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9-22)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9-22)      第三章少女喪尸(09-22)     

末世橫行95 (哼從實招來!)

這天晚上李治他們全都參加軍部由軍長王健橋舉辦的晚宴,主角就是李治吳江他們這些英雄們,這次晚宴邀請的人很多,都是些排級以上的軍官和軍區的一些名人,這軍部的上下好幾層樓全都成了宴客廳,李治吳江和王健橋刀疤賈年君還有幾個師長一桌子,矯健他們和童虎他們一桌子,怎么說吧?至少一桌子都有李治他們團的一個軍官,為什么?這本來就是為了歡迎他們晚宴,沒他們還行?
  以前有些對李治吳江不服的軍官,這一下子全服了,特別他們聽到李治的手下吹噓在外的戰績時,沒一個敢去挑釁的。他們在外面打了近一個月,哪天不打仗?每天幾乎都打,有硬仗,有苦仗,也有好打的仗,還被伏擊的突圍戰,也有為救老百姓犧牲了一堆人之難仗;還平了高崖鎮叛亂,除掉了一個叛國賊!
  聽得這些軍官贊嘆不已,關鍵之處,他們都捏著汗,特別是李治他們青云山被伏擊和紅沙溝救人血戰時人人都是把心提到了嗓子眼!又聽到二炮那混球的連隊和童虎連打嘴仗互罵以及二炮兵搶景芝鎮受到李治吳江處罰的時候笑得都不行了;其后聽到他們在峽山水庫和沂山山珍海味的好東西吃了一堆,不由的又是羨慕不已;最后聽到李治槍斃高崖副鎮長那段,人人都是拍手稱快!開玩笑你個副鎮長槍殺鎮長,誰叫你殺害國家干部的?還自立為王什么年代了?真是厲害!李治槍斃了那個反叛的鎮長,人人都覺得提氣,也解氣。
  “童虎,你們他娘的怎么跟二炮自己人干起來了?怎么回事?”矯健喝了一口笑著看了看那邊正在被人敬酒的童虎。
  “哦,好好!干!那個啊,哈哈,二炮那混蛋不知聽誰說我們連說他們壞話,就故意用機槍什么的敲打我們的戰車,他娘的二炮打在我們連車上的子彈比打他娘的喪尸的子彈還多!”童虎和幾個營長喝了一個,聽到矯健這么問就大咧咧如實回答。
  那邊二炮也在和小青島誰的說:“這狗日的說我們連的壞話的敢情就是我們自己營的,他娘的老子就知道狗日的陰B不是什么好鳥!他娘的那個陰B他們排每次除了他自己外那可是全體陣亡啊!”
  “我靠,這么狠?”小青島不由得贊嘆陰B的“輝煌戰績”。
  “那是,不信你去我們營打聽打聽!”二炮一邊咬著一根雞腿,一邊含糊不清地說到。
  “這狗日的王寧沒想到到了戰場還是那么狗B!”小青島不由拍著大腿感嘆道。
  “那是!王寧這廝功夫了得,紅沙溝一戰一家人都以為他陣亡了,沒想到人家搖頭晃腦從另一輛車上下來了,我當時就給他一拳:狗東西,你的兵哪?你們知道人家怎么說?”
  二炮桌子上的一家人此刻都伸長了耳朵:“怎么說?”
  “人家一笑:沒了,我的兵太少了,再借我點吧!”
  頓時酒席上就是一片笑罵起哄“這狗日的,拿著兵糟踐啊!”
  “艸他娘,這狗日的陰B!”
  “此人簡直就是喪尸接班人啊!哈哈”
  此刻再說王寧的還有李健,李健正在他們桌子上繪聲繪色講著童虎罵王寧的情形:“狗日的!你他娘的能不能不丟人啊?你說我要是你,我早就開槍自殺了!你怎么還好意思的回來?”
  “王寧怎么說?”
  李健白了一眼那個多嘴的連長,他一笑接著又說了起來:“王寧苦著臉說到:虎子哥,我也不想啊!誰知道這一瞬間我的兵就倒下一大片,咱認為怎么著也待給我留下幾個吧?最多四六開吧,沒成想這喪尸真他娘狗比,居然自己全吞了!”
  噗!對面一口酒就噴過來了,噴了李健一頭一臉,滿席軍官都是笑得七葷八素的,李健正講到妙處不成想被噴了一臉酒,弄得哭笑不得的……
  王寧此刻卻在講著李健和二炮的英雄事跡,同樣是眉飛色舞的“這二炮一頭就進了酒缸,二炮這孫子索性也不出來在里面喝了起來!”
  “不會吧?他那樣不怕被嗆死?”頓時酒桌上的軍官就提出了疑問。
  “二炮水性好著哪!那天在湖心島釣魚,因為釣不著魚使壞,被我們連長和其他幾個連長直接扔進了峽山水庫”王寧講的口沫橫飛的。
  “二炮這瓜娃子這回當了龜兒子嘍!”頓時周圍軍官就是一陣轟笑。
  “二炮從酒缸里爬出來卻是喝暈了,直接縱兵洗劫了景芝酒廠,最后索性炸了酒廠!”嗡!頓時這邊就是一片喧嘩,眾人沒想到二炮居然炸了酒廠。頓時就是一陣喧嘩,很混亂,王寧的這幾句玩笑話卻被有心人聽了個正著,他們以后交談的時候轉告了王健橋,王健橋直接就惱了,這二炮簡直無法無天,他和刀疤直接踹了二炮的王八窩。二炮被關了起來停職檢查,直到最后李治吳江擔保才放了出來。而王寧還在口沫橫飛的講著二炮洗劫電腦城的情景……
  “哈哈哈,刀疤啊,李治還有吳江這兩個人我喜歡啊!年輕人啊,前途無量,來來來!我們三個干一個!”王健橋今晚異常的高興,對面的李治和吳江他越看越喜歡,越看越愛看!這就是干將啊!這兩人出去一趟不僅給他整回一個師來,還給他建立了三個后備基地!那些亂七八糟的武器裝備就不提了,現在在湖心島居然還有裝備一個軍的武器裝備!他想起來就興奮,他他娘的整編一下直接就可以就任司令了!他現在已經不是準備轉移了,而是想拓展地盤了,他手下有如此良將智將,又有雄兵上萬,不擴展一下還行。他一想起來就開心的大笑,他能不喜歡眼前的這兩個小伙子嘛?
  “哎?哎?哎!王健橋你他娘的有你這么逃酒的嘛?一個一個的喝!賈年君你走開,今晚沒你的事,滾滾滾!我和老王說話哪”刀疤一把就擋開了向他敬酒的賈年君,看著王健橋逃酒耍無賴,他立馬就插言了。
  “哈哈哈,還有程咬金哪,你看他又摻活上了。哎,這好,他娘的老子當了軍長,耳根子還是不清凈。老梁啊,你他娘的別干副軍長了,太屈才了,給老子當政委吧!”
  哈哈哈喔喔喔這一屋子的軍官都起了哄紛紛拍手叫妙。
  “滾你娘的蛋!老子什么時候淪落到給你當政委了?你找個娘娘腔干吧!老子賣藝不賣身!”
  “哈哈哈!你啊你。就你那副尊容還賣藝不賣身哪?你嚇死別人啊!哈哈哈”王健橋笑得手直哆嗦,那酒杯不時有酒灑出來。
  “你還別說我年輕那會而也是十里八村的美男子啊!”刀疤一臉驕傲的說道。
  “去你娘的!”王健橋一指李治笑著說:“那個李治啊,我一開始小瞧了你,你還別說你們的老大刀疤真是有眼光,一開始就夸他有一個寶貝,我還納悶什么寶貝啊?能比吳江厲害?這一見真不得了!你小子不但長得帥,這還真有一手!來!喝一個,全干了,對!一口氣!”王健橋看著李治苦著臉一口氣就把大約二兩半的景陽春干了下去,他滿意的干了一個。那邊刀疤卻是在和吳江套近乎:“吳江,你他娘的這次和李治干得漂亮!你現在有什么條件就說?要是誰他娘的敢欺負你,老子剝了他的皮!”
  吳江淡淡的一笑:“梁軍長,謝謝您的關心,其實我沒什么要求,他們都和我關系挺好的別擔心”
  “嗯,來來來,干一個!”刀疤直接一飲而盡,吳江也只好端起來分好幾口氣喝了下去!大家見李治吳江和兩個軍長都一口氣干了,都紛紛拍掌叫好!這些人干這些事都是拿手絕活,盡管打仗時經常丟盔卸甲的。
  李治今天真開心,一者他官升兩級,二者他居然當了父親,他有孩子了,他和劉蕓的孩子,他能不高興嗎?三者莫嫣然有著落了,雖然她是母體,但他們之間心心相印,那個也是他的老婆啊,后面他的想法太無恥,18禁了,這么多人在作者只好把馬扎又放下了!
  吳江今天也是開心,閆麗一直在那里等他,他們下午散了一下午的步,閆麗直接以他女友自居,那些吳江的仰慕者都被她丟了大大的白眼。吳江不由的感嘆世事難料啊,以前在沃爾瑪時,這個清麗的女警察一點都不喜歡他,他也一直不喜歡警察姐姐,沒想到他們現在居然談起了戀愛!
  他現在發現他自己的確喜歡上了閆麗,這個一笑就有兩個深深酒窩的女孩兒,笑起來特別漂亮,就像他以前妻子一樣。他心中暗暗的打定主意,一定要對她好,不再發生類似的悲劇。他要好好的珍惜現在,以前畢竟已經過去了。他需要面對的是未來,未來每一天都是充滿危險和未知的,他要鼓起勇氣跟著李治他們再次建立人類的美好家園,他深深的知道這些事情需要他去做,離不開他!
  “來來來!吳江想什么哪?吃菜!”王健橋一眼看見吳江拿著空酒杯呆呆的注視著桌子上的菜不由得一陣好笑。
  “哦…哦哦……謝謝師長”吳江突然被打斷了思路,望了一眼笑得很開心的首長,頓時也覺得腹中饑餓,于是拿起筷子就夾了一塊紅燒肉……
  “李治啊,我問你,你們這次是否又碰到會打戰術的喪尸了嗎?”王師長夾了一口菜含在嘴里慢慢地嚼著。
  “嗯,在紅沙溝我們碰到了,哪一仗真不好打,敵人居然會分割包圍!”李治又回憶起了那一場仗,那是他們犧牲人最多的一場苦仗,他的一個排長何其正陣亡了,還犧牲了97名戰士,死了900多老百姓,一想起來那些老百姓被撲咬時撕心裂肺的哭喊聲和求救聲,他的心里就是一痛,頓時淌下淚來:“軍長,我們實在是失職,我們犧牲了一個連卻只救出不到一半的老百姓,實在慚愧!”
  眾人一見李治居然掉了淚,都覺的十分感動,細想想確實不怪他,他能救出700多人已經非常不易,這個仗本來就是突圍戰,他卻先是救人然后突圍,無論是心地還是戰術都是非常不錯的,但大家心里都是一黯!
  “哈哈哈,今天這么高興,說些這個個有什么意思?來再喝一個!”刀疤一見有些冷場,頓時舉杯,要知道今天他是主陪這冷了場還行!頓時眾人紛紛舉杯又喝了一個。
  由于今天晚宴是軍隊的慶功會那當然就沒有劉蕓她們這些姑娘們的事情,但人家卻會自己享樂,劉蕓秦琳喻月菊還有閆麗劉琴琴張梅梅人家六個女孩兒自己辦了一桌子酒席,現在正在宿舍喝酒(飲料還有熱了的黃酒)聊天的卻也開心。閆麗看著劉蕓就是一笑:“你啊,那個小的怎么樣?”
  劉蕓先看了看秦琳又向閆麗拱了拱鼻子:“哼,不告訴你!”
  閆麗突然故意地板起臉來:“嗯,還不從實招來?你這個不誠實的死妮子居然學莫嫣然。”
  “你不學啊?”劉蕓巧笑著看著閆麗,她們這些女孩兒有時都不自覺的學起了莫嫣然,因為莫嫣然實在太美了,而且還極會撒嬌裝可愛。她們又是羨慕又是嫉妒的,居然有時很不自覺的模仿起她,很多時候她們自己也沒發現。
  秦琳其實也已經知道劉蕓懷孕的事情,但她一聽心里就酸酸的,她非常喜歡李治,自從李治帶隊出征后就更加想念他了。她和喻月菊經常問劉蕓一些李治的習慣愛好什么的,當然她也向劉琴琴不斷訴說著衷腸。這次李治回來她本來想去找他,卻一眼看見李治摟著劉蕓去了他的房間,頓時心里非常委屈,自己跑到小樹林大哭一場,還把一顆樹當成李治用樹枝子打個不停。
  她今晚上在飯桌上很沉默,她突然感受到了以前莫嫣然和劉蕓的那種失落的感受,而這種感覺現在正在強烈的折磨著可愛的小姑娘。喻月菊比秦琳大很多也是非常成熟的,但也是很喜歡李治,但她非常有分寸,她知道李治只喜歡劉蕓和莫嫣然,她在不停地想辦法討李治喜歡,現在她的宿舍里布置就是照劉蕓說的布置的,李治非常喜歡的那種。
  以前有一次李治和童虎被喻月菊叫道她房間去玩,把李治震驚的不得了,他不由得贊嘆喻月菊有眼光,原來不僅劉蕓有眼光這喻月菊也是這么的格致高雅。劉琴琴不停地問東問西的,她不但要打聽軍區的情報,還打聽李治和吳江的情況,她對他們兩個很感興趣,特別是今天在見到他們兩個本人和軍隊后,她簡直震驚了!這是什么人?出去時才一個營居然帶回一個甲種師來!
  而且那些坦克火炮哪樣不是好東西?還救了那么多老百姓,最讓稱道的是建立了三個大型基地!一路過關斬將的,比之古代的良將毫不遜色,甚至猶過之而不及!再說李治和吳江兩個人一看就是那種儒將類型的,長的都很帥。當然李治比吳江要帥的多,特別是笑得時候,有點壞壞的感覺,而且棱角分明的,怪不得這些美女們為之瘋狂。
  而吳江眼光中更透出一種洞察人心的精明,笑起來一看就很酷,一看就是比較冷的那種人,他就像那個誰來著?哦!流川楓的感覺,打扮也有幾分相似,這種人就是那種很另類很酷型的帥哥。劉琴琴心里不停地比較著他們兩個,不停聽著喻月菊劉蕓張梅梅閆麗說個不停,她卻不停的往心里記著她們有用的話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