天作被地作床的酣睡不止,只有李健捂著耳朵蹲在那里口中不停地嘟囔:“完了完了…這下完了……”
  “怎么回事!這是怎么回事?”李治上去一腳一個把那兩個耍酒瘋的警衛踹到在地,看著還在打呼嚕的二炮:“給老子拿一缸涼水給他澆上!我叫他再喝!”
  吳江卻是捏著下巴瞇著眼睛來到李健面前:“李大排長,你再解釋解釋什么叫做血戰不止?我不太明白怎么打了勝仗,都這個模樣?”
  李健心里暗罵你個臭賣草藥的這他娘的分明就是公報私仇!嘴上卻是支支吾吾的:“我們的確血戰喪尸不假……之后那不是高興嘛,打勝了……是吧?”
  “然后一開心就喝酒去了?”
  李健一聽立馬跳起來在吳江面前挑了一個大拇指:“吳政委真人杰也!一猜就猜到了!厲害厲害!這都快趕上趙高了!”
  吳江鼻子里嗤的一聲,上下打量了一下李健,這他娘的也太那個了吧?你說你們喝酒也就算了還帶嘴臭的!“哦…這樣啊……不信!”
  吳江一轉身就去找李治,李治今天真惱了!他氣得跺著腳叉著腰,沖二炮大喊:“能耐了?長武藝了是吧?誰叫你們炸了酒廠!誰讓你們單獨行動的!”
  二炮被那一缸涼水澆地卻是醒了五分,又看著李治和吳江這架勢知道大事不好,偷眼去看他的狗頭軍師李健,卻見李健向他比劃著不停,他卻一時沒轉過彎來,居然交代了他們炸酒廠的事,恨得李健直抓自己的頭發。
  吳江過來看了看二炮,一笑:“那邊到是個硬骨頭,死活不招!這邊怎么樣?”
  李治恨恨得說:“他們居然炸了酒廠!”
  吳江先是一驚又是一笑:“這哼哈二將到是會享福,不過只要我們不說,上面是不會責怪的!”
  李治恨恨的說道:“我知道,老吳,我是恨他們居然讓他們全連痛飲,這還怎么走?今天沒法走了!”
  吳江又是一笑:“這是好事情!”
  李治有些驚訝的望著吳江,吳江看了一下一臉驚訝的李治繼續說道:“這么多武器彈藥,不如……”
  李治一聽就明白了他要把武器彈藥運回江心島,合計了一下的確,這一天干這個活也算過賬!也是一笑:“好吧再回去,不過這幾塊貨怎么辦?”
  吳江看了一眼二炮:“讓他們再喝!他們的酒全部沒收,今天回去除了他們連全體都可以痛飲,讓他們連今天晚上值夜班!”
  李健一聽心里就是一陣大罵,這些小白臉也太陰險了吧,真黑!沒想到平常那個文縐縐的政委,壞心眼居然這么多!他自己卻不知道他壞心眼卻是全營最多的。就這樣李治他們營只好運著武器重新退回了七里蘭島,他們運了好幾趟才把武器彈藥庫里的東西運完,他們今天把島上的全體民兵和警察鎮干部都武裝了起來,他們又整編了一次,人數從878人擴編到900人!
  他們又在那幾個比較大的島上設置了武裝哨點!每個島都有30個武裝人員!這樣初步的形成了基地防御!而他們則帶了可以武裝一個師得裝備和彈藥基數。現在李治他們正在島上喝著景芝“欣賞”著在一邊值班放哨的二炮和李健,那些連長排長們不時的哄笑著指指點點的,看得二炮和李健心煩,他們正背著81在門口站崗,別人都可以喝,唯獨他們不能喝酒還得值夜班。
  “呸!這些狗比!真他娘的陰險!”二炮朝地上吐了一口唾沫。
  “都是那個狗日的賣草藥的出的損招!真狠!”李健看著一臉不忿二炮說道。
  二炮心里那個恨啊,忽地又看見童虎和張勇再碰杯干了一杯!不由得又咽了一口口水,那香噴噴的紅燒鯉魚,火辣辣的酸菜鯰魚!還有令人垂涎三尺得甲魚湯!那爆炒大蝦!二炮使勁搖了搖頭,卻還是禁不住得去嗅個不停,瞅個不停的……只有李健露出了一臉無奈的苦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