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1-27)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1-27)      第三章少女喪尸(01-27)     

末世橫行90 (再見莫嫣然)

李東軍在李治他們被攻擊的當天就得了生化侍者的消息,他一尋思就是李治的部隊,他立馬去找趙生輝,他的20萬大軍直接駐扎在蔣峪鎮。他準備在這里伏擊李治,他和趙生輝計議了很久,卻不敢去打沂山,為什么?因為莫嫣然已經去沂山了!
  他們現在誰敢進攻?李東軍見了莫嫣然就嚇得倒退。他非常喜歡莫嫣然,特別莫嫣然笑和她撒嬌的樣子,他是想看還受不了,不看還非常想念。有時莫嫣然搞惡作劇他就是受害者之一!記得在美國時,莫嫣然知道李東軍怕她,就不小心的被他撞了一下,然后故意發火,問他是不是故意的,她側著頭像只小貓一樣的逼視他,李東軍不但結巴了,而且在往后退的時候一不小心滑進了后面的下水道……
  這事趙生輝他們都當笑話講,但當時李東軍卻覺的那是最幸福的時刻,他每次想起莫嫣然就想起那一幕。他真的喜歡莫嫣然,他曾經向上天發過誓,他要娶她,他發誓一定對她好,不讓她受半點委屈。想起她去做生化實驗的那一刻她含著淚對大家說她走了,讓大家別再掛念她,她本來就是個沒人愛的!當時美國軍方帶走她時,全體男性生化實驗者*了,他們憤怒的砸著監獄的特質玻璃窗!他們不停地吼叫著!他當時砸的手都出血了,趙生輝更是碰得血流被面的!
  一家人發了瘋似的,搞得美國人大為吃驚,他們不懂東方人的審美觀!他們想不到這些平常彼此打架的中國人島國人韓國人…居然為了這個女孩兒團結了起來!
  “太不可思議了!”這是美國生化實驗最高指揮官威爾遜將軍的原話,他被這一幕幕震撼了!他沒想到一個女孩居然有這么大的力量。
  莫嫣然生化實驗成功了,她成了控制性母體喪尸,但她卻失去了往日的笑容,趙生輝和孫鳳迎怎么逗她她都不笑了。她變了,變得不愛說話,變得郁郁寡歡,這讓他們這些人對送他們來實驗的人充滿了深深的恨!他們商量了一下報復人類的方法:殺光他們!把他們全都變成喪尸!讓他們去死!去地獄!這也是他為什么拼命殺人的原因之一,他不會憐憫,因為他沒被別人憐憫過!對那些自私可惡的人類他只有一個字那就是殺!唯有殺了他們才能讓他們真真正正的解脫。
  他喜歡殺人的感覺,他很喜歡,喜歡的甚至有些變態了,他喜歡看人各種各樣的死法,看各種各樣的人去死,每每看到這一幕他都很開心!有時他想起來也很后悔,但是事情一旦開始就沒法收手了,他只能繼續的殺下去!他的老大章邯已經禁止他殺人了,他卻拒不執行,他還沒殺夠哪!他才殺了十幾萬人,他最起碼要殺一億的。
  他有時也是自失的笑,笑自己太傻,但他會繼續下去……
  趙生輝認為莫嫣然去見李治沒什么必要,他得知李東軍才干掉了他們一百來人,頓時感覺很憋氣,心想你個2B干點什么行啊?有20w軍隊才打掉了對方一百人,真他娘的廢物。要是他有這么多部隊,他就把李治殺成光桿司令了,讓他把所有的恨全都集中在莫嫣然身上。可是這個李東軍,唉!他知道李東軍是有生化侍者才擴充到20萬人的,他們戰斗性母體最多能調動10w部隊!這也是為什么章邯不給李東軍那么多部隊的原因了,沒有控制性母體你想指揮百萬大軍做夢去吧!等著當潰兵大司令吧!你給他1000萬部隊他最終也是帶十萬熊師回來!
  趙生輝此計已經失敗,他不得不想別的辦法,他們只好先在蔣峪駐扎,等待時機,他準備在這附近伏擊李治他們車隊!因為這s224省道是他們回W市最近的省道!蔣峪鎮就在s227和s224省道的交叉點上,無論李治怎么走他們都可以迅速出擊,攻擊李治的車隊從而快速的消滅他們。
  李治只要回W市,他們就有辦法干掉他,他們在蔣峪鎮附近的路上都設置了間諜!不過他趙生輝今天晚上有事,因為今晚莫嫣然要去見李治,他隱隱約約的聽莫嫣然和小孩兒說的!小孩兒現在和他在一起,他今晚必須帶小孩兒一起去,不然留在這里肯定會被李東軍吃了的。就算他李東軍不敢,他也不放心,他和小孩兒感情已經很深了,他不會讓她一個人在一群喪尸里!
  莫嫣然現在已經和生化侍者去了沂山,她在等待夜幕的降臨,因為她深深的知道白天不合適見李治,晚上她有辦法把李治引出來!莫嫣然就是這么想的,她這次已經鐵了心,哪怕是死在李治的槍下她也甘心,她一早就收拾停當和生化侍者進了沂山,她在中午時分就到了李治他們的警戒區域。
  她一直藏在周圍的樹木和山石之后,她在觀察崗哨配置和換班的情況。原來山上的崗哨不可怕,但李治的部隊的確厲害,明哨暗哨相結合,還有不定時的流動哨,莫嫣然差點就被流動哨發現,還是生化侍者提醒莫嫣然才堪堪的躲了過去,真是好險!莫嫣然擦著頭上的汗暗自對自己說,但她一想到李治那一臉壞壞的笑容,心中就不由得升起一陣甜蜜。
  她知道如果順利的話今天晚上就可以見到李治了,她心里一直想見李治,現在快要見到了卻一下子又猶豫了,見他到底合不合適?但現在她已經沒有回頭路了,只有向前才能避免被李治流動哨抓住,她不由得咬了咬銀牙,繼續跟著生化侍者攀著那陡峭的山路……
  李治和吳江現在正在整頓軍隊,他們現在都快成了師長了,一個師才多少人?現在他們一個連就比別人一個營的人還多!童虎二炮張勇等這些連長都喜得一個個滿臉放光的,能不高興嗎?一個連他娘的500人,試問中國哪個連長有他們這個待遇?所以一個個都牛氣得不行了。別說他們就連李健現在的兵那也是鞍前馬后的,他自己有了一輛沈飛獵鷹,還有不少警衛員了,牛!人家沒事拖著個大風衣開著口子披在身上,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師長來了哪!
  無期大將軍現在也很高興,他現在終于可以指揮100多人了,以前總是除他外全排陣亡的,弄得李治吳江見了他都側目不已。人家卻是這樣想的,以前是因為他人少,現在絕對不會了,這次真的不會了!
  房亮亮這些天在這里別的事情沒干,一直在推銷安利,他本來就是安利的直銷員,這不他們排一百來號人全都被發展成了他的下線。他們排現在沒事就去別排逛悠發展下線,后來據說連房勇波小青島也成了他下線的下線。以后房亮亮成了全世界最大的安利導師,他在生化戰爭結束之后就辭去了軍長的職務,全力發展安利,他從直銷員做到了翡翠之后鉆石再之后皇冠大使,最后做成FA60,據說在他之上的只有一個人他的名字叫德士特耶格!他的光環照耀了整個世界,他下面的下線都以到他家吃飯為榮,只要你做到鉆石房亮亮都會開他那黑色的加長凱迪拉克去接你,房亮亮也成了一個品德高尚的激勵大師。由于他的名聲太響,最后章邯這樣的母體居然也加入安利,他說像他這么完美的人才能成功,結果章邯做到了雙鉆石……
  呂均這些天居然和一個臨朐二中的女孩兒談起了戀愛,那個女孩兒挺清純的,呂均也是那種儒雅型的,兩個人卻倒也是很般配。他是天天沒事就往學生營地那里跑,什么好吃的都往那里帶,他在那些學生中名聲是相當的好,最后呂均和那個女孩兒卻沒成,因為在后來一次喪尸的突襲中,那個女孩兒被咬了……呂均傷心欲絕居然發誓不再結婚,任誰勸說都沒用,他自己一直獨居,直到一人默默的病逝,手里還是握著那個女孩兒給他的那串手鏈……
  馬越這些天那是天天練習拳法,他的士兵也沾了光,都跟他學起了少林拳法,他的武功很雜但以少林為主,此人棍掌拳腿法都是一絕,而且他還善使飛刀,以后居然有小說作家寫了一本書叫《小馬哥的飛刀》大火于世,就是以他為原型改編的。
  張勇由于有了這么多護衛,他卻是個閑不住的,不停的巡視山頭,他們還去了一趟沂山水庫,釣了不少的魚。他在釣魚時救了幾個人,其中一個人叫黑如水,是個很厲害的人,智謀略遜吳江。黑如水他們的村莊被喪尸襲擊,他們一直東躲西藏的,最后藏到地窖里面才沒被咬死。這不是沒糧食了,他們冒死出來撈魚,卻被兩個喪尸追殺,他們出來時7個人,現在就剩3了!
  張勇他們在釣魚時看到了這一幕,直接開槍射擊救了這三個人,其中兩人就是這附近辛莊子人,而黑如水則是南陽人。黑如水他們帶回一個很重要的消息就是據說嵩山那邊駐扎著一支解放軍部隊,不知道是哪個部隊的。
  張勇立馬就把這個消息帶給李治,李治他們大喜,準備明天就出發繞道去嵩山看看,而黑如水則要求救他們那些被圍困在地窖里的幸存者,所以李治他們當天下午就派出童虎的部隊去救人。童虎他們一個連500人開著坦克火炮裝甲車的直接開到大關,從大關繞過蔣峪去救哪些人。
  他們的車輛一到大關鎮就立馬被趙生輝他們的間諜發現了,李東軍一聽就要出擊,卻被趙生輝摁下了:“老李先看看,等等再說”。
  李東軍當時就惱了:“你小子是不是害怕了?不就是火炮坦克嗎?老子不怕!”
  趙生輝卻是一陣冷笑:“劉詩音如果在車里怎么辦?”
  李東軍一聽就呆住了,他一想起莫嫣然那冷冰冰的眼神就怕的不行了,最后喃喃問:“那怎么辦?”
  李東軍望著外面的風景:“讓大軍隱藏,看看他們葫蘆里賣的什么藥!”
  于是就這樣,童虎他們順利的進入了辛莊子,接出了那些幸存者一共71人!他們又原路返回沂山,這讓李東軍十分的佩服趙生輝,不愧是間諜出身。童虎他們回來就很晚了,天已經黑了,大家紛紛去吃飯……
  夜,來臨了,春天的夜多少還有些許的寒意。盡管月色迷人,景色醉人,但此刻一個少女卻才李治附近的一個樹木山石橫生的地方哭泣。她無聲的落著晶瑩的淚珠,她看到李治了,那個讓她朝思暮想的男人居然成了一個軍官,眾人眾星捧月的擁著他,他還是那樣一笑就壞壞的,永遠的一副不羈的樣子。
  旁邊的吳江則更像個軍師,軍裝穿在他的身上,讓人怎么覺得也不像軍人,倒像是個軍事學院的教授!二炮長得更像飛哥了,那飛哥頭飛哥胡飛哥臉永遠的那么極品。童虎則是標準的中國軍人相,一看就是很魁梧很威風的那種戰將!其他人她沒有注意,很多她都不認識或者不太熟。
  她看著李治好幾次想沖出去,她太難受了,見到李治她就像受了多日委屈小媳婦一樣迫切的想向她的老公訴苦;又像見了主人的小狗小貓一樣迫切的想撲進他的懷里,但此刻她卻不能,她不能!她已經死了,她此刻不能出現的。
  直到黑夜降臨,她才知道差不多了,她獨自一人看著天上的夕陽西下,又見圓月升起,她的心也越來越激動,她知道時候快到了。她在那里蹲的腰酸背疼的,后來索性墊了一塊手帕坐下,再后來就成了半倚著山石。
  她的身上衣服多處已被劃破,臉上也不知被什么摸上些黑灰,頭發還有些許雜草。她摸了一下自己的被劃傷的手臂不由得又落起了淚,她什么時候受過這樣的罪,從小到大她家里人都把她當成掌上明珠,什么事都照應得很好。可是自從遇見李治后她改掉了她所有壞毛病,劉蕓嘲笑她的所有缺點她一夜之間全都改掉了,這需要多大的勇氣和毅力?但她為了李治居然做到了!是的,她做到了。她為了李治徒步從W市一直走了很多天才到了沂山,現在又辛辛苦苦的攀山而來就為見李治一面。
  但是李治并不知道,此刻的李治卻是在思念劉蕓,他在想劉蕓的美麗和劉蕓的好,而卻不知道那個死去的莫嫣然就在他的身邊強烈思念著他。男人和女人那種思念是沒法比的,男人再思念也不如女人思念一個人強烈!她們一旦愛上往往就很執著,執著的讓你嗔目結舌,驚訝的讓你自嘆不如,驚訝的你后悔連連!她們往往在男人放棄的時候依然還在堅持著,這份堅持讓你驚訝的捶手跺足!當你知道她的好時,暮然回首時她卻已經離開了,如同東流之水已是悔之晚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