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8-07)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8-07)      第三章少女喪尸(08-07)     

末世橫行89 (皇不皇族干我屁事)(藏起來)

孫蝌蚪本名孫科,他原是W市本地人,他雖然混蛋但他祖上卻是書香門第。據說他的祖上還在清朝嘉慶年間中過舉人,當了幾任縣令。后來捻軍起事,他祖上那個縣令卻是忠心,他組織人手守御城池,被捻軍圍困33天,城破被俘。
  捻軍將領見他忠義勸他投降,他死活不降,最后被葬在河南新鄉。清廷知道他的祖上節烈后送來一塊匾,據說是李鴻章親自寫的!掛在他們家族的祖祠里,直到文革被砸了,說是什么破四舊立四新!這段往事孫蝌蚪都不記得,還是他的爺爺跟他說的。
  他的爺爺是W市著名的開明人士,文學作家。但當時破四舊嘛!被戴上大高帽子天天批斗!他們的家譜因為被埋在地底下沒被發現!文革結束后他們挖出了家譜,他知道了自家的身世,原來他們祖上居然可以追尋到三國時期的吳國皇帝孫皓!乃至孫權,孫堅!他突然明白了他的爺爺和家族的人為什么寧可死了好幾個人也要保住家譜的原因了!
  他有著優良的血統但他卻不喜歡他們家的家訓,什么詩書傳家遠的!狗屁!他從小就叛逆,他的父親經常打得他皮開肉綻的,他卻更加頑強了,以后和一群混混成天跟人打架,他學會了吃煙喝酒,他還喜歡嫖娼!他從十五歲就開始不務正業的,一直到了三十幾歲。他跟著一個黑社會頭子打打殺殺的,最后有了一群小弟。
  生化病毒爆發后他們老大被喪尸咬死了,他帶著一群小弟逃難,危急時刻卻被刀疤救了,他本來很感激刀疤的,沒想到刀疤那鳥人非要鬧著去搞槍,結果的他的小弟死了一大半!他本來就是個精明人什么事都計算的很細,他是那種很會算計人的人,換句話說就是陰險狡詐的那種!他沒有什么朋友,他只相信自己和錢,他唯利是圖為了錢他誰都賣!
  如果文革時期紅衛兵能給他一張大團結,他立馬就能把他祖爺爺孫堅賣了!這是毫無疑問的!皇不皇族干他屁事!什么東西?那才值多少錢?他一直那樣想,直到他遇到了狗蛋,狗蛋是個很憨厚的人,一個小平頭,但是不知為什么他和狗蛋很投脾氣!他們無話不談,他們成了知心朋友。
  他他娘的誰都不管,只要他和狗蛋開心就行,沒想到除夕那天狗蛋力戰身死!這讓他很接受不了,而刀疤很多地方和狗蛋很象,而且刀疤這人仗義!那天刀疤動情的話語,他永遠都忘不了,這才是真正的江湖老大啊!不象他原先的老大只為錢著想,根本不為下面的兄弟考慮!他很多地方就是跟他們原先的老大學的,學得陰險狡詐,學得唯利是圖!他直到被刀疤解開心結才發現他錯了,原來這么多年他一直錯了。
  人,一旦走錯一步,就會步步的錯下去!直到跌入萬丈深淵為止,只有少數的智者可以臨淵止步,翻身而回的。
  他就是在那一段時間和李治他們相處的,他知道吳江足智多謀;他喜歡童虎為人仗義,童虎從沒瞧不起他,還不時的和他喝個小酒;李治的決斷力讓他也自愧不如!不過這李治也太那個了吧,有兩個絕色美女就行了,身邊就還凈些小衛星的,弄得他孫蝌蚪又是嫉妒又是佩服的!
  他更喜歡莫嫣然,他曾經暗暗發誓愿意為莫嫣然做一切的事情!他離開的這些天幾乎每天都在思念她,但卻沒想到莫嫣然居然死了!這樣的美女喪尸也忍心殺?他的怒火一下子就上來了!特別是聽到他手下要殺李治他一下子就爆發了!他當場開槍打死一個!把另外2個綁起來給李治他們送過去,親自賠禮道歉,弄得李治他們倒很不好意思的!
  昨天李治很大方直接給了他們一千條81,500支各式手槍,還有一些機槍什么的,子彈給了幾十箱!他李治手下1300多人加上上千的老百姓,都有槍有炮的奪他的位置那還不簡單,但是人家仗義,不但拿他當兄弟,直接還給他槍彈的,試問誰有這么大度?他一下子就明白為什么吳江童虎二炮他們愿意跟李治混得原因了!
  他其實也有想法,他想加入李治他們第**軍,他想讓李治給他帶個話給刀疤,刀疤只要給他個團長,他這一萬多人就算跟他混了!開玩笑這可是正牌子的軍官啊,這不今天他宴請李治和吳江他們就是這個意思,他卻有點不好意思的說,他和他剩下的兄弟們商量過了,如果成功他們都是營級干部,他們這些人還不高興?
  除了那三個謀反的,其他的兄弟里面有本來就是排長的軍官,這一聽要連跳兩級興奮的鼻子直噴熱氣!所以今天他們都很興奮也有些扭捏,你想一下子就和人家這個營長平級了,他們也多少有些不好意思,扭扭捏捏的都是欲言又止!李治看孫蝌蚪表情有些古怪,不由得心下納罕,而吳江看孫蝌蚪及他的兄弟們的表情已是明白了七八分,他站起來端著酒杯:“孫爺,今天大伙開心,來我敬您一個!希望以后能繼續合作!”
  孫蝌蚪心嗖的一動,驚訝的看著吳江,表面上卻也是一笑:“來!吳大政委,干了!請!”
  他一口就把大約三兩的白酒一飲而盡!笑著對吳江說:“痛快,我這人憋不住事情,我有點不情之請想和李營長說下!”
  包括李治等人都是一愣,孫蝌蚪有些臉紅仗著酒勁就開了口:“李營長,實不相瞞,我也想加入你們第**軍!”
  李治童虎他們一聽都很興奮!李治剛要說話,卻見吳江向他使了個眼色,本來要脫口而出的話,卻成了噗哧一笑,他笑吟吟看著孫蝌蚪:“孫爺,請坐,別急,慢慢說。”
  孫蝌蚪看了看大家沒什么異常,他端著酒杯就坐下了:“不過我有個條件,就是不太好意思說!”
  “說吧,沒事的!大家都是兄弟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吳江一笑,心想果然被他料中,剩下的不是官職就是物資的問題!孫蝌蚪看了看他的兄弟,他們一個個的都紅著臉低著頭的,本來說好是盧建業說的,沒想到這小子臨陣退縮,他一看不行正好借著吳江的話開腔。
  “那個…我想刀疤同意我當……團……長的話,我就同意加入你們,我們有一萬多人,護衛隊就有3000人,這條件不過分吧?”他前面說的臉紅支支吾吾的,但后面說的卻理直氣壯,的確他們占領了整個沂山地區的山頭!而且連淄博的摩天嶺也在他們手中,他已非昔日吳下阿蒙!他的要求細想想卻也不太過分!
  李治這邊的那些連長一下子就炸了鍋!童虎和二炮差點當場爆發,李治掃視了他們一眼才壓下了這些查克拉大爆發的將軍們,李治也被震得有些發蒙,只有吳江一臉平靜的笑容,他早就猜到了,果然是官職的問題,他剛要喝口茶卻看到李治的征詢意見的目光,吳江笑著點了點頭,李治毫不猶豫,他相信吳江的判斷!“好!沒問題!孫爺!不應該叫孫團長!兄弟一定把話帶到!給你美言!”
  孫蝌蚪這邊忽地一下頓時一片歡呼,孫蝌蚪驚訝的望著一臉和氣笑容的李治,他的心震撼了!這人太仗義了!中交!他感動的眼睛有些發潮!要知道那職位比李治職位還高!他霍的一下子站了起來:“李營長,我果然沒看錯!你就是人中豪杰!你這人我交定了!你有什么條件你說吧,要人要什么的你凈管說!兄弟我也說話算話,這里你看上什么就拿走什么我孫蝌蚪也說話算話!”他拍著胸脯激昂的說道。
  李治和吳江一笑,李治就說:“的確,我現在缺人,我可以從你那一萬多人里征點兵嗎?”
  “行!你要多少?”孫蝌蚪已是斟了滿滿一杯白酒,過來和李治他們碰杯。
  吳江一笑:“一千人吧!”孫蝌蚪的兄弟頓時一片喧嘩,孫蝌蚪拿著酒的酒杯一震頓時撒出些酒來,他看了看一臉平靜的吳江心想他娘的你也太黑了吧,一開口就是一千人,但隨即一想這買賣很過賬!有得必有失。
  他嘿嘿的一笑:“行!沒問題!干!”
  李治和吳江和孫蝌蚪實實在在的就喝了一個!
  主要的事情定下了剩下的事就很好解決了,氣氛很融洽!這幫人喝的一個個酩酊大醉的,連李治也喝吐了,吳江卻是喝到量就把酒杯倒過來,任憑誰勸卻也不喝了,只是喝茶吃菜!今天二炮直接在酒席上發了酒瘋,唱了段《智取威虎山》;童虎則是鉆了桌子底;孫蝌蚪直接就趴在酒席桌子和李治抱頭痛哭,他們想起了莫嫣然兩人又喝多了,在一起胡說八道的;孫蝌蚪的兄弟們一個個喝五吆六的好不熱鬧;全席只剩下吳江一人清醒,他背著手在陽臺處觀景,這沂山甚是威風,他曾爬過泰山,卻沒上過沂山。
  今天早上正好外面下過小雨,這到下午大約兩點時分看外面很多地方還是濕淋淋的,而沂山在一片春光里顯得更加清秀挺拔。那山巍峨多姿,峭壁林立,山溪相繞。吳江不由得想起那百丈崖,“石壁突兀垂立,陡峻如斧削,形如半環,色呈赤睹,映目反光。玉帶溪蜿蜒于上,如玉帶掛川,水落濺珠。其百丈崖崖有百丈,錯落而就,而溪傾瀉而下,飛落成瀑,時而細如莞爾,時而激昂如宏,間以汩汩流水之聲,自然之曲暢然而就。
  他不由得嘆息大自然這位畫匠的偉大,他用一枝畫筆畫出了山的雄偉,畫出了樹木的翠綠,畫出曲折小溪的水色,一時間藍天白云雄山綠樹小溪等等連在了一起,這是何等的壯觀何等美麗迷人啊?人,只不過這位畫匠畫中的一個點綴也已!這么美麗的畫面為什么以前人們不去欣賞而是不停的破壞它?他有些不明白人類到底是聰明還是愚笨!自然之美不要非要弄些嬌柔造作的東西這可以與自然之美相提并論嗎?任何一位人類的藝術大師也比不上大自然這位畫家巨匠!他,鬼斧神工;他,獨具匠心;他,慧眼獨到!這是人類所不能及的,何必要去比?為何不順其自然?順其自然乃是天道……
  李治他們第二天就開始在沂山上征兵,由于他們是國家的部隊,解放軍的名聲相當好,他們居然一下子招了1500人,孫蝌蚪一咬牙送他們了,他們現在直接就他娘的快成了一個師,現在他們已經2800多人了。
  有大大們問李治他們不是在七里蘭不是才900人嗎?作者只能說是的,但他們在沿S221省道向西時打了好幾仗,最激烈的就是在紅沙溝,他們為了救被圍困的1600村民,和大約5000喪尸展開了血戰,當時他們犧牲了大約100人,毀掉了7輛軍車和一來輛裝甲車,排長何其正也壯烈犧牲了。
  其中童虎他們連損失了一個排,損失了那個排?作者不想解釋,有無期大將軍在不想多說!李治他們卻殺開條血路,掩護大約700人成功逃脫,有讀者不由得問這次怎么這么兇險,作者只能說是的,因為這是李東軍的生化侍者指揮的先鋒部隊,二者遇了個正著。
  李東軍一路屠城而來,他的先頭部隊已經殺到了紅紗溝!他們立即開始攻打紅紗溝的人類的一個據點。而李治他們正興高采烈的沿著s221省道前進,這一路順風順水的,直過了凌河他們還沒碰到喪尸的大部隊,有些零星的喪尸直接敲掉了,成了老兵給新兵演示射擊的靶子,而這些得勝之軍卻在紅紗溝碰上了硬茬子!
  他們沒想到這里的幾千喪尸這么難打!居然被他們砸毀了7輛軍車和一輛裝甲車,而生化侍者沒想到突然從側面出現了這么強悍的一支部隊,這支部隊居然火炮坦克都有,他的巨型喪尸紛紛被炸得支離破碎的,他用敏捷性喪尸攪亂了這支部隊的攻擊陣形堪堪打成了平手!他搞不懂哪里來的這么精銳強悍的部隊!寧可戰死也不后退,直到救出被圍困的一部分人,當然他們也讓這些人類付出了大約1000人的代價!
  開玩笑,跟他生化侍者打,他們人類還太嫩!李治他們被打的暈頭轉向,他們搞不懂這些喪尸竟然會突襲打戰術!居然貼近了打他們,他們出去接應的部隊全體陣亡,除了排長王寧力戰得脫,實際上他被戰士保護著回了車,他的戰士卻倒了血霉又一次……大神啊!
  李治吳江最后用坦克開道,裝甲車側翼才通過了這里,他們的車都被打的損傷嚴重,而一輛裝甲車居然被巨型喪尸擊毀了,里面的排長何其正當場陣亡……
  他們突破了紅紗溝沿著s221經南逯直奔沂山而來!在路上還碰到了一群學生兵,全都十七八歲,都扎著白頭巾上面寫著報仇二字,他們問了一下是臨朐二中的學生。
  他們幾百師生要抗擊喪尸恢復家園,弄得李治吳江誰的哭笑不得的,連支槍都沒有。他們直接把他們攔下,帶著一起來了沂山。他們那些老百姓學生的大約有500人參了軍,這樣李治他們才有1300多人,這次又招了1500人,他們也留下了1000多老百姓和學生。他們的部隊卻將近2800多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