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1-27)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1-27)      第三章少女喪尸(01-27)     

末世橫行93 (他娘的誰這么富裕)

這是一個被破壞了的軍事指揮所,一個背著長劍留著短發的年輕人站在這個指揮所的外面哈哈大笑:“哼,人類真是不堪一擊啊!我還沒用力,你就倒下了!”
  后面幾個生化侍者頭上都流出了大汗珠!一個穿著中山服的長者在后面聽見他又在背那部“經典”的國產影片《西游記后傳》里面悟空哥哥的臺詞,不由得眉毛挑了一挑:“慕容清風,別背臺詞了,第*軍已經全軍覆滅了,我們該回去跟老大交差了!”
  “嘿嘿,許照茗,要回去你自己回去好了,我又指揮不了那么多部隊,我回去有什么用?”慕容清風一下子轉過身來,一個美男子出現在我們面前,這人居然長的比女孩兒還美!
  許照茗卻是一笑,他太了解這個“男人”的脾氣了,也是一笑:“你不回去,老夫不好交差啊!老大最疼你了!你可是他的“干”將!”
  許照茗不由得譏笑“他”,“他”一下子臉就紅了:“要你管來,那個老流氓!呸!”
  頓時鏡頭一下子拉高了,這里是一個山地,漫山遍野的全是喪尸,到處是被擊毀的火炮和冒著火的工事。鐵絲網都被扯爛了,很多殘肢斷臂的,血都染紅了山石,滿地都是燒焦了的尸體,有喪尸也有人的看上去真是極其慘烈!
  這里是四川的阿壩羌族自治區馬爾康鎮附近的一個山頭,這個山頭被改成了人類的防御工事,這不被這些喪尸母體率領70萬喪尸軍隊一舉攻破,這里是成都軍區第*軍第*山地師的駐地,當地部隊成功的把所有幸存者全都藏入掩體之內,而這些軍人卻全體犧牲了。他們以全體陣亡的代價掩護本地的羌族藏族漢族回族5000余幸存者進入了掩體!
  此刻掩體內的人們還不知道外面的5000余士兵及武警全體陣亡,上至師長下至一般士兵。這是被當地人尊敬的一支部隊,他們以前參加過汶川營救行動。他們師有著光榮的傳統,每次抗災搶險都有他們的身影,這次抗擊生化災難他們也沒落下,他們拿出了當年抗擊侵略者的勇氣跟喪尸群血戰2小時,最終寡不敵眾全體陣亡……
  一陣風吹過他們那桿沾滿鮮血破了很多洞的八一軍旗,使它在山頭的最高處颯颯的飄揚……
  攻擊他們的是回到四川的母體,他們是由一個叫做鱷魚的控制戰斗型母體指揮的。鱷魚這人心狠手辣,兇殘成性,本來是個死刑犯,他被送到美國參加生化實驗,成了母體!他荒淫成性,他被章邯稱作“變態”。他喜歡吃人,他的部隊所到之處片甲不留!他強迫幾個生化母體替他做事,但人人都不喜歡他,可是他的力量太大,他可以處死那些不聽話的母體!所以那些母體不得已為他做事!他們占領了成都及四川各大城市。成都軍區各部紛紛被擊潰或消滅,但這個軍區的部隊奮起抗擊,消滅了幾十萬喪尸,用他們的軍魂染紅了八一軍旗。他們成功拯救了很多的老百姓,而他們卻付出了年輕的生命……
  “清風,你真不回去?”許照茗皺著眉看了看對面的那個一身男裝的假小子,他一直把她當男人待,她的性格太豪爽了,根本就不像女孩兒,本來她叫慕容清語,但人家不喜歡當女孩兒非要裝男人,想起來許照茗又是一陣搖頭。
  “不想回去啊!大叔,回去成天提心吊膽不說,還要躲著那個變態!”慕容清語一想起來就很煩,那個“變態”真的很煩人,她本來不愿意這么豪爽,一半都是被他逼出來的。她好好一個女孩兒家天天要躲開那個變態的騷擾,那“變態”變態到無法用語言來形容了,他經常故意當眾露出他的那玩意兒來,鬧得她面臉通紅,不看還不允許!而且經常在會議室守著眾人就淫詞穢語的,連男人都聽不下去更不用說她們幾個女孩兒了。那幾個都遭了變態的毒手,成了他的泄.欲工具,她不愿意像她們幾個姐妹一樣,就故意的裝男人,其實她并不是這樣的人,被逼的沒辦法了才出此下策!
  她是大連人,個子很高大約在168cm左右,典型的大連美女,但在這些母體里面,她一比不上劉詩音,二比不上艾米兒;她和劉琴琴差不多,算上等女孩兒,但和劉詩音,艾米兒,劉蕓是沒法比的,就像閆麗還有秦琳一樣都是那種女孩兒中比較出色的,只不過是不同類型的。閆麗是那種清麗型的;劉琴琴是嫵媚型的;秦琳是可愛型的,而她則是那種五官搭配非常協調的典雅型的也就是說氣質型美女。有人說劉蕓也是,作者只能笑笑沒法比,你去拿董潔和松島菜菜子比一比再回來感嘆吧。
  “別使性子了清風,走吧,回去的時候多些小心就行了!”許照茗是個非常和藹的長者,他今年51歲,他是控制性母體,而慕容清語卻是戰斗性母體。他很了解慕容清語的感受,那個變態沒人不煩他!做人做到這個地步他也真是哀哉啊。鱷魚此人和章邯并不一樣,章邯是嚴酷的人,這和他有潔癖有很大的關系,他不允許別人犯錯,犯了錯也只是臭罵一頓而已,因為他知道這些將軍的用處很大。
  而這個變態就是個二百五.不但殺人而且還殺母體,有一個母體上次和成都軍區的部隊血戰居然打敗了,他當場用他的寶劍就砍下了那個母體的頭顱,這讓下面不寒而栗,他卻開心不已!他根本就是個魔頭!但沒人敢反對他,他有一個強悍的手下,這就是個惡魔!他是美**方的一個生化實驗失敗品,就是一個巨型控制戰斗性母體,他的外形卻像恐龍和癩蛤蟆的結合體,又惡心又令人恐懼。但他只聽鱷魚的,為什么?因為他是鱷魚的親弟弟!這就是那些母體不敢反抗的真正原因!這種變態的東西只有3個,中國好像就這一個吧!許照茗心里不由的想。
  “嗯,大叔,你先回去吧。我想在多休息會!”
  “好的,我先走了。”許照茗一笑,他背著手緩緩地踱步下山去了。他是天津人,但他們坐的客機卻是直飛成都的,這也是他們商量好的。他們要報復人類,從不同方面開始,當然主要是干掉那幾大軍區。
  “唉!”慕容清風見許照茗下山去了,望著他的背影有些發呆。她是真的不愿意回去,她此刻沒有人時才恢復真正的自我,她慢慢的坐下,揉著自己發痛發酸的肩膀,打了一天了怎么能不疼。機槍子彈是打不死他們,但打上也是很疼的,他們的骨骼肌肉皮膚比巨型喪尸略硬,如果炮彈打上他們同樣要歸西的,這也是為什么趙生輝和李東軍不愿親自帶隊沖鋒的原因了。
  她望著一輛燃燒著的戰車發呆,她寧愿在外面也不愿回去,她喜歡孫鳳迎,那個長的像銀娃娃一樣的男孩兒,五官非常的精致,不知為什么她一見了就喜歡。但孫鳳迎卻喜歡劉詩音還有那只狐貍精!她一想起來就心煩,她拿起身邊一塊小石頭噌的一下子扔了出去“我恨你!我恨死你了!你個死壞蛋!”
  她又忽地一下子站起來,她想去找孫鳳迎但她怕被那個變態抓住,她不知道自己該怎么辦!突然天上一架武直九沖著她飛了過來!她已經躲不開了,根本沒地躲,她心知自己這次完了!一下子閉上了迷人的雙眼,她知道自己死定了!那架直升機卻放下了軟梯,上面的戰士不停開槍射擊著山下面的喪尸,她楞了一下,咬了咬牙就順著爬梯爬了上去……
  “姑娘,沒事吧?這么多喪尸,你沒被咬吧!”一個戰士關心的問道,其他的戰士卻不停射擊!
  “哦,我……嚇死了……嗚嗚嗚”她很害怕,怕被他們認出來她是喪尸,她一激動居然哭了起來。
  “速度撤離!這里的部隊全被消滅了,敵人攻占了這里,走!”只見那架武直九機炮不停地開火可是拉高轉身飛走了……
  此刻孫鳳迎的部隊已經進入山東,他們已經到達了山東單縣附近。他們此刻正在向微山湖前進,他和艾米兒古麗商量一下,必須先安頓好這些幸存者,不能讓他們被其他的喪尸襲擊,再者帶著他們實在多有不便。于是艾米兒古麗想了一辦法,讓他們進駐微山島,而她必須留下在附近建立喪尸屏障以保證那些幸存者的安全,她讓孫鳳迎一人去找劉詩音,她就是要看看她的他是如何對待她和那個她的!她其實也是想休息一下,這也太累了,一直走了這么遠的路,她實在走不動了,所以她想駐扎在微山湖休息一下。
  而孫鳳迎卻是一心的想找劉詩音,他以為艾米兒古麗不愿見劉詩音,所以讓他一人去,他心里開心極了,想起她們倆一見面就吵架他很煩,這次可以安靜了。他們在路上收到了章邯傳來的信息,說什么山東歡迎你!這讓他和艾米兒古麗笑了一路,他們一想起來就是笑個不停的,沒想到章邯竟如此的幽默。他和艾米兒商量一下,艾米兒讓章邯來見他,而孫鳳迎去找劉詩音。此刻章邯也收到了艾米兒的回復,他正瞇著眼睛和他的將軍商量對策哪!
  “大哥!我們先把們圍起來再說,同意入伙就撤兵,不同意就……”一個光頭用手作出一個劈的手勢。章邯笑了笑并沒有說話,而另一側的寧師才瞥了一眼對面的那個好戰分子朱平,他心里沒好氣,你個粗線條說話沒腦子,能不能尋思了一下在開口啊?他心里這樣想著,嘴上卻是說道:“老大,我覺得這樣不妥!”
  章邯在他的太師椅上一聽臉上就露出了笑容:“師才,怎么不妥?”
  “老大,這次是艾米兒古麗要我們去見她,這說明可能有兩個可能,一個是孫鳳迎怕見我們,他本來就怕應酬,又沒什么主意。”
  “那個小白臉,老子先做了他,讓那個維族娘們給老大做老婆,怎么樣?哈哈哈”朱平一陣狂笑卻看見寧師才和章邯都在鄙視自己,頓時摸了摸鼻子:“我說錯了嗎?”
  寧師才一笑:“不,你太英明了!老大,第二點可能孫鳳迎不在,他很可能讓艾米兒古麗應付我們自己去找劉詩音!這個可能性很大。”
  “嗯,有意思!師才啊,你說的好啊!”章邯滿意的看著寧師才,這才是左膀右臂啊。章邯二人直接沒理那個還在一臉莫名其妙的光頭彼此說了起來。
  “你覺得第一種情況該如何?第二種情況又該如何?”
  “老大,無論哪種情況您都應該去看看,您不去顯得心不誠,況且他們有150萬軍隊和十幾萬的人類幸存者啊,現在這才是最重要的,兒女情長要先靠后后啊!”
  章邯啪的一下,雙手合在一起!忽地一下子站了起來:“好!見得透徹!就這么辦!好一個兒女情長要靠后!一語中的!”
  ……
  此刻W市第*軍軍部,工事瞭望塔上王健橋和刀疤正站在上面,他們剛剛被告知西南方向遠處發現了車隊,他們一猜就是李治他們,二人直接上了瞭望塔拿起來望眼鏡,不停地朝西南方向望著,果然前面密密麻麻的全是坦克一輛接著一輛看得他們心驚不已。“老東西,哪些是坦克吧!我艸他娘的,誰這么富裕啊?看樣不是李治他們!”刀疤拉了一下王健橋的衣服,王健橋煩著哪,那一看就是坦克*師的,莫非他們坦克*師突圍路經此地,那只隊伍極長,大約有三四千人的車隊,坦克,火炮,裝甲車,軍車,還有民用車,那些是什么?多功能步兵車嗎?:“艸他娘的,這么富裕,肯定是坦克*師的那幫家伙們,我覺得是他們!”
  “嗯,這樣就好解釋了,友軍啊,我們帶好好歡迎歡迎,喲喲喲!你看果然朝我們這里來了!”刀疤不由得一笑。
  “警衛員,通知所有人準備迎接友軍!”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