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8-12)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8-12)      第三章少女喪尸(08-12)     

末世橫行97 (哪個馬子啊)(求全身)

此刻鏡頭中又出現了美麗的太空,一個空間站又出現在了我們的眼前,此刻有一個難題卻在困擾著捷克和大衛。
  “杰克,你知道他們這樣要求很瘋狂,哦,上帝啊,這是不正確的!”杰克看著正在很猶豫注視著地球,他們剛剛收到島國軍方的要求,他們要求他們用太空武器打擊地球上的部分地區。“他們說地球上有很多幸存者,卻不告訴我們要們打擊的那個區域有沒有人!”
  “大衛,你要知道現在地球上幾乎全是喪尸!”杰克嘆了一口氣,這個問題他已經考慮到了。
  “杰克,你不明白嗎?哦,上帝啊,他們提供的坐標是中國!他們那些政治家不可信,他們是納粹!”大衛變得情緒激動起來。
  “大衛,別激動,我向圣母瑪麗亞保證我會搞清楚再發射的!不過,現在地球已經成了地獄!難道不是嗎?”杰克看大衛很激動不由得安慰起了他的朋友。
  “yeah,我不阻止你,但是我必須提醒你,我的朋友,中國是一個美麗的國家,他的包容心很強,同樣的他的報復性也很強!”大衛揮舞著雙手吼道。
  “大衛,你到底想表達什么哪?”杰克瞇著眼打量著眼前的大衛。
  “我是說在動一下你的大腦之前管好你的手!”大衛重重的喘了口粗氣。
  杰克聽到大衛的話不由更加猶豫了,是啊,無論何時何事在動腦之前一定要管好自己的手!這是人類容易犯的一個通病,很多人在沒經大腦思考就開始動手做一些事情了,結果當然不盡人意。無論什么時候一定仔細的思考一下這樣才會盡量的少犯錯誤乃至不犯錯誤。
  現在地球上同樣有幾個人在思考,這幾個人都是軍官,他們今天藏到了一間屋子里,外面有警衛員放哨,咦,這不是吳江童虎二炮他們幾個嗎?是的!怎么沒李治?他們今天防的就是李治!為什么?作者這能說大大們猜一下動動腦筋。
  “這間屋子安全嗎?李治不會來吧?”
  吳江看了一眼那個張飛頭,笑著搖了搖頭:“不會!”
  “哎!別搞得這么神神秘秘的!你妹啊!咱們最低都營級干部,怎么他娘的弄得跟做賊似的啊?”二炮不滿的看著面前的吳江。
  “這次我把你們找來,因為一件事情,我要和你們商量一下”
  “政委哪方面的?”童虎不由得問道,他現在非常佩服吳江。不光他幾乎全團除了佩服李治就是佩服吳江了!因為吳江多次的謀略救了他們的命!就連二炮現在也很佩服吳江,當然吳江搶了他心愛的閆麗,他還是非常厭惡他,不過在吳江謀劃事情上不再搗亂了,頂多罵幾句娘算了。
  “嗯,團長哪方面的?”房勇波聽后壞笑著問道。
  哈哈哈嘿嘿嘿。頓時屋里幾個營級干部就是一陣心照不宣的壞笑,這李治私生活也太那個了……
  “哈哈哈,政委,你指團長哪個方面啊?是他調情的手段嗎?”張勇笑得很開心。
  “嘿嘿嘿,政委你是說的團長的哪個妞啊?團長的馬子太多了?我們理解力差啊”二炮趁機起哄。
  哈哈哈嘿嘿嘿。期間張勇還吹了個很響的口哨,弄得吳江也笑起來了,他們這些人算是李治的心腹,都是一開始跟李治共生死的人,也可以稱之為伙計或者搭檔。
  “呵呵呵,我指的是莫~嫣~然!”吳江開始笑著說,后來卻是一字一頓的。頓時屋里沒人笑了,一家人都沒說的了,都在沉思或者望著吳江。
  “莫嫣然是喪尸吧?那天晚上喪尸居然背著她走了這太不可思議了。”房勇波直接就脫口而出
  “嗯,我覺得應該是這樣的,我這些天一直在想,只能猜出個八九分,不過也不一定對啊!”他看了一下童虎他們,他們全在聽沒一個插言打斷的。他們都知道吳江輕易不說,基本上有十足的把握才開口所以都是聽沒有插言的。
  “我認為莫嫣然可能就是喪尸里面最高等的那一種喪尸,她能指揮其他喪尸為她所用!”
  轟!下面一下子就炸了,這個消息太震撼了!童虎他們就像被人破了一盆水一樣頓時小聲的互相討論了起來
  “就是啊,我記得一開始在沃爾瑪地下倉庫時劉蕓就發現了!”二炮回想起來以前的那一幕
  “真的嗎?別胡說啊!二炮”房勇波是莫嫣然的粉絲,他聽后就是一皺眉。
  “你妹妹啊,老子什么時候說過謊?我記得當時有個女喪尸大聲喊,那些沖進來的喪尸就他娘的跟中了邪似的全都退出去了!”
  “真的?”房勇波將信將疑的。
  “不信可以問劉蕓!她和李治現在就是證人!”二炮沒好氣,他二炮還能說假話?盡管他已經說了數不清的假話了。
  “……乖乖龍地東!”張勇不由得嘆了一句。
  “嗯,二炮說的和我想的一樣,你們細想一下我們以前和莫嫣然在一起,即使有危險也總能化危為安的!最好證據就是清理沃爾瑪的時候!”吳江悠悠的說道。
  “哪我們除夕被突襲怎么解釋?那一次我們差點全完了!”童虎聽后尋思了一下就提出了疑問。
  “這個我也想過,想的不是很通,有一種解釋但不一定合理,也就是說可能不止莫嫣然一個高等級喪尸!”吳江想了一下說到。
  “我靠!別嚇我啊!我這人膽子小!”二炮聽罷臉就是一綠。
  “你們想一下,以前莫嫣然和我們在一起時,喪尸為什么成群結隊的攻擊我們,我們總能沒事,這說明莫嫣然起了作用,至于我們被喪尸群襲擊合理的解釋就是還有其他的高等喪尸,他們想干掉我們,而莫嫣然則保護我們,所以那些喪尸們有時才那么猶猶豫豫的!”吳江沉吟了一下繼續說道。
  “嗯,好像吧”房勇波想了想說到。
  “艸他娘的還真這樣啊!我自從和你們在一起時,喪尸好像就變弱了!而莫嫣然離開后我們出去這一趟那可真叫不容易!”張勇感慨良深,不由得回想起了以前的一幕幕情景。
  “是啊,這到一處一處血戰不止,去一地一地征戰不休的!很少有不打的時候,我們這么好的裝備還死了那么多人!”童虎看了一眼張勇,他是最能體驗到這一點的人了,這次出去他的連隊每戰必死人,主要是他的排長王寧太優秀了!人才啊!不行待把馬越要過來,童虎暗暗地打定了主意!
  “如果是的怎么辦哪?莫嫣然怎么會是喪尸啊?”房勇波此刻卻已是信了八九分。
  “唉!她很愛李治啊!我們跟著李治沾了光了……”二炮一想起莫嫣然居然是喪尸,心里不知怎么的難受的很。他和李治一起遇見的莫嫣然,就是從那天起,他被莫嫣然的美麗深深的征服了!他不想相信但他卻是最清楚的人之一!
  雖然莫嫣然沒有親口告訴他們,但人人都不是傻子,那天他們看見喪尸背著莫嫣然下山時,他就猜出了八九分,但他就是不愿承認,此刻被吳江說了出來,不知怎么的他的心突然像被針刺了一下,無聲的滴出血來!這種感覺甚至比閆麗喜歡吳江給他的傷害還要大得多,他突然不想說話了。他又記起了莫嫣然沖他和李治撒嬌的那一幕幕……
  吳江看了看對面的幾個心腹營長的表情,已是知道他們已經信了自己說的話,于是托了托眼鏡繼續說道:“我今天之所以找你們來,告訴你們這些事情的意思就是想告訴你們,莫嫣然是我們的保護神。你們誰都不能歧視她,都裝不知道的,明白嗎?而且誰也不能把今天說的話傳出去,不然后果非常嚴重!”
  吳江又頓了一下:“如果我沒猜錯,莫嫣然肯定還會回來的,她可能會換個名字或者找個沒死理由再回到我們中間來。”
  “臭賣膏藥的,你怎么知道她肯定會回來哪?你他娘的是半仙啊?”二炮聽著就是一陣心煩。他也知道莫嫣然肯定會回來的,但吳江這人總是這樣搞得這樣神秘的,你他娘的以為自己是吳用啊!對了這孫子說不定就是吳用多少代的灰孫子!這狗日的姓吳的怎么不是教書的就是賣藥的?肯定是吳用的嫡親灰孫子!
  吳江一聽沒好氣直接白了二炮兩眼,這玩意兒當營長行嗎?光搗蛋。房勇波卻是真不明白,他沒忍住也問了起來:“政委啊,我也不太明白,莫嫣然是喪尸還敢回來?不怕我們槍斃她!”
  張勇一聽從后面就搗了房勇波一拳:“我說老房啊,你他娘的不會是在裝吧!二炮那混球搗蛋,你他娘的別學他。”
  房勇波一聽立馬苦笑不得:“不是吧,大哥,你得給我講講啊,我真不明白!”張勇看了看房勇波的表情不像是說謊,立馬在他面前充起了諸葛亮,拉著房勇波到一邊當孔明去了。
  童虎看了看吳江,他也想清楚了,那天莫嫣然去見李治八成就是和他說明她是喪尸,但她深愛李治想回來跟他一起生活,她肯定會回來的,他不由的打量了一下吳江,這個政委了不得啊!怪不得刀疤和王健橋那么喜歡他,的確行!他又想起他和李治那天冒死救吳江的情景,李治滿身都是血,吳江那天見了李治感激的說不出話來!
  吳江用智慧避開了那只喪尸貓,而李治卻是拼了命的救出了垂死的吳江!所以吳江只效忠李治,他心里跟明鏡似的!這莫嫣然這么難解釋的事情他竟然能分析的頭頭是道,讓人不由的嘆服!而吳江此刻卻是非常的為他們的未來擔心,他還在擔心一件事情,如果莫嫣然真回來的話,她可能是為了李治,也有可能說明他們這里已經面臨了極大的危險,她不得不拼了性命來救李治!
  他必須提前打算提前布置,也就是說這里很可能已經不保險了。他見過喪尸的威力特別是那種巨型喪尸和暗紅色喪尸簡直就是他們的噩夢!必須把人撤到山上或者七里蘭湖心島去!在那里相對來說比這里要安全的多。他不由得暗自打定主意,他正在想著,突然聽到屋外面就是一陣對話:“吳政委在這里嗎?軍長找他開會就差他自己了!”
  “在,你等等,我去叫他!”一個吳江的貼身警衛轉身就進來了:“報告政委!軍部來人通知政委馬上去開會!”
  “哦,明白了,我馬上就走!”吳江一聽立馬戴上他的軍帽,向童虎他們敬了個禮:“你們繼續,我去開會了!”
  “好的”童虎他們全都立正回禮,二炮極不情愿故意用左手敬了個禮,吳江見了一笑也沒多說直接出門奔軍部會議室去了……
  吳江一路左拐右轉跟著來人直奔會議室,不一會兒就到了會議室門口,他在門外整了整衣服,又重新戴了戴軍帽,敲了敲門,聽見里面讓進,他一推門就進去了。這一進去好一個熏,里面煙霧繚繞的,真是日照香爐生紫煙啊,什么味的都有,有天子,玉溪,將軍,紅塔山,還有七星的。
  他卻不敢多想,沖軍長王健橋行了一個軍禮:“首長好!6712加強團政委吳江報道!”王健橋一瞧就笑了,用夾著天子香煙的右手點了點吳江笑著說:“坐坐坐,就等你了!呵呵,這說曹操曹操就到啊!中國人真不禁說!哈哈哈”
  傍邊的眾人頓時一片哄笑,剛才他們還在說吳江,王健橋問李治吳江在哪?李治說來的時候沒找到他,一家人一聽就笑了,賈年君捏著煙笑著說肯定是去找閆麗去了!馬眼也在笑李治,你看看,你看看,本來你們倆坨不離稱秤不離砣的,現在人家有了女友就把老友扔了,笑吳江見色忘友。
  小青島卻是添油加醋的,他很喜歡閆麗,沒想到那個火辣的妮子居然喜歡上了吳江。吳江他本來沒什么意見,這樣一下他們倆居然成情敵了。他心里窩火,就在會議上趁機敲打吳江,剛才讓刀疤好一個罵!
  刀疤什么人?大風大浪見得多了,小青島那點小心思能瞞得過他,他直接就暗示小青島別跟吳江搶馬子,否則他刀疤不客氣!小青島忍了一肚子氣只好不說了!這不剛剛平息了,吳江就趕來了,于是眾人都是會心的一笑…